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 第 6 頁


曹覊出奔陳。赤歸於曹。郭公。傳二十四年春,刻其桷,皆非禮也。禦孫諫曰:「臣聞之:『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先君有共德而君納諸大惡,無乃不可乎!」秋,哀姜至。公使宗婦覿,用
作者:待考 / 頁數:(6 / 58)

曹覊出奔陳。赤歸於曹。郭公。時尚書屋

二十四年春,刻其桷,皆非禮也。禦孫諫曰:「臣聞之:『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先君有共德而君納諸大惡,無乃不可乎!」秋,哀姜至。公使宗婦覿,用幣,非禮也。時尚書屋
禦孫曰:「男贄大者玉帛,小者禽鳥,以章物也。女贄不過榛慄棗修,以告虔也。今男女同贄,是無別也。男女之別,國之大節也。時尚書屋
而由夫人亂之,無乃不可乎!」晉士蒍又與群公子謀,使殺游氏之二子。士蒍告晉侯曰:「可矣。不過二年,君必無患。」

◇莊公二十五年

二十有五年春,陳侯使女叔來聘。夏五月癸丑,衛侯朔卒。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伯姬歸於杞。時尚書屋
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門。時尚書屋
冬,公子友如陳。時尚書屋
二十五年春,陳女叔來聘,始結陳好也。嘉之,故不名。時尚書屋
夏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非常也。唯正月之朔,慝未作,日有食之,於是乎用幣于社,伐鼓于朝。時尚書屋
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門,亦非常也。凡天災,有幣無牲。非日月之眚,不鼓。時尚書屋
晉士蒍使群公子盡殺游氏之族,乃城聚而處之。時尚書屋
冬,晉侯圍聚,盡殺群公子。時尚書屋

◇莊公二十六年

二十有六年春,公伐戎。夏,公至自伐戎。曹殺其大夫。秋,公會宋人、齊人,伐徐。時尚書屋
冬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時尚書屋
二十六年春,晉士蒍為大司空。時尚書屋
夏,士蒍城絳,以深其宮。時尚書屋
秋,虢人侵晉。冬,虢人又侵晉。時尚書屋

◇莊公二十七年

二十有七年春,公會杞伯姬于洮。夏六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幽。秋,公子友如陳,葬原仲。冬,杞伯姬來。時尚書屋
莒慶來逆叔姬。杞伯來朝。公會齊侯于城濮。時尚書屋
二十七年春,公會杞伯姬于洮,非事也。天子非展義不巡守,諸侯非民事不舉,卿非君命不越竟。時尚書屋
夏,同盟于幽,陳、鄭服也。時尚書屋
秋,公子友如陳,葬原仲,非禮也。原仲,季友之舊也。時尚書屋
冬,杞伯姬來,歸寧也。凡諸侯之女,歸寧曰來,出曰來歸。夫人歸寧曰如某,出曰歸於某。時尚書屋
晉侯將伐虢,士蒍曰:「不可,虢公驕,若驟得勝於我,必棄其民。」
王使召伯廖賜齊侯命,且請伐衛,以其立子頽也。時尚書屋

◇莊公二十八年

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甲寅,齊人伐衛。衛人及齊人戰,衛人敗績。時尚書屋
夏四月丁未,邾子瑣卒。秋,荊伐鄭,公會齊人、宋人救鄭。冬,築郿。大無麥、禾,臧孫辰告糴于齊。時尚書屋
二十八年春,齊侯伐衛。戰,敗衛師。數之以王命,取賂而還。時尚書屋
晉獻公娶于賈,無子。烝于齊姜,生秦穆夫人及大子申生。又娶二女于戎,大戎狐姬生重耳,小戎子生夷吾。晉伐驪戎,驪戎男女以驪姬。時尚書屋
歸生奚齊。其娣生卓子。驪姬嬖,欲立其子,賂外嬖梁五,與東關嬖五,使言于公曰:「曲沃,君之宗也。蒲與二屈,君之疆也。時尚書屋
不可以無主。」
使俱曰:「狄之廣莫,于晉為都。晉之啟土,不亦宜乎?」晉侯說之。夏,使大子居曲沃,重耳居蒲城,夷吾居屈。群公子皆鄙,唯二姬之子在絳。時尚書屋
二五卒與驪姬譖群公子而立奚齊,晉人謂之二耦。時尚書屋
楚令尹子元欲蠱文夫人,為館于其宮側,而振萬焉。夫人聞之,泣曰:「先君以是舞也,習戎備也。今令尹不尋諸仇讎,而于未亡人之側,不亦異乎!」禦人以告子元。子元曰:「婦人不忘襲仇,我反忘之!」秋,子元以車六百乘伐鄭,入于桔柣之門。時尚書屋
子元、鬥禦疆、鬥梧、耿之不比為旆,鬥班、王孫游、王孫喜殿。」
諸侯救鄭,楚師夜遁。鄭人將奔桐丘,諜告曰:「楚幕有烏。」乃止。時尚書屋
冬,饑。臧孫辰告糴于齊,禮也。時尚書屋
築郿,非都也。凡邑有宗廟先君之主曰都,無曰邑。邑曰築,都曰城。時尚書屋

◇莊公二十九年

二十有九年春,新延廄。夏,鄭人侵許。秋,有蜚。冬十有二月,紀叔姬卒。時尚書屋
城諸及防。時尚書屋
二十九年春,新作延廄。書,不時也。凡馬日中而出,日中而入。時尚書屋
夏,鄭人侵許。凡師有鐘鼓曰伐,無曰侵,輕曰襲。時尚書屋
秋,有蜚,為災也。凡物不為災不書。時尚書屋
冬十二月,城諸及防,書,時也。凡土功,龍見而畢務,戒事也。火見而致用,水昏正而栽,日至而畢。時尚書屋
樊皮叛王。時尚書屋

◇莊公三十年

三十年春王正月。夏,次於成。秋七月,齊人降鄣。八月癸亥,葬紀叔姬。時尚書屋
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冬,公及齊侯遇于魯濟。齊人伐山戎。時尚書屋
三十年春,王命虢公討樊皮。夏四月丙辰,虢公入樊,執樊仲皮,歸於京師。時尚書屋
楚公子元歸自伐鄭,而處王宮,鬥射師諫,則執而梏之。時尚書屋
秋,申公斗班殺子元,鬥谷於菟為令尹,自毀其家以紓楚國之難。時尚書屋
冬,遇于魯濟,謀山戎也,以其病燕故也。時尚書屋

◇莊公三十一年

三十有一年春,築台于郎。夏四月,薛伯卒。築台于薛。六月,齊侯來獻戎捷。時尚書屋
秋,築台于秦。冬,不雨。時尚書屋
三十一年夏六月,齊侯來獻戎捷,非禮也。凡諸侯有四夷之功,則獻於王,王以警于夷。中國則否。諸侯不相遺俘。時尚書屋

◇莊公三十二年

三十有二年春,城小谷。夏,宋公、齊侯遇于梁丘。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寢。時尚書屋
冬十月己未,子般卒。公子慶父如齊。狄伐邢。時尚書屋
三十二年春,城小谷,為管仲也。時尚書屋
齊侯為楚伐鄭之故,請會于諸侯。宋公請先見于齊侯。夏,遇于梁丘。時尚書屋
秋七月,有神降于莘。時尚書屋
惠王問諸內史過曰:「是何故也?」對曰:「國之將興,明神降之,監其德也;將亡,神又降之,觀其惡也。故有得神以興,亦有以亡,虞、夏、商、周皆有之。」王曰:「若之何?」對曰:「以其物享焉,其至之日,亦其物也。」王從之。時尚書屋
內史過往,聞虢請命,反曰:「虢必亡矣,虐而聽于神。」
神居莘六月。虢公使祝應、宗區、史嚚享焉。神賜之土田。史嚚曰:「虢其亡乎!吾聞之:國將興,聽於民;將亡,聽于神。時尚書屋
神,聰明正直而一者也,依人而行。虢多涼德,其何土之能得!」初,公築台臨黨氏,見孟任,從之。閟,而以夫人言許之。割臂盟公,生子般焉。時尚書屋
雩,講于梁氏,女公子觀之。圉人犖自牆外與之戲。子般怒,使鞭之。公曰:「不如殺之,是不可鞭。時尚書屋
犖有力焉,能投蓋於稷門。」
公疾,問後於叔牙。對曰:「慶父材。」問于季友,對曰:「臣以死奉般。」
公曰:「鄉者牙曰慶父材。」成季使以君命命僖叔待于鍼巫氏,使鍼季鴆之,曰:「飲此則有後於魯國,不然,死且無後。」飲之,歸及逵泉而卒,立叔孫氏。時尚書屋
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寢。子般即位,次於黨氏。冬十月己未,共仲使圉人犖賊子般于黨氏。成季奔陳。時尚書屋
立閔公。時尚書屋
閔公元年~二年

◇閔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齊人救邢。夏六月辛酉,葬我君莊公。秋八月,公及齊侯盟于落姑。時尚書屋
季子來歸。冬,齊仲孫來。時尚書屋
元年春,不書即位,亂故也。時尚書屋
狄人伐邢。管敬仲言于齊侯曰:「戎狄豺狼,不可厭也。諸夏親暱,不可棄也。宴安鴆毒,不可懷也。時尚書屋
《詩》云:『豈不懷歸,畏此簡書。』簡書,同惡相恤之謂也。請救邢以從簡書。」齊人救邢。時尚書屋
夏六月,葬莊公,亂故,是以緩。時尚書屋
秋八月,公及齊侯盟于落姑,請復季友也。齊侯許之,使召諸陳,公次於郎以待之。「季子來歸」,嘉之也。時尚書屋
冬,齊仲孫湫來省難。書曰「仲孫」,亦嘉之也。時尚書屋
仲孫歸曰:「不去慶父,魯難未已。」公曰:「若之何而去之?」對曰:「難不已,將自斃,君其待之。」公曰:「魯可取乎?」對曰:「不可,猶秉周禮。周禮,所以本也。時尚書屋
臣聞之,國將亡,本必先顛,而後枝葉從之。」
晉侯作二軍,公將上軍,大子申生將下軍。趙夙禦戎,畢萬為右,以滅耿、滅霍、滅魏。還,為大子城曲沃。賜趙夙耿,賜畢萬魏,以為大夫。時尚書屋
士蒍曰:「大子不得立矣,分之都城而位以卿,先為之極,又焉得立。不如逃之,無使罪至。為吳大伯,不亦可乎?猶有令名,與其及也。且諺曰:『心苟無瑕,何恤乎無家。時尚書屋
』天若祚大子,其無晉乎。」
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啟之矣。時尚書屋
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啟之矣。」
初,畢萬筮仕于晉,遇《屯》ⅴⅲ之《比》ⅴⅰ。辛廖占之,曰:「吉。時尚書屋
吉。」

◇閔公二年

二年春王正月,齊人遷陽。夏五月乙酉,吉禘于莊公。秋八月辛丑,公薨。九月,夫人姜氏孫于邾。時尚書屋
公子慶父出奔莒。冬,齊高子來盟。十有二月,狄入衛。鄭棄其師。時尚書屋
二年春,虢公敗犬戎于渭汭。舟之僑曰:「無德而祿,殃也。殃將至矣。」遂奔晉。時尚書屋
夏,吉禘于莊公,速也。時尚書屋
初,公傅奪卜齮田,公不禁。時尚書屋
秋八月辛丑,共仲使卜齮賊公于武闈。成季以僖公適邾。共仲奔莒,乃入,立之。以賂求共仲于莒,莒人歸之。時尚書屋
及密,使公子魚請,不許。哭而往,共仲曰:「奚斯之聲也。」乃縊。時尚書屋
閔公,哀姜之娣叔姜之子也,故齊人立之。共仲通於哀姜,哀姜欲立之。閔公之死也,哀姜與知之,故孫于邾。齊人取而殺之於夷,以其屍歸,僖公請而葬之。時尚書屋
成季之將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時尚書屋
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又筮之,遇《大有》ⅵⅰ之《乾》ⅰⅰ,曰:「同復于父,敬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時尚書屋
冬十二月,狄人伐衛。」
渠孔禦戎,子伯為右,黃夷前驅,孔嬰齊殿。及狄人戰于熒澤,衛師敗績,遂滅衛。衛侯不去其旗,是以甚敗。狄人囚史華龍滑與禮孔以逐衛人。時尚書屋
二人曰:「我,大史也,實掌其祭。」
夜與國人出。時尚書屋
狄入衛,遂從之,又敗諸河。時尚書屋
初,惠公之即位也少,齊人使昭伯烝于宣姜,不可,強之。生齊子、戴公、文公、宋桓夫人、許穆夫人。文公為衛之多患也,先適齊。及敗,宋桓公逆諸河,宵濟。時尚書屋
衛之遺民男女七百有三十人,益之以共、滕之民為五千人,立戴公以廬于曹。許穆夫人賦《載馳》。齊侯使公子無虧帥車三百乘、甲士三千人以戍曹。歸公乘馬,祭服五稱,牛羊豕鷄狗皆三百,與門材。時尚書屋
歸夫人魚軒,重錦三十兩。時尚書屋
鄭人惡高克,使帥師次於河上,久而弗召。師潰而歸,高克奔陳。鄭人為之賦《清人》。時尚書屋
晉侯使大子申生伐東山皋落氏。裡克諫曰:「大子奉塚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視君膳者也,故曰塚子。君行則守,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古之制也。時尚書屋
夫帥師,專行謀,誓車旅,君與國政之所圖也,非大子之事也。師在制命而已。稟命則不威,專命則不孝。故君之嗣適不可以帥師。時尚書屋
君失其官,帥師不威,將焉用之。且臣聞皋落氏將戰,君其舍之。」公曰:「寡人有子,未知其誰立焉。」
不對而退。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