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 第 4 頁


◇桓公十三年經十有三年春二月,公會紀侯、鄭伯。己巳,及齊侯、宋公、衛侯、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三月,葬衛宣公。夏,大水。秋七月。冬十月。傳十三年春,楚屈瑕
作者:待考 / 頁數:(4 / 58)

◇桓公十三年

十有三年春二月,公會紀侯、鄭伯。己巳,及齊侯、宋公、衛侯、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三月,葬衛宣公。時尚書屋

夏,大水。秋七月。冬十月。時尚書屋
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羅,鬥伯比送之。還,謂其禦曰:「莫敖必敗。時尚書屋
莫敖必敗。」遂見楚子曰:「必濟師。」楚子辭焉。入告夫人鄧曼。時尚書屋
鄧曼曰:「大夫其非眾之謂,其謂君撫小民以信,訓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時尚書屋
大夫其非眾之謂,其謂君撫小民以信,訓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楚子使賴人追之,不及。時尚書屋
莫敖使徇于師曰:「諫者有刑。」及鄢,亂次以濟。遂無次,且不設備。及羅,羅與盧戎兩軍之。時尚書屋
大敗之。莫敖縊于荒谷,群帥囚于冶父以聽刑。楚子曰:「孤之罪也。」皆免之。時尚書屋
宋多責賂于鄭,鄭不堪命。故以紀、魯及齊與宋、衛、燕戰。不書所戰,後也。時尚書屋
鄭人來請修好。時尚書屋

◇桓公十四年

十有四年春正月,公會鄭伯于曹。無冰。夏五,鄭伯使其弟語來盟。時尚書屋
秋八月壬申,禦廩災。乙亥,嘗。冬十有二月丁巳,齊侯祿父卒。宋人以齊人、蔡人、衛人、陳人伐鄭。時尚書屋
十四年春,會于曹。曹人致餼,禮也。時尚書屋
夏,鄭子人來尋盟,且修曹之會。時尚書屋
秋八月壬申,禦廩災。乙亥,嘗。書,不害也。時尚書屋
冬,宋人以諸侯伐鄭,報宋之戰也。焚渠門,入,及大逵。伐東郊,取牛首。時尚書屋
以大宮之椽歸,為盧門之椽。時尚書屋

◇桓公十五年

十有五年春二月,天王使家父來求車。三月乙未,天王崩。夏四月己巳,葬齊僖公。五月,鄭伯突出奔蔡。時尚書屋
鄭世子忽復歸於鄭。許叔入于許。公會齊侯于艾。邾人、牟人、葛人來朝。時尚書屋
秋九月,鄭伯突入于櫟。冬十有一月,公會宋公、衛侯、陳侯于衰,伐鄭。時尚書屋
十五年春,天王使家父來求車,非禮也。諸侯不貢車、服,天子不私求財。時尚書屋
祭仲專,鄭伯患之,使其婿雍糾殺之。將享諸郊。雍姬知之,謂其母曰:「父與夫孰親?」其母曰:「人盡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遂告祭仲曰:「雍氏舍其室而將享子于郊,吾惑之,以告。」祭仲殺雍糾,屍諸周氏之汪。時尚書屋
公載以出,曰:「謀及婦人,宜其死也。」夏,厲公出奔蔡。時尚書屋
六月乙亥,昭公入。時尚書屋
許叔入于許。時尚書屋
公會齊侯于艾,謀定許也。時尚書屋
秋,鄭伯因櫟人殺檀伯,而遂居櫟。時尚書屋
冬,會于衰,謀伐鄭,將納厲公也。弗克而還。時尚書屋

◇桓公十六年

十有六年春正月,公會宋公、蔡侯、衛侯于曹。夏四月,公會宋公、衛侯、陳侯、蔡侯伐鄭。秋七月,公至自伐鄭。冬,城向。時尚書屋
十有一月,衛侯朔出奔齊。時尚書屋
十六年春正月,會于曹,謀伐鄭也。時尚書屋
夏,伐鄭。時尚書屋
秋七月,公至自伐鄭,以飲至之禮也。時尚書屋
冬,城向,書,時也。時尚書屋
初,衛宣公烝于夷姜,生急子,屬諸右公子。為之娶于齊,而美,公取之,生壽及朔,屬壽于左公子。夷姜縊。宣姜與公子朔構急子。時尚書屋
公使諸齊,使盜待諸莘,將殺之。壽子告之,使行。不可,曰:「棄父之命,惡用子矣!有無父之國則可也。」及行,飲以酒,壽子載其旌以先,盜殺之。時尚書屋
急子至,曰:「我之求也。時尚書屋
我之求也。」又殺之。二公子故怨惠公。時尚書屋
十一月,左公子洩、右公子職立公子黔牟。惠公奔齊。時尚書屋

◇桓公十七年

十有七年春正月丙辰,公會齊侯、紀侯盟于黃。二月丙午,公會邾儀父,盟于趡。夏五月丙午,及齊師戰于奚。六月丁丑,蔡侯封人卒。時尚書屋
秋八月,蔡季自陳歸於蔡。癸巳,葬蔡桓侯。及宋人、衛人伐邾。冬十月朔,日有食之。時尚書屋
十七年春,盟于黃,平齊、紀,且謀衛故也。時尚書屋
乃邾儀父盟于趡,尋蔑之盟也。時尚書屋
夏,及齊師戰于奚,疆事也。於是齊人侵魯疆,疆吏來告,公曰:「疆場之事,慎守其一,而備其不虞。姑盡所備焉。事至而戰,又何謁焉?」蔡桓侯卒。時尚書屋

蔡人召蔡季于陳。時尚書屋
秋,蔡季自陳歸於蔡,蔡人嘉之也。時尚書屋
伐邾,宋志也。時尚書屋
冬十月朔,日有食之。不書日,官失之也。天子有日官,諸侯有日禦。日官居卿以厎日,禮也。時尚書屋
日禦不失日,以授百官于朝。時尚書屋
初,鄭伯將以高渠彌為卿,昭公惡之,固諫,不聽,昭公立,懼其殺己也。時尚書屋
辛卯,弒昭公,而立公子亹。時尚書屋
君子謂昭公知所惡矣。公子達曰:「高伯其為戮乎?復惡已甚矣。」

◇桓公十八年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公會齊侯于濼。公與夫人姜氏遂如齊。夏四月丙子,公薨于齊。丁酉,公之喪至自齊。時尚書屋
秋七月,冬十有二月己丑,葬我君桓公。時尚書屋
十八年春,公將有行,遂與姜氏如齊。申繻曰:「女有家,男有室,無相瀆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
公會齊侯于濼,遂及文姜如齊。齊侯通焉。公謫之,以告。時尚書屋
夏四月丙子,享公。使公子彭生乘公,公薨于車。時尚書屋
魯人告于齊曰:「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寧居,來修舊好,禮成而不反,無所歸咎,惡於諸侯。請以彭生除之。」齊人殺彭生。時尚書屋
秋,齊侯師于首止,子亹會之,高渠彌相。」
仲曰:「信也。」
周公欲弒莊王而立王子克。辛伯告王,遂與王殺周公黑肩。王子克奔燕。時尚書屋
初,子儀有寵于桓王,桓王屬諸周公。辛伯諫曰:「並後、匹嫡、兩政、耦國,亂之本也。」周公弗從,故及。時尚書屋
莊公元年~三十二年

◇莊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三月,夫人孫于齊。夏,單伯送王姬。秋,築王姬之館于外。時尚書屋
冬十月乙亥,陳侯林卒。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王姬歸於齊。齊師遷紀、郱、鄑、郚。時尚書屋
元年春,不稱即位,文姜出故也。時尚書屋
三月,夫人孫于齊。不稱姜氏,絶不為親,禮也。時尚書屋
秋,築王姬之館于外。為外,禮也。時尚書屋

◇莊公二年

二年春王二月,葬陳莊公。夏,公子慶父帥師伐於余丘。秋七月,齊王姬卒。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會齊侯于禚。時尚書屋
乙酉,宋公馮卒。時尚書屋
二年冬,夫人姜氏會齊侯于禚。書,奸也。時尚書屋

◇莊公三年

三年春王正月,溺會齊師伐衛。夏四月,葬宋莊公。五月,葬桓王。時尚書屋
秋,紀季以酅入于齊。冬,公次於滑。時尚書屋
三年春,溺會齊師伐衛,疾之也。時尚書屋
夏五月,葬桓王,緩也。時尚書屋
秋,紀季以酅入于齊,紀於是乎始判。時尚書屋
冬,公次於滑,將會鄭伯,謀紀故也。鄭伯辭以難。凡師,一宿為舍,再宿為信,過信為次。時尚書屋

◇莊公四年

四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享齊侯于祝丘。三月,紀伯姬卒。夏,齊侯、陳侯、鄭伯遇于垂。紀侯大去其國。時尚書屋
六月乙丑,齊侯葬紀伯姬。秋七月。冬,公及齊人狩于禚。時尚書屋
四年春,王三月,楚武王荊屍,授師孑焉,以伐隨。將齊,入告夫人鄧曼曰:「余心蕩。」鄧曼嘆曰:「王祿盡矣。盈而蕩,天之道也。時尚書屋
先君其知之矣,故臨武事,將發大命,而蕩王心焉。若師徒無虧,王薨於行,國之福也。」
王遂行,卒於樠木之下。令尹鬥祁、莫敖屈重除道梁溠,營軍臨隨。隨人懼,行成。莫敖以王命入盟隨侯,且請為會于漢汭而還。時尚書屋
濟漢而後發喪。時尚書屋
紀侯不能下齊,以與紀季。夏,紀侯大去其國,違齊難也。時尚書屋

◇莊公五年

五年春王正月。夏,夫人姜氏如齊師。秋,郳犁來來朝。冬,公會齊人、宋人、陳人、蔡人伐衛。時尚書屋
五年秋,郳犁來來朝,名,未王命也。時尚書屋
冬,伐衛,納惠公也。時尚書屋

◇莊公六年

六年春王正月,王人子突救衛。夏六月,衛侯朔入于衛。秋,公至自伐衛。螟。時尚書屋
冬,齊人來歸衛俘。時尚書屋
六年春,王人救衛。時尚書屋
夏,衛侯入,放公子黔牟于周,放寧跪于秦,殺左公子泄、右公子職,乃即位。時尚書屋
君子以二公子之立黔牟為不度矣。夫能固位者,必度于本末而後立衷焉。不知其本,不謀。知本之不枝,弗強。時尚書屋
《詩》云:「本枝百世。」
冬,齊人來歸衛寶,文姜請之也。時尚書屋
楚文王伐申,過鄧。鄧祁侯曰:「吾甥也。」止而享之。騅甥、聃甥、養甥請殺楚子,鄧侯弗許。時尚書屋
三甥曰:「亡鄧國者,必此人也。若不早圖,後君噬齊。時尚書屋
亡鄧國者,必此人也。若不早圖,後君噬齊。」鄧侯曰:「人將不食吾余。」對曰:「若不從三臣,抑社稷實不血食,而君焉取余?」弗從。時尚書屋
還年,楚子伐鄧。十六年,楚復伐鄧,滅之。時尚書屋

◇莊公七年

七年春,夫人姜氏會齊侯于防。夏四月辛卯,夜,恆星不見。夜中,星隕如雨。秋,大水。時尚書屋
無麥苗。冬,夫人姜氏會齊侯于谷。時尚書屋
七年春,文姜會齊侯于防,齊志也。時尚書屋
夏,恆星不見,夜明也。星隕如雨,與雨偕也。時尚書屋
秋,無麥苗,不害嘉谷也。時尚書屋

◇莊公八年

八年春王正月,師次於郎,以俟陳人,蔡人。甲午,治兵。夏,師及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秋,師還。時尚書屋
冬十有一月癸未,齊無知弒其君諸兒。時尚書屋
八年春,治兵于廟,禮也。時尚書屋
夏,師及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仲慶父請伐齊師。公曰:「不可。時尚書屋
我實不德,齊師何罪?罪我之由。《夏書》曰:『皋陶邁種德,德,乃降。』姑務修德以待時乎。」秋,師還。時尚書屋
君子是以善魯莊公。時尚書屋
齊侯使連稱、管至父戍葵丘。瓜時而往,曰:「及瓜而代。」期戍,公問不至。請代,弗許。時尚書屋
故謀作亂。時尚書屋
僖公之母弟曰夷仲年,生公孫無知,有寵于僖公,衣服禮秩如適。襄公絀之。時尚書屋
二人因之以作亂。連稱有從妹在公宮,無寵,使間公,曰:「捷,吾以女為夫人。」
冬十二月,齊侯游于姑棼,遂田于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子彭生也。」
公怒曰:「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墜於車,傷足喪屨。反,誅屨于徒人費。弗得,鞭之,見血。時尚書屋
走出,遇賊于門,劫而束之。費曰:「我奚禦哉!」袒而示之背,信之。費請先入,伏公而出,鬥,死於門中。石之紛如死於階下。時尚書屋
遂入,殺孟陽于床。曰:「非君也,不類。」見公之足於戶下,遂弒之,而立無知。時尚書屋
初襄公立,無常。鮑叔牙曰:「君使民慢,亂將作矣。」奉公子小白出奔莒。時尚書屋
亂作,管夷吾、召忽奉公子糾來奔。時尚書屋
初,公孫無知虐于雍廩。時尚書屋

◇莊公九年

九年春,齊人殺無知。公及齊大夫盟于既。夏,公伐齊納子糾。齊小白入于齊。時尚書屋
秋七月丁酉,葬齊襄公。八月庚申,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九月,齊人取子糾殺之。冬,浚洙。時尚書屋
九年春,雍廩殺無知。時尚書屋
公及齊大夫盟于蔇,齊無君也。時尚書屋
夏,公伐齊,納子糾。桓公自莒先入。時尚書屋
秋,師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公喪戎路,傳乘而歸。秦子、梁子以公旗闢于下道,是以皆止。時尚書屋
鮑叔帥師來言曰:「子糾,親也,請君討之。管、召、仇也,請受而甘心焉。」
乃殺子糾于生竇,召忽死之。管仲請囚,鮑叔受之,及堂阜而稅之。歸而以告曰:「管夷吾治于高傒,使相可也。」公從之。時尚書屋

◇莊公十年

十年春王正月,公敗齊師于長勺。二月,公侵宋。三月,宋人遷宿。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