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 第 7 頁


見大子,大子曰:「吾其廢乎?」對曰:「告之以臨民,教之以軍旅,不共是懼,何故廢乎?且子懼不孝,無懼弗得立,修己而不責人,則免于難。」大子帥師,公衣之偏衣,佩之金玦。狐突禦戎,先
作者:待考 / 頁數:(7 / 58)

見大子,大子曰:「吾其廢乎?」對曰:「告之以臨民,教之以軍旅,不共是懼,何故廢乎?且子懼不孝,無懼弗得立,修己而不責人,則免于難。」

大子帥師,公衣之偏衣,佩之金玦。狐突禦戎,先友為右,梁餘子養禦罕夷,先丹木為右。羊舌大夫為尉。光友曰:「衣身之偏,握兵之要,在此行也,子其勉之。時尚書屋
偏躬無慝,兵要遠災,親以無災,又何患焉!」狐突嘆曰:「時,事之征也;衣,身之章也;佩,衷之旗也。故敬其事則命以始,服其身則衣之純,用期衷則佩之度。今命以時卒,閟其事也;衣之尨服,遠其躬也;佩以金玦,棄其衷也。服以遠之,時以閟之,尨涼冬殺,金寒玦離,胡可恃也?雖欲勉之,狄可盡乎?」梁餘子養曰:帥師者受命于廟,受脤于社,有常服矣。時尚書屋
不獲而龍,命可知也。死而不孝,不如逃之。”罕夷曰:「尨奇無常,金玦不復,雖復何為,君有心矣。」先丹木曰:「是服也。時尚書屋
狂夫阻之。曰『盡敵而反』,敵可盡乎!雖盡敵,猶有內讒,不如違之。」狐突欲行。羊舌大夫曰:「不可。時尚書屋
違命不孝,棄事不忠。時尚書屋
不可。違命不孝,棄事不忠。」
大子將戰,狐突諫曰:「不可,昔辛伯諗周桓公云:『內寵並後,外寵二政,嬖子配適,大都耦國,亂之本也。』周公弗從,故及于難。今亂本成矣,立可必乎?孝而安民,子其圖之,與其危身以速罪也。」
成風聞成季之繇,乃事之,而屬僖公焉,故成季立之。時尚書屋
僖之元年,齊桓公遷邢于夷儀。二年,封衛于楚丘。邢遷如歸,衛國忘亡。時尚書屋
衛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務材訓農,通商惠工,敬教勸學,授方任能。時尚書屋
元年革車三十乘,季年乃三百乘。時尚書屋
僖公元年~三十三年

◇僖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齊師、宋師、曹伯次於聶北,救邢。夏六月,邢遷于夷儀。齊師、宋師、曹師城邢。時尚書屋
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于夷,齊人以歸。楚人伐鄭。八月,公會齊侯、宋公、鄭伯、曹伯、邾人于檉。九月,公敗邾師于偃。時尚書屋
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帥師敗莒于酈。獲莒拏。十有二月丁巳,夫人氏之喪至自齊。時尚書屋
元年春,不稱即位,公出故也。公出復入,不書,諱之也。諱國惡,禮也。時尚書屋
諸侯救邢。邢人潰,出奔師。師遂逐狄人,具邢器用而遷之,師無私焉。時尚書屋
夏,邢遷夷儀,諸侯城之,救患也。凡侯伯救患分災討罪,禮也。時尚書屋
秋,楚人伐鄭,鄭即齊故也。盟于犖,謀救鄭也。時尚書屋
九月,公敗邾師于偃,虛丘之戍將歸者也。時尚書屋
冬,莒人來求賂。公子友敗諸酈,獲莒子之弟拏。非卿也,嘉獲之也。公賜季友汶陽之田及費。時尚書屋
夫人氏之喪至自齊。君子以齊人殺哀姜也為已甚矣,女子,從人者也。時尚書屋

◇僖公二年

二年春王正月,城楚丘。夏五月辛巳,葬我小君哀姜。虞師、晉師滅下陽。秋九月,齊侯、宋公、江人、黃人盟于貫。時尚書屋
冬十月,不雨。楚人侵鄭。時尚書屋
二年春,諸侯城楚丘而封衛焉。不書所會,後也。時尚書屋
晉荀息請以屈產之乘與垂棘之璧,假道于虞以伐虢。公曰:「是吾寶也。」
對曰:「若得道于虞,猶外府也。」公曰:「宮之奇存焉。」對曰:「宮之奇之為人也,懦而不能強諫,且少長於君,君暱之,雖諫,將不聽。」乃使荀息假道于虞,曰:「冀為不道,入自顛軨,伐鄍三門。時尚書屋
冀之既病,則亦唯君故。時尚書屋
冀為不道,入自顛軨,伐鄍三門。冀之既病,則亦唯君故。」虞公許之,且請先伐虢。宮之奇諫,不聽,遂起師。時尚書屋
夏,晉裡克、荀息帥師會虞師伐虢,滅下陽。先書虞,賄故也。時尚書屋
秋,盟于貫,服江、黃也。時尚書屋
齊寺人貂始漏師于多魚。時尚書屋
虢公敗戎于桑田。」
冬,楚人伐鄭,鬥章囚鄭聃伯。時尚書屋

◇僖公三年

三年春王正月,不雨。夏四月不雨。徐人取舒。六月雨。時尚書屋
秋,齊侯、宋公、江人、黃人會于陽谷。冬,公子友如齊涖盟。楚人伐鄭。時尚書屋
三年春,不雨。夏六月,雨。自十月不雨至于五月,不曰旱,不為災也。時尚書屋
秋,會于陽谷,謀伐楚也。時尚書屋
齊侯為陽谷之會,來尋盟。冬,公子友如齊涖盟。時尚書屋
楚人伐鄭,鄭伯欲成。孔叔不可,曰:「齊方勤我,棄德不祥。」
齊侯與蔡姬乘舟于囿,蕩公。公懼,變色。禁之,不可。公怒,歸之,未絶之也。時尚書屋
蔡人嫁之。時尚書屋

◇僖公四年

四年春王正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遂伐楚,次於陘。夏,許男新臣卒。楚屈完來盟于師,盟于召陵。時尚書屋
齊人執陳轅濤涂。秋,及江人、黃人伐陳。八月,公至自伐楚。葬許穆公。時尚書屋
冬十有二月,公孫茲帥師會齊人、宋人、衛人、鄭人、許人、曹人侵陳。時尚書屋
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遂伐楚。楚子使與師言曰:「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時尚書屋
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對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公曰:『五侯九伯,女實征之,以夾輔周室。」
對曰:「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給。昭王之不復,君其問諸水濱。」師進,次於陘。時尚書屋
夏,楚子使屈完如師。師退,次於召陵。時尚書屋
齊侯陳諸侯之師,與屈完乘而觀之。齊侯曰:「豈不谷是為?先君之好是繼。時尚書屋
豈不谷是為?先君之好是繼。」對曰:「君惠徼福于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願也。」
齊侯曰:「以此眾戰,誰能禦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對曰:「君若以德綏諸侯,誰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之。」
屈完及諸侯盟。時尚書屋
陳轅濤涂謂鄭申侯曰:「師出於陳、鄭之間,國必甚病。若出於東方,觀兵于東夷,循海而歸,其可也。」申侯曰:「善。」濤涂以告,齊侯許之。時尚書屋
申侯見,曰:「師老矣,若出於東方而遇敵,懼不可用也。若出於陳、鄭之間,共其資糧屝屨,其可也。」齊侯說,與之虎牢。執轅濤涂。時尚書屋
秋,伐陳,討不忠也。時尚書屋
許穆公卒於師,葬之以侯,禮也。凡諸侯薨于朝會,加一等;死王事,加二等。於是有以袞斂。時尚書屋
冬,叔孫戴伯帥師,會諸侯之師侵陳。陳成,歸轅濤涂。時尚書屋
初,晉獻公欲以驪姬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且其繇曰:『專之渝,攘公之羭。時尚書屋
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必不可。」弗聽,立之。生奚齊,其娣生卓子。時尚書屋
及將立奚齊,既與中大夫成謀,姬謂大子曰:「君夢齊姜,必速祭之。」大子祭于曲沃,歸胙于公。公田,姬置諸宮六日。公至,毒而獻之。時尚書屋
公祭之地,地墳。與犬,犬斃。時尚書屋
與小臣,小臣亦斃。姬泣曰:「賊由大子。」大子奔新城。公殺其傅杜原款。時尚書屋
或謂大子:「子辭,君必辯焉。」
曰:「子其行乎!」大子曰:「君實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誰納我?」十二月戊申,縊于新城。姬遂譖二公子曰:「皆知之。」重耳奔蒲。夷吾奔屈。時尚書屋

◇僖公五年

五年春,晉侯殺其世子申生。杞伯姬來朝其子。夏,公孫茲如牟。公及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會王世子于首止。時尚書屋
秋八月,諸侯盟于首止。鄭伯逃歸不盟。楚人滅弦,弦子奔黃。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時尚書屋
冬,晉人執虞公。時尚書屋
五年春,王正月辛亥朔,日南至。公既視朔,遂登觀台以望。而書,禮也。凡分、至、啟、閉,必書雲物,為備故也。時尚書屋
晉侯使以殺大子申生之故來告。時尚書屋
初,晉侯使士蒍為二公子築蒲與屈,不慎,置薪焉。夷吾訴之。公使讓之。時尚書屋
士蒍稽首而對曰:「臣聞之,無喪而戚,憂必仇焉。無戎而城,仇必保焉。寇仇之保,又何慎焉!守官廢命不敬,固仇之保不忠,失忠與敬,何以事君?《詩》云:『懷德惟寧,宗子惟城。』君其修德而固宗子,何城如之?三年將尋師焉,焉用慎?」退而賦曰:「狐裘尨茸,一國三公,吾誰適從?」及難,公使寺人披伐蒲。時尚書屋
重耳曰:「君父之命不校。」乃徇曰:「校者吾仇也。」逾垣而走。披斬其祛,遂出奔翟。時尚書屋
夏,公孫茲如牟,娶焉。時尚書屋
會于首止,會王大子鄭,謀寧周也。時尚書屋
陳轅宣仲怨鄭申侯之反己于召陵,故勸之城其賜邑,曰:「美城之,大名也,子孫不忘。」
申侯由是得罪。時尚書屋
秋,諸侯盟。王使周公召鄭伯,曰:「吾撫女以從楚,輔之以晉,可以少安。」
鄭伯喜于王命而懼其不朝于齊也,故逃歸不盟。孔叔止之曰:「國君不可以輕,輕則失親。失親患必至,病而乞盟,所喪多矣,君必悔之。」弗聽,逃其師而歸。時尚書屋
楚鬥谷於菟滅弦,弦子奔黃。時尚書屋
於是江、黃、道、柏方睦于齊,皆弦姻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又不設備,故亡。時尚書屋
晉侯復假道于虞以伐虢。宮之奇諫曰:「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從之。時尚書屋
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從之。」公曰:「晉,吾宗也,豈害我哉?」對曰:大伯、虞仲,大王之昭也。大伯不從,是以不嗣。時尚書屋
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為文王卿士,勛在王室,藏於盟府。將虢是滅,何愛於虞?且虞能親于桓,莊乎,其愛之也?桓、莊之族何罪,而以為戮,不唯逼乎?親以寵逼,猶尚害之,況以國乎?”公曰:「吾享祀豐潔,神必據我。」對曰:「臣聞之,鬼神非人實親,惟德是依。故《周書》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時尚書屋
』又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又曰:『民不易物,惟德繄物。』如是,則非德,民不和,神不享矣。神所馮依,將在德矣。時尚書屋
若晉取虞而明德以薦馨香,神其吐之乎?」弗聽,許晉使。宮之奇以其族行,曰:「虞不臘矣,在此行也,晉不更舉矣。」
八月甲午,晉侯圍上陽。問于卜偃曰:「吾其濟乎」?對曰:「克之。」公曰:「何時?」對曰:「童謡云:‘丙之晨,龍尾伏辰,均服振振,取虢之旂。時尚書屋
童謡云:‘丙之晨,龍尾伏辰,均服振振,取虢之旂。」
冬十二月丙子朔,晉滅虢,虢公醜奔京師。師還,館于虞,遂襲虞,滅之,執虞公及其大夫井伯,以媵秦穆姬。而修虞祀,且歸其職貢于王。時尚書屋
故書曰:「晉人執虞公。」罪虞,且言易也。時尚書屋

◇僖公六年

六年春王正月。夏,公會齊侯、宋公、陳侯、衛侯、曹伯伐鄭,圍新城。秋,楚人圍許,諸侯遂救許。冬,公至自伐鄭。時尚書屋
六年春,晉侯使賈華伐屈。夷吾不能守,盟而行。將奔狄,郤芮曰:「後出同走,罪也。不如之梁。時尚書屋
梁近秦而幸焉。」乃之梁。時尚書屋
夏,諸侯伐鄭,以其逃首止之盟故也。圍新密,鄭所以不時城也。時尚書屋
秋,楚子圍許以救鄭,諸侯救許,乃還。時尚書屋
冬,蔡穆侯將許僖公以見楚子于武城。許男面縛,銜璧,大夫衰絰,士輿櫬。時尚書屋
楚子問諸逢伯,對曰:「昔武王克殷,微子啟如是。武王親釋其縛,受其璧而祓之。焚其櫬,禮而命之,使復其所。」楚子從之。時尚書屋

◇僖公七年

七年春,齊人伐鄭。夏,小邾子來朝。鄭殺其大夫申侯。秋七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世子款、鄭世子華盟于寧母。時尚書屋
曹伯班卒。公子友如齊。冬,葬曹昭公。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