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孟子註疏 第 5 頁


行同能偶,則別之以射,然後爵命焉。此先王制士處居、富而教之之大略也。《王制》云:「五十異糧始衰,六十非肉不飽,七十非帛不暖,八十非人不暖,九十雖得人不暖。」是古者五十乃衣帛矣。
作者:待考 / 頁數:(5 / 79)

行同能偶,則別之以射,然後爵命焉。此先王制士處居、富而教之之大略也。《王制》云:「五十異糧始衰,六十非肉不飽,七十非帛不暖,八十非人不暖,九十雖得人不暖。」是古者五十乃衣帛矣。時尚書屋

○注「言人君」至「救之也」。○正義曰:「餓死者曰莩。《詩》曰莩有梅。莩,零落」也者,案《毛詩》而言也。

《毛詩》云:「莩,落也」,箋雲「梅實尚餘而未落」,是其解也。時尚書屋
梁惠王曰:「寡人原安承教。」
王曰:梃、刃殺人,無以異也。「以刃與政,有以異乎?」孟子欲以政喻王。曰:「無以異也。」王復曰:梃、刃殺人與政殺人無異也。時尚書屋
曰:「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饑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孟子言人君如此,率率獸而食人也。獸相食,且人惡之,為民父母,行政不免於率獸而食人,惡在其為民父母也?虎狼食禽獸,人猶尚惡視之。牧民為政,乃率禽獸食人,安在其為民父母之道也。時尚書屋
仲尼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為其象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饑而死也。」俑,偶人也,用之送死。仲尼重人類,謂秦穆公時以三良殉葬,本由有作俑者也。時尚書屋
惡其始造,故曰:此人其無後嗣乎?如之何其使斯民饑而死也。孟子陳此以教王愛其民也。○
「梁惠王曰」至「死也」。○正義曰:此一段宜與前段合為一章趙氏分別之。章指言王者為政之道,生民為首,以政殺人,人君之咎,猶以自刃,疾之甚也。「梁惠王曰:寡人願安承教」者,是惠王原安意承受孟子之教令也。時尚書屋
「孟子對曰:殺人以挺與刃,有以異乎」者,是孟子答惠王,故托此而問惠王,言殺人以杖與刃,有以各異乎?雲「乎」者,是又孟子未知惠王以為如何,故疑之也。「曰無以異」者,是惠王答孟子之問,言以杖殺人與刃殺人無以各異,是皆能殺人也。「以刃與政,有以異乎」者,孟子復問以刃與政殺人,有以異。「曰無以異也」者,惠王復曰政之殺人與刃之殺人,亦無以異也,言致人死則一也。時尚書屋
「曰: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饑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者,是孟子之諷惠王也。言庖廚之間有肥肉,棧廄之中有肥馬,而民皆有饑餓之顏色,郊野之間又有餓而死者,此乃是王率獸而食人也。「獸相食,且人惡之。為民父母,行政不免於率獸而食人,惡在其為民之父母也」者,孟子言獸畜自相食,如虎狼食牛羊,且人猶尚惡見之,況為民之父母,其於行政以治民,尚不免驅率獸而食人,安在其為民之父母也?言行政如此,不足為民之父母也。時尚書屋
「仲尼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是孟子引仲尼之言也。」
○注「俑,偶人也」。○正義曰:《記》云:「孔子謂為俑者不仁。」《埤倉》云:「木人送葬,設關而能踴跳,故名之曰俑。」魯文公六年,秦穆公卒,以子車氏之三子奄息、仲行、針虎為殉。時尚書屋
杜預曰:「以人從葬曰殉。」《詩》有《黃鳥》之篇以哀三良是也。孟子諷之,故曰:如之何使斯民饑餓而死。時尚書屋
梁惠王曰:「晉國,天下莫強焉,叟之所知也。韓、魏、趙本晉六卿,當此時,號三晉,故惠王言晉國天下之強焉。及寡人之身,東敗於齊,長子死焉,西喪地於秦七百里,南辱於楚。寡人恥之,原比死者壹灑之,如之何則可?」王念有此三恥,求策謀於孟子。時尚書屋

孟子對曰:「地方百里而可以王。言古聖人以百里之地以致王天下,謂文王也。王如施仁政於民,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壯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長上,可使制梃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矣。易耨,蕓苗令簡易也。時尚書屋
制,作也。王如行此政,可使國人作杖以捶敵國堅甲利兵,何患恥之不雪也!彼奪其民時,使不得耕耨以養其父母,父母凍餓,兄弟妻子離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誰與王敵?彼,謂齊、秦、楚也。彼困其民,原王往征之也。時尚書屋
彼失民心,民不為用,夫誰與共禦王之師而為王之敵乎?故曰:仁者無敵,王請勿疑。」鄰國暴虐,己修仁政,則無敵矣。王請行之,勿有疑也。
「梁惠王」至「勿疑」。○正義曰:此章指言百里行仁,則天下歸之,以政傷民,民樂其亡,以梃服強,仁與不仁也。「梁惠王曰:晉國天下莫強焉,叟之所知也」者,是梁惠王欲問孟子之謀策也。言晉國為天下之最強,叟必知之。時尚書屋
「及寡人之身,東敗於齊,長子死焉,西喪地於秦七百里,南辱於楚。寡人恥之,願比死者壹灑之,如之何則可」者,是惠王言晉國逮及寡人之身,東則見敗於齊而殺死其長子,西又喪去其地於秦七百里,南又常受辱於楚。寡人心甚愧恥之,今願近死不惜命者一洗除之,當如之何謀則可以洗除此恥?「孟子對曰:地方百里而可以王」者,是孟子答惠王。言古之聖君,其地但止於百里,尚可以王天下也。時尚書屋
「王如施仁政於民,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壯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長上,可使制梃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矣」者,是孟子言王自今能施仁政以及民,又省去其刑罰,輕其稅斂,使民皆得深耕易耨,壯者以閒暇日修孝悌忠信,入閨門之內以奉事其父兄,出鄉黨之間以奉事其長上,凡能如此,雖作一捶梃,亦可以鞭撻秦、楚之堅甲利兵矣。然以秦、楚有堅甲利兵,而以一挺可鞭撻者,蓋秦、楚常違奪其農時,使民不得耕耨也,故雲「彼奪其民時,使不得耕耨以養父母」。又云「父母凍餓,兄弟妻子離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誰與王敵」者,言民既不得耕耨以奉養父母,則為父母者被寒凍饑餓,兄弟者與妻子者皆離背散各。彼秦、楚陷溺其人民如此,而王往彼正其罪,夫更誰敢禦王之師而為王之敵者!「故曰:仁者無敵,王請勿疑」者,是孟子請惠王行此仁政,而往正其罪而無敵,如所謂仁者無敵是也遂請之行而無更遲疑也。時尚書屋
前所謂閒暇日者,蓋言民於耕耨田地之外,有休息閒暇之日也。○注「韓趙魏」至「強焉」。○正義曰:案《史記·年表》云:「定王十六年,魏桓子與韓康子、趙襄子三人敗知伯于晉陽,乃至分其地,故號為三晉,是為強國。」雲「東敗於齊而喪長子」者,案《史記·世家》「惠王三十年,魏伐趙,趙告急於齊。時尚書屋
齊宣王用孫子計救趙,魏遂大興師,大子申自將攻齊,遂與齊人戰,敗於馬陵」是也。」
●卷一下·梁惠王章句上
孟子見梁襄王。出,語人曰:「望之不似人君,襄,謚也。魏之嗣王也,望之無儼然之威儀也。就之而不見所畏焉。時尚書屋
就與之言,無人君操柄之威,知其不足畏。卒然問曰:『天下惡乎定?』卒暴問事。不由其次也。問天下安所定?言誰能定之。時尚書屋
吾對曰:『定於一。』孟子謂仁政為一也。『孰能一之?』言孰能一之者。對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時尚書屋
嗜猶甘也。言今諸侯有不甘樂殺人者則能一之。『孰能與之?』王言誰能與不嗜殺人者乎。對曰:『天下莫不與也?孟子曰:時人皆苦虐政,如有行仁,天下莫不與之。時尚書屋
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間旱,則苗槁矣。天油然作雲,沛然下雨,則苗氵孛然興之矣。其如是,孰能禦之?以苗生喻人歸也。周七、八月,夏之五、六月也。時尚書屋
油然,興雲之貌。沛然下雨,以潤槁苗,則氵孛然己盛,孰能止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殺人者也。如有不嗜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誰能禦之?』」今天下牧民之君,誠能行此仁政,民皆延頸望欲歸之,如水就下,沛然而來,誰能止之。時尚書屋

「孟子見梁襄王」至「誰能禦之」。○正義曰:此章言定天下者一道,仁政而已,不貪殺人,人則歸之,是故文王視民如傷,此之謂也。「孟子見梁襄王,出,語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者,是孟子在梁見襄王,而語於人曰:遠望之襄王而不似人君,言無人君之威儀也;就而近之而不見所畏焉,言無人君操柄之威也。「卒然問曰:天下惡乎定」者,是孟子語於人,言襄王卒暴而問我,曰天下誰能定?「吾對曰定於一」者,言我對之曰:定天下者,在乎仁政為一者也。時尚書屋
「孰能一之」,是孟子言襄王又問誰能仁政為一。「對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者,是孟子言我復答之,唯不好殺人者能以仁政為一也。「孰能與之」者,言襄王又問誰能與之不好殺人者。「對曰天下莫不與也」。時尚書屋
言我對曰天下之人無有不與之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間旱,則苗稿矣,天油然作雲,沛然下雨,則苗氵孛然興之矣。其如是,孰能禦之」者,是孟子比喻而解王之意也。故問襄王曾知夫苗乎?言夫苗自七、八月之時,則乾旱而無水,苗於是枯稿,上天油然而起雲,沛然而降雨,則枯稿之苗又氵孛然興起而茂。時尚書屋
其不嗜殺人者能一之,有如此苗而興茂,誰能止之也。又言如有行仁,而天下莫不與之,誰能止之而不與也。「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殺人者也」至「誰能禦之」者,是孟子因比喻苗而解王之意,又以此復詳明之,欲使襄王即曉之也。言今天下為牧養人民之君,未有不好殺人者也。時尚書屋
言皆好殺人,若有不好殺人者,則天下之人民皆延頸而望王以歸之矣。誠如此上言之者,則民皆歸之,亦若水之流,自上而下,其勢沛然而來,誰能止之?言無人能止之也。○注「襄謚也」至「儀」。○正義曰:案《世家》云:「惠王在位三十六年卒,子赫立,是為襄王。時尚書屋
襄王在位六年卒,謚曰襄。」《謚法》云:「因事有功曰襄。」又曰:「闢土有德曰襄。」○注「周七、八月,夏之五、六月」。時尚書屋

○正義曰:周之時,蓋以子之月為正,夏之時,建寅之月為正,是知周之七、八月即夏之五、六月也。

齊宣王問曰:「齊桓、晉文之事,可得聞乎?」宣,謚也。宣王問孟子,欲庶幾齊桓公小白、晉文公重耳。孟子冀得行道,故仕於齊,齊不用,乃 梁。建篇先梁者,欲以仁義為首篇,因言魏事,章次相從,然後道齊之事。時尚書屋
孟子對曰:「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後世無傳焉,臣未之聞也。孔子之門徒,頌述宓義以來至文、武、周公之法制耳,雖及五霸,心賤薄之,是以儒家後世無慾傳道之者。故曰臣未之聞也。無以,則王乎?」既不論三皇、五帝殊無所問,則尚當問王道耳,不欲使王問霸者之事。時尚書屋
曰:「德何如,則可以王矣?」王曰:德行當何如而可得以王乎?曰:「保民而王,莫之能禦也。」保,安也。禦,止也。言安民則惠,而黎民懷之,若此以王,無能止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