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孟子註疏 第 1 頁


(十三經註疏)本文章下載于 Txt66.com 漢·趙岐注、宋·孫 疏●序朝散大夫《尚書》兵部郎中充龍圖閣待制知通進銀台司兼門下封 事兼判國子監止護軍賜紫金魚袋
作者:待考 / 頁數:(1 / 79)

(十三經註疏)

本文章下載于 Txt66.com
漢·趙岐注、宋·孫 疏

●序

朝散大夫《尚書》兵部郎中充龍圖閣待制知通進銀台司兼門下封 事兼判國子監止護軍賜紫金魚袋孫 撰
夫總群聖之道者,莫大乎六經。紹六經之教者,莫尚乎《孟子》。自昔仲尼既沒,戰國初興,至化陵遲,異端並作,儀、衍肆其詭辯,楊、墨飾其淫辭。遂致王公納其謀,以紛亂於上;學者循其踵,以蔽惑於下。時尚書屋
猶洚水懷山,時盡昏墊,繁蕪塞路,孰可芟夷?惟孟子挺名世之才,秉先覺之志,拔邪樹正,高行厲辭,導王化之源,以救時弊;開聖人之道,以斷群疑。其言精而贍,其旨淵而通,致仲尼之教,獨尊於千古,非聖賢之倫,安能至於此乎?其書由炎漢之後,盛傳於世,為之注者,則有趙岐、陸善經;為之音者,則有張鎰、丁公著。自陸善經已降,其所訓說,雖小有異同,而共宗趙氏。惟是音釋二家,撰錄俱未精當,張氏則徒分章句,漏落頗多;丁氏則稍識指歸,偽謬時有。時尚書屋
若非再加刊正,詎可通行?臣 前奉敕與同判國子監王旭、國子監直講馬龜符、國子學說書吳易直、馮元等作《音義》二卷,已經進呈。今輒罄淺聞,隨趙氏所說,仰效先儒釋經,為之正義。凡理有所滯,事有所遺,質諸經訓,與之增明。雖仰測至言,莫窮於奧妙,而廣傳博識,更俟於發揮。時尚書屋
謹上。時尚書屋

○題辭解

正義曰:案《史記》云:「孟軻,受業子思門人,道既通,所于者不合,退與萬章之徒序《詩》、《書》,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至嬴秦焚書坑儒,《孟子》之徒黨自是盡矣。其七篇書號為諸子,故篇籍得不泯絶。漢興,高皇未遑庠序之事,孝惠雖除挾書之律,然而公卿皆武力功臣,亦莫以為意。時尚書屋
及孝文皇帝廣遊學之路,天下眾書往往稍出,由是《論語》、《孟子》、《孝經》、《爾雅》皆置博士,當時乃有劉歆九種《孟子》,凡十一篇。炎漢之後,盛傳於世為之注者,西京趙岐出焉。至于李唐又有陸善經出焉。自陸善經已降,其所訓說雖小有異同,而咸歸宗於趙氏。時尚書屋
《隋志》云:趙岐注《孟子》十四卷。又有鄭亢注《孟子》七卷。在梁時又有綦母邃《孟子》九卷。《唐書·藝文志》又云:《孟子》注凡四家,有三十五卷。時尚書屋
至于皇朝《崇文總目》,《孟子》獨存趙岐注十四卷,唐陸善經注《孟子》七卷,凡二家二十一卷。今校定仍據趙注為本。今以為主題辭者,趙岐謂此書《孟子》之所作,所以題號《孟子》之書,其題辭為《孟子》而作,故曰《孟子題辭》。時尚書屋
《孟子題辭》者,所以題號《孟子》之書本,末指義文辭之表也。時尚書屋
「孟子」至「表也」。○正義曰:此敘《孟子題辭》為《孟子》書之序也。張鎰釋云:《孟子題辭》即序也,趙注尚異,故不謂之序而謂之題辭。孟,姓也。時尚書屋
正義曰:此敘孟氏之所自也。案魯史桓公之後,桓公 子莊公為君,庶子公子慶父、公子叔牙、公子季友。仲孫是慶父之後,叔孫是叔牙之後,季孫是季友之後。其後子孫皆以仲、叔、季為氏。時尚書屋
至仲孫氏後世,改仲曰孟。又云:孟庶長之稱也。言已是庶,不敢與莊公為伯、仲、叔、季之次,故取庶長為始也。又定公六年有仲孫何忌如晉,《左傳》即曰孟懿子往。時尚書屋
是孟氏為仲孫氏之後改孟也。子者,男子之通稱也。時尚書屋
正義曰:此敘凡稱子之例也。案經傳凡敵者相謂皆言吾子,或直言子,稱師亦曰子。是子者,男子有德之通稱也。《公羊傳》雲「子沈子曰」,何休云:「沈子稱子冠氏上者,著其為師也。時尚書屋
不但言子曰者,闢孔子也。」然則後人稱先師則以子冠氏上,所以明其為師也。如子公羊子、子沈子之類是也。凡書傳直言子曰者,皆指孔子,以其師範來世,人盡知之,故不必言氏也。時尚書屋

孟軻有德,亦足以師範來世,宜其以氏冠子,使後人知之,非獨雲有孔子,又有孟子稱為子焉。此書,孟子之所作也,故總謂之《孟子》。時尚書屋
正義曰:此敘孟子所作此書,故總名號為《孟子》也。唐林慎思《續孟子書》二卷,以謂《孟子》七篇,非軻自著,乃弟子共記其言。韓愈亦云:孟軻之書,非軻自著,軻既沒,其徒萬章、公孫丑相與記軻所言焉。今趙氏為《孟子》之所作,故?謂之《孟子》者,蓋亦有由爾。時尚書屋
其篇目,則各自有名。時尚書屋
正義曰:此敘孟子七篇各有名目也。故《梁惠王》、《公孫丑》、《滕文公》、《離婁》、《萬章》、《告子》、《盡心》是也。孟子,鄒人也。名軻,字則未聞也。時尚書屋
鄒本《春秋》邾子之國,至孟子時改曰鄒矣。國近魯,後為魯所並。又言邾為楚所並,非魯也,今鄒縣是也。時尚書屋
正義曰:此敘孟子姓字及所居之國也。案《史記》列傳云:「孟軻,鄒人也。」不紀其字,故趙氏雲字則未聞焉。後世或雲字子輿。時尚書屋
雲「鄒本春秋邾子之國」至「是也」者,案《春秋》隱公元年書「公及儀父盟于蔑」,杜註云:「邾,今魯國鄒縣是也。」
雲「國近魯」者,案《左傳》哀公七年,「公伐邾,及范門,猶聞鍾聲」。又曰:「魯擊柝,聞於邾。」杜註云:「范門,邾郭門也。」是為魯所並。時尚書屋
雲「為楚所並」者,案《史記》云:「魯頃公二十四年,楚考烈王伐滅魯。」是又為楚所並。時尚書屋
或曰:孟子,魯公族孟孫之後。故孟子仕於齊,喪母而歸葬於魯也。三桓子孫既以衰微,分 他國。時尚書屋
「或曰」至「他國」。○正義曰:此敘孟子為魯公族孟孫之後也。其說在孟姓之段。雲「仕於齊,葬於魯」者,公孫丑篇之文也。時尚書屋
《春秋》定公六年,季孫斯、仲孫何忌如晉。十年,叔孫仇如齊。哀公二十七年,公患三桓之後,欲以諸侯去之。杜預云:欲求諸侯以逐三桓後。時尚書屋
至魯頃公時,魯遂絶祀。由是三桓子孫衰微。時尚書屋
《孟子》生有淑質,夙喪其父,幼被慈母三遷之教,長師孔子之孫子思,治儒述之道,通五經尤長於《詩》、《書》。時尚書屋
「孟子」至「詩書」。○正義曰:此敘孟子自幼至長之事也。案《史·列女傳》云:孟軻母,其捨近墓,孟子少嬉遊為墓間之事,孟母曰:此非吾所以處子也。乃去舍市,傍其嬉戲乃賈人 賣之事。時尚書屋
又曰:此非吾所以處子也。復徙舍學宮之傍,其嬉戲乃設俎豆揖遜進退。孟母曰:此真可以居吾子矣。遂居焉。時尚書屋
及孟子既學而歸,孟母問學所至,孟子自若也。孟母以刀斷機,曰:子廢學,若吾斷機。孟子懼,旦夕勤學不息,師子思,遂成名儒。又案《史記》云:孟軻受業於子思之門人,道既通,所幹不合,退與萬章之徒敘《詩》、《書》。時尚書屋
故趙氏云:“尤長於《詩》、《書》。時尚書屋
周衰之末,戰國縱橫,用兵爭強以相侵奪,當世取士,務先權謀以為上賢。先王大道陵遲隳廢,異端並起,若楊朱、墨翟放蕩之言以干時感眾者非一。孟子閔悼堯、舜、湯、文、周、孔之業將遂湮微,正涂壅底,仁義荒怠,佞偽馳騁,紅紫亂朱。時尚書屋
「周衰之末」至「亂朱」。○正義曰:此敘周衰戰國縱橫之時,大道陵遲也。案太史公曰:秦紀至犬戎敗幽王,周東遷洛邑,秦襄公始封為諸侯,作西 ,用事上帝,於是僭端見矣。自後陪臣執政,大夫世祿,六卿分晉,及田常弒簡公而相齊國,諸侯晏然不討,海內爭於戰攻,於是六國盛焉。時尚書屋
其務在強兵並敵謀詐用,而縱橫長短之說起。故秦用商君富國強兵,楚、魏用吳起戰勝弱敵,齊威宣王用孫子、田忌之徒而諸侯東面朝齊。天下於是方務於合縱連橫,以攻伐為賢,而楊朱、墨翟以兼愛自為,以害仁義。孟軻乃述唐虞三代之德,退敘《詩》、《書》,述孔子之意。時尚書屋
當此之時,念非《孟子》有哀憫之心,則堯、舜、湯、文、周、孔之業將遂沉小,而正道鬱塞,仁義荒怠,佞偽並行,紅紫亂朱矣。楊雄云:古者楊、墨塞路,孟子辭而闢之。雲湮微者,湮,沉也;微,小也。雲壅底者,言正道鬱塞而不明也。時尚書屋
雲仁義荒蕪者,《釋名》曰:仁,忍也,好生惡殺,善惡含忍也。義,宜也,裁製事物使合宜也。《莊子》云:愛仁利物之謂仁。楊子云:事得其宜謂之義。時尚書屋
《尚書》云:無怠無荒。孔註云:迷亂曰荒,怠,懈怠也。雲佞偽馳騁者,《論語》云:仁而不佞。孔云:佞,口辭捷給,為人所憎惡者,《說文》云:偽,詐也。時尚書屋
馳騁,奔走。雲紅紫亂朱者,《論語》云:惡紫之奪朱也。孔註云:朱,正色;紫,間色。案皇氏云:青、赤、黃、白、黑,五方正色也。時尚書屋
不正謂五方間色,綠、紅、碧、紫、 亞黃是也。青是東方正,綠是東方間,東為木木,色青。木克土,土色黃,並以所克為間。故綠色,青、黃也。時尚書屋
朱是南方正,紅是南方間,南為火,火色赤,火克金,金色白,故紅色,赤、白也。白是西方正,碧是西方間,西為金,金色白,金克木,故碧色,青、白也。黑是北方正,紫是北方間,北方水,水色黑,水克火,火色赤,故紫色,赤、黑也。黃是中央正, 亞黃是中央間,中央土,土色黃,土克水,水色黑,故 亞黃色,黃、黑也。時尚書屋
是正間然。時尚書屋
於是則慕仲尼,周流憂世,遂以儒道游於諸侯,思濟斯民。然由不肯枉尺直尋,時君咸謂之迂闊於事,終莫能聽納其說。時尚書屋
「於是」至「其說」。○正義曰:此敘孟子周流聘世,時君不聽納其說也。言孟子心慕孔子遍憂其世,遂以儒家仁義之道歷游諸侯之國,思欲救濟天下之民。然而諸侯不能尊敬之者,孟子亦且不見也,雖召之而不往,以其不肯枉尺以直尋。時尚書屋
十寸曰尺,八尺曰尋。《史記》云:孟子道既通,游事齊,齊宣王不能用。 梁,梁惠王不果所言。是皆以為迂遠而闊於事情,而莫有能聽納其說者。時尚書屋
孟子亦自知遭蒼姬之訖錄,值炎劉之未奮。進不得佐興唐虞雍熙之和,退不能信三代之餘風,恥沒世而無聞焉。是故垂憲言以詒後人。仲尼有云:我欲托之空言,不如載之行事之深切著明也。時尚書屋
「孟子」至「著明」也。○正義曰:此敘孟子自知道不行於世,恥沒世無名聞,故慕仲尼托之空言而載之行事也。言孟子生於六國之時,當衰周末,又遇漢之未興,上不得輔起唐虞二世之治,下不能伸夏商周三代之風化,自愧沒一世而無名聞,所以垂法言以貺後人。故托慕仲尼周流憂世,既不遇,乃退而與萬章之徒敘《詩》、《書》而作此七篇也。時尚書屋
趙氏意其然,乃引孔子之言而明孟子載七篇之意也。雲蒼姬者,周以木德王,故號為蒼姬,姬,周姓也。雲炎劉者,漢以火德王,故號為炎劉,劉,高祖之姓氏也。時尚書屋
於是退而論集所與高第弟子公孫丑、萬章之徒難疑答問,又自撰其法度之言,著書七篇,二百六十一章三萬四千六百八十五字。包羅天地,揆敘萬類,仁義道德性命禍福粲然靡所不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