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3 頁


○辛稼軒詞中之龍辛稼軒,詞中之龍也,氣魄極雄大,意境卻極沉鬱。不善學之,流入叫囂一派,論者遂集矢于稼軒,稼軒不受也。○稼軒有粗魯詞稼軒詞如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南鄉
作者:待考 / 頁數:(3 / 21)

○辛稼軒詞中之龍

辛稼軒,詞中之龍也,氣魄極雄大,意境卻極沉鬱。不善學之,流入叫囂一派,論者遂集矢于稼軒,稼軒不受也。時尚書屋

○稼軒有粗魯詞

稼軒詞如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浪淘沙[山寺夜作、]瑞鶴軒[南澗雙溪樓]等類,才氣雖雄,不免粗魯。世人多好讀之,無怪稼軒為後世叫囂者作俑矣。讀稼軒詞者,去取嚴加別白,乃所以愛稼軒也。時尚書屋

○稼軒詞以賀新郎一篇為冠

稼軒詞自以賀新郎一篇為冠[別茂嘉二十弟,]沉鬱蒼涼,跳躍動盪,古今無此筆力。詞云:「綠樹聽 。更那堪杜鵑聲住,鷓鴣聲切。啼到春歸無啼處,苦恨芳菲都歇。時尚書屋
算未抵人間離別。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看燕燕,送歸妾。時尚書屋
將軍百戰身名裂。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絶。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怨歌未乇。時尚書屋
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蹄清淚長啼血。誰伴我、醉明月。」[詞選云:茂嘉蓋以得罪謫徙,故有是言。]

○稼軒水調歌頭

稼軒水調歌頭諸闋,直是飛行絶跡。一種悲憤慷慨鬱結于中,雖未能痕跡消融,卻無害其為渾雅。後人未易摹亻放。時尚書屋

○稼軒詞彷彿魏武詩

稼軒詞彷彿魏武時,自是有大本領、大作用人語。時尚書屋

○余所愛之辛詞

稼軒詞着力太重處,如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詩以寄之、]水龍吟[過南澗雙溪樓]等作,不免劍拔弩張。余所愛者,如「紅蓮相倚深如怨,白鳥無言定是愁。」又,「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覺新來懶上樓。」又,「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之類,信筆寫去,格調自蒼勁,意味自深存。時尚書屋
不必劍拔弩張,洞穿已過七札,斯為絶技。時尚書屋

○稼軒鷓鴣天

稼軒鷓鴣天云:「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哀而壯,得毋有烈士暮年之慨耶。時尚書屋

○稼軒臨江仙

稼軒臨江仙后半闋云:「別浦鯉魚何日到,錦書封恨重重。海棠花下去年逢。也應隨分瘦,忍淚覓殘紅。」婉雅芊麗。時尚書屋
稼軒亦能為此種筆路,真令人心折。時尚書屋

○稼軒蝶戀花

稼軒蝶戀花[元日立春]云:「今歲花期消息定。只愁風雨無憑準。」蓋言榮辱不定,遷謫無常。言外有多少哀怨,多少疑懼。時尚書屋

○稼軒摸魚兒

稼軒「更能消幾番風雨」一章,詞意殊怨。然姿態飛動,極沉鬱頓挫之致。起處「更能消」三字,是從千回萬轉後倒折出來,真是有力如虎。時尚書屋

○稼軒菩薩蠻

稼軒菩薩蠻一章[書江西造口壁,]用意用筆,洗脫溫、韋殆盡,然大旨正見吻合。時尚書屋

○稼軒最不工綺語

稼軒最不工綺語。「尋芳草」一章,固屬笑柄,即「驀然迴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及「玉觴淚滿卻停觴,怕酒似、郎情薄」,亦了無餘味。惟「尺書如今何處也,綠雲依舊無蹤跡」。又「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楊只礙離人目」為婉妙。時尚書屋
然可作無題,亦不定是綺言也。時尚書屋

○龍川詞合者寥寥

陳同甫豪氣縱橫,稼軒幾為所挫。而龍川詞一卷,合者寥寥,則去稼軒遠矣。時尚書屋

○同甫水調歌頭

同甫水調歌頭云:「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精警奇肆,幾于握拳透爪。可作中興露布讀,就詞論,則非高調。時尚書屋

○詞衰于劉蔣

劉改之、蔣竹山,皆學稼軒者。」
真是盲人道黑白,令我捧腹不禁。時尚書屋

○改之全學稼軒皮毛

改之全學稼軒皮毛,不則即為沁園春等調。淫詞褻語, 穢詞壇。即以艷體論,亦是下品。蓋叫囂淫冶,兩失之矣。時尚書屋

○竹山詞外強中乾

竹山詞,外強中乾,細看來尚不及改之。竹 詞綜,推為南宋一家,且謂其源出白石,欺人之論,吾未敢信。時尚書屋

○竹山詞多不接處

竹山詞多不接處。如賀新郎雲「竹幾一燈人做夢」,可稱警句。下接云:「嘶馬誰行古道。」合上下文觀之,不解所謂。時尚書屋
即雲托諸夢境,無源可尋,亦似接不接。」
又是警句。下接云:「掛牽牛數朵青花小,秋太淡、添紅棗。」此三句,無味之極,與通首詞意,均不融洽。所謂外強中乾也。時尚書屋
古人脫接處,不接而接也,竹山不接處,乃真不接也。大抵劉、蔣之詞,未嘗無筆力,而理法氣度,全不講究。是板橋、心余輩所祖,乃詞中左道。有志復古者,當別有會心也。時尚書屋

○後村與安國相伯仲

張安國詞,熱腸鬱思,可想見其為人。劉後村則感激豪宕,其詞與安國相伯仲,去稼軒雖遠,正不必讓劉、蔣。世人多好推劉、蔣,直以為稼軒後勁,何耶。時尚書屋

○知稼翁詞氣和音雅

黃思憲知稼翁詞,氣和音雅,得味外味。人品既高,詞理亦勝。宋六十一家詞選中載其小令數篇,洵風雅之正聲,溫、韋之真脈也。余最愛其菩薩蠻云:「高樓目斷南宋翼。時尚書屋
玉人依舊無消息。愁緒促眉端。不隨衣頻寬。萋萋天外草。時尚書屋
何處春歸早。無語憑闌干。竹聲生暮寒。」時公在泉幕,有懷汪彥章,以當路多忌,故托玉人以見意。時尚書屋
又卜算子云:「寒透小窗紗,漏斷人初醒。」
時公赴召,道過延平,有歌妓追論書事,即席賦此。遠韻深情,無窮幽怨。時尚書屋

○知稼翁眼兒媚

知稼翁以與趙鼎善,為秦檜所忌,至竄之嶺南。其眼兒媚[梅調和傅參議韻]云:「一枝雪裡冷光浮,空自許清流。如今憔悴,蠻煙瘴雨,誰肯尋搜。昔年曾共孤芳醉,爭插玉釵頭。時尚書屋
天涯幸有,惜花人在,杯酒相酬。」情見乎詞矣,而措語未嘗不忠厚。時尚書屋

○放翁詞去稼軒甚遠

放翁詞亦為當時所推重,幾欲與稼軒頡頏。然粗而不精,枝而不理,去稼軒甚遠。大抵稼軒一體,後人不易學步。無稼軒才力,無稼軒胸襟,又不處稼軒境地,欲于粗莽中見沉鬱,其可得乎。時尚書屋

○放翁鵲橋仙

放翁詞惟鵲橋仙[夜聞杜鵑]一章,借物寓言,較他作為合乎古。然以東坡卜算子[雁]較之,相去殆不可道里計矣。時尚書屋

●卷二

○姜堯章詞清虛騷雅

姜堯章詞,清虛騷雅。每于伊鬱中饒蘊藉,清真之勁敵,南宋一大家也。夢窗、玉田諸人,未易接武。時尚書屋

○白石詞中寄慨

南渡以後,國勢日非。白石目擊心傷,多於詞中寄慨。不獨暗香、疏景二章,發二帝之幽憤,傷在位之無人也。特感慨全在虛處,無跡可尋,人自不察耳。時尚書屋
感慨時事,發為詩歌,便已力據上游,特不宜說破,只可用比興體。即比興中,亦須含蓄不露,斯為沉鬱,斯為忠厚。若王子文之西河,曹西士之和作,陳經國之沁園春,方巨山之滿江紅、水調歌頭,李秋田之賀新涼等類,慷慨發越,終病淺顯。南宋詞人,感時傷事,纏綿溫厚者,無過碧山,次則白石。時尚書屋
白石鬱處不及碧山,而清虛過之。時尚書屋

○白石詞格調最高

白石詞以清虛為體,而時有陰冷處,格調最高。沈伯時譏其生硬,不知白石者也。黃叔 歎為美成所不及,亦漫為可否者也。惟趙子固云:白石詞家之申、韓也,真刺骨語。時尚書屋

○白石氣體超妙

美成、白石,各有至處,不必過為軒輊。頓挫之處,理法之精,千古詞綜,自屬美成。而氣體之超妙,則白石獨有千古,美成亦不能至。時尚書屋

○美成白石各有獨至處

美成詞于渾灝流轉中,下字用意,皆有法度。白石則如白雲在空,隨風變滅。所謂各有獨至處。時尚書屋

○白石揚州慢

白石揚州慢[淳熙丙申至日過揚州]云:「自胡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壓言兵。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數語,寫兵燹後情景逼真。「猶厭言兵」四字,包括無限傷亂語。他人累千百言,亦無此韻味。時尚書屋

○白石短章不可及

白石長調之妙,冠絶南宋,短章亦有不可及者。如點絳唇[丁未過吳淞作]一闋,通首隻寫眼前景物。至結處云:「今何許。憑欄懷古。時尚書屋
殘柳參差舞。」感時傷事,只用「今何許」三字提唱。「憑欄懷古」以下,僅以殘柳五字,詠歎了之。無窮哀感,都在虛處。時尚書屋
令讀者弔古傷今,不能自止。洵推絶調。時尚書屋

○白石齊天樂

白石齊天樂一闋,全篇皆寫怨情。獨後半云:「笑籬落呼燈,世間兒女。」以無知兒女之樂,反襯出有心人之苦,是為入妙。用筆亦別有神味,難以言傳。時尚書屋

○白石湘月

白石湘月云:「暗柳蕭蕭,飛星冉冉,夜久知秋冷。」寫夜景高絶。點綴之工,意味之永,他手亦不能到。時尚書屋

○白石詞開玉田一派

白石詞,如「無奈苕溪月,又喚我扁舟東下。」又「冷香飛上詩句」。又「高柳垂陰,老魚吹浪,留我花間住」等語,是開玉田一派。在白石集中,只算雋句,尚非 高之境。時尚書屋

○白石石湖仙

白石石湖仙一闋,自是有感而作,詞亦超妙入神。惟「玉友金蕉,玉人金縷」八字,鄙俚纖俗,與通篇不類。正如賢人高士中,著一傖父,愈覺俗不可耐。時尚書屋

○白石翠樓吟

白石翠樓吟[武昌安遠樓成]後半闋云:「此地宜有神仙,擁素雲黃鶴,與君遊戲。」
一縱一操,筆如游龍,意味深厚,是白石最高之作。此詞應有所刺,特不敢穿鑿求之。時尚書屋

○竹屋不及梅溪

竹屋、梅溪並稱,竹屋不及梅溪遠矣。梅溪全祖清真,高者幾于具體而微。論其骨韻,猶出夢窗之右。時尚書屋

○彭駿孫論史邦卿不當其實

彭駿孫云:南宋詞人,如白石、梅溪、竹屋、夢窗、竹山諸家之中,當以史邦卿為第一。昔人稱其「分鑣清真,平睨方回,紛紛天變行輩,不足比數」,非虛言也。此論推揚太過,不當其實。三變行輩,信不足數。時尚書屋
然同時如東坡、少游,豈梅溪所能壓倒。至以竹屋、竹山與之並列,是又淺視梅溪。大約南宋詞人,自以白石、碧山為冠,梅溪次之,夢窗、玉田又次之,西麓又次之,草窗又次之,竹屋又次之。竹山雖不論可也。時尚書屋
然則梅溪雖佳,亦何能超越白石,而與清真抗哉。時尚書屋

○梅溪東風第一枝

梅溪東風第一枝[立春]精妙處,竟是清真高境。張玉田云:「不獨措詞精粹,又且見時節風物之感。」乃深知梅溪者。余嘗謂白石、梅溪皆祖清真,白石化矣,梅溪或稍遜焉。時尚書屋
然高者亦未嘗不化,如此篇是也。時尚書屋

○梅溪獨絶處

梅溪詞,如:「碧袖一聲歌,石城怨、西風隨去。滄波蕩晚,菰蒲弄秋,還重到斷魂處。」沉鬱之至。又,「三年夢冷,孤吟意短,屢煙鐘津鼓。時尚書屋
屐齒厭登臨,移橙後,幾番涼雨。」
慷慨生哀,極悲極鬱。較「臨斷岸、新綠生時,是落紅、帶愁流處」之句,尤為沉至。此種境界,卻是梅溪獨絶處。時尚書屋

○梅溪玉蝴蝶

梅溪玉蝴蝶云:「一笛當樓,謝娘懸淚立風前。」幽怨似少游,清切如美成,合而化矣。時尚書屋

○竹屋詞非竹山所及

竹屋詞最雋快,然亦有含蓄處。抗行梅溪則不可。要非竹山所及。時尚書屋

○竹屋詞用比意

竹屋「春風吹綠湖邊草」一章,純用比意,為集中最純正最深婉之作。他如賀新郎[梅]之「開遍西湖春意爛,算群花正作江山夢。吟思怯、暮雲重。」此類不過聰俊語耳,無關大雅。時尚書屋

○陳唐卿論高史詞殊謬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