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1 頁


白雨齋詞話 清陳廷焯撰○白雨齋詞話敘陳子亦峰,予戊于江南所校士也。闈中得生卷,議論英,而真意懇摯,決其為宅心純正之士。亟薦于主司,果膺魁選。謁予于桃源署齋,溫爾雅。與談
作者:待考 / 頁數:(1 / 21)

白雨齋詞話 陳廷焯撰

○白雨齋詞話敘

陳子亦峰,予戊于江南所校士也。闈中得生卷,議論英,而真意懇摯,決其為宅心純正之士。亟薦于主司,果膺魁選。謁予于桃源署齋,溫爾雅。時尚書屋
與談經史,悉能根究義理,貫串本原。詩古文解,皆取法乎上,必思登峰造極而後止。間論時事,因及古忠臣孝子,輒義動于色。予竊喜鑒衡不爽,而生之素所蓄積可知矣。時尚書屋
桃源劇色,不易治,予欲維縶之,俾資贊畫,以親老辭。詎意年甫強仕而歿,尊公猶健在也。其門弟子集其詞話,並所著詩詞,先以付梓。予得而閲之,推本風騷,一歸於溫柔惇厚之旨,非所謂宅心純正,蘄至于登峰造極者歟。時尚書屋
予既幸能得一士,又甚惜得一士而未獲見諸行事,第以空言傳世,不能無慨于中,爰書數言,以弁簡端。時尚書屋
光緒二十年秋八月,歷城汪懋琨序
詩莫盛于唐,而詞莫盛于宋。宋以後詞律複變,則南北曲出焉。故詞之為體,詩以為禰,曲以為子。識者為之,莫不沿溯漢魏,游衍屈宋,以蘄上 三百篇之忄旨。時尚書屋
意謂不如是,不足以徵其源,涉其奧。其說亦既美矣。然予嘗以為此文辭之源,非文心之源也。文心之源,亦存乎學者性情之際而已。時尚書屋
為文苟不以性情為質,貌雖工,人猶得以抉其柢,不工者可知。所謂詞者,意內而言外,格淺而韻深,其發攄性情之微,尤不可掩。而世乃欲以鍥薄求之,藻繪揉之,抑末已。吾友陳君亦峰,少為詩歌,一以少陵杜氏為宗,杜以外不屑道也。時尚書屋
年歲三十,復好為詞,探索既久,豁然大徹。所為詞稿,深永超拔,已足上摩宋賢之壘。而別著白雨齋詞話八卷,抉擇幽微,辨才無礙,尤有不受流俗覊紲者。亦峰之於詞,思與學兼盡如此,亦勤矣哉。時尚書屋
亦峰天資醇厚,篤內行,與人交,表裡洞然,無 <骨皮>之習。退省其家,父兄之勞,靡不肩任,宗族之困,莫不引為己憂,其有得于性情者又如此。則文詞之工,操本以運末,復何怪焉。同治之季,予始識亦峰于泰州,切靡刂道義既久,因得附為婚姻。時尚書屋
迄今二十餘年,莫渝終始。顧予兄弟輩,業不加修,而亦峰之學,乃與年俱進。嘗言四十後當委棄詞章,力求經世性命之藴。予深偉其議,且思有所翼贊。時尚書屋
而亦峰遽以光緒壬辰秋,奄忽辭世。噫,善人君子,不能久存於世,歐陽子所以致慨于張子野者,予嘗以為{衛足}言。今乃不幸,于吾亦峰親見之,寧無恫耶。亦峰為學精苦,每晝營家事,夜誦方策。時尚書屋
及既<歹勿>,遺書委積,多未徹編。惟手錄詞話,已有定稿。其門下士海寧許君守之諸君子將為刊行,以予庶幾能知亦峰者,督文弁首。予媽感亦峰之志,且幸是書之傳也,因述所見如右,以質許君。時尚書屋
惟托于文字者,可以無窮,亦峰所以自托者既箸,其亦可以無憾矣乎。記三年前,亦峰嘗挈是書初稿見視,且屬為敘。予以方如南清河,ㄈ裝待發,無以應也。今乃終得論次其書,而亦峰已不及見,嗚呼,此尤足以啟予之悲也已。時尚書屋
亦峰諱廷焯,鎮江丹徒人,舉光緒戊子科江南鄉試。<歹勿>時年四十。光緒十九年,太歲在癸巳,夏四月,正定王耕心撰。時尚書屋

○自敘

倚聲之學,千有餘年,作者代出。顧能上溯風騷,與為表裡,自唐迄今,合者無幾。竊以聲音之道,關乎性情,通乎造化。小其文者,不能達其義,竟其委者,未獲氵斥其源。時尚書屋
揆厥所由,其失有六。飄風驟雨,不可終朝,促管繁弦,絶無餘藴,失之一也。美人香草,貌托靈 ,蝶雨梨雲,指陳瑣屑,失之二也。雕鎪物類,探討 魚,穿鑿愈工,風雅愈遠,失之三也。時尚書屋
慘戚よ淒,寂寥蕭索,感寓不當,慮嘆徒勞,失之四也。交際未深,謬稱契合,頌揚失實,遑恤譏評,失之五也。情非蘇、竇,亦感回文,慧拾孟、韓,轉相鬥韻,失之六也。作者愈漓,議者益左,竹 詞綜,可備覽觀,未嘗為探本之論。時尚書屋
紅友詞律,僅求諧 ,不足語正始之源。下此則務取 麗,矜言該博。大雅日非,繁聲競作,性情散失,莫可究極。夫人心不能無所感,有感不能無所寄,寄託不厚,感人不深,厚而不鬱,感其所感,不能感其所不感。時尚書屋
伊古詞章,不外比興。谷風陰雨,猶自期以同心,攘垢忍尤,卒不改乎此度。為一室之悲歌,下千年之血淚,所感者深且遠也。後人之感,感於文不若感於詩,感於詩不若感於詞。時尚書屋

詩有韻,文無韻。詞可按節尋聲,詩不能盡被絃管。飛卿、端己,首發其端,周、秦、姜、史、張、王,曲竟其緒,而要皆發源於風雅,推本於騷辯。故其情長,其味永,其為言也哀以思,其感人也深以婉。時尚書屋
嗣是六百餘年,沿其波流,喪厥宗旨。張氏詞選,不得已為矯枉過正之舉,規模雖隘,門牆自高。循上以尋,墜緒未遠。而當世知之者鮮,好之者尤鮮矣。時尚書屋
蕭齋岑寂,撰詞話八卷,本諸風騷,正其情性。溫厚以為體,沉鬱以為用。引以千端,衷諸一是。非好與古人為難,獨成一家言,亦有所大不得已于中,為斯詣綿延一綫。時尚書屋
暇日寄意之作,附錄一二,非敢抗美昔賢,存以自鏡而已。光緒十七年除夕,丹徒陳廷焯。時尚書屋
受業門人海寧許正詩棠詩、正定王宗炎、受業甥同縣包榮翰、族子鳳章、從子兆煊同 字。時尚書屋

●卷一

○引言

詞興于唐,盛于宋,衰于元,亡於明,而再振於我國初,大暢厥旨于乾嘉以還也。國初諸老,多究心于倚聲。取材宏富,則朱氏[彞尊]詞綜。持法精嚴,則萬氏[樹]詞律。時尚書屋
他如彭氏[孫 ]詞藻、金粟詞話、及西河詞話[毛奇齡]、詞苑叢談[徐釒九]等類,或講聲律,或極艷雅,或肆辯難,各有可觀。顧于此中真消息,皆未能洞悉本原,直揭三昧。余竊不自量,撰為此編,盡掃陳言,獨標真諦。古人有知,尚其諒我。時尚書屋

○國初群公之病

明代無一工詞者差強人意,不過一陳人中而已。自國初諸公出,如五色朗暢,八音和鳴,備極一時之盛。然規模雖具,精藴未宣。綜論群公,其病有二。時尚書屋
一則板襲南宋面目,而遺其真,謀色揣稱,雅而不韻。一則專習北宋小令,務取濃艷,遂以為晏、歐復生。不知晏、歐已落下乘,取法乎下,弊將何極,況並不如晏、歐耶。反是者一陳其年,然第得稼軒之貌,蹈揚湖海,不免叫囂。時尚書屋
樊榭窈然而深,悠然而遠,似有可觀。然亦特一邱一壑,不足語于滄海之大,泰華之高也。時尚書屋

○學詞貴得其本原

學古人詞,貴得其本原,捨本求末,終無是處。其年學稼軒,非稼軒也。竹 學玉田,非玉田也。樊榭取徑于楚騷,非楚騷也。時尚書屋
均不容不辨。時尚書屋

○作詞貴沉鬱

作詞之法,首貴沉鬱,沉則不浮,鬱則不薄。顧沉鬱未易強求,不根柢于風騷,烏能沉鬱。十三國變風、二十五篇楚詞,忠厚之至,亦沉鬱之至,詞之源也。不究心于此、率爾操觚,烏有是處。時尚書屋

○詩詞不盡同

詩詞一理,然亦有不盡同者。詩之高境,亦在沉鬱,然或以古樸勝,或以沖淡勝,或以鉅麗勝,或以雄蒼勝。納沉鬱于四者之中,固是化境,即不盡沉鬱,如五七言大篇,暢所欲言者,亦別有可觀。若詞則舍沉鬱之外,更無以為詞。時尚書屋
蓋篇幅狹小,倘一直說去,不留餘地,雖極工巧之致,識者終笑其淺矣。時尚書屋

○宋詞不盡沉鬱

唐五代詞,不可及處,正在沉鬱。宋詞不盡沉鬱,然如子野、少游、美成、白石、碧山、梅溪諸家,未有不沉鬱者。即東坡、方回、稼軒、夢窗、玉田等,似不必盡以沉鬱勝,然其佳處,亦未有不沉鬱者。詞中所貴,尚未可以知耶。時尚書屋

○張惠言詞選

張氏[惠言]詞選,可稱精當,識見之超,有過于竹 十倍者,古今選本,以此為最。但唐五代兩宋詞,僅取百十六首,未免太隘。而王元澤眼兒媚、歐陽公臨江仙、李知幾臨江仙、公然列入,令人不解。即朱希真漁父五章,亦多淺陋處,選擇既苛,即不當列入。時尚書屋
又東坡洞仙歌,只就孟昶原詞敷衍成章,所感雖不同,終嫌依傍前人。詞綜譏其有點金之憾,固未為知己,而詞選必推為傑構,亦不可解。至以吳夢窗為變調,擯之不錄,所見亦左。總之小疵不能盡免,于詞中大段,卻有體會。時尚書屋
溫、韋宗風,一燈不滅,賴有此耳。時尚書屋

○溫詞祖離騷飛卿詞全祖離騷,所以獨絶千古。菩薩蠻、更漏子諸闋,已臻絶詣,後來無能為繼。

○沉鬱含意

所謂沉鬱者,意在筆先,神余言外,寫怨夫思婦之懷,寓孽子孤臣之感。凡交情之冷淡,身世之飄零,皆可于一草一木發之。而發之又必若隱若見,欲露不露,反覆纏綿,終不許一語道破,匪獨體格之高,亦見性情之厚。飛卿詞,如「懶起畫蛾眉。時尚書屋
弄妝梳洗遲。」
淒涼哀怨,真有欲言難言之苦。又「花落子規啼。綠窗殘夢迷。」又「鸞鏡與花枝。時尚書屋
此情誰得知」。皆含深意。此種詞,第自寫性情,不必求勝人,已成絶響。後人刻意爭奇,愈趨愈下,安得一二豪傑之士,與之輓迴風氣哉。時尚書屋

○溫飛卿更漏子

飛卿更漏子三章,自是絶唱,而後人獨賞其末章梧桐樹數語。胡元任云:庭筠工于造語,極為奇麗,此詞尤佳。即指「梧桐樹」數語也。不知梧桐樹數語,用筆較快,而意味無上二章之厚。時尚書屋
胡氏不知詞,故以奇麗目飛卿,且以此章為飛卿之冠,淺視飛卿者也。後人從而和之,何耶。時尚書屋

○飛卿詞純是風人章法

飛卿更漏子首章云:「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鴣。」此言苦者自苦,樂者自樂。次章云:「蘭露重,柳風斜。時尚書屋
滿庭堆落花。」此又言盛者自盛,衰者自衰。亦即上章苦樂之意。顛倒言之,純是風人章法,特改換面目,人自不覺耳。時尚書屋

○溫飛卿菩薩蠻

飛卿菩薩蠻十四章,全是變化楚騷,古今之極軌也。徒賞其芊麗,誤矣。時尚書屋

○皇甫子奇詞

唐代詞人,自以飛卿為冠。太白菩薩蠻、憶秦娥兩闋,自是高調,未臻無上妙諦。皇甫子奇夢江南、竹枝諸篇,合者可寄飛卿廡下,亦不能為之亞也。時尚書屋

○中主山花子

南唐中宗山花子云:「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沉之至,鬱之至,淒然欲絶。後主雖善言情,卒不能出其右也。時尚書屋

○後主詞思路淒惋

後主詞思路淒惋,詞場本色,不及飛卿之厚,自勝牛松卿輩。時尚書屋

○韋端己詞

韋端己詞,似直而紆,似達而鬱,最為詞中勝境。時尚書屋

○溫韋消息相通

端己菩薩蠻四章, 故國之思,而意婉詞直,一變飛卿面目,然消息正自相通。余嘗謂後主之視飛卿,合而離者也。端己之視飛卿,離而合者也。端己菩薩蠻云:「未老莫還鄉。時尚書屋
還鄉須斷腸。」又云:「凝恨對斜暉。憶君君不知。」歸國遙云:「別後只知相愧。時尚書屋
淚珠難遠寄。」應天長云:「夜夜綠窗風雨。斷腸君信否。」皆留蜀後思君之辭。時尚書屋
時中原鼎沸,欲歸不能。端己人品未為高,然其情亦可哀矣。時尚書屋

○孫孟文詞不及溫韋

孫孟文詞,氣骨甚遒,措語亦多警煉。然不及溫、韋處亦在此,坐少閒婉之致。時尚書屋

○馮正中與溫韋相伯仲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