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全譯 第 22 頁


伍員曰:「不可。臣聞之:『樹德莫 如盡(5)。』昔有過澆殺斟灌以伐斟鄩(6),滅夏後相(7)。後緡方娠(8),逃出自竇(9), 歸於有仍(10),生少康焉。為仍牧正(11),惎
作者:待考 / 頁數:(22 / 92)

伍員曰:「不可。臣聞之:『樹德莫 如盡(5)。』昔有過澆殺斟灌以伐斟鄩(6),滅夏後相(7)。後緡方娠(8),逃出自竇(9), 歸於有仍(10),生少康焉。時尚書屋

為仍牧正(11),惎澆能戒之(12)。澆使椒求之(13),逃奔有虞(14), 為之皰正(15),以除其害(16)。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17),而邑諸論(18) 。有田一成(19),有眾一旅(20),能布其德而兆其謀(21),以收夏眾,撫其官職。時尚書屋
使女艾諜澆(22),使季杼豷(23),遂滅過、戈,復禹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24)。 今吳不如過,而越大於少康,或將豐之(25),不亦難乎?勾踐能親而務施,施不失人,親 不棄勞。與我同壤,而世為仇讎(26)。於是乎克而弗取,將又存之,違天而長寇仇,後雖 悔之,不可食已(27)。時尚書屋
姬之衰也(28),日可俟也。介在夷蠻而長寇仇(29),以是求伯(30),必不行 矣。」弗聽。退而告人曰:「越十年生聚(31),而十年教訓(32),二十年之外,吳 其為沼乎(33)!」三月,越及吳平。時尚書屋
註釋
(1)夫差:吳王闔廬的兒子。越:諸侯國名,姓姒,國都在會稽,即今浙江紹興。夫椒:越國地名,在今 江紹興北。(2)檇(zui)李:越國地名,在今浙江紹興北。時尚書屋
吳王闔廬在這裡被越國打敗,受傷而死。 (3)越子:越國國君勾踐。楯:同「盾」。甲楯:指全副武裝的士兵。時尚書屋
會稽: 山名,在今浙江紹興東南十二里。(4)種:文種,越國的大夫,楚國人。嚭(pi) :伯嚭,伯州犁的孫子,吳國的太宰,楚國人。(5)這兩句話後被收入《古文 尚書.泰誓》。時尚書屋
滋:長,多。盡:徹底。(6)有過:古代的國名,在今山東掖縣北。 澆:有過國的國君。時尚書屋
斟灌、斟鄩:夏的同姓諸侯。(7)夏後相:夏朝的國君, 夏朝第五代君主。(8)後緡:相的妻子。娠:懷孕。時尚書屋
(9)竇:洞,孔。(10)有仍: 古代諸侯國名,後緡的娘家,在今山東的濟寧。(11)牧正:管理畜牧的官。(12) 惎:忌恨。時尚書屋
戒:提防。(13)椒:澆的臣子。(14)有虞:古代諸侯國名,姓姚, 在今山西永濟。(15)皰正:管理膳食的官。時尚書屋
(16)除:避免。(17)二姚:指有虞國君 虞思的兩個女兒,虞是姚姓國,所以稱二姚。(18)邑諸綸:把綸邑封給他。綸 在今河南虞城東南。時尚書屋
(19)成:十平方裡為一成。(20)旅:五百里為一旅。 (21)兆:開始。(22)女艾:少康的兒子。時尚書屋
豷(yi):澆的弟弟,戈國國君。(24) 舊物:指夏代原來的典章制度。(25)豐:壯大。(26)同壤:同處一方,國土相連。時尚書屋
(27)食:消除。(28)姬:指吳國。吳國為姬姓國家。(29)介:處在...... 中間。時尚書屋
夷蠻:指楚國和越國。(30)伯:同「霸」。(31)生聚:養育人民和積聚 財富。(32)教訓:教育和訓練。時尚書屋
(33)外:後。為沼:變為湖沼,意思是國家滅亡。時尚書屋
譯文
吳王夫差在椒山打敗了越軍,報了檇李戰役吳國戰敗之仇。接着,吳軍進入了越國,越王勾踐率領五千名全副武裝的士兵退守到會稽山, 並派大夫文鐘通過吳國太宰伯嚭去請求講和。吳王夫差準備同意越國的請求 。伍員說:「不可答應。時尚書屋
臣下聽說:『樹立德行不如越多越好,去去除病痛不如 越徹底越好。』從前有過國的國君澆殺了斟灌後又去攻打斟鄩,消滅了夏朝君主相。 相的妻子後緡正懷着孕,從牆洞裡逃出去,逃回娘家有仍國,在那裡生下了少康。少康長大後當了有仍國的牧正,他忌恨澆,又時刻提防着澆的迫害。時尚書屋
澆派大臣 椒去抓少康,少康逃到了有虞國,在那裡當上了皰正,得以避開了澆的殺害。 有虞的國君虞思這時把兩個女兒嫁給少康為妻,並把綸邑封給了少康。少康 有方圓十里的土地,有五百名士兵,能夠廣施德政,並開始謀劃復興國家,收羅 夏朝的遺民,按撫屬下的官員。少康派女艾去刺探澆的情況,派季杼去引誘 澆的弟弟豷,結果滅掉了過國和戈國,復興了夏禹業績,祭祀夏朝的祖先並 祀享天帝,恢復了從前的典章制度。時尚書屋
現在是吳國比不上有過國的強大,而 越國卻比少康強大,如果越國再壯大起來,豈不是很難對付嗎?越王勾踐 能夠愛護人民,注意施行恩惠,施行恩惠不會失掉人心,愛護民眾而不 忘掉有功的人。越國同我們國土相連,又世世代代有冤仇。在我們戰勝越國時不把它滅掉 ,卻要保存它,這就違背了天意,助長了仇敵,日後即使後悔,也無法消除 禍患。吳國的衰亡,已經為期不遠了。時尚書屋

吳國處在夷蠻之間又助長仇敵, 想用這種辦法去謀求霸權,必定行不通。」吳王夫差沒有聽從伍員的話。伍員退出來後 對別人說:「越國用十年的時間養育了人民和積聚財富,用十年的時間對 人民進行教育和訓練,二十年之後,吳國大概會變成荒涼的湖沼了!」三月,越國和吳國講和了。時尚書屋
讀解
讀了這個故事,很讓我們疑心,這是否是後來添加上去的,因為伍員,也就是伍 子胥,真的是料事如神,越王勾踐臥薪嘗膽,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竟然 就在二十年後滅掉了吳國,應了伍子胥的預言。當然,這個故事沒有造假,不是假冒偽劣 產品,而是真實的歷史事實。時尚書屋
這樣我們的確要佩服伍子胥的眼光和頭腦了。他是清醒的政治家、軍事家,具有理性的精神和現實主義 態度。他識破了越國在兵臨城下之時媾和來保存實力的意圖,援引歷史教訓來 告訴吳王夫差,卻未被採納。時尚書屋
這又一次告訴我們: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歷史發展雖然不是重複循環的,但 常常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不認真總結經驗,吸取教訓,確乎要栽大跟頭。夏朝 第六代君主少康的「少康中興」,就是一面鏡子。國家雖然亡了,但留下了復仇的種子, 為日後的復興提供了火種。星星之光,可以燎原。時尚書屋
少康就真的從小到大,由弱到強, 滅掉仇敵,光復了祖先的業績。時尚書屋
教訓之二,是對陷入困境的「窮寇」,要窮追猛打,直至徹底消滅,不留任何禍根, 不時敵手有任何東山再起的希望,也就是要滅掉「種子」。還是毛主席英明, 他老人家早就手過:「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魯迅先生也極力倡導 通打「落水狗」的精神,即使狗兒落入水中做出哀求的可憐狀,也要通打之, 否則,它一旦爬上岸來,又會咬人的。古人也總結過不能縱虎歸山,要不然會遺 害無窮。時尚書屋
從這個方面來說,吳王夫差放過越王勾踐,實在是養虎遺患,玩火以至 自焚。
教訓之三,從越王勾踐的角度說,在明知對手強大時,及時的表示屈服,要求媾和, 以便保存實力,另圖東山再起,捲土重來,是迫不得已最好的選擇。識時務者為俊傑。 勾踐不愧為識時務者,在即將亡國滅種的關鍵時刻,甘拜下風,屈居人下,以屈 求神,保住了復仇的種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時尚書屋
教訓之四,要有堅韌不拔地堅持下去的毅力,事業終將成功。君子報仇,十年不 晚。勾踐大概是牢記住了這一點,並且再退一步,加上十年,用兩倍的時間來為復仇作準備。 這個過程也夠漫長的,其中的屈辱辛酸,非局外人所能體驗。時尚書屋
以國君的身份, 臥薪嘗膽,這要有超出常人的毅力。在長期的艱難困苦之中,人的精神隨時都會有 崩潰的可能,隨時都可能因挫折而徹底的放棄希望和努力。但是勾踐堅持下來了。 因此我們也要敬佩勾踐,佩服他的堅韌不拔地向目標挺進的毅力。時尚書屋
楚國白公之亂哀公十六年

——宮廷之爭難說清

原文
楚太子建之遇讒也,自城父奔宋;又闢華氏之亂於鄭(1)。鄭人甚善也。又適 晉,與晉人謀襲鄭,乃求復焉。鄭人復之如初。時尚書屋
晉人使諜于子木(2),請行而期焉(3)。 子木暴虐于其私邑,邑人訴之。鄭人省之(4),得晉諜焉,遂殺子木。
其子曰勝,在吳。子西欲召之,葉公曰(5):「吾聞勝也信而勇,不為不利。舍諸 邊竟,使衛藩焉(6)。」葉公曰:「周仁之謂信(7),率義之謂勇(8)。時尚書屋
吾聞勝也好 復言(9),而求死士,殆有私乎(10)?復言,非信也 ;期死,非勇也(11)。子必悔之!」弗從,召之,使處吳竟,為白公。時尚書屋
請伐鄭,子西曰:「楚未節也(12)。不然,吾不忘也。」他日又請,許之。未起師,晉人伐鄭。時尚書屋
楚救之,與之盟。勝怒,曰:「鄭人在此,仇不遠矣。」
勝自歷劍(13),子期之子平見之,曰:「王孫何自歷也(14)?」曰:「勝以直聞,不告女,庸為直乎(15)?將以殺爾父。」
子西不悛(18)。時尚書屋
勝謂石豈曰(19):「王與二卿士(20),皆五百人當之。則可矣。」豈曰:「不可 得也。」曰:「市南有熊宜僚者,若得之,可以當五百人矣!」乃從白公而見之(21)。時尚書屋
與之言,說。告之故,辭。承之以劍,不動勝曰:「不為利讒(22),不為威惕(23),不泄人言以求媚者。」去之。時尚書屋
吳人伐慎(24),白公敗之。請以戰備獻(25),許之,遂作亂。秋七月,殺子西、子期于朝,而劫惠王(26)。子西以袂掩面而死(27)。時尚書屋
子期曰:「昔者吾以力事君,不可以弗終。」
白公曰:「不可。弒王不祥,焚庫無聚(29),將何以守矣?」乞曰:「有楚國而治其民,以敬事神,可以得祥,且有聚矣。」何患?”弗之。時尚書屋
葉公在祭,方城之外皆曰:「可以入矣。」 子高曰:「吾聞之,以險徼幸者(30) ,其求無饜(31),偏重必離(32)。」聞其殺齊脩也(33),而後入。時尚書屋
白公欲以子閭為王(34) ,子閭不可,遂劫以兵。子閭曰:「王孫若安靖楚國,匡正王室,不顧楚國,有死不能。」遂殺之,而以王如高府(35)。石乞尹門(36) 。時尚書屋
圉公陽穴宮(37),負王以如昭夫人之宮(38)。時尚書屋
葉公亦至,及北門,或遇之,曰:「君胡不冑(39)?國人望君,如望慈父母焉。盜賊之矢若傷君,是絶民望也,若之何不冑?“乃冑而進。又遇一人,曰:“君胡冑?國人望君,如望歲焉(40),日日以幾(41)。若見君面,是得艾也(42)。時尚書屋
民知不死,其亦夫又奮心,猶將旌君以徇于國(43),而又掩面以絶民望,不亦甚 乎!」乃免冑而進。遇針尹固帥其屬(44)將於白公(45)。子高曰:「微二子者(46),楚不國矣。棄德從賊(47),其可保乎?」乃從葉公。時尚書屋
使于國人以攻白公,白公奔山二縊,其徒微之(48)。生拘石乞二問白公之死焉(49)。對曰:「余知其死所,而長者時余勿言(50)。」曰:「不言,將烹!」乞曰:「此事克則為卿,不克則烹,固其所也,何害?」乃烹石乞。時尚書屋
王孫燕奔頯黃氏(51)。時尚書屋
沈諸梁兼二事(52)。國寧,乃時寧為令尹(53),使寬為司馬(54),而老于葉(55)。時尚書屋
註釋
(1)華氏之亂:指宋國華定、華亥等殺宋群公子,劫持宋元公一事。(2)諜:偵探,間諜。子木:太子的字。(3)期:約定。時尚書屋
指約定襲擊鄭國的日期。(4)省(xing):察看。(5)葉公:即沈諸梁,字子高,楚國的大夫。(6)衛:保衛。時尚書屋
藩:籬笆,這裡指邊境。(7)周:符合。(8)率:遵循。(9)復言:實踐諾言。時尚書屋
(10)殆:恐怕,大概。私:私心。(11)期死:必死,意思事不怕死。 (12)節:法則。時尚書屋
未節:沒有走上正軌。(13)厲:同「礪」,磨。(14)王孫;勝事楚平王之孫。 (15) 庸:豈,難道。時尚書屋
(16)第:如果。(17)得死:得到好死,得到善終。(18)悛:發覺,覺悟。(19) 石乞;白公得黨徒。時尚書屋
(20)二卿士:指令尹子西何司馬子期。(21)從白公:讓白公跟着。(22)諂:動心。(23)惕:懼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