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全譯 第 14 頁


從人們的願望來說,總希望 祁奚越多越好,世界也將因此變的越來越美好。但是,希望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 ,有時甚至還會很大。一方面我們不會因為現實不如意而放棄希望;另一方面,我們也不會有
作者:待考 / 頁數:(14 / 92)

從人們的願望來說,總希望 祁奚越多越好,世界也將因此變的越來越美好。但是,希望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 ,有時甚至還會很大。一方面我們不會因為現實不如意而放棄希望;另一方面,我們也不會有了前人榜樣 ,心懷希望,從而閉目不看現實。這大概是一個永 的 論,難以解決。時尚書屋

理想與現實比較起來,要虛無飄渺的多,因為我們總是腳踏實地、實實在在地感受到周圍生活的真實模樣: 人們拉幫結夥,你吹我捧,一方面膽子更大,另一方面手法更新,再加上更新的創造, 比如「炒」,比如人走茶不涼把尾巴留下。當你實實在在地面對這些東西時,能不喪氣嗎?。時尚書屋
我們總是在失望和喪氣中想起一句不老不新的話: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表面上看起來 這話充滿積極樂觀的氣味,但是一想到玻璃缸裡的 金魚,就是一番滋味在心頭。時尚書屋
師曠論衛人出其君襄公十四年
——百姓也可以為國君上課
原文
祁師曠侍于晉侯①。晉侯曰:「衛人出其君②,不亦甚乎?」對曰: 「或者其君實甚。良君將賞善而刑淫,養民如子,蓋之如天,容之 如地;民奉其君,愛之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 如雷霆,其可出乎?夫君,神之主而民之望也。若困民之主,匱 神之祀③,百姓絶望,社稷無主,將安用之?弗去何為?天生民而 立之君,使司牧之④,勿使失性。時尚書屋
有君而為之貳⑤,使師保之(6),勿 使過度。是故天子有公(7),諸侯有卿(8),卿置側室(9),大夫有貳宗(10), 士有朋友(11),庶人、工、商、皂、隷、牧、圉皆有親眼昵(12),以相輔 佐也。善則賞之(13),過則匡之,患則救之,失則革之(14)。自王以下 各有父子兄弟以補察其政。時尚書屋
史為書(15),瞽為詩(16),工誦箴諫(17),大夫 規誨(18)。士傳言(19),庶人謗(20),商旅于市(21),百工獻藝(22)。故《夏 書》曰(23):『遒人以木鐸徇于路(24),官師相規(25),工執藝事以諫。』正 月孟春(26),於是乎有之(27),諫失常也(28)。時尚書屋
大之愛民甚矣,豈其使一人 肆於民上(29),以從其淫而 天地之性(30)?必不休矣。」
註釋
①師曠:晉國樂師。晉候;指晉悼公。②出:驅逐。③匱:缺 乏、(4)司牧:統治,治理。時尚書屋
(5)貳:輔佐大臣.(6)師保:本指教 育和輔導天子的師傅,這裡的意思是教導保護。(7)公;僅次於天子的經 高爵位.(8)卿:諸侯的執政人臣、(9)側室:庶子.這裡指測室之官。 (10) 大夫:比卿低一等的爵位。貳宗:官名。時尚書屋
由大夫的宗室之弟擔任。 (11)士:大夫以下、庶民以上的人。朋友指志同道合的人。(12)皂、隷; 都是奴隷中的一個等級。時尚書屋
牧:養牛人。圉:養馬的人。(13)賞:贊楊。 (14)革:改。時尚書屋
(15)史:太史。為書;記錄國君的言行。(16)瞽: 古時用盲人作樂師。為詩;作詩諷諫(17)工:樂工。時尚書屋
誦:唱或誦 讀。箴諫;用來規勸諷諫的文辭。(18)規誨:規勸開導。(19)傳言:傳話。時尚書屋
(20)謗:公開議論。(21)商旅:商人。于市;指在市場上議論。 (22)百工:各種工匠,手藝人。時尚書屋
(23)《夏書》:已失傳。以下兩句話見于 《古文尚書·胤征》。(24)尊人;行令官,連宣令官。木鐸:木舌的 鈴。時尚書屋
徇: 巡行宣令。(25)官師:官員。(26)孟春:初春。(27)有之:指有遵人 宣令。時尚書屋
(28)失常:丟掉常規。(29)肆:放肆,放縱(30)從:同 ”縱”,放縱。
譯文
師曠歲侍在晉悼公苦怕人身邊。晉悼公說;「衛國人驅逐了他們的國 君,這不是太過分了嗎?」師曠回答說:「也許是他們的國君確實太過分了。 賢明的國君要獎賞好人而懲罰,撫育百姓像撫育兒女一樣;容納他們像大地一樣; 民眾侍奉他們的國君,熱愛他像熱愛父母一樣,敬仰他如對日月一樣; 崇敬他如對神明一樣,畏懼他如對雷霆一樣,難道能把他驅逐出去嗎?國君是神明的 主祭人,是民眾的希望。如果使民眾的生計睏乏,神明失去祭祀者,老百姓絶望,國家 失去主人,哪裡還用得著他?不驅逐他幹什麼?上天生下百姓併為他們立了國君, 讓國君治理他們,不讓他們喪失天性。時尚書屋

有了國君又替他設置了輔佐的人,讓他們教導保護他, 不讓他越過法度。所以天子有公,諸侯有卿,卿設置側室,大夫有貳宗,士有朋友,平民、工匠、 商人、奴僕、養牛人和養馬人都有親近的人,以便互相幫助。善良的就讚揚,有過錯則糾正、有患難就救援,有過失就改正。從天子以 下,人們各自有父兄子弟來觀察和補救他們行事的得失。時尚書屋
太史記 錄國君的言行,樂師寫作諷諫的歌詩,樂工吟誦規諫的文辭,大 夫規勸開導。士向大夫傳話,平民公開議政,商人在市場上議論. 各種工匠呈獻技藝。所以《夏書》說:『宣令官搖著木舌 鈴沿路 亙告,官員們進行規勸,工匠呈獻技藝當作勸諫。」正月初春,這 時就有了宣令官沿路宣令,這是同為勸諫失去了常觀。時尚書屋
上天十分 愛護百姓,難道會讓一個人在百姓頭上任意妄為、放縱淫亂而背 棄天地的本性嗎?一定不是這樣的。”』
讀解
師曠的這番議論,是針對衛國百姓驅逐了暴虐無道的衛獻公 而發的。衛國百姓驅逐衛獻公,可以說是「水可以覆舟」的一個 事例,如果站在統治者的立場,就可以說是真正的「犯上作亂」了。 是不是也可以說,這是亂世之中的一綫光明呢?時尚書屋
儒家思想從來都認為國君、君子比百姓高貴,人生而有高低 貴賤之分、這實№上為少數人在多數人頭上作成威作福提共了依據. 師曠所提出的「民貴君輕」,似乎把傳統的觀念顛倒過來了,強調 以民為本。要為民眾著想。時尚書屋
國君從來都被塑造成教師爺的形象,彷彿他就是真理和神明 的代表,化身;只有他給百姓上課的份兒,百姓則是愚不可及的 一群人。衛國同君被逐。說明百姓同樣可以給國君上課,教他如 何行使權力。法度不應當只對百姓才有效,同樣也應當對國君及 其臣僚有效。時尚書屋
只講國君的高貴,只講他們才有上課的權力,實№ 上就是把他們划出了法度之外,讓他們有超越法度的特權,這就 失去了社會公正的基本前提。時尚書屋
能像師曠那樣,在君權神聖、各國君主忙於擴大自己的實力 的時代,敢於當著國君的面主張民貴君輕,的確屬於難能可貴。我 們不可能要求他在那個時代提出民主思想,畢竟中國古代的社會、 法律、政治、宗法制度,都不可能成為民主思想的土壤,而只能 產生出專制。個人無法超越時代,正如一個人不可能提著自己的 頭髮離開地球一樣。因此,民貴君輕的思想在春秋,乃至整個傳 統的封建社會之中,已算是達到了當時思想的頂峰。時尚書屋
在那種特定的氛圍中,敢於為民眾說話,既 要有思想的高 度,也 要有勇氣和無所畏懼的精神。可以想象,或許當時具有 民本思想的人並不少,而能夠載入史冊者,並不太多。他們或者 缺少勇氣和無所畏懼的精神,或者是缺乏發言的權力和機會,或 者是以其他的方式表現出來。時尚書屋
由此,我們完全可以想見,在文字記載的歷史背後,有太多 被遺漏了的東西。這好比在無邊的大海中打魚,被漁網打起來的 不過如同滄海一粟,更大量的就都成了漏網之魚。時尚書屋
意見的權力和機會。一個人的思想、 觀念要進入歷史,要被更多的人所聽見,必須借助權力和機會。就 師曠而言,身為宮廷樂師,受過良好的教育,有機會接近君王、大 史及其他官僚,也就擁有了其他有類似的思想而沒有權力的人所 不具有的發言的機會。歷史本來就是如此。時尚書屋
它不可能讓人人都進 入其中,有些人完全可能憑偶然闖了進來。時尚書屋
伯州犁問囚襄公二十六年
——一上下其手最可恨
原文
楚子、秦人侵吳,及雩婁(1),聞吳有備而還。遂侵鄭。五月, 至于城麇(2)。鄭皇頡戌之,出,與楚師戰,敗。時尚書屋
穿封戌囚皇頡,公 子圍與之爭之(3),正于伯州犁。」
下其手(6),曰:「此子為穿封戌,方 城外之縣尹也。誰獲子?」囚曰:「助遇丁丁。弱焉(7)。」戌怒,抽 戈逐王子圍,弗及。時尚書屋
楚師以皇頡歸。時尚書屋
註釋
①楚子:楚康王,名昭,共王之子。雩(yu)婁:越國地名,在今河南 商城東。(2)城麇(jun):鄭國地名。(3)皇頡:鄭國大夫。時尚書屋
穿封戌:人 名楚國方城外的縣尹、公子圍:楚共王之子,康王之弟。(4)上其手:高 舉他的手,指向公子圍。(5)貴介:貴寵,尊貴。(6)下其手:下垂他 的手,指向穿封戌。時尚書屋
(7)弱:戰敗。時尚書屋
譯文
楚康王和秦國人侵襲吳國,到了雩婁,聽說吳國有了防備就 退了回去。於是又去侵襲鄭國。五月,到了城麇。鄭國的皇頡駐 守在城麇,出城與楚軍交戰,吃了敗仗。時尚書屋
穿封戌俘虜了皇頡,公 子圍同穿封戌爭奪起來,於是。請伯州犁評判是非。伯州犁說:「讓 我問問這個俘虜吧。」於是就叫俘虜站著。時尚書屋
伯州犁問道:‘我們爭 奪的,是您這位君子,難道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伯州犁高舉著手 說「這一位是王于圍,是我們國君尊貴的弟弟、」伯州犁又下垂 著手說;「這個是穿封戌,是方城外的縣官。是誰俘虜了您?」俘 虜說;「我遇上王子,打敗了。」穿封戌聽後大怒,抽子圍,沒有追上。楚國軍隊把皇頡帶了回去。時尚書屋
讀解
上下其手”這個成語便出自這個故事,意思是說玩弄手法, 串通作弊。時尚書屋
在為利益發生紛爭的場合,當事人的心理、仲裁者的心理,都 是十分微妙的,各人心裡都在打著各自的算盤,在算計著對手。當事人發生爭執不必說了,而仲裁者則是個關鍵因素。仲裁者是否 能公正客觀,是否為自己的私利打算,直接影響到紛爭的結果。時尚書屋
仲裁者公開表明態度,站到爭執的某一方,這時他的角色發 生了變化,變成了爭執的參與者。最叫人氣不打一處來的是,仲 裁者表面上裝出公允,顯得沒有參與,實№上卻暗中為自己謀 取好處,又不給他人留下任何作弊的把柄。想要指控他偏袒,但 拿不出任何證據,他甚至還可以對你假惺惺地表示理解和同情。
要知道什麼叫陰險,伯州犁的做法就是示範。這種人如同隱 藏在陰暗角落的敵人,危害性比公開拿槍站出來的敵人要大得多, 更讓人痛恨。因此,鋒芒所向,不應僅僅指向貪婪者,更應指向 陰險的作弊者。時尚書屋
蔡聲子論晉用楚村襄公二十六年
——人才在競爭中的重要作用
原文
初,楚伍參與蔡大師子朝友①,其子伍舉與聲子相善也(2)。伍 舉娶于王子牟③。王子牟為申公而亡,楚人曰:「伍舉實送之。」伍 舉奔鄭,將遂奔晉。時尚書屋
聲子將如晉,遇之於鄭郊,班荊相與食④,而 言復故⑤。聲子曰:「子行也,吾必復子。」
及宋向戌將平晉、楚(6),聲子通使于晉,還如楚。」
子木曰:「夫獨無族姻乎(9)?」對曰:「雖有,而用楚材 實多。歸生聞之:善為國者,賞不僭而刑不濫0。賞僭,則懼及淫 人;刑濫,則懼及善人。若不幸而過,寧僭,無濫;與其失善,寧其利淫。時尚書屋
無善人,則國從之。《詩》曰:『人之雲亡,邦國殄瘁(11)。』 無善人之謂也。故《夏書》曰:『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12)。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