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春秋左傳-- 第 8 頁


傳七年春,齊人伐鄭。」公曰:「吾知其所由來矣。姑少待我。」對曰:「朝不及夕,何以待君?」夏,鄭殺申侯以說于齊,且用陳轅濤涂之譖也。初,申侯,申出也,有寵于楚文王。文王將死,
作者:待考 / 頁數:(8 / 58)

七年春,齊人伐鄭。」

公曰:「吾知其所由來矣。姑少待我。」對曰:「朝不及夕,何以待君?」夏,鄭殺申侯以說于齊,且用陳轅濤涂之譖也。時尚書屋
初,申侯,申出也,有寵于楚文王。文王將死,與之璧,使行,曰,「唯我知女,女專利而不厭,予取予求,不女疵瑕也。後之人將求多於女,女必不免。時尚書屋
唯我知女,女專利而不厭,予取予求,不女疵瑕也。後之人將求多於女,女必不免。」既葬,出奔鄭,又有寵于厲公。子文聞其死也,曰:「古人有言曰『知臣莫若君。時尚書屋
』弗可改也已。」
秋,盟于寧母,謀鄭故也。時尚書屋
管仲言于齊侯曰:「臣聞之,招攜以禮,懷遠以德,德禮不易,無人不懷。」
齊侯修禮于諸侯,諸侯官受方物。時尚書屋
鄭伯使大子華聽命于會,言于齊侯曰:「泄氏、孔氏、子人氏三族,實違君命。若君去之以為成。我以鄭為內臣,君亦無所不利焉。」齊侯將許之。時尚書屋
管仲曰:「君以禮與信屬諸侯,而以奸終之,無乃不可乎?子父不奸之謂禮,守命共時之謂信。違此二者,奸莫大焉。」公曰:「諸侯有討于鄭,未捷。今苟有釁,從之,不亦可乎?」對曰:「君若綏之以德,加之以訓辭,而帥諸侯以討鄭,鄭將覆亡之不暇,豈敢不懼?若總其罪人以臨之,鄭有辭矣,何懼?且夫合諸侯以崇德也,會而列奸,何以示後嗣?夫諸侯之會,其德刑禮義,無國不記。時尚書屋
記奸之位,君盟替矣。作而不記,非盛德也。君其勿許,鄭必受盟。夫子華既為大子而求介於大國,以弱其國,亦必不免。時尚書屋
鄭有叔詹、堵叔、師叔三良為政,未可間也。」齊侯辭焉。子華由是得罪于鄭。時尚書屋
冬,鄭伯請盟于齊。時尚書屋
閏月,惠王崩。襄王惡大叔帶之難,懼不立,不發喪而告難於齊。時尚書屋

◇僖公八年

八年春王正月,公會王人、齊侯、宋公、衛侯、許男、曹伯、陳世子款盟于洮。鄭伯乞盟。夏,狄伐晉。秋七月,禘于大廟,用致夫人。時尚書屋
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時尚書屋
八年春,盟于洮,謀王室也。鄭伯乞盟,請服也。襄王定位而後發喪。時尚書屋
晉裡克帥師,梁由靡禦。」
虢射曰:「期年,狄必至,示之弱矣。」
夏,狄伐晉,報採桑之役也。復期月。時尚書屋
秋,禘而致哀姜焉,非禮也。凡夫人不薨于寢,不殯于廟,不赴于同,不祔于姑,則弗致也。時尚書屋
冬,王人來告喪,難故也,是以緩。時尚書屋
宋公疾,大子茲父固請曰:「目夷長,且仁,君其立之。」公命子魚,子魚辭,曰:「能以國讓,仁孰大焉?臣不及也,且又不順。」遂走而退。時尚書屋

◇僖公九年

九年春王三月丁丑,宋公禦說卒。夏,公會宰周公、齊侯、宋子、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于葵丘。秋七月乙酉,伯姬卒。九月戊辰,諸侯盟于葵丘。時尚書屋
甲子,晉侯佹諸卒。冬,晉裡奚克殺其君之子奚齊。時尚書屋
九年春,宋桓公卒,未葬而襄公會諸侯,故曰子。凡在喪,王曰小童,公侯曰子。時尚書屋
夏,會于葵丘,尋盟,且修好,禮也。時尚書屋
王使宰孔賜齊侯胙,曰:「天子有事于文武,使孔賜伯舅胙。」齊侯將下拜。時尚書屋
孔曰:「且有後命。天子使孔曰:『以伯舅耋老,加勞,賜一級,無下拜』」。時尚書屋
對曰:「天威不違顏咫尺,小白余敢貪天子之命無下拜?恐隕越于下,以遺天子羞。敢不下拜?」下,拜;登,受。時尚書屋
秋,齊侯盟諸侯于葵丘,曰:「凡我同盟之人,既盟之後,言歸於好。」宰孔先歸,遇晉侯曰:「可無會也。齊侯不務德而勤遠略,故北伐山戎,南伐楚,西為此會也。東略之不知,西則否矣。時尚書屋
其在亂乎。君務靖亂,無勤於行。」晉侯乃還。時尚書屋
九月,晉獻公卒,裡克、鄭欲納文公,故以三公子之徒作亂。時尚書屋
初,獻公使荀息傅奚齊,公疾,召之,曰:「以是藐諸孤,辱在大夫,其若之何?」稽首而對曰:「臣竭其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貞。其濟,君之靈也;不濟,則以死繼之。」公曰:「何謂忠貞?」對曰:「公家之利,知無不為,忠也。送往事居,耦俱無猜。時尚書屋
貞也。」及裡克將殺奚齊,先告荀息曰:「三怨將作,秦、晉輔之,子將何如?」荀息曰:「將死之。」裡克曰:「無益也。」荀叔曰:「吾與先君言矣,不可以貳。時尚書屋
能欲復言而愛身乎?雖無益也,將焉闢之?且人之慾善,誰不如我?我欲無貳而能謂人已乎?」冬十月,裡克殺奚齊于次。」

荀息立公子卓以葬。十一月,裡克殺公子卓于朝,荀息死之。君子曰:「詩所謂『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荀息有焉。」
齊侯以諸侯之師伐晉,及高梁而還,討晉亂也。令不及魯,故不書。時尚書屋
晉郤芮使夷吾重賂秦以求入,曰:「人實有國,我何愛焉。入而能民,土于何有。」從之。齊隰朋帥師會秦師,納晉惠公。時尚書屋
秦伯謂郤芮曰:「公子誰恃?」對曰:「臣聞亡人無黨,有黨必有仇。夷吾弱不好弄,能鬥不過,長亦不改,不識其他。」公謂公孫枝曰:「夷吾其定乎?對曰:“臣聞之,唯則定國。《詩》曰:『不識不知,順帝之則。時尚書屋
』文王之謂也。」
宋襄公即位,以公子目夷為仁,使為左師以聽政,於是宋治。故魚氏世為左師。時尚書屋

◇僖公十年

十年春王正月,公如齊。狄滅溫,溫子奔衛。晉裡克弒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夏,齊侯、許男伐北戎。時尚書屋
晉殺其大夫裡克。秋七月。冬,大雨雪。時尚書屋
十年春,狄滅溫,蘇子無信也。蘇子叛王即狄,又不能于狄,狄人伐之,王不救,故滅。蘇子奔衛。時尚書屋
夏四月,周公忌父、王子黨會齊隰朋立晉侯。」
伏劍而死。時尚書屋
於是鄭聘于秦,且謝緩賂,故不及。時尚書屋
晉侯改葬共大子。時尚書屋
秋,狐突適下國,遇大子,大子使登,仆,而告之曰:「夷吾無禮,余得請于帝矣。將以晉畀秦,秦將祀余。」對曰:「臣聞之,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時尚書屋
臣聞之,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
許之,遂不見。及期而往,告之曰:「帝許我罰有罪矣,敝于韓。」
鄭之如秦也,言于秦伯曰:「呂甥、郤稱、冀芮實為不從,若重問以召之,臣出晉君,君納重耳,蔑不濟矣。」
冬,秦伯使冷至報問,且召三子。」
公曰:「失眾,焉能殺。違禍,誰能出君。」

◇僖公十一年

十有一年春。晉殺其大夫鄭父。夏,公及夫人姜氏會齊侯于陽谷。時尚書屋
秋八月,大雩。冬,楚人伐黃。時尚書屋
十一年春,晉侯使以鄭之亂來告。時尚書屋
天王使召武公、內史過賜晉侯命。受玉惰。過歸,告王曰:“晉侯其無後乎。時尚書屋
王賜之命而惰于受瑞,先自棄也已,其何繼之有?禮,國之干也。敬,禮之輿也。時尚書屋
不敬則禮不行,禮不行則上下昏,何以長世?”夏,揚、拒、泉、皋、伊、洛之戎同伐京師,入王城,焚東門,王子帶召之也。秦、晉、伐戎以救周。秋,晉侯平戎于王。時尚書屋
黃人不歸楚貢。冬,楚人伐黃。時尚書屋

◇僖公十二年

十有二年春王三月庚午,日有食之。夏,楚人滅黃。秋七月。冬十有二月丁丑,陳侯杵臼卒。時尚書屋
十二年春,諸侯城衛楚丘之郛,懼狄難也。時尚書屋
黃人恃諸侯之睦于齊也,不共楚職,曰:「自郢及我九百里,焉能害我?」夏,楚滅黃。時尚書屋
王以戎難故,討王子帶。秋,王子帶奔齊。時尚書屋
冬,齊侯使管夷吾平戎于王,使隰朋平戎于晉。時尚書屋
王以上卿之禮饗管仲,管仲辭曰:「臣,賤有司也,有天子之二守國、高在。時尚書屋
臣,賤有司也,有天子之二守國、高在。」王曰:「舅氏,余嘉乃勛,應乃懿德,謂督不忘。往踐乃職,無逆朕命。」管仲受下卿之禮而還。時尚書屋
君子曰:「管氏之世祀也宜哉!讓不忘其上。《詩》曰:『愷悌君子,神所勞矣。』」

◇僖公十三年

十有三年春,狄侵衛。夏四月,葬陳宣公。公會齊侯、宋公、陳侯、鄭伯、許男、曹伯于咸。秋九月,大雩。時尚書屋
冬,公子友如齊。時尚書屋
十三年春,齊侯使仲孫湫聘于周,且言王子帶。事畢,不與王言。歸,覆命曰:「未可。王怒未怠,其十年乎。時尚書屋
不十年,王弗召也。」
夏,會于咸,淮夷病杞故,且謀王室也。時尚書屋
秋,為戎難故,諸侯戍周,齊仲孫湫致之。時尚書屋
冬,晉薦饑,使乞糴于秦。」
鄭之子豹在秦,請伐晉。秦伯曰:「其君是惡,其民何罪?」秦於是乎輸粟于晉,自雍及絳相繼,命之曰泛舟之役。時尚書屋

◇僖公十四年

十有四年春,諸侯城緣陵。夏六月,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使鄫子來朝。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時尚書屋
狄侵鄭。冬,蔡侯肝卒。時尚書屋
十四年春,諸侯城緣陵而遷杞焉。不書其人,有闕也。時尚書屋
鄫季姬來寧,公怒,止之,以鄫子之不朝也。夏,遇于防,而使來朝。時尚書屋
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晉卜偃曰:「期年將有大咎,幾亡國。」
冬,秦饑,使乞糴于晉,晉人弗與。」
慶鄭曰:「背施幸災,民所棄也。近猶仇之,況怨敵乎?」弗聽。退曰:「君其悔是哉!」

◇僖公十五年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公如齊。楚人伐徐。三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衛候、鄭伯、許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於匡。公孫敖帥師及諸侯之大夫救徐。時尚書屋
夏五月,日有食之。秋七月,齊師、曹師伐厲。八月,螽。九月,公至自會。時尚書屋
季姬歸於鄫。己卯晦,震夷伯之廟。冬,宋人伐曹。楚人敗徐于婁林。時尚書屋
十有一月壬戌,晉侯及秦伯戰于韓,獲晉侯。時尚書屋
十五年春,楚人伐徐,徐即諸夏故也。三月,盟于牡丘,尋蔡丘之盟,且救徐也。孟穆伯帥師及諸侯之師救徐,諸侯次於匡以待之。時尚書屋
夏五月,日有食之。不書朔與日,官失之也。時尚書屋
秋,伐厲,以救徐也。時尚書屋
晉侯之入也,秦穆姬屬賈君焉,且曰:「盡納群公子。」晉侯烝于賈君,又不納群公子,是以穆姬怨之。晉侯許賂中大夫,既而皆背之。賂秦伯以河外列城五,東盡虢略,南及華山,內及解梁城,既而不與。時尚書屋
晉饑,秦輸之粟;秦饑,晉閉之糴,故秦伯伐晉。時尚書屋
卜徒父筮之,吉。涉河,侯車敗。詰之,對曰:“乃大吉也,三敗必獲晉君。時尚書屋
其卦遇《蠱》ⅶⅳ,曰:『千乘三去,三去之餘,獲其雄狐。』夫狐蠱,必其君也。《蠱》之貞,風也;其悔,山也。歲雲秋矣,我落其實而取其材,所以克也。時尚書屋
實落材亡,不敗何待?”三敗及韓。晉侯謂慶鄭曰:「寇深矣,若之何?」對曰:「君實深之,可若何?」公曰:「不孫。」卜右,慶鄭吉,弗使。步揚禦戎,家仆徒為右,乘小駟,鄭入也。時尚書屋
慶鄭曰:「古者大事,必乘其產,生其水土而知其人心,安其教訓而服習其道,唯所納之,無不如志。」
弗聽。時尚書屋
九月,晉侯逆秦師,使韓簡視師,復曰:「師少於我,鬥士倍我。」公曰:「何故?」對曰:「出因其資,入用其寵,饑食其粟,三施而無報,是以來也。時尚書屋
出因其資,入用其寵,饑食其粟,三施而無報,是以來也。」公曰:「一夫不可狃,況國乎。」遂使請戰,曰:「寡人不佞,能合其眾而不能離也,君若不還,無所逃命。」秦伯使公孫枝對曰:「君之未入,寡人懼之,入而未定列,猶吾憂也。時尚書屋
苟列定矣,敢不承命。」
韓簡退曰:「吾幸而得囚。」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