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全譯 第 2 頁


衛莊公娶了齊國太子得臣的妹妹為妻,名叫莊姜。莊姜長得 很美,但沒有生孩子,衛國人給她作了一首詩叫《碩人》。後來衛 莊公又娶了一個陳國女子,名叫厲媯。厲媯生下孝伯,孝伯早死。厲仍
作者:待考 / 頁數:(2 / 92)

衛莊公娶了齊國太子得臣的妹妹為妻,名叫莊姜。莊姜長得 很美,但沒有生孩子,衛國人給她作了一首詩叫《碩人》。後來衛 莊公又娶了一個陳國女子,名叫厲媯。厲媯生下孝伯,孝伯早死。時尚書屋

厲仍隨嫁的妹妹戴媯生了衛桓公。莊姜把櫃公當作自己的兒子對待。時尚書屋
公子州籲是莊公寵妾的兒子,受到莊公寵愛,喜好武事,莊 公子加禁止。莊姜則討厭州籲。大夫石碏勸莊公說:「我聽說疼愛 孩子應當用正道去教導他,不能使他走上邪路。驕橫、奢侈、淫 亂、放縱是導致邪惡的原因。時尚書屋
這四種惡習的產生,是給他的寵愛 和俸祿過了頭。如果想立州籲為太子,就確定下來;如果定不下 來,就會釀成禍亂。受寵而不驕橫,驕橫而能安於下位,地位在 下而不怨恨,怨恨而能剋制的人,是很少的。況且低賤妨害高貴, 年輕欺凌年長,疏遠離間親近,新人離間舊人,弱小壓迫強大,淫 亂破壞道義,這是六件背離道理的事。時尚書屋
國君仁義,臣下恭行,為 父慈愛,為子孝順,為兄愛護,為弟恭敬,這是六件順理的事。背 離順理的事而效法違理的事,這就是很快會招致禍害的原因。作 為統治民眾的君主,應當儘力除掉禍害,而現在卻加速禍害的到 來,這大概是不行的吧?」衛莊公不聽勸告。石碏的兒子石厚與州 籲交往,石碏禁止,但禁止不住。時尚書屋
到衛桓公當國君時,石碏就告 老退休了。時尚書屋
魯隱公四年的春天,衛國的州籲殺了衛桓公,自己當上了國君。時尚書屋
州籲無法安定衛國的民心,於是石厚便向石碏請教安定君位 的方法。石碏說「能朝見周天子,君位就能安定了。」石厚問; 「怎麼才能朝見周天子呢?」石能答道「陳桓公現在正受周天子寵 信,陳國和衛國的關係又和睦,如果去朝見陳桓公,求他向周天 子請命,就一定能辦到。」石厚跟隨州籲去到陳國。時尚書屋
石碏派人告訴 陳國說;「衛國地方狹小,我年紀老邁,沒有什麼作為了。來的那 兩個人正是殺害我們國君的兇手,敢請趁機設法處置他們。」陳國 人將州籲和石厚抓住,併到衛國請人來處置。這年九月,衛國派 遣右宰醜前去,在濮地殺了州籲。時尚書屋
石碏又派自己的家臣懦羊肩前 去,在陳國殺了石厚。時尚書屋
君子說;「石碏真是一位純粹正直的鉅子。他痛恨州籲,把石厚也一起殺了。『大義滅親』,大概就是說的這種事情吧!」
讀解
有句俗話說;「虎毒不食子。」這意思是說,猛虎性情雖然凶 殘,但依然要恪守親情的界限;凶殘是對外。而對自己的親生骨 肉,卻以慈愛之心相待,絶不可能將其化為腹中餐。 愛 老虎這樣做,是動物的天性,沒什麼可說的。時尚書屋
對人而言,人 做事也要按天性,親情是人之天性所不能免的,父母兒女之間的 親情,是自然的法則。世上哪有不疼愛自己親生骨肉的父母呢?如 果說人性這東西也存在的話,父母兒女間的親情就應當屬於人性 之列;如果說人性是永恆的話,這種親情也是永恆的,否則,便 是喪失了人性,喪失了天良,就不應當再冠之以「人」這個稱呼了。時尚書屋
在另一方面,人作為超越了動物本能的有思想、有理性的存 在,又不能完全憑本性、天性、本能行事;還得要服從社會的法 則。道德倫理的法則,理性的法則。自然的法則還得要服從社會 的、道德的、理性的法則。如果沒有這一個方面,人也就與其他 動物沒有什麼區別了。時尚書屋
這樣一來,天性和自然法則往往要同社會的、道德的、理性 的法則發生衝突,並且經常是不可避免的;必須面對的、必須作 出選擇。所謂「大義滅親」,正是這種衝突的體現,是選擇讓天性 服從社會、道德、理性法則的結果。時尚書屋
要做到這一點,要有很高的革命覺悟和革命自覺性;要有很 高的道德修養和很強的理性力量。大多數人都難以做到,否則,大 義滅親就不是值得稱讚的一種高尚美德了。人們大多難以割捨親 情,難以脫出天性這條強大的紐帶,常常寧可讓社會、道德、理 性法則屈從于天性和自然法則。這樣,像石碏那樣的人,就顯出 了與眾不同,顯出了偉大和高尚,讓人景仰。時尚書屋
不過,能夠大義滅親是一回事,固然可敬,而對那個「義」還得講究。就是說,「義」所代表的東西,要值得人們為之付出滅親 的代價。在古時,臣軾君、子殺父、妻害夫,都是大逆不道的 「大不義」。國君是上天之子,體現了上天和神明的意志,是小民 百姓最初的父母,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冒犯甚至殺害呢?這罪過比 殺害自己的親生父母還要大,真稱得上是「彌天大罪」。時尚書屋
在這種情 況下的滅親是理所當然的正義之舉,可歌可頌。時尚書屋
「義」本身的內容是隨着時代、觀念的變化而不斷變化的。過 去的為合乎「義」的東西,今天未必合乎「義」。我們總是站在今 天的立場上來決定對「義」的取捨,從而在行動上作出選擇。
曹劌論戰莊公十年

——兩軍交戰智者勝

原文
十年春,齊帥伐我①。公將戰(2),曹劌請見(3)。其鄉人曰(4):「肉食者謀之⑤,又何間焉(6)?」劌曰:「肉食者鄙③,未能遠謀。」乃入見。時尚書屋

「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③,必以分人」 對曰:「小惠未徧,民弗從也。」
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
公與之乘(15),戰于長勺(16)。」
齊師敗績(18)。」
遂逐齊師。時尚書屋
既克,公間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21),再而衰(22),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時尚書屋
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 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23),故逐之。」
註釋
①我:指魯國。作者站在魯國立場記事,所以書中“我’即指魯國。 ②公:指魯莊公。(3)曹劌(gui):魯國大夫。時尚書屋
④鄉:春秋時一萬 二千五百戶為一鄉。⑤肉食者:指做大官的人。當時大夫以上的官每天 可以吃肉。(6)間jian:參與。時尚書屋
(7)鄙:鄙陋,指見識短淺。(8) 專:專有,獨占。(9)犧牲:祭禮時用的牲畜,如牛、羊、豬。(10)加:誇大 (11)信:真實,誠實.(12)孚:信任。時尚書屋
(13)獄:訴訟案件。 (14)情:情理。(15)乘:乘戰車。(16)長勺各國地名。時尚書屋
(17)鼓:擊 鼓進軍。(18)敗績:大敗。(19)轍:車輪經過留下的印跡。(20)軾;車 前供乘者扶手的橫木。時尚書屋
(21)作氣:鼓足勇氣。(22)再:第二次。(23)靡:倒 下。時尚書屋
譯文
魯莊公十年的春天,齊國軍隊攻打魯國。魯莊公將要出兵應 戰,曹劌請求見莊公。他的鄉裡人說:「做大官的人會謀劃這件事, 你又何必參與呢?」曹劌說:「做大官的人見識短淺,不能深謀遠 慮。」於是他入朝拜見莊公。時尚書屋
曹劌問莊公:「您憑藉什麼去同齊國作戰?莊公答道;「衣食 一類用來安身的物品,我不敢獨自享用,必定要分一些給別人。」
莊公說;「大大小小的官司案件,雖然不能—一 明稟,也一定要處理得合乎情理。」曹劌說;「這是盡心儘力為民 辦事的表現,可以憑這個同齊國打仗。打仗的時候,請讓我跟您 一同去。」
衣食 一類用來安身的物品,我不敢獨自享用,必定要分一些給別人。」
莊公說;「大大小小的官司案件,雖然不能—一 明稟,也一定要處理得合乎情理。」
他下了車,察看齊軍車輪的印跡,然後登上車,扶着車軾瞭嗏 望齊軍,說:「可以追擊了。」於是開始追擊齊軍。時尚書屋
魯軍打了勝仗之後,莊公問曹劌取勝的原因。曹判回答說:“打仗憑的全是勇氣。第一次擊鼓時士兵們鼓足了勇氣,第二次擊 鼓時勇氣就衰退了,第三次擊鼓時勇氣便耗盡了。敵方的勇氣耗 盡時,我們的勇氣正旺盛,所以會取勝。時尚書屋
大國用兵作戰難以預測, 我擔心他們設兵埋伏。後來,我看出他們的車輪印很亂,望見他 們的旗幟倒下,所以才去追擊他們。時尚書屋
讀解
可以把曹劌稱為優秀的軍事家。他所以取勝的原因,不是靠猛打猛衝,而是靠了謀略、智慧,這一點尤其讓人稱道。時尚書屋
戰爭當中,一個優秀的謀略家,抵得上成千上萬的將士。他 雖然沒有將士的勇猛,沒有將士的膺力,沒有在戰場上衝鋒陷陣, 卻能憑藉智慧,以柔克剛,以弱勝強,以小取大。時尚書屋
智慧如同水,水是無形的,看似柔弱,但是它在無形、柔弱。③ 之中積聚了看不見的力量,遇到險阻可以繞道而行,聚積起來的 力量達到一定程度,便可以匯成衝決一切障礙的潮流。難怪孔子 要說:「智者樂水」。它們在外表和特徵上十分相似:以無形克服 有形,以流轉變化迴避強敵,以柔弱戰勝陽剛。時尚書屋
中國傳統中對水的偏愛,鑄成了傳統智慧在陰、陽的抗衡中 注重以柔克剛的陰性特徵。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文化現象。傳統 的智者,謀略家,甚至可能連操刀舞劍的力量都沒有,卻能運籌 帷幄,在幾十萬大軍的交鋒之中,扮演着導演的角色,指點沙場, 調兵遣將。可以說,一場戰爭中的靈魂,正是那些文弱雅緻的謀 略家,是他們彼此間智慧的較量,在決定着戰爭的勝負。時尚書屋
另一個有趣之處是,傳統的軍事謀略家不是憑藉在戰場上出 生入死、浴血奮戰的經驗來指揮作戰,而是靠讀書識理來完成自己使命的。 看上去他們似乎因為沒有親身打過仗而缺乏實戰經驗,然而他們從讀書識理中 積累起來的智慧,足以使他們從力量對比、人心向背、心理狀態、地理環境、氣候條件等等天、地、人方面的因素,來把握、預測、決定整個戰爭的進程。這一點在崇尚實戰經驗的西方軍事家看來,是匪夷所思的,而在我們看來卻是十分自然的。時尚書屋
中國歷史上的無數次戰爭都在證明着,成功的戰例是文人門智慧的傑作。他們精心導演了一出又一出的戲,然後讓擔當劇中角色的將士去演出。
齊桓公伐楚僖公四年
——智慧是弱者的盾牌
原文
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1,蔡潰,遂伐楚。時尚書屋
楚子使與師言日2:「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3,唯是風馬牛不 相及也4。」
對曰:「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給?昭 王不復,君其問諸水濱。」師進,次於陘16時尚書屋
夏,楚子使屈完如師17。師退,次於召陵18時尚書屋
齊侯陳諸侯之師,與屈完乘而觀之。齊侯曰:「豈不谷是為? 先君之好是繼19。與不谷同好,如何?」對曰:「君惠徼福于敝邑之 社稷20,辱收寡君21,寡君之願也。」齊侯曰:「以此眾戰22,誰能禦 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對曰「:“君若以德綏諸侯23,準敢不服? 君若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24,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之!」
屈完及諸侯盟25時尚書屋
註釋
1諸侯之師:指參與侵蔡的魯、宋、陳、衛、鄭、許、曹等諸侯國的軍 隊。蔡:諸侯國名,姬姓,在今河南上蔡、新蔡一帶。2楚子:指楚成 王。3北海、南海:泛指北方、南方邊遠的地方,不實指大海。時尚書屋
4唯是:因此。風:公畜和母畜在發情期相互追逐引誘。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由於相距遙遠,雖有引誘,也互不相干。5不虞:不料,沒有想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