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7 頁


華峰賀新郎[寄吳漢槎寧古塔,以詞代書。]兩闋,只如家常說話,而痛快淋漓,宛轉反覆,兩人心跡,一一如見。雖非正聲,亦千秋絶調也。詞云:「季子平安否。便歸來、生平萬事,那堪迴首。行
作者:待考 / 頁數:(7 / 21)

華峰賀新郎[寄吳漢槎寧古塔,以詞代書。]兩闋,只如家常說話,而痛快淋漓,宛轉反覆,兩人心跡,一一如見。雖非正聲,亦千秋絶調也。詞云:「季子平安否。時尚書屋

便歸來、生平萬事,那堪迴首。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搏人應見慣,料輸他、覆雨翻雲手。時尚書屋
冰與雪,周旋久。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彀。比似紅顏多薄命,更不如今還有。時尚書屋
只絶塞、苦寒難受。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置此札,君懷袖。」次章云:「我亦飄零久。時尚書屋
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夙昔齊名非忝竊,試看杜陵消瘦。曾不減、夜郎亻孱亻愁。薄命長辭知已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時尚書屋
千萬恨,為兄剖。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詞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時尚書屋
但願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言不盡,觀頓首。」二詞純以性情結撰而成,悲之深,慰之至。時尚書屋
丁寧告戒,無一字不從肺腑流出。可以泣鬼神矣。時尚書屋

○西河詞在五代宋初之間

西河經術湛深,而作詩卻能謹守唐賢繩墨,詞亦在五代、宋初之間。但造境未深,運思多巧。境不深尚可,思多巧則有傷大雅矣。時尚書屋

○西河相見歡

西河相見歡云:「愁思遠,拋金翦,唾殘絨。羞殺鴛鴦銜去一絲紅。」風蝶令[鬥草]云:「藏得宜男,臨賽又疇躇。」此類極有思致,雖未至于流蕩,總不免纖小。時尚書屋

○葉元禮詞直是女兒聲口

葉元禮詞,直是女兒聲口。知「生小畫眉分細繭,近來綰髻學靈蛇。妝成不耐合歡花。」又,「蝶粉蜂黃拚付與,淺顰深笑總難知。時尚書屋
教人何處懺情痴。」又,「羅裙消息落花知。」又,「清波一樣淚痕深。」又,「此生有分是相思」等句。時尚書屋
纖小柔媚,皆無一毫丈夫氣,宜其夭亡也。時尚書屋

○徐電發詞流傳海外

徐電發詞,當時盛負重名,至于流傳海外,可謂榮矣。其規模北宋,卻有似處,惟氣格不高, 堪作晏、歐流亞。至周、秦深處,尚未夢見。時尚書屋

○徐電發鳳棲梧

電發鳳棲梧[春草]云:「綠遍天涯無半縫。憐伊歲歲和愁種。」語絶淒麗,然視君復、聖俞兩詞,已下一格,去歐公少年游一篇,何可以道里計。時尚書屋

○蓀友詞出電發之右

樊榭論詞云:「獨有藕漁工小令,不教賀老占江南。」余觀蓀友詞色澤有餘,措詞亦閒雅,雖不能接武方回,固出電發之右。時尚書屋

○蓀友雙調望江南

嚴蓀友雙調望江南云:「歌婉轉,風日渡江多。柳帶結煙留淺黛,桃花如夢送橫波。一覺懶雲窩。曾幾日、輕扇掩纖羅。時尚書屋
白髮黃金雙計拙,綠陰青子一春過。歸去意如何。」情詞雙絶,似此真有賀花意趣。時尚書屋

○竹 詞獨出冠時

竹 詞,疏中有密,獨出冠時,微少沉厚之意。其自題詞集云:「不師秦七,不師黃九,倚新聲、玉田差近。」夫秦七、黃九,豈可並稱。師玉田不師秦七,所以不能深厚。時尚書屋
不知秦七,亦何能知玉田,彼所知者,玉田之表耳。師玉田而不師其沉鬱,是買櫝還珠也。時尚書屋

○竹 兼夢窗之密玉田之疏

黃人謂夢窗之密,玉田之疏,必兼之乃工。就形骸而論,竹 似能兼之矣。然余則云:夢窗疏處,高過玉田,而密處不及,與古人之言正相反,書之以俟識者。時尚書屋

○竹 長亭怨慢

竹 長亭怨慢[雁]云:「結多少、悲秋儔旅。特地年年,北風吹度。紫塞門孤,金河月冷恨誰訴。回江枉渚。時尚書屋
也只戀、江南住。」
同此哀感。一時和作,所以遠不逮者,不在詞語之不工,在所感之不同耳。後人更欲妄為訾議,亦弗思甚矣。新城秋柳四章,純是滄桑之感,國朝定鼎燕京,新城已十歲矣,相逢南雁,實有所指也。時尚書屋

○竹 靜志居琴趣

竹 江湖載酒集,灑落有致。茶煙閣體物集,組織甚工。蕃錦集,運用成語,別具匠心,然皆無甚大過人處。惟靜志居琴趣一卷,盡掃陳言,獨出機杼。時尚書屋
艷詞有此,匪獨晏、歐所不能,即李後主、牛松卿亦未嘗夢見,真古今絶構也。惜托體未為大雅。時尚書屋

○竹 摸魚子

吾于竹 ,獨取其艷體,蓋論詞于兩宋之後,不容過刻,節取可也。竹 靜志居琴趣一卷,生香真色,得未曾有。前後次序,略可意會,不必穿鑿求之。筆直 摸魚子云:「粉牆青、虯檐百尺,一條天色催暮。時尚書屋
洛妃偶值無人見,相送襪塵微步。教且住。攜玉手、潛行莫惹冰苔仆。芳心暗訴。時尚書屋

認香霧鬟邊,好風衣上,分付斷魂語。雙棲燕,歲歲花時飛度。阿誰花底催去。十年鏡裡樊川雪,空裊茶煙千縷。時尚書屋
離夢苦。」
情詞俱臻絶頂,擺脫綺羅香澤之態,獨饒仙艷,自非仙才不能。時尚書屋

○董文友蘇幕遮諸篇詞中之妖

董文友蘇幕遮諸篇,皆能曲折傳神,撲入深處,詞中之妖也。學詞者一入其門,念頭差錯,終身不可語于大雅矣。同時如梅村、阮亭、迦陵、{艹園}次、蛟門、程村、西堂、西銘、荔裳、顧庵輩,多心折蓉渡詞,每首下各綴以評語,亦不可解。時尚書屋

○周冰持好作綺語

周冰持亦好作綺語,不過花影之流亞耳,尚不足為妖也。時尚書屋

○沈去矜不及文友

彭駿孫見沈去矜、董文友詞,謂泥犁中皆若人,故無俗物。去矜亦花影之餘,冰持之匹,不及文友之工。時尚書屋

○清初以迦陵為巨擘

國初詞家,斷以迦陵為巨擘,後人每好揚朱而抑陳,以為竹 獨得南宋真脈。嗚呼,彼豈真知有南宋哉。庸耳俗目,不值一笑也。時尚書屋

○迦陵詞氣魄絶大

迦陵詞氣魄絶大,骨力絶遒,填詞之富,古今無兩。只是一發無餘,不及稼軒之渾厚沉鬱。然在國初諸老中,不得不推為大手筆。時尚書屋

○迦陵詞沉雄俊爽

迦陵詞沉雄俊爽,論其氣魄,古今無敵手。若能加以渾厚沉鬱,便可突過蘇、辛,獨步千古。惜哉。時尚書屋

○其年絶後空前

蹈揚湖海,一發無餘,是其年短處,然其長處亦在此。蓋偏至之詣,至于絶後空前,亦令人望而卻走。其年亦人傑矣哉。時尚書屋

○迦陵詞患在不能鬱

迦陵詞不患不能沉,患在不能鬱。不鬱則不深,不深則不厚。發揚蹈厲,而無餘藴,究屬粗才。時尚書屋

○迦陵江南春

迦陵詞惟江南春[和倪雲林原韻]一章,最為和厚,全集三十捲,僅見此篇。詞云:「風光三月連櫻筍,美人躊躕白日靜。小屏空翠 東風,不見其餘見衫影。無端料峭春閨冷。時尚書屋
忽憶青驄別鄉井。長將妾淚★紅巾。願作征夫車畔塵。人歸遲、春去急。時尚書屋
雨絲滿院流水涇。錦書道遠嗟奚及。坐守吳山一春碧。何日功成還馬邑。時尚書屋
雙倚琵琶花樹立。夕陽飛絮化為萍,攬之不得徒營營。」怨深思厚,深得風人之旨。時尚書屋

○其年詞極壯浪

其年詞極壯浪,所少者沉鬱。余最愛其月華清後半闋云:「如今光景難尋,似晴絲偏脆,水煙終化。碧浪朱欄,愁殺隔江如畫。將半帙南國香詞,做一夕西窗閒話。時尚書屋
吟寫。被淚痕占滿,銀箋桃帕。」淋漓飛舞中,仍不失為雅正,于宋人中逼近美成。時尚書屋

○其年短調氣象萬千

其年諸短調,波瀾壯闊,氣象萬千,是何神勇。」
醉太平云:「估船運租。」
好事近云:「別來世事一番新,只吾徒猶昨。話到英雄失路,忽涼風索索。」清平樂云:「不見長洲苑裡,年年落盡宮槐。」平敘中峰巒忽起,力量最雄。時尚書屋
板橋、心余輩,極力騰踔,終不能望其項背。時尚書屋

○其年西江月

其年西江月云:「神仙將相詎難為,萬事取之以氣。」偏論,亦是快論、至論。大言炎炎,我為起舞。時尚書屋

○其年醉落魄

其年醉落魄[詠鷹]云:「寒山幾堵。風低削碎中原路。秋空一碧無今古。醉袒貂裘,略記尋呼處。時尚書屋
男兒身手和誰賭。」
聲色俱厲,較杜陵「安得爾輩開其群,驅出六合梟鸞分」之句,更為激烈。時尚書屋

○其年夜遊宮四章

其年夜遊宮[秋懷]四章,字字精悍。」
又,「秋氣橫排萬馬。盡屯在、長城牆下。每到三更素商瀉,濕龍樓,暈鴛機,迷爵瓦。」又,「箭與饑鴟競快。時尚書屋
側秋腦、角鷹悉態。」又,「一派明雲薦爽。秋不住、碧空中響。」正如幹將出匣,寒光逼人。時尚書屋

○其年感皇恩六章

其年感皇恩[曉涼雜憶]六章,皆追憶舊遊之作,不言感慨,而感慨亦見。首章結句云:「三年渾一夢,揚州路。」四章結句云:「燕丹門下客,皆安在。」收束處一則大雅,一則沉雄。時尚書屋

○其年滿江紅諸闋

其年滿江紅諸闋,縱筆所之,無不雄健。」
又[何端明先生筵上]「被酒我思張子布,臨江不見甘興霸。」
下云:「萬事關河人欲老,一生花月情偏重。算兩人今日到邯鄲,寧非夢。」又[和韻]「萬里秋從西極到,千年淚向南樓灑。」又[贈{艹園}次]「開口會能求相印,吾生詎向溝中死。時尚書屋
終不然、鬻畚華山隊,尋吾子。」
又[送葉桐初還東阿]「風吼軍都山忽紫,雨收督亢天全綠。」下云:「建業雲山通地肺,姑蘇煙水連天目。」此類皆極蒼涼,亦極雄麗,真才人之筆。時尚書屋

○迦陵汴京懷古十首

迦陵汴京懷古十首,措語極健,可作史傳讀。板橋金陵十二闋,高者可稱後勁。心余則去此遠矣。時尚書屋

○迦陵官渡篇

汴京諸作,論筆勢之森竦,自推官渡一篇,而樊樓一章,最見作意。後四語云:「風月不須愁變換,江山到處堪歌舞。恰西湖甲第又連天,申王府。」悲憤之詞,偏出以熱閙之筆,反言以譏這也。時尚書屋

○其年經信陵君祠一闋

其年秋曰經信陵君祠一闋,後半云:「今古事,堪悲托。身世恨,從牽惹。倘君而尚在,定憐余也。我詎不如毛薛輩,君寧甘與原嘗嚴。時尚書屋
嘆侯嬴,老淚苦無多,如鉛瀉。」慨當以慷,不嫌自負,如此弔古,可謂神交冥漠。時尚書屋

○其年水調歌頭諸闋

其年水調歌頭諸闋,英姿颯爽,行氣如虹,不及稼軒之神化,而老辣處時復過之,真稼軒後勁也。時尚書屋

○其年游竹林寺詞

其年念奴嬌[游京口竹林寺]云:「長江之上,看枝峰,蔓壑盡饒霸氣。」
英思壯采,何其橫霸如此。時尚書屋

○其年登尉繚台詞

其年沁園春諸詞,亦甚雄偉,登尉繚台一闋,尤為感慨沉至。時尚書屋

○其年題梅花圖詞

其年沁園春最佳者,如題徐渭文鍾山梅花圖後半云:「如今潮打孤城,只商女船頭月自明。」
情詞兼勝,骨韻都高,幾合蘇、辛、周、姜為一手。時尚書屋

○其年賀新郎一百三十餘首

其年賀新郎調,填至一百三十餘首之多,每章俱于蒼莽中見骨力。」
皆是突接,精神更覺百倍。時尚書屋

○其年呈芝麓先生詞

賀新郎如[席上呈芝麓先生]「話到英雄方失志,老鶻飛來傑傑。」
筆勢亦如怒猊俊鶻。時尚書屋

○其年賀新郎筆力橫絶

賀新郎有洞穿七札,筆力橫絶者,如:「憶得危崖騰健鶻,咽秋燈、夜半歌山鬼。」
又,「醉倚江樓成一笑,總輸他、 亞角東村子。」
又,「博望野花紅染血,訴行藏、風裡休悲吒。」
此類皆得未曾有,真足驚習動魄。時尚書屋

○其年贈阿黑詞

其年贈何生鐵[鐵小字阿黑,鎮江人,流寓泰州,精詩畫,工篆刻。]賀新郎一篇,飛揚跋扈,不可覊縛。詞云:「鐵汝前來者。曷不學、雀刀龍笛,騰空而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