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 第 5 頁


夏六月,齊師、宋師次於郎。公敗宋師于乘丘。秋九月,荊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冬十月,齊師滅譚,譚子奔莒。傳十年春,齊師伐我。」乃入見。」公曰:「犠牲玉帛,弗敢加也,必
作者:待考 / 頁數:(5 / 58)

夏六月,齊師、宋師次於郎。公敗宋師于乘丘。秋九月,荊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冬十月,齊師滅譚,譚子奔莒。時尚書屋

十年春,齊師伐我。」
乃入見。」
公曰:「犠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公與之乘。」
齊人三鼓,劌曰:「可矣。」
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時尚書屋
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時尚書屋
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
夏六月,齊師、宋師次於郎。公子偃曰:「宋師不整,可敗也。宋敗,齊必還,請擊之。」公弗許。時尚書屋
自雩門竊出,蒙皋比而先犯之。公從之。大敗宋師于乘丘。齊師乃還。時尚書屋
蔡哀侯娶于陳,息侯亦娶焉。息媯將歸,過蔡。蔡侯曰:「吾姨也。」止而見之,弗賓。時尚書屋
息侯聞之,怒,使謂楚文王曰:「伐我,吾求救于蔡而伐之。」楚子從之。秋九月,楚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時尚書屋
齊侯之出也,過譚,譚不禮焉。及其入也,諸侯皆賀,譚又不至。冬,齊師滅譚,譚無禮也。譚子奔莒,同盟故也。時尚書屋

◇莊公十一年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夏五月,戊寅,公敗宋師于鄑。秋,宋大水。時尚書屋
冬,王姬歸於齊。時尚書屋
十一年夏,宋為乘丘之役故侵我。公禦之,宋師未陳而薄之,敗諸鄑。時尚書屋
凡師,敵未陳曰敗某師,皆陳曰戰,大崩曰敗績,得俊曰克,覆而敗之曰取某師,京師敗曰王師敗績于某。時尚書屋
秋,宋大水。公使弔焉,曰:「天作淫雨,害于粢盛,若之何不吊?」對曰:「孤實不敬,天降之災,又以為君憂,拜命之辱。」臧文仲曰:「宋其興乎。禹、湯罪己,其興也悖焉,桀、紂罪人,其亡也忽焉。時尚書屋
且列國有凶稱孤,禮也。」
冬,齊侯來逆共姬。時尚書屋
乘丘之役,公以金仆姑射南宮長萬,公右遄孫生搏之。宋人請之,宋公靳之,曰:「始吾敬子,今子,魯囚也。吾弗敬子矣。」病之。時尚書屋

◇莊公十二年

十有二年春王三月,紀叔姬歸於酅。夏四月。秋八月甲午,宋萬弒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十月,宋萬出奔陳。時尚書屋
十二年秋,宋萬弒閔公于蒙澤。遇仇牧于門,批而殺之。遇大宰督于東宮之西,又殺之。立子游。時尚書屋
群公子奔蕭。公子禦說奔亳。南宮牛、猛獲帥師圍亳。時尚書屋
冬十月,蕭叔大心及戴、武、宣、穆、莊之族以曹師伐之。殺南宮牛于師,殺子游于宋,立桓公。猛獲奔衛。南宮萬奔陳,以乘車輦其母,一日而至。時尚書屋
宋人請猛獲于衛,衛人欲勿與,石祁子曰:「不可。天下之惡一也,惡於宋而保於我,保之何補?得一夫而失一國,與惡而棄好,非謀也。」衛人歸之。亦請南宮萬于陳,以賂。時尚書屋
陳人使婦人飲之酒,而以犀革裹之。比及宋,手足皆見。時尚書屋
宋人皆醢之。時尚書屋

◇莊公十三年

十有三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會于北杏。夏六月,齊人滅遂。秋七月。冬,公會齊侯盟于柯。時尚書屋
十三年春,會于北杏,以平宋亂。遂人不至。時尚書屋
夏,齊人滅遂而戍之。時尚書屋
冬,盟于柯,始及齊平也。時尚書屋
宋人背北杏之會。時尚書屋

◇莊公十四年

十有四年春,齊人、陳人、曹人伐宋。夏,單伯會伐宋。秋七月,荊入蔡。冬,單伯會齊侯、宋公、衛侯、鄭伯于鄄。時尚書屋
十四年春,諸侯伐宋,齊請師于周。夏,單伯會之,取成於宋而還。時尚書屋
鄭厲公自櫟侵鄭,及大陵,獲傅瑕。傅瑕曰:「苟舍我,吾請納君。」與之盟而赦之。六月甲子,傅瑕殺鄭子及其二子而納厲公。時尚書屋
初,內蛇與外蛇鬥于鄭南門中,內蛇死。六年而厲公入。公聞之,問于申繻曰:「猶有妖乎?」對曰:「人之所忌,其氣焰以取之,妖由人興也。人無釁焉,妖不自作。時尚書屋
人棄常則妖興,故有妖。」
厲公入,遂殺傅瑕。」

對曰:「先君桓公命我先人典司宗祏。」
乃縊而死。時尚書屋
蔡哀侯為莘故,繩息媯以語楚子。楚子如息,以食入享,遂滅息。以息媯歸,生堵敖及成王焉,未言。楚子問之,對曰:「吾一婦人而事二夫,縱弗能死,其又奚言?」楚子以蔡侯滅息,遂伐蔡。時尚書屋
秋七月,楚入蔡。時尚書屋
君子曰:「《商書》所謂『惡之易也,如火之燎于原,不可鄉邇,其猶可撲滅』者,其如蔡哀侯乎。」
冬,會于鄄,宋服故也。時尚書屋

◇莊公十五年

十有五年春,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會于鄄。夏,夫人姜氏如齊。秋,宋人、齊人、邾人伐郳。鄭人侵宋。時尚書屋
冬十月。時尚書屋
十五年春,復會焉,齊始霸也。時尚書屋
秋,諸侯為宋伐郳。鄭人間之而侵宋。時尚書屋

◇莊公十六年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夏,宋人、齊人、衛人伐鄭。秋,荊伐鄭。冬十有二月,會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時尚書屋
邾子克卒。時尚書屋
十六年夏,諸侯伐鄭,宋故也。時尚書屋
鄭伯自櫟入,緩告于楚。秋,楚伐鄭,及櫟,為不禮故也。時尚書屋
鄭伯治與于雍糾之亂者。」
使以十月入,曰:「良月也,就盈數焉。」
君子謂:「強鉏不能衛其足。」
冬,同盟于幽,鄭成也。時尚書屋
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軍為晉侯。時尚書屋
初,晉武公伐夷,執夷詭諸。」
遂以晉師伐夷,殺夷詭諸。周公忌父出奔虢。惠王立而復之。時尚書屋

◇莊公十七年

十有七年春,齊人執鄭詹。夏,齊人殲于遂。秋,鄭詹自齊逃來。冬,多麋。時尚書屋
十七年春,齊人執鄭詹,鄭不朝也。時尚書屋
夏,遂因氏,頜氏、工婁氏、須遂氏饗齊戍,醉而殺之,齊人殲焉。時尚書屋

◇莊公十八年

十有八年春王三月,日有食之。夏,公追戎于濟西。秋,有蜮。冬十月。時尚書屋
十八年春,虢公、晉侯朝王,王饗醴,命之宥,皆賜玉五瑴,馬三匹。時尚書屋
非禮也。王命諸侯,名位不同,禮亦異數,不以禮假人。時尚書屋
虢公、晉侯、鄭伯使原莊公逆王后于陳。陳媯歸於京師,實惠後。時尚書屋
夏,公追戎于濟西。不言其來,諱之也。時尚書屋
秋,有蜮,為災也。時尚書屋
初,楚武王克權,使鬥緡尹之。以叛,圍而殺之。遷權于那處,使閻敖尹之。時尚書屋
及文王即位,與巴人伐申而驚其師。巴人叛楚而伐那處,取之,遂門于楚。閻敖遊湧而逸。楚子殺之,其族為亂。時尚書屋
冬,巴人因之以伐楚。時尚書屋

◇莊公十九年

十有九年春王正月。夏四月。秋,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宋公盟。夫人姜氏如莒。時尚書屋
冬,齊人、宋人、陳人伐我西鄙。時尚書屋
十九年春,楚子禦之,大敗於津。還,鬻拳弗納。遂伐黃,敗黃師于碏陵。還,及湫,有疾。時尚書屋
夏六月庚申卒,鬻拳葬諸夕室,亦自殺也,而葬于絰初,鬻拳強諫楚子,楚子弗從,臨之以兵,懼而從之。鬻拳曰:「吾懼君以皇。兵,罪莫大焉。」遂自刖也。時尚書屋
楚人以為大閽,謂之大伯,使其後掌之。君子曰:「鬻拳可謂愛君矣,諫以自納于刑,刑猶不忘納君于善。」
初,王姚嬖于莊王,生子頽。子頽有寵,蒍國為之師。及惠王即位,取蒍國之圃以為囿,邊伯之宮近於王宮,王取之。王奪子禽,祝跪與詹父田,而收膳夫之秩。時尚書屋
故蒍國、邊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作亂,因蘇氏。秋,五大夫奉子頽以伐王,不克,出奔溫。蘇子奉子頽以奔衛。衛師、燕師伐周。時尚書屋
冬,立子頽。時尚書屋

◇莊公二十年

二十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夏,齊大災。秋七月。冬,齊人伐戎。時尚書屋
二十年春,鄭伯和王室,不克。執燕仲父。夏,鄭伯遂以王歸,王處于櫟。秋,王及鄭伯入于鄔。時尚書屋
遂入成周,取其寶器而還。時尚書屋
冬,王子頽享五大夫,樂及遍舞。鄭伯聞之,見虢叔,曰:「寡人聞之,哀樂失時,殃咎必至。今王子頽歌舞不倦,樂禍也。夫司寇行戮,君為之不舉,而況敢樂禍乎!奸王之位,禍孰大焉?臨禍忘憂,憂必及之。時尚書屋
盍納王乎?」虢公曰:「寡人之願也。」

◇莊公二十一年

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夏五月辛酉,鄭伯突卒。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冬十有二月,葬鄭厲公。時尚書屋
二十一年春,胥命于弭。夏,同伐王城。鄭伯將王,自圉門入,虢叔自北門入,殺王子頽及五大夫。鄭伯享王于闕西闢,樂備。時尚書屋
王與之武公之略,自虎牢以東。原伯曰:「鄭伯效尤,其亦將有咎。」五月,鄭厲公卒。時尚書屋
王巡虢守。虢公為王宮于玤,王與之酒泉。鄭伯之享王也,王以後之鞶鑒予之。虢公請器,王予之爵。時尚書屋
鄭伯由是始惡於王。時尚書屋
冬,王歸自虢。時尚書屋

◇莊公二十二年

二十二年春王正月,肆大眚。癸丑,葬我小君文姜。陳人殺其公子禦寇。夏五月。時尚書屋
秋七月丙申,及齊高傒盟于防。冬,公如齊納幣。時尚書屋
二十二年春,陳人殺其大子禦寇,陳公子完與顓孫奔齊。顓孫自齊來奔。時尚書屋
齊侯使敬仲為卿。辭曰:「覊旅之臣,幸若獲宥,及于寬政,赦其不閒于教訓而免于罪戾,弛于負擔,君之惠也,所獲多矣。敢辱高位,以速官謗。請以死告。時尚書屋
《詩》云:『翹翹車乘,招我以弓,豈不欲往,畏我友朋。』」使為工正。時尚書屋
飲桓公酒,樂。公曰:「以火繼之。」辭曰:「臣卜其晝,未卜其夜,不敢。」
君子曰:「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以君成禮,弗納于淫,仁也。」
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是謂『鳳皇于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于姜。五世其昌,並于正卿。八世之後,莫之與京。』」陳厲公,蔡出也。時尚書屋
故蔡人殺五父而立之,生敬仲。其少也。周史有以《周易》見陳侯者,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曰:“是謂『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時尚書屋
』此其代陳有國乎。不在此,其在異國;非此其身,在其子孫。光,遠而自他有耀者也。時尚書屋
《坤》,土也。《巽》,風也。《乾》,天也。風為天于土上,山也。時尚書屋
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於是乎居土上,故曰:『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庭實旅百,奉之以玉帛,天地之美具焉,故曰:『利用賓于王。』猶有觀焉,故曰其在後乎。時尚書屋
風行而著于土,故曰其在異國乎。若在異國,必姜姓也。姜,大岳之後也。山嶽則配天,物莫能兩大。時尚書屋
陳衰,此其昌乎。”
及陳之初亡也,陳桓子始大於齊。其後亡也,成子得政。時尚書屋

◇莊公二十三年

二十有三年春,公至自齊。祭叔來聘。夏,公如齊觀社。公至自齊。時尚書屋
荊人來聘。公及齊侯遇于谷。蕭叔朝公。秋,丹桓宮楹。時尚書屋
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十有二月甲寅,公會齊侯盟于扈。時尚書屋
二十三年夏,公如齊觀社,非禮也。曹劌諫曰:「不可。夫禮,所以整民也。故會以訓上下之則,制財用之節;朝以正班爵之義,帥長幼之序;征伐以討其不然。時尚書屋
諸侯有王,王有巡守,以大習之。」
公曰:「爾試其事。」士蒍與群公子謀,譖富子而去之。時尚書屋
秋,丹桓宮之楹。時尚書屋

◇莊公二十四年

二十有四年春王三月,刻桓宮桷。葬曹莊公。夏,公如齊逆女。秋,公至自齊。時尚書屋
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戊寅,大夫宗婦覿,用幣。大水。冬,戎侵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