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10 頁


蠶兒風太酣。」哀感頑艷,古今絶唱。又三章云:「輕須薄翼不禁風。教花扶著儂。一枝又逐月痕空。都來幾日中。曾有伴,去無蹤。闌前種豆紅。蜜官隊裡且從容。問心同不同。」情深意遠,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1)

蠶兒風太酣。」哀感頑艷,古今絶唱。又三章云:「輕須薄翼不禁風。教花扶著儂。時尚書屋

一枝又逐月痕空。都來幾日中。曾有伴,去無蹤。闌前種豆紅。時尚書屋
蜜官隊裡且從容。問心同不同。」情深意遠,不襲溫、韋、姜、史之貌,而與之化矣。時尚書屋

○李申耆菩薩蠻

李申耆菩薩蠻云:「復袖錦鴛鴦。經年綉一雙。」即屈子好修以為常意。又,「不為見時難。時尚書屋
忍扶羅袖看。」
冷艷幽香,奇情異采。又,「不覺月痕西。下簾霜滿衣。」傷所遇之不偶也。時尚書屋
此類真可繼武飛卿。時尚書屋

○金應 成賀新涼

金應 成賀新涼[詠螢]云:「風雨黃昏庭院黑。照沉沉、ア夢渾無跡。」下闋云:「景華宮裡音塵絶。悵秋風、洛陽古樹,青 堆血。時尚書屋
白鳥如雷羞難盡,慘慘陰陵妖碧。又恐到、清霜時節。小扇輕羅無人惜。更銀屏、翠幕深深隔。時尚書屋
笑熠 ,近牆隙。」寄託甚深,漢苑票苔而後,又成絶響矣。時尚書屋

○金朗甫詞

金朗甫學于皋文,詞選附錄七首,意遠態濃,婉而多諷。相見歡三章,尤為絶唱。時尚書屋

○鄭掄元詞

鄭掄元字橋詞,思深意苦,深得中仙之妙。如綠意[殘荷]云:「眼底紅芳嫁盡,但枯葦歷亂,堪訴愁苦。捲向薰風,坼向西風,消受斜陽無數。曉來清露憐儂甚,正無奈盤心非故。時尚書屋
只看他鉛淚難收,灑向一池煙雨。」直是碧山化境。得之於詞學衰微之候,益令我嗟嘆不已。時尚書屋

○掄元高陽台

掄元高陽台[柳]云:「平蕪一片斜陽影,問韶光何處勾留。」下云:「儂心化作天涯絮,怕重來、錯認簾鈎。便拌他、過了殘春,又是殘秋。」又前調[秋海棠]云:「江南昨夜霜華滿,算蕭蕭蘭徑,都付芳塵。時尚書屋
倚盡雕闌,慇勤誰伴黃昏。」
下云:「看亭皋落葉,片片是秋心。怕天涯幾經搖落,向雪關風渡更難禁。」哀怨纏綿,碧山之深厚,玉田之清雅,兩得之矣。時尚書屋

○吳 人詞清和雅正

吳 人古詩駢文,皆未臻高境,轉不若試帖律賦之工。惟詞則清和雅正,秀色有餘,出古詩駢文之右。時尚書屋

○ 人詞可亞於樊榭

詞欲雅而正,故國初自秀水後,大半效法南宋,而得其形似。 人先生天生一枝大雅之筆,益以才藻,合者可亞於樊榭,微嫌才氣稍遜。時尚書屋

○ 人月華清

人詞,如月華清後半云:「不怨美人遲暮,怨水遠山遙,夢來都阻。」
此類亦居然草窗矣。時尚書屋

○金匱二楊

金匱二楊[蓉裳荔裳]工為綺語,高者亦不過吳{艹園}次、徐電發之嚴,不足語于大雅。時尚書屋

○楊伯夔與郭祥伯詞

楊伯夔當時盛負詞名,與吳江郭祥伯仿表聖詩品例,撰詞品二十四則,傳播藝林。然兩君于詞,皆屬最下乘。匪獨不及陳、朱,亦去董文友、王小山遠甚。而世顧津津稱之,何也。時尚書屋

○頻伽詞尤多惡劣語

頻伽詞尤多惡劣語,如「小桃如綺。」
又,「那家那家在天涯。」
又,「丁字簾前,有個丁娘淒斷」之類,似又出二楊之下。時尚書屋

○頻伽艷體

頻伽艷體,惟憶少年結句云:「當時已依約,況夢中尋路。」頗似竹 手筆,集中不可多得。又好事近云:「猶認墮釵聲響,卻梧桐葉落。」措詞甚雅,亦頻伽詞中罕見者。時尚書屋

●卷五

○洪稚存詞稍勝於詩

洪稚存經術湛深,而詩多魔道。詞稍勝於詩,然亦不成氣候。時尚書屋

○孫子瀟袁蘭屯阝詞不講氣格

孫子瀟、袁蘭屯阝輩為詞,全不講究氣格,只求敷衍門面而已。並有門面亦敷衍不來處。時尚書屋

○蔣鹿潭水雲樓詞

蔣鹿淋水雲樓詞二卷,深得南宋之妙。于諸家中,尤近樂笑翁。竹 自謂學玉田,恐去鹿潭尚隔一層也。時尚書屋

○鹿潭才氣甚雄

詞至國初而盛,至毗陵而後精。近時詞人莊中白, 乎不可尚已。譚氏仲修,亦 與古為化。鹿潭稍遜皋文、莊、譚之古厚,而才氣甚雄,亦鐵中錚錚者。時尚書屋

○鹿潭詞精警雄秀

鹿潭詞,如東風第一枝云:「雲影薄,畫簾乍卷。」

又云:「看莽莽南徐,蒼蒼北固,如此山川。鈎連更無纖鎖,任排空、檣櫓自迴旋。寂寞魚龍睡穩,傷心付與秋煙。」又甘州云:「避地依然滄海,險夢逐潮還。時尚書屋
一樣貂裘冷,不似長安。」
壽樓春云:「但疏雨空階,蕭蕭半山黃葉聲。」
又云:「窗鳴敗紙、尚驚疑打蓬乾雪。悄護銅瓶、怕寒重梅花暗折。卻開門,樹影滿地壓凍月。」唐多令云:「哀角起重關。時尚書屋
霜深楚水寒。背西風、歸雁聲酸。一片石頭城上月,渾怕照、舊江山。」齊天樂云:「海氣浮山,江聲擁樹、閃閃燈紅蕭寺高談未已,任夜鵲驚枝。時尚書屋
睡蛟吟水。」
似此皆精警雄秀,造句之妙,不減樂笑翁。時尚書屋

○鹿潭深于樂笑翁

鹿潭深于樂笑翁,故措語多清警,最豁人目。集中謁金門[人未起一章]、甘州[又東風喚醒一分春一章]兩篇,情味尤深永,乃真得玉田神理,又不僅在皮相也。時尚書屋

○鹿潭謁金門

鹿潭謁金門云:「人未起。桐影暗移窗紙。桐影暗移窗紙。隔夜酒香添睡美。時尚書屋
鵲聲春夢裡。妝罷小屏獨奇。風定柳花到地。欲拾斷紅憐素指。時尚書屋
捲簾呼燕子。」婉雅淒怨,尋味不盡。時尚書屋

○鹿潭詞淒怨

鹿潭窮愁潦倒,抑鬱以終,悲憤慷慨,一發於詞。如卜算子云:「燕子不曾來,小院陰陰雨。一角闌干聚落花,此是春歸處。彈淚別東風,把酒澆飛絮。時尚書屋
化了浮萍也是愁,莫向天涯去。」何其淒怨若此。時尚書屋

○鹿潭台城路

鹿潭台城路[金麗生自金陵圍城出,為述沙洲避雨光景,感賦此解。時畫角咽秋,燈焰慘綠,如有鬼聲在紙上也。]云:「驚飛燕子魂無定,荒洲墜如殘葉。樹影疑人, 聲幻鬼,欹側春冰途滑。時尚書屋
頽雲萬疊。又雨擊寒沙,亂鳴金鐵。似引宵程,隔 火乍明滅。江間奔浪怒湧,斷笳時隱隱,相和嗚咽。時尚書屋
野渡舟危,空村草濕,一飯蘆中淒絶。」
狀景逼真,有聲有色。因思迦陵賀新郎[作家書竟題范龍仙書齋壁上蘆雁圖]云:「漏悄裁書罷。繞廊行、偶然瞥見,壁間古畫。一派蘆花江岸上,白雁 欲下。時尚書屋
有立且飛而鳴者。萬里重關歸夢杳,拍寒汀、絮盡傷心話。捱不了,淒涼夜。城頭戌鼓剛三打。時尚書屋
正四壁、人聲都靜,月華如瀉。再向丹青移燭認,水墨陰陰入化。恍嘹唳、枕棱窗罅。曾在孤舟逢此景,便畫圖、相對心猶怕。時尚書屋
君莫向,高齋掛。」繪聲繪影,字字陰森,逼人毛髮,真乃筆端有鬼。然同一設色,而陳自縱橫,蔣多蕭戚。言為心聲,蔣所遇之窮,又不逮陳遠矣。時尚書屋

○黃樸存眠鷗集詞

仁和黃樸存眠鷗集詞,亦沐浴于南宋諸家,而未能深厚。格調亦嫌平,合者亦不過 人流亞。如台城路[歸燕]云:「蓼渚捎紅,蘆塘掠雪,秋思渾生南浦。」又浪淘沙[魚舟]云:「短笛唱涼州,驚起沙鷗。時尚書屋
浪花圓處釣絲柔。蓑笠不辭江上老,雲水悠悠。」聲調清朗,氣息和雅,自是越中一派。時尚書屋

○譚仲修復堂詞

仁和譚獻,字仲修,著有復堂詞,品骨甚高,源委悉達。窺其胸中眼中,下筆時匪獨不屑為陳、朱,僅有不甘為夢窗、玉田處。所傳雖不多,自是高境。余嘗謂近時詞人,莊中白尚矣,蔑以加矣。時尚書屋
次則譚仲修。鹿潭雖工詞,尚未升風騷之堂也。時尚書屋

○仲修蝶戀花六章

仲修蝶戀花六章,美人香草,寓意甚遠。首章云:「樓外啼鶯依碧樹。一片天風,吹折柔條去。玉枕醒來追夢語。時尚書屋
中門便是長亭路。」
幽愁憂思,極哀怨之致。次章云:「下馬門前人似玉。一聽斑騅,便倚闌干曲。」結云:「語在修眉成在目。時尚書屋
無端紅淚雙雙落。」真有無可奈何之處。眉語目成四字,不免熟俗。此偏運用淒警,抒寫憂思,自不同泛常艷語。時尚書屋
三章云:「一握鬟雲梳復裹。半庭殘日匆匆過。」即屈子好修之意,而語更深婉。四章云:「帳裡迷離香似霧。時尚書屋
不燼爐火,酒醒聞余語。」
有此沉着,無此微至。下云:「蓮子青青心獨苦。一唱將離,日日風兼雨。荳蔻香殘楊柳暮。時尚書屋
當時人面無尋處。」淒婉芊綿,不懈而及于古。五章云:「庭院深深人悄悄。埋怨鸚哥,錯報韋郎到。時尚書屋
壓鬢釵梁金鳳小。低頭只是閒煩惱。」傳神絶妙。下云:「花發江南年正少。時尚書屋
紅袖高樓,爭抵還鄉好。遮斷行人西去道。輕軀願化車前草。」沉痛已極,真所謂情到海枯石爛時也。時尚書屋
六章云:「玉頰妝台人道瘦。」
沉至語,殊覺哀而不傷,怨而不怒。下云:「六曲屏前攜素手。戲說八襟,真遣分襟驟。書札平安知信否。時尚書屋
夢中顏色渾非舊。」相思刻骨,寤寐潛通,頓挫沉鬱,可以泣鬼神矣。仲修青門引云:「人去闌干靜。楊柳晚風初定。時尚書屋
芳春此後莫重來,一分春少,減卻一分病。」透過一層說,更深,即相見爭如不見意。下云:「離亭薄酒終須醒。落日羅衣冷。時尚書屋
繞樓幾曲流水,不曾留得桃花影。」此詞淒婉而深厚,純乎騷雅。又昭君怨云:「煙雨江樓春盡。盼斷歸人間們。時尚書屋
依舊畫堂空,捲簾風。」
深婉沉篤,亦不減溫、韋語。時尚書屋

○仲修蘇幕遮

仲修蘇幕遮云:「綠窗前,紅燭低。小撥檀槽,月蕩涼煙碎。夜靜銜杯風細細。吹上羅襟,仍是相思淚。時尚書屋
病誰深,春似醉。」
低回哀怨,此種境界,固非淺見所能知。時尚書屋

○仲修臨江仙

「燕飛偏是落花時」,此仲修臨江仙詞語也。」
思路幽絶。又前調[和子珍]云:「芭蕉不展丁香結,匆匆過了春三。羅衣花下倚嬌憨。玉人吹笛,眼底是江南。時尚書屋
最是酒闌人散後,疏風拂面微酣。樹猶如此我何堪。離亭楊柳,涼月照毿毿。」厚意稍遜前章,而語極清雋,琅琅可諷。時尚書屋
玉人吹笛二語,尤為警絶。時尚書屋

○仲修浣溪沙

仲修浣溪沙云:「昨夜星辰昨夜風。玉窗深鎖五更鐘。枕函香夢太匆匆。畫閣焚香煙縹渺,闌干ㄓ笛月朦朧。時尚書屋
碧桃花下一相逢。」通首虛處傳神,結語輕輕一擊,妙甚。時尚書屋

○仲修清平樂

仲修清平樂云:「東風吹遍。稚柳垂清淺。雲樹朦朧千里遠。望斷高樓不見。時尚書屋
樓前塞雁飛還。愁邊多少江山。忍把棉衣換了,玉梅花下春寒。」逼近五代人手筆。時尚書屋

○仲修賀新郎

仲修賀新郎云:「春衫裁翦渾拋了。盼長亭、行人不見,飛雲縹緲。一紙音書和淚讀,卻恨眼昏字小。是說是、天涯春到。時尚書屋
夢倚房櫳通一顧,奈醒來、各自閒煩惱。知兩地,怨啼鳥。」淒涼怨慕,深于周、秦,不同貌似者

○。仲修長調稍遜

仲修小詞絶精,長調稍遜。蓋於碧山深處,尚少一番涵詠功也。時尚書屋
仲修之言曰:「吾少志比興,未盡于詩而盡于詞。」又曰:「吾所知者比已耳,興則未逮。河中之水,吾詎能識所謂哉。」即其詞以證其言,亦殊非欺人語。時尚書屋

○莊中白敘復堂詞

莊中白敘復堂詞云:「仲修年近三十,大江以南,兵甲未息,仲修不一見其所長,而家國身世之感,未能或釋。觸物有懷,蓋風之旨也。世之狂呼叫囂者,且不知仲修之詩,烏能知仲修之詞哉。禮義不愆,何恤乎人言。時尚書屋
吾竊願君為之而蘄至于興也。」蓋有合風人之旨,已是難能可貴。至蘄至于興,則與風人化矣。自唐迄今,不多覯也。時尚書屋
求之近人,其惟莊中白乎。時尚書屋

○莊中白詞罕見其匹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