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11 頁


吾鄉莊 或[一名忠 或],字希祖,號中白,吾父之從母弟也。著有蒿庵詞,窮源竟委,根柢 深,而世人知之者少。余觀其詞,匪獨一代之冠,實能超越三唐、兩宋,與風騷漢樂府相表裡。自詞人以來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21)

吾鄉莊 或[一名忠 或],字希祖,號中白,吾父之從母弟也。著有蒿庵詞,窮源竟委,根柢 深,而世人知之者少。余觀其詞,匪獨一代之冠,實能超越三唐、兩宋,與風騷漢樂府相表裡。自詞人以來,罕見其匹。時尚書屋

而究其得力處,則發源於國風小雅,胎息于淮海、大晟,而寢饋于碧山也。時尚書屋

○復古之功興于茗柯成於蒿庵

千古詞宗,溫、韋發其源,周、秦竟其緒,白石、碧山各出機杼,以開來學。嗣是六百餘年,鮮有知者。得茗柯一發其旨,而斯詣不滅。特其識解雖超,尚未能盡窮底蘊。時尚書屋
然則復古之功,興于茗柯。必也,成於蒿庵乎。時尚書屋

○記中白之言

中白病歿時,年甫半百。生平與余覿面不過數次,晤時必談論竟夕。余出舊作與觀,語余曰:「子于此道,可以窮極高妙,然倉卒不能臻斯境也。」又曰:「子知清真、白石矣,未知碧山也。時尚書屋
悟得碧山,而後可以窮極高妙。」[此言在中白病歿之前一年。]余初不知其言之懇至也。十餘年來,潛心于碧山,較曩時所作,境地迥別,識力亦開。時尚書屋
乃悟先生之言,嘉惠不淺。思以近作就正于先生,而九原已不可作,特記其言如此。時尚書屋

○中白論詞

中白先生敘復堂詞有云:「夫義可相附,義即不深。喻可專指,喻即不廣。托志帷房, 卷懷君國,溫、韋以下,有跡可尋。然而自宋及今,幾九百載,少游、美成而外,合者鮮矣。時尚書屋
又或用意太深,詞為義掩,雖多比、興之旨,未發縹渺之音。近世作者,竹 擷其華,而未芟其蕪。茗柯氵斥其原,而未竟其委。」又曰:「自古詞章,皆關比、興,斯義不明,體制遂舛。時尚書屋
狂呼叫囂,以為慷慨。矯其弊者,流為平庸。風時之義,亦云渺矣。」先生此論,實具冠古之識,並非大言欺人。時尚書屋

○李子薪論莊詞

李子薪[慎傳]嘗語余云:“莊希祖詞,窮極高深,竟難於位置。即置之清真、白石間,尚非其駐足處。此真知蒿庵甘苦。彼囿于流俗之見者,必以其言為不倫矣。時尚書屋

○蒿庵蝶戀花四章

蒿庵蝶戀花四章,所謂托志帷房, 卷懷身世者。首章云:「城上斜陽依綠樹。門外斑騅,過了偏相顧。玉勒珠鞭何處住。時尚書屋
回頭不覺天將暮。」回頭七字,感慨無限。下云:「風裡余花都散去。不省分開,何日能重遇。時尚書屋
凝睇窺君君莫誤,幾多心事從君訴。」聲情酸楚,卻又哀而不傷。次章云:「百丈游絲牽別院。行到門前,忽見韋郎面。時尚書屋
欲待回身釵乍顫。近前卻喜無人見。」心事曲折傳出。下云:「握手匆匆難久戀。時尚書屋
還怕人知,但弄團團扇。強得分開心暗戰。歸時莫把朱顏變。」韜光匿采,憂讒畏譏,可為三嘆。時尚書屋
三章云:「綠樹陰陰晴晝午。」
詞殊怨慕。」
悲怨已極。結云:「百草千花羞看取。相思只有儂和汝。」怨慕之深,卻又深信而不疑。時尚書屋
想其中或有讒人間之,故無怨當局之語。然非深于風騷者,不能如此忠厚。四章云:「殘夢初回新睡足。忽被東風,吹上橫江曲。時尚書屋
寄語歸期休暗卜。歸來夢亦難重續。」決然捨去,中有怨情,故才欲說便嚥住。下云:「隱約遙峰窗外綠。時尚書屋
不許臨行,私語頻相屬。過眼芳華真太促。從今望斷橫波目。」天長地久之恨,海枯石爛之情,不難得其纏綿沉着,而難其溫厚和平。時尚書屋

○蒿庵買陂塘

蒿庵買陂塘云:「問西風、數行新雁,故人今向何許。銜來音信從誰至,宛轉似將人語。休輕顧。便拆得封時,都是傷心句。時尚書屋
此情最苦。 涼月三更,盈盈血淚,化作杜鵑去。空階外,往日佳期已誤。淒涼說與遲暮。時尚書屋
清商一曲原蕭爽,消受幾多霜露。情莫訴。休再望,南天渺渺衡陽浦。錦箋附與。時尚書屋
迴首絳雲飛,傷心只在,一點相思處。」騷情雅意,詞品超絶。其年、竹 ,才氣雖高,此境卻未夢見。結句相字,不協于律,然于本原殊無傷也。時尚書屋

○蒿庵八六子

蒿庵八六子云:「罨重城。淒淒風雨,都來伴我孤征。漸濕霧、淒迷不斷,薄寒料峭還生。秋心暗驚。時尚書屋
沉沉不放新晴。倚檻慵開鸞鏡,臨流罷撫銀箏。漫忘卻他鄉,茱萸節近,黃花放後,白衣人遠,但見折水沙鳧野渡,寥天雲雁煙汀。黯銷凝。時尚書屋

匆匆又聽櫓聲。」此則變化于少游、美成、碧山,而更高出數倍者。[此詞與碧山一篇,格近似而用意各別,與板襲者不同。]

○蒿庵相見歡

蒿庵相見歡云:「春愁直上遙山。綉簾間。贏得蛾眉宮樣,月兒彎。雲和雨、煙和霧,一般般。時尚書屋
可恨紅塵,遮得斷人間。」次章云:「深林幾處啼鵑。夢如煙。直到夢難尋處,倍纏綿。時尚書屋
蝶自舞,鶯自語,總淒然。明月空庭,如水對華年。」二詞用意用筆,超越古今,能將騷雅真消息,吸入筆端,更不可以時代限也。時尚書屋

○蒿庵瑞鶴仙

蒿庵瑞鶴仙云:「玳梁幾許。問海燕芳蹤何住。看紅襟飄瞥,重到畫屏,漫把人誤。」又云:「苦憶年年遠道,水驛山程,空怨零雨。時尚書屋
鶯聲暗訴。」
又重楊云:「 見 流鶯,依稀似欲迎人語。」
又云:「淒楚。連宵苦雨。竟沾水漬泥,不堪重顧。」此類皆含無限情事,鬱之至,厚之至,似又深于碧山。時尚書屋
詞至是,可以興,可以怨矣。時尚書屋

○蒿庵菩薩蠻諸詞全祖飛卿

蒿庵菩薩蠻諸詞,全祖飛卿,而去其 麗之態,略帶本色,境地甚高。如:「人人都說江南好。今生只合江南老。水調怨揚州。時尚書屋
月明花滿樓。」又,「懶起學濃妝。偷閒綉鳳販。」又,「輕雲簾乍卷。時尚書屋
香霧羅帷掩。記得嫁王昌。盈盈出畫堂。」又,「茶蘼開後君芳歇。時尚書屋
綠陰滿院聽 。窗外老鶯聲。都教和淚聽。」又,「人在木蘭<舟雙>。時尚書屋
春波度遠江。」又,「郎意若為尋。妾愁江水深。」又,「樓頭花事急。時尚書屋
金雁無消息。怎得晚春時。薄情郎早歸。」又,「簾外幾番風。時尚書屋
香閨夢正濃。」和平溫厚,感人自深。溫、韋的一千年來,此調久不彈矣,不謂于蒿庵見之,豈非快事。時尚書屋

○蒿庵念奴嬌

蒿庵念奴嬌後半闋云:「幾回遠寄鸞箋,深藏懷袖,字字愁磨滅。」
怨慕之詞,低回往複。結二句,從無可奈何中作此痴想,不作訣絶語,自是溫厚。時尚書屋

○蒿庵詞令人尋味不盡

蒿庵詞有不知其用意所在,而不得謂之無因者。如浪淘沙云:「舊事漫嗟呀。鏡影窗紗。音書字字記無差。時尚書屋
說不盡時拋卻去,流水天涯。」又夢江南云:「紅袖滿樓招不見,橋邊楊柳細如絲。春雨杏花時。」不知其何所指,正令人尋味不盡。時尚書屋

○蒿庵真珠簾

蒿庵真珠簾云:「驀地喜相尋,見白雲自遠。煙草滿川梅雨後,只腸斷江南何限。」意味甚深,亦不知其何所指。時尚書屋

○蒿庵更漏子

蒿庵更漏子云:「玉樓寒,芳草碧。門外馬嘶人跡。搴綉幕,拂銀屏,風來夜不扃。應念我。時尚書屋
偏相左。」
自是脫胎于飛卿,而意味又自不同。時尚書屋

○蒿庵鳳凰台上憶吹簫

蒿庵鳳凰台上憶吹簫云:「瓜渚煙消,蕪城月冷,何年重與清游。對妝台明鏡,欲說還羞。多少東風過了,雲飄渺、何處句留。都非舊,君還記否,吹夢西洲。時尚書屋
悠悠。芳辰轉眼,誰料到而今,盡日樓頭。念渡江人遠,儂更添憂。天際音書久斷,還望斷天際歸舟。時尚書屋
春回也,怎能教人,忘了閒愁。」純是變化風騷,溫、韋幾非所屑就,尚何有于姜、史。時尚書屋

○蒿庵醜奴兒慢

蒿庵醜奴兒慢云:「飛來燕燕,驚破綠窗殘夢,看多少、花昏柳暝,雲暗煙濃。望帝春心,枝頭曾否解啼紅。闌干曲曲,柔絲細細,愁殺遊蜂。長記那時,成蹊桃李,一樣鮮稼。時尚書屋
到此際風風雨雨,誰寫春容。迢遞仙源,何人尋約到山中。蛾眉休說,入門時候,妒恨偏工。」此感士不遇也,結更深一層說。時尚書屋
骨高味古,幾欲突過中仙。時尚書屋

○蒿庵青門引

蒿庵青門引云:「夢裡流鶯囀。喚起春人都倦。砑箋莫漫去題紅,雨絲風片,簾幕晚陰卷。碧雲冉冉遙山展。時尚書屋
去也無人管。便尋畫篋螺黛,可堪路隔天涯遠。」怨深愁重,欲言難言,極沉鬱之致。時尚書屋

○蒿庵菩薩蠻意有所刺

「寶函鈿雀金泥鳳。釵梁欹側雲鬟重。莫遣夢兒酣。江南春色闌。時尚書屋
音書金雁斷。」
此蒿庵菩薩蠻詞也。意亦有所刺,而筆墨又別,正不必襲溫、韋陳跡。時尚書屋

○蒿庵踏莎行

蒿庵踏莎行結句云:「尊中餘瀝且休揮,明朝簾外迷紅雨。」淒警絶倫,不同凡響。時尚書屋

○蒿庵定風波

蒿庵詞有看似平常,而寄興深遠,耐人十日思者。如定風波云:「為有書來與我期。便從蘭杜惹相思。昨夜蝶衣剛入夢。時尚書屋
珍重。東風要到送春時。三月正當三十日。占得。時尚書屋
春芳畢竟共春歸。」
暗含情事,非細味不見。時尚書屋

○蒿庵詞四十闋

蒿庵詞一卷,所傳不過四十闋。其一生所作,必不止於此。余友李子薪,嘗欲得其全稿以付梓,余求之兩年,竟不能得。今其家住泰州之東鄉,一子又故,身後蕭條,遺稿不知尚存否。時尚書屋
讀其詞,思其人,悲其遇,為之於邑者累日。時尚書屋

○近世文人不自量

近世文人學士,略諳吟詠,輒裒然成集。尚未能涉獵藩籬,便思欲質諸後世,亦多見其不自量矣。彼若知有蒿庵詞,定當汗流浹背。時尚書屋

○蒿庵詞名不顯

蒿庵詞名不顯,匪獨不及陳、朱諸公,亦不逮楊荔裳、郭頻伽輩,猶爭傳于一時也。然世無不顯之寶,文人學業,特患其不精,不患其無知已。曲高和寡,於我奚病焉。時尚書屋

○仲修序蒿庵詞

仲修序蒿庵詞云:「夫神之所宰,機之所抽,心之所游,境之所構,身之所接,力之所窮,孰能無所可寄哉。縱焉而已逝,蕩焉而已紛。魯寄於水,鳥寄於木,人心寄於言,風雲寄於天,凡夫寄於天,凡夫寄於榮利,莊 或寄於詞。填詞原于樂閨中之思乎,靈均之遺則乎,動于哀愉而不能已乎。時尚書屋
小子學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沱潛洋洋,岷れ峨峨, 彼柏舟,容與逍遙。為鶴鳴,為沔水,為園有桃,為匏有苦葉,吾知之矣,吾知之其詩也。」數語洞悉深處。時尚書屋
蓋人不能無所感,感不能無所寄。知有所寄,而後可讀蒿庵詞。時尚書屋

○余思鼓吹蒿庵

近人為詞,習綺語者,託言溫、韋。衍游詞者,貌為姜、史。揚湖海者,倚為蘇、辛。近今之弊,實六百餘年來之通病也。時尚書屋
余初為倚聲,亦蹈此習。自丙子年與希祖先生遇後,舊作一概付丙,所存不過己卯後數十闋,大旨歸於忠厚,不敢有背風騷之旨。過此以往,精益求精,思欲鼓吹蒿庵,共成茗柯復古之志。蒿庵有知,當亦心許。時尚書屋

○閒情之作亦不易工

閒情之作,雖屬詞中下乘,然亦不易工。蓋摹色繪聲,難著筆。第言姚冶,易近纖佻。兼寫幽貞,又病迂腐。時尚書屋
然則何為而可,曰:「根柢于風騷,涵泳于溫、韋,以之作正聲也可,以之作艷體亦無不可。」古人詞如毛熙震之「暗思閒夢,何處逐雲行。」晏元獻之「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林和靖之「羅帶同心結未成。時尚書屋
江頭潮已平。」晏小山之「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又,「當時明月在,曾照采雲歸」。又,「從別後,憶相逢。時尚書屋
幾回魂夢與君同。」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