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 第 10 頁


利而用之,阻隘可也;聲盛致志,鼓儳可也。」丙子晨,鄭文夫人羋氏、姜氏勞楚子于柯澤。」丁丑,楚子入饗于鄭,九獻,庭實旅百,加籩豆六品。饗畢,夜出,文羋送於軍,取鄭二姬以歸。叔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58)

利而用之,阻隘可也;聲盛致志,鼓儳可也。」

丙子晨,鄭文夫人羋氏、姜氏勞楚子于柯澤。」
丁丑,楚子入饗于鄭,九獻,庭實旅百,加籩豆六品。饗畢,夜出,文羋送於軍,取鄭二姬以歸。叔詹曰:「楚王其不沒乎!為禮卒於無別,無別不可謂禮,將何以沒?」諸侯是以知其不遂霸也。時尚書屋

◇僖公二十三年

二十有三年春,齊侯伐宋,圍緍。夏五月庚寅,宋公茲父卒。秋,楚人伐陳。冬十有一月,杞子卒。時尚書屋
二十三年春,齊侯伐宋,圍緡,以討其不與盟于齊也。時尚書屋
夏五月,宋襄公卒,傷于泓故也。時尚書屋
秋,楚成得臣帥師伐陳,討其貳于宋也。遂取焦、夷,城頓而還。子文以為之功,使為令尹。叔伯曰:「子若國何?」對曰:「吾以靖國也。時尚書屋
夫有大功而無貴仕,其人能靖者與有幾?」九月,晉惠公卒。懷公命無從亡人。期,期而不至,無赦。狐突之子毛及偃從重耳在秦,弗召。時尚書屋
冬,懷公執狐突曰:「子來則免。」對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制也。策名委質,貳乃闢也。今臣之子,名在重耳,有年數矣。時尚書屋
若又召之,教之貳也。父教子貳,何以事君?刑之不濫,君之明也,臣之願也。淫刑以逞,誰則無罪?臣聞命矣。」乃殺之。時尚書屋
卜偃稱疾不出,曰:「《周書》有之:『乃大明服。』己則不明而殺人以逞,不亦難乎?民不見德而唯戮是聞,其何後之有?」十一月,杞成公卒。書曰「子」,杞,夷也。不書名,未同盟也。時尚書屋
凡諸侯同盟,死則赴以名,禮也。赴以名,則亦書之,不然則否,闢不敏也。時尚書屋
晉公子重耳之及于難也,晉人伐諸蒲城。蒲城人欲戰。重耳不可,曰:「保君父之命而享其生祿,於是乎得人。有人而校,罪莫大焉。時尚書屋
吾其奔也。」遂奔狄。時尚書屋
從者狐偃、趙衰、顛頡、魏武子、司空季子。」
對曰:「我二十五年矣,又如是而嫁,則就木焉。請待子。」處狄十二年而行。時尚書屋
過衛。」
稽首,受而載之。時尚書屋
及齊,齊桓公妻之,有馬二十乘,公子安之。從者以為不可。將行,謀于桑下。蠶妾在其上,以告姜氏。時尚書屋
姜氏殺之,而謂公子曰:「子有四方之志,其聞之者吾殺之矣。」公子曰:「無之。」姜曰:’行也。懷與安,實敗名。”
公子不可。姜與子犯謀,醉而遣之。醒,以戈逐子犯。時尚書屋
及曹,曹共公聞其駢脅,欲觀其裸。浴,薄而觀之。僖負覊之妻曰:「吾觀晉公子之從者,皆足以相國。若以相,夫子必反其國。時尚書屋
反其國,必得志于諸侯。時尚書屋
吾觀晉公子之從者,皆足以相國。若以相,夫子必反其國。反其國,必得志于諸侯。」乃饋盤飧,置璧焉。時尚書屋
公子受飧反璧。時尚書屋
及宋,宋襄公贈之以馬二十乘。時尚書屋
及鄭,鄭文公亦不禮焉。叔詹諫曰:「臣聞天之所啟,人弗及也。晉公子有三焉,天其或者將建諸,君其禮焉。男女同姓,其生不蕃。時尚書屋
晉公子,姬出也,而至于今,一也。離外之患,而天不靖晉國,殆將啟之,二也。有三士足以上人而從之,三也。晉、鄭同儕,其過子弟,固將禮焉,況天之所啟乎?」弗聽。時尚書屋
及楚,楚之饗之,曰:「公子若反晉國,則何以報不谷?」對曰:「子女玉帛則君有之,羽毛齒革則君地生焉。其波及晉國者,君之餘也,其何以報君?」曰:「雖然,何以報我?」對曰:「若以君之靈,得反晉國,晉、楚治兵,遇于中原,其闢君三舍。若不獲命,其左執鞭弭、右屬櫜鞬,以與君周旋。」子玉請殺之。時尚書屋
楚子曰:「晉公子廣而儉,文而有禮。其從者肅而寬,忠而能力。晉侯無親,外內惡之。吾聞姬姓,唐叔之後,其後衰者也,其將由晉公子乎。時尚書屋
天將興之,誰能廢之。違天必有大咎。」乃送諸秦。秦伯納女五人,懷嬴與焉。時尚書屋
奉匜沃盥,既而揮之。怒曰:「秦、晉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懼,降服而囚。時尚書屋
他日,公享之。子犯曰:「吾不如衰之文也。請使衰從。公子賦《河水》,公賦《六月》。時尚書屋

趙衰曰:“重耳拜賜。」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級而辭焉。時尚書屋
衰曰:「君稱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

◇僖公二十四年

二十有四年春王正月。夏,狄伐鄭。秋七月。冬,天王出居于鄭。時尚書屋
晉侯夷吾卒。時尚書屋
二十四年春,王正月,秦伯納之,不書,不告入也。時尚書屋
及河,子犯以璧授公子,曰:「臣負覊紲從君巡于天下,臣之罪甚多矣。臣猶知之,而況君乎?請由此亡。」公子曰:「所不與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
投其璧于河。濟河,圍令狐,入桑泉,取臼衰。二月甲午,晉師軍于廬柳。秦伯使公子縶如晉師,師退,軍于郇。時尚書屋
辛丑,狐偃及秦、晉之大夫盟于郇。壬寅,公子入于晉師。丙午,入于曲沃。丁未,朝于武宮。時尚書屋
戊申,使殺懷公于高梁。不書,亦不告也。呂、郤畏逼,將焚公宮而弒晉侯。寺人披請見,公使讓之,且辭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時尚書屋
其後余從狄君以田渭濱,女為惠公來求殺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雖有君命,何其速也。夫祛猶在,女其行乎。」對曰:「臣謂君之入也,其知之矣。時尚書屋
若猶未也,又將及難。君命無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惡,唯力是視。蒲人、狄人,余何有焉。時尚書屋
今君即位,其無蒲、狄乎?齊桓公置射鈎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眾,豈唯刑臣。」公見之,以難告。三月,晉侯潛會秦伯于王城。己丑晦,公宮火,瑕甥、郤芮不獲公,乃如河上,秦伯誘而殺之。時尚書屋
晉侯逆夫人嬴氏以歸。秦伯送衛于晉三千人,實紀綱之仆。時尚書屋
初,晉侯之豎頭須,守藏者也。其出也,竊藏以逃,盡用以求納之。及入,求見,公辭焉以沐。謂僕人曰:「沐則心覆,心覆則圖反,宜吾不得見也。時尚書屋
居者為社稷之守,行者為覊紲之仆,其亦可也,何必罪居者?國君而仇匹夫,懼者甚眾矣。」僕人以告,公遽見之。時尚書屋
狄人歸季隗于晉而請其二子。文公妻趙衰,生原同、屏括、摟嬰。趙姬請逆盾與其母,子余辭。姬曰:「得寵而忘舊,何以使人?必逆之!」固請,許之,來,以盾為才,固請于公以為嫡子,而使其三子下之,以叔隗為內子而己下之。時尚書屋
晉侯賞從亡者,介之推不言祿,祿亦弗及。推曰「獻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時尚書屋
獻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
其母曰:「能如是乎?與女偕隱。」遂隱而死。晉侯求之,不獲,以綿上為之田,曰:「以志吾過,且旌善人。」
鄭之入滑也,滑人聽命。師還,又即衛。鄭公子士、泄堵俞彌帥師伐滑。王使伯服、游孫伯如鄭請滑。時尚書屋
鄭伯怨惠王之入而不與厲公爵也,又怨襄王之與衛、滑也,故不聽王命而執二子。王怒,將以狄伐鄭。富辰諫曰:「不可。臣聞之,大上以德撫民,其次親親以相及也。時尚書屋
昔周公弔二叔之不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時尚書屋
不可。臣聞之,大上以德撫民,其次親親以相及也。昔周公弔二叔之不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王弗聽,使頽叔、桃子出狄師。時尚書屋
夏,狄伐鄭,取櫟。時尚書屋
王德狄人,將以其女為後。」
王又弗聽。時尚書屋
初,甘昭公有寵于惠後,惠後將立之,未及而卒。」
遂奉大叔,以狄師攻王。王禦士將禦之。王曰:“先後其謂我何?寧使諸侯圖之。王遂出。時尚書屋
及坎欿,國人納之。時尚書屋
秋,頽叔、桃子奉大叔,以狄師伐周,大敗周師,獲周公忌父、原伯、毛伯、富辰。王出適鄭,處于汜。大叔以隗氏居于溫。時尚書屋
鄭子華之弟子臧出奔宋,好聚鷸冠。鄭伯聞而惡之,使盜誘之。八月,盜殺之於陳、宋之間。君子曰:「服之不衷,身之災也。時尚書屋
《詩》曰:『彼己之子,不稱其服。』子臧之服,不稱也夫。《詩》曰,『自詒伊戚』,其子臧之謂矣。時尚書屋
服之不衷,身之災也。」
宋及楚平。」
鄭伯從之,享宋公有加,禮也。時尚書屋
冬,王使來告難曰:「不谷不德,得罪于母弟之寵子帶,鄙在鄭地汜,敢告叔父。」臧文仲對曰:「天子蒙塵于外,敢不奔問官守。」王使簡師父告于晉,使左鄢父告于秦。天子無出,書曰「天王出居于鄭」,闢母弟之難也。時尚書屋
天子凶服降名,禮也。鄭伯與孔將鉏、石甲父、侯宣多省視官具于汜,而後聽其私政,禮也。時尚書屋
衛人將伐邢,禮至曰:「不得其守,國不可得也。我請昆弟仕焉。」乃往,得仕。時尚書屋

◇僖公二十五年

二十有五年春王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夏四月癸酉,衛侯燬卒。宋蕩伯姬來逆婦。宋殺其大夫。時尚書屋
秋,楚人圍陳,納頓子于頓。葬衛文公。冬十有二月癸亥,公會衛子、莒慶盟于洮。時尚書屋
二十五年春,衛人伐邢,二禮從國子巡城,掖以赴外,殺之。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同姓也,故名。禮至為銘曰:「余掖殺國子,莫余敢止。」
秦伯師于河上,將納王。」
使卜偃卜之,曰:「吉。遇黃帝戰于阪泉之兆。」公曰:「吾不堪也。」對曰:「周禮未改。時尚書屋
今之王,古之帝也。」公曰:「筮之。」筮之,遇《大有》ⅵⅰ之《睽》ⅵⅷ,曰:「吉。遇『公用享于天子』之卦也。時尚書屋
戰克而王饗,吉孰大焉,且是卦也,天為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逆公,不亦可乎?《大有》去《睽》而復,亦其所也。」晉侯辭秦師而下。三月甲辰,次於陽樊。右師圍溫,左師逆王。時尚書屋
夏四月丁巳,王入于王城,取大叔于溫,殺之於隰城。時尚書屋
戊午,晉侯朝王,王饗醴,命之宥。請隧,弗許,曰:「王章也。未有代德而有二王,亦叔父之所惡也。」與之陽樊、溫、原、欑茅之田。時尚書屋
晉於是始啟南陽。時尚書屋
陽樊不服,圍之。蒼葛呼曰:「德以柔中國,刑以威四夷,宜吾不敢服也。時尚書屋
德以柔中國,刑以威四夷,宜吾不敢服也。」乃出其民。時尚書屋
秋,秦、晉伐鄀。楚鬥克、屈禦寇以申、息之師戍商密。秦人過析隈,入而系輿人以圍商密,昏而傅焉。宵,坎血加書,偽與子儀、子邊盟者。時尚書屋
商密人懼曰:「秦取析矣,戍人反矣。」乃降秦師。囚申公子儀、息公子邊以歸。楚令尹子玉追秦師,弗及,遂圍陳,納頓子于頓。時尚書屋
冬,晉侯圍原,命三日之糧。原不降,命去之。諜出,曰:「原將降矣。」
軍吏曰:「請待之。」公曰:「信,國之寶也,民之所庇也,得原失信,何以庇之?所亡滋多。」退一舍而原降。遷原伯貫于冀。時尚書屋
趙衰為原大夫,狐溱為溫大夫。時尚書屋
衛人平莒於我,十二月,盟于洮,修衛文公之好,且及莒平也。時尚書屋
晉侯問原守于寺人勃鞮,對曰:「昔趙衰以壺飱從徑,餒而弗食。」故使處原。時尚書屋

◇僖公二十六年

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己未,公會莒子、衛寧速盟于向。齊人侵我西鄙,公追齊師,至酅,不及。夏,齊人伐我北鄙。衛人伐齊。時尚書屋
公子遂如楚乞師。時尚書屋
秋,楚人滅夔,以夔子歸。冬,楚人伐宋,圍緍。公以楚師伐齊,取谷。公至自伐齊。時尚書屋
二十六年春,王正月,公會莒茲公、寧莊子盟于向,尋洮之盟也。時尚書屋
齊師侵我西鄙,討是二盟也。夏,齊孝公伐我北鄙。衛人伐齊,洮之盟故也。公使展喜犒師,使受命于展禽。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