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 第 12 頁


經二十有九年春,介葛盧來。公至自圍許。夏六月,會王人、晉人、宋人、齊人、陳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秋,大雨雹。冬,介葛盧來。傳二十九年春,葛盧來朝,舍于昌衍之上。公在會,饋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58)

二十有九年春,介葛盧來。公至自圍許。夏六月,會王人、晉人、宋人、齊人、陳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秋,大雨雹。時尚書屋

冬,介葛盧來。時尚書屋
二十九年春,葛盧來朝,舍于昌衍之上。公在會,饋之芻米,禮也。時尚書屋
夏,公會王子虎、晉狐偃、宋公孫固、齊國歸父、陳轅濤涂、秦小子慭,盟于翟泉,尋踐土之盟,且謀伐鄭也。卿不書,罪之也。在禮,卿不會公、侯,會伯、子、男可也。時尚書屋
秋,大雨雹,為災也。時尚書屋
冬,介葛盧來,以未見公,故復來朝,禮之,加燕好。時尚書屋
介葛盧聞牛鳴,曰:「是生三犠,皆用之矣,其音雲。」問之而信。時尚書屋

◇僖公三十年

三十年春王正月。夏,狄侵齊。秋,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衛侯鄭歸於衛。時尚書屋
晉人、秦人圍鄭。介人侵蕭。冬,天王使宰周公來聘。公子遂如京師。時尚書屋
遂如晉。時尚書屋
三十年春,晉人侵鄭,以觀其可攻與否。狄間晉之有鄭虞也,夏,狄侵齊。時尚書屋
晉侯使醫衍鴆衛侯。寧俞貨醫,使薄其鴆,不死。公為之請,納玉于王與晉侯。皆十瑴。時尚書屋
王許之。秋,乃釋衛侯。衛侯使賂周顓、冶廑,曰:「苟能納我,吾使爾為卿。」周、冶殺元咺及子適、子儀。時尚書屋
公入祀先君。周、冶既服將命,周顓先入,及門,遇疾而死。冶廑辭卿。時尚書屋
九月甲午,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于晉,且貳于楚也。晉軍函陵,秦軍汜南。佚之狐言于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時尚書屋
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夜縋而出,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時尚書屋
若亡鄭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越國以鄙遠,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時尚書屋
且君嘗為晉君賜矣,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不闕秦,將焉取之?闕秦以利晉,唯君圖之。」秦伯說,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揚孫戍之,乃還。時尚書屋
子犯請擊之,公曰:「不可。微夫人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與,不知。時尚書屋
以亂易整,不武。吾其還也。」亦去之。時尚書屋
初,鄭公子蘭出奔晉,從于晉侯。伐鄭,請無與圍鄭。許之,使待命于東。時尚書屋
鄭石甲父、侯宣多逆以為大子,以求成於晉,晉人許之。時尚書屋
冬,王使周公閲來聘,饗有昌歜、白、黑、形鹽。辭曰:「國君,文足昭也,武可畏也,則有備物之饗以象其德。薦五味,羞嘉谷,鹽虎形,以獻其功。時尚書屋
國君,文足昭也,武可畏也,則有備物之饗以象其德。薦五味,羞嘉谷,鹽虎形,以獻其功。」東門襄仲將聘于周,遂初聘于晉。時尚書屋

◇僖公三十一年

三十有一年春,取濟西田。公子遂如晉。夏四月,四卜郊,不從,乃免牲。猶三望。時尚書屋
秋七月。冬,杞伯姬來求婦。狄圍衛。十有二月,衛遷于帝丘。時尚書屋
三十一年春,取濟西田,分曹地也。使臧文仲往,宿于重館。重館人告曰:「晉新得諸侯,必親其共,不速行,將無及也。」從之,分曹地,自洮以南,東傅于濟,盡曹地也。時尚書屋
襄仲如晉,拜曹田也。時尚書屋
夏四月,四卜郊,不從,乃免牲,非禮也。猶三望,亦非禮也。禮不卜常祀,而卜其牲、日,牛卜日曰牲。牲成而卜郊,上怠慢也。時尚書屋
望,郊之細也。不郊,亦無望可也。時尚書屋
秋,晉搜于清原,作五軍禦狄。趙衰為卿。時尚書屋
冬,狄圍衛,衛遷于帝丘。卜曰三百年。衛成公夢康叔曰:「相奪予享。」
公命祀相。寧武子不可,曰:「鬼神非其族類,不歆其祀。杞、鄫何事?相之不享于此。久矣,非衛之罪也,不可以間成王、周公之命祀。時尚書屋
請改祀命。」

鄭泄駕惡公子瑕,鄭伯亦惡之,故公子瑕出奔楚。時尚書屋

◇僖公三十二年

三十有二年春王正月。夏四月己丑,鄭伯捷卒。衛人侵狄。秋,衛人及狄盟。時尚書屋
冬十有二月己卯,晉侯重耳卒。時尚書屋
三十二年春,楚鬥章請平于晉,晉陽處父報之。晉、楚始通。時尚書屋
夏,狄有亂。衛人侵狄,狄請平焉。秋,衛人及狄盟。時尚書屋
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于曲沃,出絳,柩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時尚書屋
將有西師過軼我,擊之,必大捷焉。」杞子自鄭使告于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時尚書屋
勤而無所,必有悖心。」
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于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後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闢風雨也。時尚書屋
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秦師遂東。時尚書屋

◇僖公三十三年

三十有三年春王二月,秦人入滑。齊侯使國歸父來聘。夏四月辛巳,晉人及姜戎敗秦師于殽。癸巳,葬晉文公。時尚書屋
狄侵齊。公伐邾,取訾婁。秋,公子遂帥師伐邾。晉人敗狄于箕。時尚書屋
冬十月,公如齊。十有二月,公至自齊。乙巳,公薨于小寢。隕霜不殺草。時尚書屋
李梅實。晉人、陳人、鄭人伐許。時尚書屋
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冑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于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時尚書屋
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于周,遇之。以乘韋先,牛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於敝邑,敢犒從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衛。」且使遽告于鄭。時尚書屋
鄭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資餼牽竭矣。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閒敝邑,若何?」杞子奔齊,逢孫、揚孫奔宋。時尚書屋
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時尚書屋
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滅滑而還。時尚書屋
齊國莊子來聘,自郊勞至于贈賄,禮成而加之以敏。臧文仲言于公曰:「國子為政,齊猶有禮,君其朝焉。臣聞之,服于有禮,社稷之衛也。」
晉原軫曰:「秦違蹇叔,而以貪勤民,天奉我也。」
欒枝曰:「未報秦施而伐其師,其為死君乎?」先軫曰:「秦不哀吾喪而伐吾同姓,秦則無禮,何施之為?吾聞之,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也。謀及子孫,可謂死君乎?」遂發命,遽興姜戎。子墨衰絰,梁弘禦戎,萊駒為右。時尚書屋
夏四月辛巳,敗秦師于殽,獲百里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以歸,遂墨以葬文公。晉於是始墨。時尚書屋
文嬴請三帥,曰:「彼實構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厭,君何辱討焉!使歸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許之,先軫朝。問秦囚。公曰:「夫人請之,吾舍之矣。」先軫怒曰:「武夫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時尚書屋
墮軍實而長寇仇,亡無日矣。」不顧而唾。公使陽處父追之,及諸河,則在舟中矣。釋左驂,以公命贈孟明。時尚書屋
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釁鼓,使歸就戮于秦,寡君之以為戮,死且不朽。若從君惠而免之,三年將拜君賜。」
秦伯素服郊次,鄉師而哭曰:「孤違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孤之過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狄侵齊,因晉喪也。時尚書屋
公伐邾,取訾婁,以報升陘之役。邾人不設備。秋,襄仲復伐邾。時尚書屋
狄伐晉,及箕。八月戊子,晉侯敗狄于箕。郤缺獲白狄子。先軫曰:「匹夫逞志于君而無討,敢不自討乎?」免冑入狄師,死焉。時尚書屋
狄人歸其元,面如生。時尚書屋
初,臼季使過冀,見冀缺耨,其妻饁之。敬,相待如賓。與之歸,言諸文公曰:「敬,德之聚也。能敬必有德,德以治民,君請用之。時尚書屋
臣聞之,出門如賓,承事如祭,仁之則也。」公曰:「其父有罪,可乎?」對曰:「舜之罪也殛鯀,其舉也興禹。管敬仲,桓之賊也,實相以濟。《康誥》曰:『父不慈,子不祗,兄不友,弟不共,不相及也。時尚書屋
』《詩》曰:『采葑采菲,無以下體。」
以一命命郤缺為卿,復與之冀,亦未有軍行。時尚書屋
冬,公如齊,朝,且弔有狄師也。反,薨于小寢,即安也。時尚書屋
晉、陳、鄭伐許,討其貳于楚也。時尚書屋
楚令尹子上侵陳、蔡。陳、蔡成,遂伐鄭,將納公子瑕,門于桔柣之門。時尚書屋
瑕覆于周氏之汪,外仆髡屯禽之以獻。文夫人斂而葬之鄶城之下。時尚書屋
晉陽處父侵蔡,楚子上救之,與晉師夾泜而軍。」
乃駕以待。子上欲涉,大孫伯曰:「不可。時尚書屋
不可。」乃退舍。陽子宣言曰:「楚師遁矣。」遂歸。時尚書屋
楚師亦歸。大子商臣譖子上曰:「受晉賂而闢之,楚之恥也,罪莫大焉。」王殺子上。時尚書屋
葬僖公,緩作主,非禮也。凡君薨,卒哭而祔,祔而作主,特祀于主,烝嘗禘于廟。時尚書屋
文公元年~十八年

◇文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二月癸亥,日有食之。天王使叔服來會葬。時尚書屋
夏四月丁巳,葬我君僖公。天王使毛伯來錫公命。晉侯伐衛。叔孫得臣如京師。時尚書屋
衛人伐晉。秋,公孫敖會晉侯于戚。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弒其君頵。公孫敖如齊。時尚書屋
元年春,王使內史叔服來會葬。公孫敖聞其能相人也,見其二子焉。時尚書屋
叔服曰:「谷也食子,難也收子。谷也豐下,必有後於魯國。」
於是閏三月,非禮也。先王之正時也,履端於始,舉正于中,歸余于終。履端於始,序則不愆。舉正于中,民則不惑。時尚書屋
歸余于終,事則不悖。時尚書屋
夏四月丁巳,葬僖公。時尚書屋
王使毛伯衛來錫公命。叔孫得臣如周拜。時尚書屋
晉文公之季年,諸侯朝晉。衛成公不朝,使孔達侵鄭,伐綿、訾,及匡。晉襄公既祥,使告于諸侯而伐衛,及南陽。先且居曰:「效尤,禍也。時尚書屋
請君朝王,臣從師。」晉侯朝王于溫,先且居、胥臣伐衛。五月辛酉朔,晉師圍戚。六月戊戌,取之,獲孫昭子。時尚書屋
衛人使告于陳。陳共公曰:「更伐之,我辭之。」衛孔達帥師伐晉,君子以為古。古者越國而謀。時尚書屋
秋,晉侯疆戚田,故公孫敖會之。時尚書屋
初,楚子將以商臣為大子,訪諸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齒未也。而又多愛,黜乃亂也。楚國之舉,恆在少者。時尚書屋
且是人也,蜂目而豺聲,忍人也,不可立也。」
從之。」
「能行乎?」曰:「不能。」「能行大事乎?」曰:「能。」
冬十月,以宮甲圍成王。王請食熊蹯而死。弗聽。丁未,王縊。時尚書屋
謚之曰:「靈」,不瞑;曰:「成」,乃瞑。穆王立,以其為大子之室與潘崇,使為大師,且掌環列之尹。時尚書屋
穆伯如齊,始聘焉,禮也。凡君即位,卿出並聘,踐修舊好,要結外授,好事鄰國,以衛社稷,忠信卑讓之道也。忠,德之正也;信,德之固也;卑讓,德之基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