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雨齋詞話》 第 9 頁


其年詞最雄麗,竹 則清麗,樊榭則幽麗,璞函則 麗,位存則雅麗,皆一代艷才。位存稍得其正,而才氣微減。○位存一萼紅位存一萼紅[桃花夫人廟]云:「楚江邊,舊苔痕玉座,靈跡自何年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1)

其年詞最雄麗,竹 則清麗,樊榭則幽麗,璞函則 麗,位存則雅麗,皆一代艷才。位存稍得其正,而才氣微減。時尚書屋

○位存一萼紅

位存一萼紅[桃花夫人廟]云:「楚江邊,舊苔痕玉座,靈跡自何年。香冷虛壇,塵生寶靨,千秋難釋煩冤。指芳叢、飄殘清淚,為一生、顏色忄吳嬋娟。恩怨前朝,興亡閒夢,迴首淒然。時尚書屋
似此傷心能幾,嘆詩人一例,輕薄流傳。」
清虛騷雅,用意忠厚。「至竟息亡緣底事,可憐金谷墜樓人」, 形其輕薄耳。時尚書屋

○位存詞沉至

位存詞,如「團扇先秋生薄怨。小池風不斷。」神似溫、韋語。然非其中真有怨情,不能如此沉至。時尚書屋
故知沉鬱二字,不可強求也。時尚書屋

○位存採桑子

位存採桑子云:「淚滴寒花,漸漸逢人說鬢華。」悲感語說得和緩,便覺意味深長。[南溪詞云:舊識僧徒與酒徒。年來多半疏。時尚書屋
亦無叫囂惡習,然尚遜此和緩。]

○位存台城路

位存台城路云:「登臨倦了,只一點愁心,尚留芳草。鬥酒新豐,而今慚愧說年少。」所詠亦淺顯在目,而措詞卻深婉可諷。時尚書屋

○位存滿江紅

位存滿江紅云:「更不推辭花下酒,最難消受黃昏雨。」此種語自是衝口而出,卻非天人兼到者不能。時尚書屋

○位存短調曲折哀婉

位存詞極淒婉,又極雅潔。」
又,「蕭蕭瑟瑟到天明,蟋蟀聲中燈一點。」又,「人去月痕消。」皆極精妙。長調如「晴色漸 梅柳,風和雪,忽又闌珊。時尚書屋
春情遠、千回萬轉,才肯到人間。」又,「二十四橋邊,醉年時明月,又沾暮雨。只有楊花、系歸心,不關芳草。」曲折哀婉,不必板學南宋,而意境亦勝。時尚書屋

○任淡存詞婉妙

任淡存詞措詞婉妙,味亦雋永,可為位存之嚴、遂 之匹。[朱雲翔,字遂 ,元和人,有蝶夢詞。]同時張龍威,亦以詞名,然有枝而不物之弊,不及任、朱也。時尚書屋

○朱春橋詞頗近秀水

朱春橋,竹 太史族孫也。其詞亦頗近秀水,而才力不逮。時尚書屋

○過春山湘雲遺稿

過春山湘雲遺稿二卷,徜徉山水,綿邈無際。其筆意之騷雅,別于位存,近於樊榭。吳竹嶼稱其詞如雪藕冰桃,沁人醉夢。百餘年來,此調不復見矣。時尚書屋

○湘雲詞味長

湘雲詞,每讀一過,餘音裊裊,不絶如縷。讀之既久,其味彌長。同時朱春橋、吳荀叔、朱秋潭、江聖言汪對琴諸君,皆以詞名東南,然無出湘雲右者。時尚書屋

○湘雲詞令人尋味不盡

湘雲詞,如「幾點萍香鷗夢穩,柳棉吹盡春波冷」。」
又,「秋聲吹不盡,長笛月明中。」又,「指點江山,斜陽一片下平楚。」又,「雙槳趁潮平,載取江雲歸去。」皆令人尋味不盡。時尚書屋

○湘雲詞淒警

湘雲詞,如「小雨啼花,深煙怨柳。」
此類皆淒警特絶。時尚書屋

○湘雲倦尋芳

湘雲倦尋芳[過廢園見牡丹盛開有感]云:「絮迷蝶徑,苔上鶯簾,庭院愁滿。寂寞春光,還到玉闌干畔。怨綠空餘清露位,倦紅欲倩東風ネ。聽枝頭、有哀音淒楚,舊巢雙燕。時尚書屋
漫佇立、瑤台路杳,月佩雲裳,已成消散。」
及時勿失,自是有心人語。時尚書屋

○湘雲西子妝

湘雲西子妝後半闋云:「佳期誤。落盡梅花,寂寞誰為主。玉琴彈破碧天寒,問東風、鶴歸何處。重尋舊址,漫贏得蒼煙冷語。時尚書屋
黯銷魂,入夜啼鵑更苦。」清虛中亦復騷雅,湘雲所以為高。時尚書屋

○詞未易言精

其年、竹 ,才力雄矣,而意境未厚。位存、湘雲,韻味長矣,而氣魄不大。詞之為道,正未易言精也。時尚書屋

○汪對琴琵琶仙

汪對琴琵琶仙[金閶晚泊]一章,有議論,有感慨,有識力,淵淵作金石聲,可為春華閣詞壓卷。詞云:「斜日揚ぎ,堞樓下、一帶荒涼吳區。珠幌猶蔽何鄉,秋空片雲卷。風漸急、橫塘乍渡,便穿入、虎山西崦。時尚書屋
野草低迷,寒鴉下上,渾是淒怨。看胥口波面靈旗,未輸爾、鴟夷五湖遠。無限亂山銜碧,閃煙檣斜展。排多少、荒台廢館。時尚書屋

只望中破楚門鍵。料得遙夜鐘聲,夢迴難遣。」

○吳竹嶼曇香閣詞

吳竹嶼曇香閣詞,如水木之清華,雲嵐之秀潤,高者亦湘雲流亞。時尚書屋

○竹嶼情詞婉轉

竹嶼詞,如「一點相思誰與寄,羅襟留得東風淚」。逼近小山。又賣花聲云:「楊柳小灣頭。煙水悠悠。時尚書屋
歸心空望白蘋洲。只有春江知我意,依舊東流。」 N表詞宛轉,不求高而自合于古。時尚書屋

○竹嶼祝英台近

竹嶼祝英台近[和王述庵蘋花水閣聽雨憶山中舊遊]云:「石玲瓏,花を匝。」
亦甚超遠。時尚書屋

○竹嶼詞風流婉雅

風流婉雅,是竹嶼本色。吳中七子,璞函而外,固當首屈一指。時尚書屋

○蔣心余詞不及迦陵板橋

蔣心余詞,氣粗力弱,每有支撐不來處。匪獨不及迦陵,亦去板橋甚遠。時尚書屋

○銅弦詞中完善之作

銅弦詞,惟浮香舍小飲四章,廿八歲初度兩章,為全集完善之作。」
又,「十載中鈎吞不下,趁波濤、忍住喉間鯁。嘔不出、漸成癭。」激昂嗚咽,天地為之變色。時尚書屋

○趙璞函詞 艷

趙璞函詞,措語 至,用筆清虛,規模亦甚宏遠,可與竹 、樊榭並驅爭先。璞函詞, 艷是其本色。然能規 無古人,不離分寸。故雅而不晦,麗而有則。時尚書屋
視國初名家,正不多讓。時尚書屋

○璞函台城路

璞函台城路[張麗華詞]云:「璧樹飛蟬, 裳化蝶,欲問故宮無路。」
音調淒惋,措詞大雅,所謂麗而有則。又,桃葉渡云:[前調]「烏衣巷口斜陽冷,尋常更無飛燕。」又云:「明月多情,素光猶似照團扇。」淡淡著筆,情味自饒。時尚書屋
[此詞後半闋牽入邪思,不免佻薄。」
又秋柳云:[台城路]「長亭古道。莫更問當時,燕昏鶯曉。」又秋草云:[前調]「不見王孫,夕陽空記舊行跡。」又云:「塞北秋深,江南日暮,一帶傷心寒碧。時尚書屋
憑高望極。」
均于淒感中見筆力。規模南宋,似又勝於張仲舉。時尚書屋

○璞函河傳似五代人手筆

璞函河傳云:「東風日暮雨瀟瀟。魂銷。人歸紅板橋。」又云:「酒初醒。時尚書屋
夢將成。愁聽。紗窗啼嘵鶯。」淒秀之詞,味亦深永,似五代人手筆。時尚書屋

○璞函與竹 各有千古

璞函艷詞,情最深,味最濃,筆力卻絶遒。與竹 分道揚鑣,各有千古。時尚書屋

○竹 璞函兩家艷詞有別

艷詞至竹 ,仙骨珊珊,正如姑射神人,無一點人間煙火氣。璞函則如麗娟、玉環一流人物,偶墮人間,亦非凡艷。此兩家艷詞之別也。時尚書屋

○璞函筆致迥與人殊

璞函憶少年云:「重尋已無路,吠雲中仙犬。」又云:「幾點春山橫遠岸,也難比、翠眉痕淺。東風落紅豆,悵相思空遍。」仙乎仙乎,絶非凡艷。時尚書屋
又霓裳中序第一云:「憑高望極。但暮雲芳草凝碧。人何處,瑤華信杳,迢遞亂山驛。」又云:「越羅紅淚拭,道別後、休思此夕。時尚書屋
今應是、梨花門掩,燕子伴岑寂。」思深意苦,筆致迥與人殊。時尚書屋

○璞函綺羅香

贈妓之詞,亦以雅為貴。」
淋漓曲折,一往情深。較古人贈妓之作,高出數倍。時尚書屋

○璞函祝英台近八章

璞函祝英台近八章,遣詞閒雅,用筆沉至。艷詞中運以絶大筆力,真千年絶調也。竹 洞仙歌后,又闢一境矣。時尚書屋

○毗陵二張

璞函而後,作者日盛,而愈趨愈下。芝田[朱澤生]、晴波[鄭 ]、蠡槎[林蕃鍾]、 漁[沈起鳳]間有可觀,余則競尚新聲,務窮纖巧,幾忘卻此中甘苦。惟毗陵二張,溯厥本源,獨求風騷門徑,不必學南宋,而意境自合。詞之不滅者,二張力也。時尚書屋

○ 漁詞逼近五代

漁鬲溪梅令云:「小 山下水溶溶。記相逢。欲采蘋花,可惜過東風。午橋煙雨濃。時尚書屋
不如歸去、夢簾櫳。」
此詞絶婉麗,得南唐二主之遺。又謁金門云:「夢裡玉人樓遠近,燕歸花氣冷。」亦逼近五代,不襲南宋人陳跡。時尚書屋

○蠡槎玉樓春

蠡槎玉樓春云:「今宵有酒為君斟,明日畫橋春共遠。」語婉情深,令人心醉。若酣酣子之「雲破窮陰纖月逗,會須重醉當壚酒。」[調蝶戀花秋日湖上作。時尚書屋
[則一片傷心,溢於言外矣。[西冷酒民有酣酣詞鈔一卷。]

○黃仲則竹眠詞淺俗

黃仲則竹眠詞,鄙俚淺俗不類其詩。詞選附錄一首,尚見作意。余無足觀矣。時尚書屋

○張皋文詞選

張皋文詞選一編,掃靡曼之浮音,接風騷之真脈。附錄一卷,簡擇尤精。洵有如鄭掄無所云,後之選者,必不遺此數章。具冠古之識者,亦何嫌自負哉。時尚書屋

○張皋文水調歌頭五章

皋文水調歌頭五章,既沉鬱,又疏快,最是高境。」
次章云:「招手海邊鷗鳥,看我胸中雲夢,蒂芥近如何。夢越等閒耳,肝膽有風波。」三章云:「珠簾卷春曉,蝴蝶忽飛來。游絲飛絮無緒,亂點碧雲釵。時尚書屋
腸斷江南春思,黏著天涯殘夢, 有首重回。銀蒜且深押,疏影任徘徊。羅帷卷,明月入,似人開。一尊屬月起舞,流影入誰懷。時尚書屋
迎得一鈎月到,送得三更月去,鶯燕不相猜。但莫憑闌久,風露涇蒼苔。」四章云:「今日非昨日,明日復何如。 來真悔何事,不讀十年書。時尚書屋
為問東風吹老,幾度楓江蘭徑,千里轉平蕪。寂寞斜陽外,渺渺正愁余。千古意,君知否,只斯須。名山料理身後,也算古人愚。時尚書屋
一夜庭前綠遍,三月雨中紅透,天地入吾廬。容易眾芳歇,莫聽子規呼。」五章云:「長 白木柄, 破一庭寒。三枝兩枝生綠,位置小窗前。時尚書屋
要使花顏四面,和著草心千朵,向我十分妍。何必蘭與菊,生意總欣然。曉來風,夜來雨,晚來煙。是他釀就春色,又斷送流年。時尚書屋
便欲誅茆江上,只怕空林衰草,憔悴不堪憐。歌罷且更酌,與子繞花間。」熱腸鬱思,若斷仍連,全自風騷變出。時尚書屋

○張翰風詞真皋文伯仲

張翰風詞,飛行絶跡,不逮皋文,而宛轉纏綿處,時復過之,真皋文伯仲也。余最愛其菩薩蠻云:「橫塘日日風吹雨。隔簾卻望江南路。蝴蝶慣輕盈。時尚書屋
風前魂屢驚。闌干人似玉。黛影分窗綠。斜日照屏山。時尚書屋
相思羅袖寒。」真不減飛卿語。又「碧藕折蓮絲,夢輕君未知」,亦極淒麗。時尚書屋

○詞賴二張以存

萬事萬理,有盛必有衰。而于極衰之時,又必有一二人焉,扶持之使不滅。詞盛于宋,亡於明。國初諸老,具復古之才,惜于本原所在,未能窮究。時尚書屋
乾嘉以還,日就衰靡,安所底止。二張出而溯其源流,辨別真偽。至蒿庵而規模大定,而詞賴以存矣。盛衰之感,殊系人思,獨詞也乎哉。時尚書屋

○左仲甫詞

左仲甫詞,逸情雲上,愈唱愈高。如南浦[夜尋琵琶亭]云:「何處離聲颳起,撥琵琶千載剩空亭。是江湖倦客,飄零商婦,于此蕩精靈。」下云:「我是無家張儉,萬里走江城。時尚書屋
一例蒼茫弔古,向荻花楓葉又傷心。只琵琶響斷,魚龍寂寞不曾醒。」又極跳蕩。又浪淘沙[裡花片投涪江歌以送之。時尚書屋
]下半闋云:「鄉夢不曾休。」
精警奇肆,言外有無窮幽怨。時尚書屋

○惲子居阮郎歸六首

惲子居阮郎歸[畫蝴蝶]六首,俱見新意。余尤愛其次章云:「少年白騎放驕憨。踏青三月三。歸來未到捉紅蠶。時尚書屋
化蛾真不甘。江橘葉,一分含。那防仙嫗探。雙雙鳳子出花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