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事詩》 第 1 頁


本事詩 唐孟棨本事詩序 情感第一 事感第二 高逸第三 怨憤第四 征異第五 徵咎第六 嘲戲第七 本事
作者:待考 / 頁數:(1 / 3)

本事詩 孟棨

本事詩序

情感第一

事感第二

高逸第三

怨憤第四

征異第五

徵咎第六

嘲戲第七 

本事詩序

詩者,情動于中而形於言。故怨思悲愁,常多感慨。抒懷佳作,諷刺雅言,着于羣書,雖盈廚溢閣,其間觸事興詠,尤所鍾情。不有發揮,孰明厥義?因采為,凡七題,猶四始也。時尚書屋
情感、事感、高逸、怨憤、征異、徵咎、嘲戲,各以其類聚之。亦有獨掇其要,不全篇者,咸為小序以引之,貽諸好事。其有出諸異傳怪錄,疑非是實者,則略之;拙俗鄙俚,亦所不取。聞見非博,事多闕漏,訪于通識,期復續之。時尚書屋
時光啟二年十一月,大駕在褒中,前尚書司勛郎中賜紫金魚袋孟棨序。時尚書屋

情感第一

陳太子舍人徐德言之妻,後主叔寶之妹,封樂昌公主,才色冠絶。」
及陳亡,其妻果入越公楊素之家,寵嬖殊厚。德言流離辛苦,僅能至京,遂以正月望日訪于都市。有蒼頭賣半鏡者,大高其價,人皆笑之。德言直引至其居,設食,具言其故,出半鏡以合之,仍題詩曰:「鏡與人俱去,鏡歸人不歸。時尚書屋
無復嫦娥影,空留明月輝。」陳氏得詩,涕泣不食。素知之,愴然改容,即召德言,還其妻,仍厚遺之。聞者無不感嘆。時尚書屋
仍與德言、陳氏偕飲,令陳氏為詩,曰:「今日何遷次,新官對舊官。笑啼俱不敢,方驗作人難。」遂與德言歸江南,竟以終老。時尚書屋
唐武后時,左司郎中喬知之有婢名窈娘,藝色為當時第一。知之寵愛,為之不婚。武延嗣聞之,求一見,勢不可抑。既見即留,無復還理。時尚書屋
知之痛憤成疾,因為詩,寫以縑素,厚賂閽守以達。窈娘得詩悲惋,結于裙帶,赴井而死。延嗣見詩,遣酷吏誣陷知之,破其家。詩曰:「石家金谷重新聲,明珠十斛買娉婷。時尚書屋
昔日可憐君自許,此時歌舞得人情。君家閨閣不曾難,好將歌舞借人看。富貴雄豪非分理,驕奢勢力橫相干。別君去君終不忍,徒勞掩袂傷紅粉。時尚書屋
百年離別在高樓,一旦紅顏為君盡。」時載初元年三月也。四月下獄,八月死。時尚書屋
寧王曼貴盛,寵妓數十人,皆絶藝上色。宅左有賣餅者妻,纖白明媚,王一見注目,厚遺其夫取之,寵惜逾等。環歲,因問之:「汝復憶餅師否?」默然不對。王召餅師使見之,其妻注視,雙淚垂頰,若不勝情。時尚書屋
時王座客十餘人,皆當時文士,無不淒異。王命賦詩,王右丞維詩先成:「莫以今時寵,寧忘昔日恩。看花滿眼淚,不共楚王言。」
開元中,頒賜邊軍纊衣,制於宮中。」
兵士以詩白於帥,帥進之。」
邊人皆感泣。時尚書屋
朱滔括兵,不擇士族,悉令赴軍,自閲于球場。」
即令作寄內詩,援筆立成。詞曰:「握筆題詩易,荷戈征戍難。慣從鴛被暖,怯向鴈門寒。瘦盡寬衣帶,啼多漬枕檀。時尚書屋
試留青黛着,回日畫眉看。」又令代妻作詩答曰:「蓬鬢荊釵世所稀,布裙猶是嫁時衣。胡麻好種無人種,合是歸時底不歸?」滔遺以束帛,放歸。時尚書屋
顧況在洛,乘間與三詩友游于苑中,坐流水上,得大梧葉題詩上曰:「一入深宮裡,年年不見春。聊題一片葉,寄與有情人。」況明日于上游,亦題葉上,放於波中。詩曰:「花落深宮鶯亦悲,上陽宮女斷腸時。時尚書屋
帝城不禁東流水,葉上題詩欲寄誰?」後十餘日,有客來苑中尋春,又于葉上得詩,以示況。詩曰:「一葉題詩出禁城,誰人酬和獨含情?自嗟不及波中葉,蕩漾乘春取次行。」

韓晉公鎮浙西,戎昱為部內刺史。失州名。郡有酒妓,善歌,色亦媚妙,昱情屬甚厚。浙西樂將聞其能,白晉公,召置籍中。時尚書屋
昱不敢留,餞于湖上,為歌詞以贈之,且曰:「至彼令歌,必首唱是詞。」既至,韓為開筵,自持杯,命歌送之,遂唱戎詞。曲既終,韓問曰:「戎使君于汝寄情邪?」悚然起立曰:「然。」言隨淚下。時尚書屋
韓令更衣待命,席上為之憂危。韓召樂將責曰:「戎使君名士,留情郡妓,何故不知而召置之,成余之過!」乃笞之。命與妓百縑,實時歸之。其詞曰:「好去春風湖上亭,柳條藤蔓系離情。時尚書屋
黃鶯久住渾相識,欲別頻啼四五聲。」
韓翃少負才名,天寶末,舉進士。孤貞靜默,所與游皆當時名士。然而蓽門圭竇,室唯四壁。鄰有李將失名妓柳氏。時尚書屋
李每至,必邀韓同飲。韓以李豁落大丈夫,故常不逆,既久逾狎。柳每以暇日隙壁窺韓所居,即蕭然葭艾,聞客至,必名人,因乘間語李曰:「韓秀才窮甚矣,然所與游必聞名人,是必不久貧賤,宜假借之。」李深頷之。時尚書屋
間一日,具饌邀韓。酒酣,謂韓曰:「秀才當今名士,柳氏當今名色;以名色配名士,不亦可乎?」遂命柳從坐接韓。韓殊不意,懇辭不敢當。李曰:「大丈夫相遇杯酒間,一言道合,尚相許以死,況一婦人,何足辭也!」卒授之,不可拒。時尚書屋
又謂韓曰:「夫子居貧,無以自振,柳資數百萬,可以取濟。」
俄就柳居。來歲成名。後數干淄青節度侯希逸,奏為從事。以世方擾,不敢以柳自隨,置之都下,期至而迓之。時尚書屋
連三歲,不果迓,因以良金買練囊中寄之,題詩曰:「章台柳,章台柳,往日青青今在否?縱使長條似舊垂,亦應攀折他人手。」柳覆書,答詩曰:「楊柳枝,芳菲節,可恨年年贈離別。一葉隨風忽報秋,縱使君來豈堪折?」柳以色顯獨居,恐不自免,乃欲落髮為尼,居佛寺。後翃隨侯希逸入朝,尋訪不得,已為立功番將沙吒利所劫,寵之專房。時尚書屋
翃悵然不能割。會入中書,至子城東南角,逢犢車,緩隨之。車中問曰:「得非青州韓員外邪?」曰:「是。」遂披簾曰:「某柳氏也。時尚書屋
失身沙吒利,無從自脫。明日尚此路還,願更一來取別。」韓深感之。明日如期而往,犢車尋至。時尚書屋
車中投一紅巾苞小合子,實以香膏,嗚咽言曰:「終身永訣。」車如電逝。韓不勝情,為之雪涕。是日,臨淄大校置酒于都市酒樓,邀韓。時尚書屋
韓赴之,悵然不樂。座人曰:「韓員外風流談笑,未嘗不適,今日何慘然邪?」韓具話之。有虞侯將許俊,年少被酒,起曰:「寮嘗以義烈自許,願得員外手筆數字,當立置之。」座人皆激贊,韓不得已與之。時尚書屋
俊乃急裝,乘一馬、牽一馬而馳,徑趨沙吒利之第。會吒利已出,即以入曰:「將軍墜馬,且不救,遣取柳夫人。」柳驚出,即以韓札示之。挾上馬,絶馳而去。時尚書屋
座未罷,即以柳氏授韓,曰:「幸不辱命。」一座驚嘆。時沙吒初立功,代宗方優借,大懼禍作,闔座同見希逸,白其故。希逸扼腕奮髯,曰:「此我往日所為也,而俊復能之!」立修表上聞,深罪沙吒利。時尚書屋
代宗稱嘆良久,禦批曰:「沙吒利宜賜絹二千匹,柳氏卻歸韓翃。」後罷府閒居,將十年,李相勉鎮夷門,又署為幕吏。時韓已遲暮,同職皆新進後生,不能知韓,舉目為惡詩。韓邑邑殊不得意,多辭疾在家。時尚書屋
唯末職韋巡官者,亦知名士,與韓獨善。一日,夜將半,韋叩門急,韓出見之,賀曰:「員外除駕部郎中、知制誥。」韓大愕然曰:「必無此事,定誤矣。」韋就座,曰:「留邸狀報制誥闕人,中書兩進名,御筆不點出,又請之,且求聖旨所與,德宗批曰:『與韓翃。時尚書屋
』時有與翃同姓名者,為江淮剌史,又具二人同進,御筆復批曰:『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禦柳斜。」
是知不誤矣。質明而李與僚屬皆至,時建中初也。自韓復為汴職以下,開成中,余罷梧州,有大梁夙將趙唯為嶺外刺史,年將九十矣,耳目不衰,過梧州,言大梁往事,述之可聽,雲此皆目擊之。故因錄于此也。時尚書屋
李相紳鎮淮南,張郎中又新罷江南郡,素與李構隙,事在別錄。時于荊溪遇風,漂沒二子,悲蹙之中,復懼李之讎己,投長箋自首謝。李深憫之,覆書曰:「端溪不讓之詞,愚罔懷怨;荊浦沈淪之禍,鄙實愍然。」既厚遇之,殊不屑意。時尚書屋
張感銘致謝,釋然如舊交。與張宴飲,必極歡盡醉。張嘗為廣陵從事,有酒妓,嘗好致情,而終不果納。至是二十年,猶在席,目張悒然,如將涕下。時尚書屋
李起更衣,張以指染酒,題詞盤上,妓深曉之。李既至,張持杯不樂。李覺之,即命妓歌以送酒。遂唱是詞曰:「雲雨分飛二十年,當時求夢不曾眠。時尚書屋
今來頭白重相見,還上襄王玳瑁筵。」張醉歸,李令妓夕就張郎中。張與楊虔州齊名友善,楊妻李氏即墉相之女,有德無容,楊未嘗意,敬待特甚。張嘗謂楊曰:「我少年成美名,不憂仕矣。時尚書屋
唯得美室,平生之望斯足。」
「然則我得醜婦,君詎不聞我邪?」張色解,問:「君室何如?」曰:「特甚。」
劉尚書禹錫罷和州,為主客郎中、集賢學士。李司空罷鎮在京,慕劉名,嘗邀至第中,厚設飲饌。酒酣,命妙妓歌以送之。劉于席上賦詩曰:「 鬌梳頭宮樣妝,春風一曲杜韋娘。時尚書屋
司空見慣渾閒事,斷盡江南刺史腸。」李因以妓贈之。 鬌,字亦作低墮,並上聲,《古今注》言即墜馬之遺傳也。時尚書屋
太和初,有為御史分務洛京者,子孫官顯,隱其姓名。有妓善歌,時稱尤物。時太尉李逢吉留守,聞之,請一見,特說延之。不敢辭,盛妝而往。時尚書屋
李見之,命與眾姬相面。李妓且四十餘人,皆處其下。既入,不復出。頃之,李以疾辭,遂罷坐,信宿絶不復知。時尚書屋
怨嘆不能已,為詩兩篇投獻。明日見李,但含笑曰:「大好詩。」遂絶。詩曰:「三山不見海沉沉,豈有仙蹤尚可尋?青鳥去時雲路斷,嫦娥歸處月宮深。時尚書屋
紗窗遙想春相憶,書幌誰憐夜獨吟?料得此時天上月,祇應偏照兩人心。」欠一首。時尚書屋
博陵崔護,姿質甚美,而孤潔寡合。」
女入,以杯水至,開門設床命坐,獨倚小桃斜柯佇立,而意屬殊厚,妖姿媚態,綽有餘妍。崔以言挑之,不對,目注者久之。崔辭去,送至門,如不勝情而入。崔亦睠盼而歸,嗣後絶不復至。時尚書屋
及來歲清明日,忽思之,情不可抑,徑往尋之。」
後數日,偶至都城南,復往尋之,聞其中有哭聲,扣門問之,有老父出曰:「君非崔護邪?」曰:「是也。」又哭曰:「君殺吾女。」護驚起,莫知所答。老父曰:「吾女笄年知書,未適人,自去年以來,常恍惚若有所失。時尚書屋
比日與之出,及歸,見左扉有字,讀之,入門而病,遂絶食數日而死。吾老矣,此女所以不嫁者,將求君子以托吾身,今不幸而殞,得非君殺之耶?」又特大哭。崔亦感慟,請入哭之。尚儼然在床。時尚書屋
崔舉其首,枕其股,哭而祝曰:「某在斯,某在斯。」須臾開目,半日復活矣。父大喜,遂以女歸之。時尚書屋

事感第二

天寶末,玄宗嘗乘月登勤政樓,命梨園弟子歌數闋。」
又明年,幸蜀,登白衛嶺,覽眺久之,又歌是詞,復言李嶠真才子,不勝感嘆。時高力士在側,亦揮涕久之。時尚書屋
劉尚書自屯田員外左遷郎州司馬,凡十年始征還。方春,作《贈看花諸君子》詩曰:「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裡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其詩一出,傳于都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