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8 頁


底事六州都鑄錯,辜負陰陽爐冶。氣上燭、鬥牛分野。小字又聞呼阿黑,詎王家、處仲卿其亞。休放誕,人笞罵。蕭疏粉墨營邱畫。更雕 、漸台威鬥,鄴宮銅瓦。不值一錢疇惜汝,醉倚江樓獨夜。月
作者:待考 / 頁數:(8 / 21)

底事六州都鑄錯,辜負陰陽爐冶。氣上燭、鬥牛分野。小字又聞呼阿黑,詎王家、處仲卿其亞。休放誕,人笞罵。時尚書屋

蕭疏粉墨營邱畫。更雕 、漸台威鬥,鄴宮銅瓦。不值一錢疇惜汝,醉倚江樓獨夜。月照到、寄奴山下。時尚書屋
故國十年歸不得,舊田園、總被寒潮打。思鄉淚,浩盈把。」一味橫霸,亦足雄跨一時。時尚書屋

○迦陵題珂雪詞

「萬馬齊 蒲牢吼」,此迦陵題珂雪詞語,然直似先生自品其詞,吾恐升六尚謙讓未遑也。其後疊云:「耳熱杯闌無限感,目送塞鴻歸盡。又眼底群公袞袞。」其年胸中,不知吞幾許雲夢。時尚書屋
下云:「作達放顛無不可,勸臨淄且傳當筵粉。城柝沸、夜烏緊。」悲極憤極,如聞其聲。時尚書屋

○其年送王正子詞

其年送王正子之襄陽賀新郎一闋,前疊云:「立馬和君說,到襄陽、為余先問,隆中諸葛。往日英雄潮打盡,怪煞怒濤崩雪。今古恨,總多於發。再問大堤諸女伴,白銅 、可有閒風月。時尚書屋
誰彈向、楚天瑟。」兩問奇絶,可謂目無一世。時尚書屋

○其年不長於閒情

閒情之作,非其年所長,然振筆寫去,吐棄一切閨 泛話,不求工而自工,才大者固無所不可也。」
蝶戀花[促坐]云:「猶自眉峰煙不定。避人奩內添宮餅。」又[跳索]云:「鬢絲扶定相思子。」下云:「對漾紅繩低復起。時尚書屋
明月光中,亂卷瀟湘水。匿笑佳人聲不止。檀奴小絆花陰裡。」又[圍爐]云:「小院綠熊鋪褥厚。時尚書屋
玉梅花下交三九。」下云:「招入綉屏閒寫久。斜送橫波,郎莫衣單否。袖裡任郎沾寶獸。時尚書屋
雕龍手壓描鸞手。」
石州慢[夏閨]云:「起來慵綉,將泉戲瀉團荷,憐人葉嫩才如掌。珠滑不成圓,卻添人間想。」齊天樂[紀夢]云:「迴腸千縷,總些個情懷,舊時言語。」賀新郎[和竹逸江村遇伎之作]云:「我有紅綃無窮淚,彈與多情灼灼。時尚書屋
悔則悔、當初輕諾。十載雲英還未嫁,訴傷心、撥盡琵琶索。」似此皆低回哀怨,情致纏綿。惟雲郎合卺詞,未免或問其年、竹 ,一時兩雄,不知置之宋人中,可匹誰氏。時尚書屋
余曰:「此不可相提並論也。陳、朱才力極富,求之宋名家亦不多覯,而論其所造,則去宋賢甚選。宋賢得其正,陳、朱得其偏。宋賢得其精,陳、朱得其粗。時尚書屋
自詞有陳、朱,而古意全失矣。」

○讀書不可無識

近人懾于陳、朱之名,以為國朝冠冕。不知陳、朱不過偏至之詣,有志于古者,尚宜取法乎上。烏絲載酒,聊存之以備一體可也。乃知讀書不可無才,尤不可無識。時尚書屋

○陳朱詞規模終隘

善為詞者,貴久而愈新,不妨俟知音于千載後。陳、朱之詞,佳處一覽瞭然,不能根柢于風騷,局面雖大,規模終隘也。時尚書屋

○二李詞皆規模南宋

二李詞絶相類,大約皆規模南宋,羽翼竹 者。符曾較雅正,而才氣則分虎為勝。時尚書屋

○符曾詞情味最永

符曾詞,如好事近[秦淮燈船]云:「五十五船舊事,聽白頭人語。」高陽台[過拂水山莊感事]云:「一笛東風,斜陽淡壓荒煙。」踏莎行[金陵]云:「遊人休弔六朝春,百年中有傷心處。」勝國之感,妙于淡處描寫,情味最永。時尚書屋

○分虎釣船笛自樹一幟

分虎釣船笛云:「曾去釣江湖,腥浪黏天無際。」
別有感喟,于朱希真五篇外,自樹一幟。時尚書屋

○萬樹詞與詞律如出兩人手

萬紅友香膽詞,頗多別調,語欠雅馴,音律亦多不協處。與所著詞律,竟如出兩人手。真不可解。時尚書屋

●卷四

○厲樊榭詞超然獨絶

厲樊榭詞,幽香冷艷,如萬花谷中,雜以芳蘭。在國朝詞人中,可謂超然獨絶者矣。論者謂其沐浴于白石、梅溪,[徐紫珊語]此亦皮相之見。大抵其年、錫鬯、太鴻三人,負其才力,皆欲于宋賢外別開天地。時尚書屋
而不知宋賢範圍,必不可越。陳、朱固非正聲,樊榭亦屬別調。時尚書屋

○樊榭詞沉厚之味不足

樊榭詞拔幟于陳、朱之外,窈曲幽深,自是高境。然其幽深處,在貌而不在骨,絶非從楚騷來。故色澤甚饒,而沉厚之味終不足也。時尚書屋

○樊榭措詞最雅

樊榭措詞最雅,學者循是以求深厚,則去姜、史不遠矣。時尚書屋

○樊榭國香慢

樊榭國香慢[素蘭]云:「月中何限怨,念王孫草綠,孤負空香。」
聲調清越,是其本色,亦是其所長。時尚書屋

○樊榭百字令

樊榭百字令[月夜過七里灘]云:「萬籟生山,一星在水,鶴夢疑重續。櫓音遙去,西崖漁父初宿。」無一字不清俊。下云:「林淨藏煙,峰危限月,帆影搖空綠。時尚書屋
隨風飄蕩。白雲還臥深谷。」煉字煉句,歸於純雅,此境亦未易到也。時尚書屋

○樊榭謁金門

余最愛樊榭謁金門[七月既望湖上雨後作]云:「憑畫檻,雨洗秋濃人淡。」
中有怨情,意味便厚。否則無病呻吟,亦可不必。時尚書屋

○樊榭玉漏遲

樊榭玉漏遲[永康病中夜雨感懷]云:「病與秋爭,葉葉碧梧聲顫。濕鼓山城暗數。更穿入溪雲千片。燈暈翦。時尚書屋
似曾認我,茂陵心眼。」此詞似周草窗,而騷情雅意,更覺過之。時尚書屋

○樊榭精於造句

樊榭亦精於造句,如齊天樂云:「將花插帽,向第一峰頭,倚空長嘯。」高陽台云:「秘翠分峰,凝花出土。」憶舊遊云:「溯溪流雲去,樹約風來,山翦秋眉。」下云:「又送蕭蕭響,盡平沙霜信,吹上僧衣。時尚書屋
憑高一聲彈指,天地入斜暉。」齊天樂[秋聲]云:「微吟漸怯,訝籬豆花開,雨篩時節。獨自開門,滿庭都是月。」念奴嬌云:「起坐不離雲鳥外,倒影山無重數。時尚書屋
柳寺移陰,葑田拖碧,花氣涼于雨。」
桃源憶故人[螢]云:「殘月剛移桐屋,一個牆陰綠。」似此之類,自其外著者觀之,居然一樂笑翁矣。時尚書屋

○太倉諸王皆工詞

太倉諸王皆工詞,漢舒尤為傑出。次則小山。小山工為綺語,才不高而情勝,措詞亦自婉雅,無綺羅惡態。時尚書屋

○小山詞情詞淒婉

小山詞,如「病容扶起淡黃時」。」
又,「一雙燕子夕陽中,莫銜殘鬢影,吹向落花風。」
又,「一彎愁思駐螺峰。」皆情詞淒婉,晏、歐之流亞也。時尚書屋

○漢舒天分甚高

漢舒自是作手,惜其享年不永,未盡所長。其天分甚高,如琵琶仙[秋日遊金陵黃氏廢園]云:「秋士心情,況遇著、客裡西風落葉。惆悵側帽行來,隔溪景清絶。沒半點、空香似夢,只幾簇、野花誰折。時尚書屋
莎雨寒幽,石煙荒淡,鶯蝶飛歇。試同取、舊日繁華,有餅媼漿翁尚能說。道是廿年彈指,竟風光全別。真不信建黨亭榭,也例逐滄桑棋劫。時尚書屋
何怪宋苑陳宮,荒蛄弔月。」感慨蒼茫,結四語尤妙。他手每每倒說,意味轉薄。時尚書屋

○作詞貴于悲鬱中見忠厚

作詞貴于悲鬱中見忠厚。」
沉痛迫烈,便成詞讖,香雪所以不永年也。時尚書屋

○讀香雪詞去取不可不慎

閒情之作,竹 幾于仙矣,文友則妖也。」
又云:「夢中尋夢幾時醒,小橋流水東風路。」滿江紅云:「拂砌風輕鶯作態,穿簾雨細花無恙。」又云:「鬥草心慵垂手立,兜鞋夢好低頭想。」[永叔倚闌無緒更兜鞋,淺俗語耳,似此則婉雅矣。時尚書屋
]又云:「檻外紅新花有信,鏡中黃淡人微恙。」
此類皆麗而有則,正不必讓小長蘆。時尚書屋

○香雪蘭陵王

香雪蘭陵王一闋,句句從對面寫來,直至結處云:「這般情景,怎教我不念著。」一筆叫醒,戛然而止,用筆亦有龍跳虎臥之奇。時尚書屋

○陸南薌全祖南宋

陸南薌白蕉詞四卷,全祖南宋,自是雅音。但無宋人之深厚,不耐久諷也。時尚書屋

○南薌賣花聲

南鄉賣花聲後疊云:「昨夢碧峰疑,楚館叢祠。覺來心事阿誰知。三十六鱗遲寄與,空疊烏絲。」此詞絶沉婉,真得南宋人消息,惜不多見。時尚書屋

○板橋詞有魄力

板橋詞,頗多握拳透爪之處,然卻有魄力,惜乎其未純也。若再加以浩瀚之氣,便可亞於迦陵。時尚書屋

○板橋賀新郎

板橋賀新郎[徐青藤草書]云:「半生未掛朝衫領。恨秋風,青衿剝去,禿頭光頸。只有文章書畫筆,無古無今獨逞。並無復、自家門徑。時尚書屋
拔取金刀眉目割,破頭顱、血迸苔花冷。亦不是,人間病。」痛快之極,不免張眉努目。時尚書屋

○板橋金陵十二首

板橋金陵十二首,瑕瑜互見,惟胭脂井一篇,用筆最勝。余獨愛其滿江紅二句:「碧葉傷心亡國柳,紅牆墮淚南朝廟。」淒涼哀怨,為金陵懷古佳句。時尚書屋

○板橋心余有意為劉蔣

其年詞沉雄悲壯,是本來力量如此。又如以身世之感,故涉筆便作驚雷怒濤,所少者,深厚之致耳。板橋、心余,未落筆時,先有意為劉、蔣,金剛努目,正是力量歉處。時尚書屋

○心餘力弱氣粗

板橋詩境頗高,間有與杜陵暗合處,詞則已落下乘矣。然畢竟尚有氣魄,尚可支持。心余則力弱氣粗,竟有支撐不住之勢。後人為詞,學板橋不已,復學心余,愈趨愈下,弊將何極耶。時尚書屋

○江研南詞取江南宋

江研南詞,取法南宋,頗有一二神解處。南薌所得在貌,研南所得在神。吾終不以貌易神也。時尚書屋

○研南詞婉雅幽怨

研南詞,如「只有東風,依依分綠上楊柳。」又[柳影]云:「誤了閨人,也曾描出春前怨。」婉雅幽怨,視少游、碧山幾于化矣。琢春詞在國朝不甚顯,然識者當相賞于風塵外也。時尚書屋

○研南八聲甘州

研南八聲甘州[久客揚州追思湖上清游之樂淒然有作]云:「記蘇堤芳草翠輕柔,柳絲拂簾鈎。趁花風吹帽,扶藜買醉,正好清游。日落亂山銜紫,塔影掛中流。喚棹穿波去,月滿船頭。時尚書屋
不料嬉春散後,對白雲揖別,煙水都愁。」
極寫清游之樂,便覺揚州俗塵可厭。「煙花三月下揚州」後,不可無此冷水澆背之作。時尚書屋

○江賓谷詞

江賓谷詞,亦得南宋人遺意。雖未臻深厚,卻與淺俗者迥別。時尚書屋

○賓谷學南宋得其意趣

研南學南宋,合者得其神理。賓谷學南宋,合者得其意趣。皆出陸南薌之右,而皆未能深厚。時尚書屋

○張哲士詞規模樂笑翁

張哲士當時頗以詩詞名,然其于詩太淺太薄,直似門外漢。詞則規模樂笑翁,間有合處。板橋詩勝於詞,四科則詞勝於詩,各取其長可也。時尚書屋

○江橙裡詞清遠而蘊藉

江橙裡詞,清遠而蘊藉。沈沃田稱其劌釒術肝腎,磨濯心志,苦心孤詣以為詞,可謂難矣。然余觀練溪漁唱,句琢字煉,歸於純雅,只是不能深厚。蓋知深南宋,而不得其本原。時尚書屋
[本原何在,沉鬱之謂也,不本諸風騷,焉得沉鬱。]國朝詞家,多犯此病。故驟覽之,居然姜、史復生。深求之,皆姜、史之糟粕。時尚書屋
惟陳迦陵兕吼熊啼,悍然不顧,雖非正聲,不得謂非豪傑士。時尚書屋

○旭東玉漏遲

旭東玉漏遲云:「似草春懷,又被東風吹遍。」
寄慨處,婉雅幽怨,頗近西麓。時尚書屋

○旭東木蘭花慢

旭東木蘭花慢[秋帆和樊榭]結數語云:「空懸離愁渺渺,任西風、送客自年年。畫出瀟湘數點,依稀沒入蒼煙。」空 寂歷,橙裡自非樊榭匹,而此詞殊不減也。時尚書屋

○史位存詞陳朱勁敵

史位存詞,寓纖 于閒雅之中,流逸韻于楮墨之外。才力不逮陳、朱,而雅麗紆徐,亦陳、朱所不及。真陳、朱勁敵也。時尚書屋

○位存詞雅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