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人際關係學 第 8 頁


卡耐基感嘆地想,那位警察,也是一個人,他要的是一種重要人物的感覺;因此當他責怪自己的時候,唯一能增強他自尊心的方法,就是以寬容的態度表現慈悲。 卡耐基處理這種事的方法是,不和
作者:靳西 / 頁數:(8 / 100)

卡耐基感嘆地想,那位警察,也是一個人,他要的是一種重要人物的感覺;因此當他責怪自己的時候,唯一能增強他自尊心的方法,就是以寬容的態度表現慈悲。

卡耐基處理這種事的方法是,不和他發生正面交鋒,承認他絶對沒錯,自己絶對錯了,並爽快地、坦白地、熱誠地承認這點。因為站在他那邊說話,他反而為對方說話,整個事情就在和諧的氣氛下結束了。
所以,如果我們知道免不了會遭受責備,何不搶先一步,自己先認罪呢?聽自己譴責自己比挨人家的批評好受得多。
你要是知道有某人想要或準備責備你,就自己先把對方要責備你的話說出來,那他就拿你沒有辦法了。在這種情況下,十之八九他會以寬大、諒解的態度對待你,忽視你的錯誤——正如那位警察所做的那樣。
費丁南·華倫,一位商業藝術家,他使用這個技巧,贏得了一位暴躁易怒的藝術品顧主的好印象。
「精確,一絲不苟,是繪製商業廣告和出版品的最重要項目。」華倫先生事後說。
“有些藝術編輯要求我們立刻完成他們所交下來的任務,在這種情形下,難免會發生一些小錯誤。我知道,某一位藝術組長總是喜歡從鷄蛋裡挑骨頭。我離開他的辦公室時,總覺得心裡不舒服,不是因為他的批評,而是因為他攻擊我的方法。最近我交了一件很急的完稿給他,後來他打電話給我,要我立刻到他辦公室去,說是出了問題。時尚書屋
當我到他辦公室之後,正如我所料——麻煩來了。他滿懷敵意,終於有了挑剔的機會。在他惡意地責備我一頓之後,正好是我運用所學自我批評的機會。因此我說:『某某先生,如果你的話不錯,我的失誤一定不可原諒。時尚書屋
我為你工作了這麼多年,實在該知道怎麼畫才對。我覺得慚愧。』“他立刻開始為我辯護起來。『是的,你的話並沒有錯,不過畢竟這不是一個嚴重的錯誤。時尚書屋
只是——』“我打斷了他。『任何錯誤,』我說,『代價可能都很大,叫人不舒服。』“他開始插嘴;但我不讓他插嘴。我很滿意,有生以來我第一次在批評自己——我真喜歡這樣做。時尚書屋


“『我應該更小心一點才對,』我繼續說。『你給我的工作很多,照理應該使你滿意,因此我打算重新再來。』“『不!不!』他反對起來。『我不想那樣麻煩你。時尚書屋
』他讚揚我的作品,告訴我只需要稍微修改一點就行了,又說一點小錯不會花他公司多少錢;畢竟,這只是小節——不值得擔心。
「我急切地批評自己,使他怒氣全消。結果他邀我同進午餐,分手之前他開給我一張支票,又交代我另一件工作。」
一個人有勇氣承認自己的錯誤,也可以獲得某種程度的滿足感。這不僅可以消除罪惡感和自我衛護的氣氛,而且有助于解決這項錯誤所製造的問題。
新墨西哥州阿布庫克市的布魯士·哈威,錯誤地給一位請病假的員工發了全薪。在他發現這項錯誤之後,就告訴這位員工,必須糾正這項錯誤,他要在下次薪水支票中減去多付的薪水金額。這位員工說這樣做會給他帶來嚴重的財務問題,因此請求分期扣回他多領的薪水。但這樣做,哈威必須先獲得他上級的核准。時尚書屋
「我知道這樣做,」哈威說,“一定會使老闆大為不滿。在我考慮如何以更好的方式來處理這種狀況的時候,我知道這一切混亂都是我的錯誤,我必須在老闆面前承認。
「我走進他的辦公室,告訴他我犯了一個錯誤,然後把整個情形告訴了他。他大發脾氣地說這應該是人事部門的錯誤,但我重複地說這是我的錯誤,他又大聲地指責會計部門的疏忽,我又解釋說這是我的錯誤,他又責怪辦公室的另外兩個同事,但是我一再地說這是我的錯誤。最後他看著我說,『好吧,這是你的錯誤。現在把這個問題解決掉吧。時尚書屋
』我把錯誤改正過來了,沒有給任何人帶來麻煩。我覺得我很不錯,因為我能夠處理一個緊張的狀況,並且有勇氣不尋找藉口。自那以後,我的老闆就更加看重我了。」
卡耐基告訴我們,即使傻瓜也會為自己的錯誤辯護,但能承認自己錯誤的人,就會獲得他人的尊重,而有一種高貴怡然的感覺。如我們是對的,就要說服別人同意。而我們錯了,就應很快地承認。
1929年,美國發生了一件震動全國教育界的大事,美國各地的學者都趕到芝加哥看熱閙。在幾年之前,有個名叫羅勃·郝金斯的年輕人,半工半讀地從耶魯大學畢業,做過作家、伐木工人、家庭教師和賣成衣的售貨員。現在,只經過了八年,他就被任命為全美國第四富有的大學——芝加哥大學的校長。剛三十歲!真叫人難以相信。時尚書屋
老一輩的教育人士都大搖其頭,人們對他的批評就象山崩落石一樣一齊打在這位「神童」的頭上,說他這樣,說他那樣——太年輕了,經驗不夠——說他的教育觀念很不成熟,甚至各大報紙也參加了攻擊。
在羅勃·郝金斯就任的那一天,有一個朋友對他的父親說:「今天早上我看見報上的社論攻擊你的兒子,真把我嚇壞了。」
「不錯,」郝金斯的父親回答說,「話說得很凶。可是請記住,從來沒有人會踢一隻死了的狗。」
確實,這只狗愈重要,踢它的人愈能夠感到滿足。後來成為英國愛德華八世的溫莎王子即溫莎公爵,他的屁服也被人狠狠地踢過。當時他在帝文夏的達特莫斯學院讀書——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