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12 頁


歐陽公之「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絲爭亂」。秦少游之「欲見迴腸。斷續薰爐小篆香」。賀方回之「初未試愁那是淚,每渾疑夢奈餘香」。無名氏之「為君惆悵,何獨是黃昏」。湯義仍之「不經人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21)

歐陽公之「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絲爭亂」。秦少游之「欲見迴腸。斷續薰爐小篆香」。時尚書屋

賀方回之「初未試愁那是淚,每渾疑夢奈餘香」。無名氏之「為君惆悵,何獨是黃昏」。湯義仍之「不經人事意相關。牡丹亭夢殘。時尚書屋
斷腸春色在眉彎。倩誰臨遠山」。國朝王香雪之「鬥草心慵垂手立,兜鞋夢好低頭想」。史位存之「千蝶帳深縈夢苦。時尚書屋
倦拈紅豆調鸚鵡」。趙璞函之「東風落紅豆,悵相思空遍」。似此則婉轉纏綿,情深一往,麗而有則,耐人玩味。其次,則牛松卿之「強攀桃李枝。時尚書屋
斂愁眉」。又,「彈到昭君怨處,翠蛾愁。不抬頭。」牛希濟之「紅豆不堪看,滿眼相思淚」。時尚書屋
顧 之「斂袖翠蛾攢。相逢爾許難」。寇萊公之「愁蛾淺。飛紅零亂。時尚書屋
側臥珠簾卷」。晏元獻之「疑怪昨宵春夢好,原是今朝鬥草贏。笑從雙臉生」。範文正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時尚書屋
歐陽公之「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周子寬之「傷春還上去年心,怎禁得,時節又燒燈」。無名氏之「怎得西風吹淚去,陽台為暮雨」。王次回之「善病每逢春月臥,長愁多向花前嘆」。時尚書屋
又,「幾度卸妝垂手望。無端夢覺低聲喚。猛思量,此際正天涯,啼珠濺。」國朝吳梅村之「摘花高處睹身輕」。時尚書屋
又,「慣猜閒事為聰明。」梁玉立之「拂鏡試新妝。低回問粉郎」。吳{艹園}次之「巫雲昨夜,同騎雙鳳。時尚書屋
夢夢夢」。」
又,「一彎愁思駐螺峰。」王香雪之「檻外紅新花有信,鏡中黃淡人微恙」。又,「夢短易添清晝倦,書長慣費黃昏想。」毛今培之「斜月小屏風。時尚書屋
玉人殘夢中」。過湘雲之「游絲不解系韶華,為誰偏逐香車去」。均不失為風流酸楚。今人不知作詞之難,至于艷詞,更以為無足輕重,率爾操觚,揚揚得意,不自知可恥。時尚書屋
此關雎所以不作也,此鄭聲之所以盈天下也,此則余之所大懼也。時尚書屋

○舊作艷詞

或問余所作艷詞以何為法,余曰:余固嘗言之,根柢于風騷,涵泳于溫、韋,以之作正聲也可,以之作艷體,亦為不可。蓋綺語已屬下乘,若不取法乎古,更于淫詞褻語中求生活,縱窮極工巧,去風雅愈遠,即流弊益甚,竊所不取。余舊作艷詞,大半付丙。然如舊作倦尋芳[紀夢]云:「江上芙蓉凝別淚,橋邊楊柳牽離緒。時尚書屋
望南天,數層城十二,夢魂飛渡。」下云:「正颯颯梧梢送響,攙入疏砧,殘夢無據。倚枕沉吟,禁得淚痕如注。欲寄書無千里雁,最傷心是三更雨。時尚書屋
待重逢,卻還愁彩雲飛去。」
又憶江南云:「離亭晚,落盡刺桐花。江水不傳心裡事,空隨閒恨到天涯。歸夢逐塵沙。」雖未知于古人何如,似尚無纖佻浮薄之弊。時尚書屋

○國初十六家詞獨遺竹

國初十六家詞,[孫默編]獨遺竹 ,殊不可解。其中王士祿、王士禎,于詞一道,並非專長,不知何以列入。又尤侗、董俞、陳世祥、黃永、陸求可、鄒 謨等詞,根柢既淺,措詞又不盡雅馴,尚非分虎、符曾、藕漁之匹,[二李一嚴亦未入選。]亦何敢與小長蘆抗哉。時尚書屋
去取太不當人意。而紀文達公謂國初填詞之家,略約具是,亦失之不檢也。時尚書屋

○彭駿孫詞藻所論多左

彭駿孫詞藻四卷,品論古人得失,欲使蘇、辛、周、柳兩派同歸。不知蘇、辛與周、秦,流派各分,本原則一。若柳則傲而不理,蕩而忘反,與蘇、辛固不能強合,視美成尤屬歧途。駿孫于詞一道,未能洞悉源委。時尚書屋
其所撰延露詞,亦未見高妙,故所論多左。時尚書屋

○明詞綜無謂

國朝詞綜之選,[王昶編]去取雖未能滿人意,大段尚屬平正,余亦未敢過非。惟明詞綜之選,實屬無謂。然有明一代,可選者寥寥無幾,[高者難獲一篇,略可寓目者大約不過數十篇耳。]亦不能病其所選之平庸也。時尚書屋

○清綺軒詞選荒謬

清綺軒詞選,[華亭夏秉衡選]大半淫詞穢語,而其中亦有宋人最高之作。涇渭不分,雅鄭並奏,良由胸中毫無識見。選詞之荒謬,至是已極。時尚書屋

○宋七家詞選甚精

宋七家詞選甚精,[戈載編]若更以淮海易草窗,則毫髮無遺憾矣。時尚書屋

○皋文詞選精於詞綜

皋文詞選,精於竹 詞綜十倍。去取雖不免稍刻,而輪扶大雅,卓乎不可磨滅。古今選本,以此為最。若黃樸存詞選,則兼采游詞,于風騷真消息何嘗夢見。時尚書屋

○六十一家詞選甚精雅

近時馮夢華[煦]所刻喬笙巢宋六十一家詞選,甚屬精雅,議論亦多可採處。時尚書屋

○唐五代詞選最為善本

成肇麟唐五代詞選,刪削俚褻之詞,歸於雅正,最為善本。唐五代為詞之源,而俚俗淺陋之詞,雜入其中,亦較後世為更甚。至使後人陋花間、草堂之惡習,而並忘緣情托興之旨歸,豈非操選政者加之厲乎。得此一編,較顧梧芳所輯尊前集,雅俗判若天淵矣。時尚書屋

○唐明皇好時光

唐明皇好時光云:「寶髻偏宜宮樣,蓮臉嫩、體紅香。」
俚淺極矣。而顧梧芳尊前集首錄此篇,稱為音婉旨遠,妙絶千古,豈非痴人說夢。時尚書屋

○蓮子居詞話有可採處

近閲蓮子居詞話,[海陵吳衡照子律撰]其中亦有可採。然于詞之原委,全未討論。枝葉雖榮,本根已槁,此亦六百餘年之通病也。時尚書屋

○蓮子居詞話論北宋詞家淺陋

蓮子居詞話云:「蘇之大、張之秀、柳之艷、秦之韻,周之圓融,南宋諸老,何以尚茲。」此論殊屬淺陋。謂北宋不讓南宋則可,而以秀艷等字尊北宋則不可。如徒曰秀艷圓融而已,則北宋豈但不及南宋,並不及金元矣。時尚書屋
至皮耆卿與蘇、張、周、秦並稱,而不數方回,亦為無識。又秀字目子野,韻字目少游,圓融字目美成,皆屬不切。即以大字目東坡,艷字目耆卿,亦不甚確。大抵北宋之詞,周、秦兩家皆極頓挫沉鬱之妙。時尚書屋
而少游托興尤深,美成規模較大,此周、秦之異同也。子野詞于古雋中見深存,東坡詞則超然物外,別有天地。而江南賀老,寄興無端,變化莫測,亦豈出諸人下哉。此北宋之雋、南宋不能過也。時尚書屋
若耆卿詞,不過長於言情,語多淒秀,尚不及晏小山,更何能超越方回,而與周、秦、蘇、張並峙千古也。時尚書屋
蓮子居詞話又云:「蘇、辛並稱,辛之於蘇,亦猶詩中山谷之視東坡也。東坡之大與白石之高,殆不可以學而至。」此論尚有可採。惟以大字目東坡,終不甚確。時尚書屋

○詞則二十四卷

余舊選詞則四集二十四卷,計詞二千三百六十首,七易稿而後成。余自序云:「風騷既息,樂府代興。自五七言盛行于唐,長短句無所依,詞於是作焉。詞也者,樂府之變調,風騷之流派也。時尚書屋
溫、韋發其端,兩宋名賢暢其緒。風雅正宗,于斯不墜。金元而後,競尚新聲。眾喙爭鳴,古調絶響。時尚書屋
操選政者,率昧正始之義,媸妍不分,雅鄭並奏。後之為詞者,茫乎不知其所從。卓哉皋文,詞選一編,宗風賴以不滅,可謂獨具只眼矣。惜篇幅狹隘,不足以見諸賢之面目。時尚書屋
而去取未當者,十亦有二三。夫風會既衰,不必無一篇之偶合。而求諸古作者,又不少靡曼之詞。衡鑒不精,貽誤匪淺。時尚書屋
余竊不自揣,自唐迄今,擇其尤雅者五百餘闋,匯為一集,名曰大雅。長吟短諷,覺南豳雅化,湘漢騷音,至今猶在人間也。顧境以地遷,才有偏至。執是以尋源,不能執是以窮變。時尚書屋
大雅而外,爰取縱橫排 感激豪宕之作四百餘闋為一集,名曰放歌。取盡態極妍哀感頑艷之作六百餘闋為一集,名曰閒情。其一切清圓柔脆急奇鬥巧之作,別錄一集,得六百餘闋,名曰別調。大雅為正,三集副之,而總名之曰詞則。時尚書屋
求諸大雅固有餘師,即遁而之他,亦即可于放歌、閒情、別調中求大雅,不至入于歧趨。古樂雖亡,流風未闃,好古之士,庶幾得所宗焉。」

○大雅集序

序大雅集云:「太白詩云:『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誰陳。』然詩教雖衰,而談詩者猶得所祖禰。詞至兩宋而後,幾成絶響。古之為詞者,志有所屬,而故鬱其辭,情有所感,而或隱其義。時尚書屋
而要皆本諸風騷,歸於忠厚。自新聲競作,懷才之士,皆不免為風氣所囿,務取悅人,不復求本原所在。迦陵以豪放為蘇、辛,而失其沉鬱。竹 以清和為姜、史,而昧厥旨歸。時尚書屋
下此者更無論矣,無往不復。皋文溯其源,蒿庵引其緒,兩宋宗風,一燈不滅。斯編之錄,猶是志也。」錄大雅集。時尚書屋

○放歌集序

序放歌集云:「息深達 ,悱惻纏綿,學人之詞也。若瑰奇磊落之士,鬱鬱不得志,情有所激,不能一軌于正,而胥于詞發之。風雷之在天,虎豹之在山,蛟龍之在淵,恣其意之所向,而不可以繩尺求。酒酣耳熱,臨風浩歌,亦人生肆志之一端也。時尚書屋
杜詩云:『放歌破愁絶。』誠慨乎其言矣。」錄放歌集。時尚書屋

○閒情集序

序閒情集云:「閒情一賦,白璧微瑕,昭明誤會其旨矣。淵明以名臣之後,際易代之時,欲言難言,時時寄託。閒情雲者,閒其情使不得逸也。是以歷寫諸願,而終以所願必違。時尚書屋
其不仕劉宋之心,言外可見。淺見者膠柱鼓瑟,致使美人香草之遺意,等諸桑間濮上之淫聲,此昭明之過也。茲篇之選,綺說邪思,皆所不免。然夫子刪詩,並存鄭衛,知所懲勸,于義何傷。時尚書屋
名以閒情,欲學者情有所閒,而求合于正,亦聖人思無邪旨也。」錄閒情集。時尚書屋

○別調集序

序別調集云:「人情不能無所寄,而又不能使天下同出一途。大雅不多見,而繁聲於是乎作矣。猛起奮末,誠蘇、辛之罪人。盡態逞妍,亦周、姜之變調。時尚書屋
外此則嘯傲風月,歌詠江山,規模物類,情有感而不深,義有托而不理。」
錄別調集。時尚書屋

○回文集句疊韻皆詞中下乘

回文集句疊韻之類,皆是詞中下乘。有志于古者,斷不可以此眩奇。一染其習,終身不可語于大雅矣。若友朋唱和,各言性情,各出機杼可也,亦不必以疊韻為能事。時尚書屋
[就中疊韻尚可偶一為之。次則集句。最下莫如回文,斷不可效尤也。]古人為詞,興奇無端。時尚書屋
行止開合,實有自然而然。一經做作,便失古意。世人好為疊韻,強己就人,必競出工巧以求勝,爭奇鬥巧,乃詞中下品,余所深惡者也。作詩亦然。時尚書屋

○擇錄回文集句疊韻變調

回文集句疊韻變調各體,余于別調集中求其措語無害大雅者,擇錄一二。非賞其工也,聊備一格而已。時尚書屋

○蛸 吉雜記

蛸 吉雜記載粵妓張八重頭菩薩蠻云:「今宵屋掛前宵月。前年鏡入新年發。芳心不共芳時歇。草色洞庭南。時尚書屋
送君花滿潭。別花君豈堪。綺窗臨水岸。有鳥當窗喚。時尚書屋
水上春帆亂。」
柔情宛轉,生面獨開,音節之妙,全在增一句,便覺此調應如此作。自我變古,有何不可。又粵妓袁九曳腳望江南云:「無人到,花外已聞倒掛,一聲聲。往事都隨商女笑,新詩要掩大家名。時尚書屋
乞得情人小字,篆雙成。」情絲搖曳,亦變調中之最佳者。[二詞餘錄入別調集。]

○詩詞與人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