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6 頁


陶九成云:「近世所謂大麯,蘇小小蝶戀花、蘇東坡念奴嬌、晏叔原鷓鴣天、柳耆卿雨零鈴、辛稼軒摸魚子、吳彥高春草碧、蔡伯堅石州慢、張子野天仙子、朱淑真生查子、鄧千江望海潮。」按:其中惟稼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1)

陶九成云:「近世所謂大麯,蘇小小蝶戀花、蘇東坡念奴嬌、晏叔原鷓鴣天、柳耆卿雨零鈴、辛稼軒摸魚子、吳彥高春草碧、蔡伯堅石州慢、張子野天仙子、朱淑真生查子、鄧千江望海潮。」按:其中惟稼軒摸魚子一篇,為古今傑作。叔原鷓鴣天,為艷體中極致,余亦泛泛,不知當時何以並重如此。余獨愛彥高人月圓[宴張侍禦家有感]云:「南朝千古傷心地,還唱後庭花。時尚書屋

舊時王謝,堂前燕子,飛入人家。恍然在遇,仙姿勝雪,宮鬢堆鴉。江州司馬,青衫淚涇,同是天涯。」感激豪宕,不落小家數。時尚書屋
洪景盧云:「先公在燕山,赴北人張總侍禦家集,出侍兒佐酒,中有一人,意狀摧抑可憐。叩其故,乃宣和殿小宮姬也。坐客翰林直學士吳激,作詞記之,聞者揮涕。」[中州樂府云:彥高賦此時,宇文叔通亦賦念奴嬌,先成而頗近鄙俚。時尚書屋
及見彥高作茫然自失。是後,人有求作樂府者,叔通即批雲,吳郎近以樂府名天下,可往求之。]

○遺山詞可稱別調

金詞于彥高外,不得不推遺山。遺山詞刻意爭奇求勝,亦有可觀。然縱橫超逸,既不能為蘇、辛,騷雅清虛,復不能為姜、史。于此道可稱別調,非正聲也。時尚書屋

○元代尚曲

元代尚曲,曲愈工而詞愈晦。周、秦、姜、史之風,不可復見矣。時尚書屋

○張仲舉規模南宋

元詞日就衰靡,愈趨愈下。張仲舉規模南宋,為一代正聲。高者在草窗、西麓之間,而真氣稍遜。時尚書屋

○仲舉詞樹骨甚高

仲舉詞樹骨甚高,寓意亦遠。元詞之不亡者,賴有仲舉耳。然欲求一篇如梅溪、碧山之沉厚,則不可得矣。時尚書屋

○仲舉詞去宋人已遠

仲舉綺羅香[雨中舟次洹上]云:「水閣雲窗,總是慣曾經處。」
黃邊白外四字,亦新奇。又云:「船窗雨後,數枝低入,香零粉碎。不見當年,秦淮花月,竹西歌吹。」系以感慨,意增便厚,船窗數語亦是畫所不到。時尚書屋
但看來已是元詞,去宋人已遠。時尚書屋

○虞道園似出仲舉之右

虞道園詞筆頗健,似出仲舉之右。然所作寥寥,規模未定,不能接武南宋諸家。惟「報道先生歸也,杏花春雨江南」二語,卻有自然風韻。時尚書屋

○倪元鎮人月圓

倪元鎮人月圓云:「傷心莫問前朝事,重上越王台。」
風流悲壯,南宋諸鉅手為之亦無以過。詞豈以時代限耶。時尚書屋

○詞亡於明

詞至于明,而詞亡矣。伯溫、季迪,已失古意。降至升庵輩,句琢字煉,枝枝葉葉為之,益難語于大雅。自馬浩瀾、施閬仙輩出,淫詞穢語,無足置喙。時尚書屋
明末陳人中能以稼艷之筆,傳淒婉之神,在明代便算高手。然視國初諸老,已難同日而語,更何論唐、宋哉。時尚書屋

○伯溫臨江仙

伯溫臨江仙云:「鏡中綠發漸無多。淚如霜後葉,ベベ下庭柯。」以開國元勛而作此衰感語,蓋已兆胡維庸之禍矣。時尚書屋

○高季迪沁園春

高季迪沁園春[雁]云:「隴塞間關,江湖冷落,莫戀遺梁猶在田。須高舉,教弋人空慕,雲海茫然。」托意高遠。先生能言之,而終自不免,何耶。時尚書屋

○用修小令時雜曲語

用修小令,合者有五代人遺意,而時雜曲語,令讀者短氣。時尚書屋

○陳臥子山花子與江城子

陳臥子山花子云:「楊柳淒迷曉霧中。杏花零落五更鐘。寂寂景陽宮外月,照殘紅。蝶化采衣金縷盡, 銜畫粉玉樓空。時尚書屋
惟有無情雙燕子,舞東風。」淒麗近南唐二主,詞意亦哀以思矣。又江城子後半闋云:「楚宮吳苑草茸茸。戀芳叢。時尚書屋
繞遊蜂。料得來年,相見畫屏中。人自傷心花自笑,憑燕子、罵東風。」亦綿邈淒惻。時尚書屋

○葉小鸞詞筆哀艷

葉小鸞詞筆哀艷,不減朱淑真。求諸明代作者,尤不易覯也。時尚書屋

○明無一篇沉鬱頓挫詞

有明三百年中,習倚聲音,不乏其人。然以沉鬱頓挫四字繩之,竟無一篇滿人意者,真不可解。時尚書屋

○國初諸老沉厚不足

國初諸老,同時傑出,幾欲上掩兩宋。然才力有餘,沉厚不足。蓋一代各有專長,宋詞已成絶技,後世不能相加也。時尚書屋

○北宋南宋不可偏廢

國初多宗北宋,竹 獨取南宋,分虎、符曾佐之,而風氣一變。然北宋、南宋,不可偏廢。南宋白石、梅溪、夢窗、碧山、玉田輩,固是高絶,北宋如東坡、少游、方回、美成諸公,亦豈易及耶。況周、秦兩家,實為南宋導其先路。時尚書屋
數典忘祖,其謂之何。時尚書屋

○詞至南宋極盡變態

北宋去溫、韋未遠,時見古意。至南宋則變態極焉。變態既極,則能事已畢。遂令後之為詞者,不得不刻意求奇,以至每況愈下,蓋有由也。時尚書屋
亦猶詩至杜陵,後來無能為繼。而天地之奧,發泄既盡,古意亦從此漸微矣。時尚書屋

○吳梅村詞有身世之感

吳梅村詞,雖非專長,然其高處,有令人不可捉摸者。此亦身世之感使然。否則徒為難得今宵是乍涼等語,乃又一馬浩瀾耳。時尚書屋

○梅村如夢令

梅村如夢令云:「誤信鵲聲枝上。幾度樓頭西望。薄倖不歸來,愁殺石城風浪。無恙。時尚書屋
無恙。牢記別時模樣。」低回婉轉中有怨情,不當作綺語讀。次章云:「小閣焚香獨坐。時尚書屋
ベベ紙窗風破。女伴有誰來,管領春愁一個。無那。無那。時尚書屋
斜壓翠衾還臥。」此中亦見怨情,當與上章參看。時尚書屋

○梅村可作東坡後勁

東坡詞豪宕感激,忠厚纏綿,後人學之,徒形粗魯。故東坡詞不能學,亦不必學。惟梅村高者,有與老坡神億處,可作此翁後勁。如滿江紅諸闋,頗為暗合,松栝凌寒,滿目山川,沽酒南徐三篇,尤見筆意。時尚書屋
即閒情之作,如臨江仙[逢舊]結句云:「姑蘇城外月黃昏,綠窗人去住,紅粉淚縱橫。」哀艷而超脫,直是坡仙化境。迦陵學蘇、辛,畢竟不似。時尚書屋

○梅村絶筆

賀新郎[病中有感]一篇,梅村絶筆也。悲感萬端,自怨自艾。千哉下讀其詞,思其人,悲其遇。固與牧齋不同,亦與芝麓輩有別。時尚書屋

○梁棠村詞尚 艷

梁棠村詞尚 艷,語必和平,自是福澤人聲口。然論詞未為高妙。時尚書屋

○漁洋小令以風韻勝

漁洋小令,能以風韻勝,仍是做七絶慣技耳。然自是大雅,但少沉鬱頓挫之致。昔人謂漁洋詞為詩掩抑,又過矣。時尚書屋

○漁洋詞不能沉厚

漁洋詞含蓄有味,但不能沉厚。蓋含蓄之意境淺,沉厚之根柢深也。彼力量薄者,每以含蓄為深厚,遂自謂效法北宋,亦吾所不取。時尚書屋

○漁洋佳作

漁洋偷聲木蘭花[春情寄白下故人[後半闋雲,「方山亭下江南路。」
淒麗而古雅,惜不多覯。又鳳凰台上憶吹簫[和漱玉作]云:「鏡影圓冰,釵痕卻月,日光又上樓頭。正羅幃夢覺,紅褪緗鈎。睡眼初 未起,夢裡事、尋憶難休。時尚書屋
人不見,便須含淚,強對殘秋。悠悠。斷鴻南去,便瀟湘千里,好為儂留。又斜陽聲遠,過盡西樓。時尚書屋
顛倒相思難寫,空想斷、南浦雙眸。傷心處、青山紅樹,萬點新愁。」思深意苦,幾欲駕易安上之。衍波集中,亦僅見此篇。時尚書屋

○珂雪詞取徑較正

曹升六珂雪詞,在國初諸老中,最為大雅,才力不逮朱、陳,而取徑較正。國朝不乏詞家,四庫獨收珂雪,良有以也。時尚書屋

○升六掃花游

升六詞,余最愛其埽花游[春雪]一篇。如云:「一夜梅花,暗落西窗似雨。飄搖去,試問逐風,歸倒何處。」又云:「擁斷關山,知有離人獨苦。時尚書屋
漫凝佇。聽寒城、數聲譙鼓。」綿雅幽細,斟酌于美成、梅溪、碧公、公謹,而出之者。時尚書屋

○飲水詞措詞淺顯

容若飲水詞,在國初亦推作手,較東白堂詞[佟世南撰,]似更閒雅。然意境不深厚,措詞亦淺顯。余所賞者,惟臨江仙[寒柳]第一闋,及天仙子[淥水亭秋夜、]酒泉子[謝卻荼蘼一篇]三篇耳,余俱平衍。又菩薩蠻云:「楊柳乍如絲。時尚書屋
故園春盡時。」
亦頗淒警,然意境已落第二乘。時尚書屋

○錢湘瑟工艷詞

錢湘瑟工為艷詞,造語尤妙。如憶少年云:「小屏殘燭,小窗殘雨,小樓殘夢。銖衣已煙散,只蘅蕪香重。」 麗語能入幽境,意味便永。時尚書屋
然亦僅在皮毛上求深厚,非吾所謂深厚也。時尚書屋

○丁飛濤亦工艷詞

丁飛濤亦工為艷詞,較周冰持為和雅。然亦只是做得面子好,不足為詞壇重也。時尚書屋

○毛會侯浣雪詞

毛會侯浣雪詞,刻翠裁紅,務求新穎,丁飛濤之流亞也,總不免染花間草堂陋習。時尚書屋

○鼓羡門詞力量未足

彭羡門詞,意境較厚。但不甚沉着,仍是力量未足。時尚書屋

○羡門詞小令為勝

羡門詞,長調、小令均有可觀,而小令為勝。憶王孫[寒食、]蘇幕遮[婁江寄家信]等篇,頗得北宋人遺韻。時尚書屋

○吳{艹園}次詞中小品

吳{艹園}次詞,調和音雅,情態亦濃,詞中小品也。竹 謂其似陳西麓,亦漫為許與之論。時尚書屋

○{艹園}次小令不脫草堂窠臼

{艹園}次小令,亦不能脫草堂窠臼,長調間作壯浪語。如滿江紅[醉吟]云:「髀肉晚銷燕市馬,鄉心秋冷揚州鶴。」又云:「海上文章蘇玉局,人間遊戲東方朔。」{艹園}次與迦陵結異姓昆季,似此亦頗類迦陵也。時尚書屋

○西堂詞曲不佳

西堂詞曲,擅名一時,然皆不見佳。力量既薄,意境亦淺。專恃一二聰明語,以為新奇獨得之秘,不值有識者一笑。時尚書屋

○西堂小令合者寥寥

西堂小令最不佳,除浣溪沙[清明悼亡]兩闋,及菩薩蠻[病中有感]第二闋外,合者寥寥。長調稍可,壯語工于綺語也。時尚書屋

○西堂菩薩蠻八章

西堂菩薩蠻[丁巳九月病中有感]八章,源出溫、韋。」
又,「濃笑寫官銜。」
又,「白髮影婆娑。」
又,「何處度餘年。除非離恨天。」等句,全失忠厚之旨。若暗含情事,而出以幽窈之思,渾雅之筆,便是飛卿復作。時尚書屋
余惟愛其次章云:「六宮閙掃芙蓉鏡。君王偶愛飛蓬鬢。殿腳惜空同。昭陽天幾重。時尚書屋
江南春雨晚。」
讀之令人淚下。」
又云:「猿臂丁年出塞行。」
又云:「長樂笙簫,連昌花竹,可堪迴首。」皆當與此篇參看。吳{艹園}次太守跋其後云:「阮生失路,澆淚無端,屈子問天,寄愁何處。水以不平而激,木因有鬱而奇,情有所之,理固然矣。時尚書屋
吾友悔庵,文高於命,宦薄于名。艷曲三章,欲醉沉香之酒。奇才兩字,不分歸院之燈。孤竹崖前,空隨射虎,百花洲上,徒共眠鷗。時尚書屋
劉公 高臥清漳,王仲宣哀吟荊楚,爰以沉鬱之意,寫為 麗之音。此病中八首所由作也。夫生而識字,即種愁根,長解言文,原非善氣。惺惺自合人奴,咄咄何堪令仆,吾儕若此,復何怪耶。時尚書屋
子善吹簫,請命小紅而按曲,我為拔劍,聊浮大白以倚聲。」可謂深得悔庵心者。時尚書屋

○西堂好為艷詞

西堂亦好為艷詞,多聰明纖巧語,殊乖大雅。「不敢罵檀郎。喃喃咒杜康。」「笑擲竹夫人。時尚書屋
無端一面 。」之類,皆足令人噴飯。時尚書屋

○西堂好作聰明語

西堂好作聰明語,害人最深。小有才者,一索而得,終身隱入苦海矣。時尚書屋

○顧華峰詞非上乘

顧華峰詞全以情勝,是高人一著處。至其用筆,亦甚圓朗。然不司沉鬱之妙,終非上乘。時尚書屋

○華峰賀新郎千秋絶調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