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人際關係學 第 7 頁


刻薄的批評,使得敏感的湯瑪斯·哈代——他是曾使英國文學豐富的最佳作家之一,永遠放棄了小說寫作;批評使得英國詩人湯瑪斯·查特登走向自殺。 班傑明·富蘭克林年輕的時候手腕不夠,後
作者:靳西 / 頁數:(7 / 100)

刻薄的批評,使得敏感的湯瑪斯·哈代——他是曾使英國文學豐富的最佳作家之一,永遠放棄了小說寫作;批評使得英國詩人湯瑪斯·查特登走向自殺。

班傑明·富蘭克林年輕的時候手腕不夠,後來跟人相處變得如此圓滑,如此幹練,結果被任命為美國駐法大使。他成功的秘密是:「我不說任何人的壞話,」他說,「……我只說我所知道的每一個人的長處。」
要瞭解和諒解別人,就需要個性和自製。
「一個偉大的人,」卡萊爾說,「以他待小人物的方式,來表達他的偉大。」
包布·胡佛是一位著名的試飛員,並且常常在航空展覽中表演飛行。一天,他在聖地牙哥航空展覽中表演完畢後飛回洛杉磯。正如《飛行》雜誌所描寫的,在空中三百尺的高度,兩具引擎突然熄火。由於他熟練的技術,他操縱了飛機着陸,但是飛機嚴重損壞,所幸的是沒有人受傷。時尚書屋

在迫降之後,胡佛的第一個行動是檢查飛機的燃料。正如他所預料的,他所駕駛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螺旋槳飛機,居然裝的是噴氣機燃料而不是汽油。
回到機場以後,他要求見見為他保養飛機的機械師,那位年輕的機械師為所犯的錯誤而極為難過。當胡佛走向他的時候,他正淚流滿面。他造成了一架非常昂貴的飛機的損失,差一點還使得三個人失去了生命。
你可以想像胡佛必然大為震怒,並且預料這位極有榮譽心、事事要求精確的飛行員必然會痛責機械師的疏忽。但是,胡佛並沒有責罵那位機械師,甚至于沒有批評他。相反的,他用手臂抱住那個機械師的肩膀,對他說:「為了顯示我相信你不會再犯錯誤,我要你明天再為我保養飛機。」
卡耐基看到,父母普遍會動不動就批評他們的孩子。卡耐基認為,孩子並不是不可以批評,但是,卡耐基說:「在你批評孩子之前,請讀一讀美國新聞報導的典型文章之一《不體貼的父親》。」這篇文章首先登在《家庭紀事》雜誌的社論欄中。
《不體貼的父親》是篇小品文——因一時內心的感覺而寫出來的——卻打動了很多讀者,引起人們心弦的共鳴,以致成為被大家最喜歡讀並一再轉載的文章。自從這篇文章第一次刊載出來以後,《不體貼的父親》的作者李文斯登·勞奈德寫道:「全美國成百上千的雜誌和報紙都轉載過,在外國也有着差不多同樣的情形。我自己就同意過成千上萬的人,讓他們在學校、在教堂以及在演講台上宣讀這篇文章。它還在無數的機會和節目中廣播出去。時尚書屋
奇特的是,大學刊物登載它,中學刊物也登載它。有的時候一篇小文章卻神奇地透達人心。這一篇小文章確實也產生了同樣的效果。」

這篇文章的啟示是,我們不要責怪別人,我們要試着瞭解他們,我們要試着明白他們為什麼會那樣做。這比批評更有益處,也更有意義得多;而這也孕育了同情、容忍,以及仁慈。「全然瞭解,就是全然寬恕。」
卡耐基的處世藝術的確很特殊。他首先要求人們先深入到自己的內心,先發現自己身上存在的缺點,然後才能指出他人的錯誤和不足,使別人能心悅誠服地接受。這種處世方法,我們也不妨試試。  

二 正視別人的批評

卡耐基認為,在與他人相處時,在與他人交換意見時,如果你是對的,就要試着溫和地、有技巧地讓對方同意你;而如果你錯了,就要迅速而熱誠地承認。這樣做,要比為自己爭辯有效和有趣得多。
卡耐基舉了自己經歷的一件事為例加以說明。他住的地方,几乎是在紐約的地理中心點上;但是從他家步行一分鐘,就可到達一片森林。春天的時候,黑草莓叢的野花白白一片,松鼠在林間築巢育子,馬草長得高過馬頭。這塊沒有被破壞的林地,叫做森林公園——它的確是一片森林,也許跟哥倫布發現美洲那天下午所看到的沒有什麼不同。時尚書屋
他常常帶雷斯到公園散步,雷斯是他的小波士頓鬥牛犬,它是一隻友善而不傷人的小獵狗;因為在公園裡很少碰到行人,他常常不替雷斯系狗鏈或戴口罩。
有一天,卡耐基和他的小狗在公園遇見一位騎馬的警察,他好象迫不急待地要表現他的權威。
「你為什麼讓你的狗跑來跑去,不給它繫上鏈子或戴上口罩?」他申斥卡耐基。「難道你不曉得這是違法的吧?」
「是的,我曉得,」卡耐基回答,「不過我認為它不會在這兒咬人。」
「你不認為!法律是不管你怎麼認為的。它可能在這裡咬死松鼠,或咬傷小孩子。這次我不追究,但假如下回我再看到這只狗沒有繫上鏈子或套上口罩在公園裡,你就必須去跟法官解釋啦。」
卡耐基客客氣氣地答應遵辦。
可是雷斯不喜歡戴口罩,卡耐基也不喜歡它那樣,因此決定碰碰運氣。事情起初很順利,但接着卻碰了麻煩。一天下午,他們在一座小山坡上賽跑,突然又碰到了一位警察。
卡耐基決定不等警察開口就先發制人。」

「好說,好說,」警察回答,「我曉得在沒有人的時候,誰都忍不住要帶這麼一條小狗出來玩玩。」
「的確是忍不住,」卡耐基回答,「但這是違法的。」
「象這樣的小狗大概不會咬傷別人吧,」警察反而為他開脫。
「不,它可能會咬死松鼠,」卡耐基說。
「你大概把事情看得太嚴重了,」他告訴卡耐基,「我們這麼辦吧,你只要讓它跑過小山,到我看不到的地方——事情就算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