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孟子註疏 第 8 頁


《荀子》云:「仲尼之門人,五尺之豎子,言羞稱乎五霸。」是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之證也。○註云:「觳觫,牛於到死地處恐貌」。○正義曰:案《廣雅》有雲「觳觫,死貌」是也。雲「《周禮
作者:待考 / 頁數:(8 / 79)

《荀子》云:「仲尼之門人,五尺之豎子,言羞稱乎五霸。」是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之證也。○註云:「觳觫,牛於到死地處恐貌」。○正義曰:案《廣雅》有雲「觳觫,死貌」是也。時尚書屋

雲「《周禮·大祝》墮釁,逆牲逆屍,令鐘鼓」者,鄭司農雲「墮釁謂薦血也。凡血祭曰釁,既墮釁後,言逆牲容逆鼎」是也。蓋古者器成而釁以血,所以厭變怪,禦妖釁,釁鐘之釁謂之釁,亦治亂謂之亂之類也。雲「《天府》雲上春,釁寶鐘及寶器」者,寶鐘、寶器,玉瑞、玉器之美。時尚書屋
上春,孟春也。又言釁謂以殺牲以血血之也,蓋釁之法,其來有自矣,周之所釁,又非止此而已。如大司馬於軍器,小子於邦器,小人於龜器,(又鳥)人於(又鳥),大祝逆牲,小祝祈號,皆在所釁也。○注「愛嗇也」。時尚書屋

○正義曰:《釋文》云:「嗇,愛、 A14 C也。」
《書》雲「嗇夫馳」是也。」
以此推之,則百鈞是三十斤也。○注「太山北海近齊」。○正義曰:案《地理志》雲「齊地南有太山,城陽北有千乘清河」是也。○注「權銓衡」至「度物也」。時尚書屋

○正義曰:權重衡平,衡所以任權而均物,平輕重也。《釋文》云:「銓,平木器。」又曰:「銓,衡也。」權,稱錘也。

度者,分寸尺丈引也,所以度長短也。本起於黃鍾之長,以子 巨黍中者,子 , 子在地,即黑黍,中者,不大不小,言黑黍 子大小中者,率為分寸,一黍之廣度之九十分。黃鐘之長為十分,十分為寸,十寸為尺,十尺為丈,十丈為引。法用銅,高一寸,廣二寸,長一丈,而分寸尺丈存焉。時尚書屋

○注「八口之家次上農夫」。○正義曰:《王制》:「制:農田百畝,百畝之分,上農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孟子》云:「一夫百畝,百畝之糞,上農夫食九人,上次食八人」是也。此雲八口之家,所以特指次上農夫者而已,斯亦舉其次而見上下之意耳。

●卷二上·梁惠王章句下凡十六章
正義曰:此卷趙氏分別為第二卷也。故雲《梁惠王章句》下。今據此卷「章指」,凡十六章。一章言人君田獵以時,鍾鼓有節,與民同樂。時尚書屋
二章譏王廣囿專利,以嚴刑陷民。三章言聖人樂天事小,以勇安天下。四章言與天下同憂樂者,不為慢游恣溢之行。五章言齊王好色好貨,孟子推以公劉、太王好貨色與民同之。時尚書屋
六章言君臣上下,各勤其任,無墮其職。七章言人君進賢退惡。八章言孟子云紂以崇惡,失其尊名。九章言任賢使能,不遺其學。時尚書屋
十章言征伐之道,在順民心。十一章言伐惡養善,無貪其富,以小王大。十二章言上恤其下,下赴其難,惡出於已,害及其身。十三章言事無禮之國,不若得民心,與之守死善道。時尚書屋
十四章言君子之道,正己在天,強暴之來,非已所召,獨善其身而已。十五章言太王居 ,權也,效死弗去,義也。十六章言讒邪構賢,賢者歸於天,不尤人也。凡十六章合上卷七章是《梁惠王篇》有二十三章矣。時尚書屋
故各於卷首總列其章目,而分別其指焉。時尚書屋
莊暴見孟子,曰:「暴見於王,王語暴以好樂,暴未有以對也。」曰:「好樂何如?」莊暴,齊臣也。不能決知之,故無以對。而問曰:王好樂何如。時尚書屋
孟子曰:「王之好樂甚,則齊國其庶几乎?」王誠能大好古之樂,齊國其庶幾治乎。他日見於王,曰:「王嘗語莊子以好樂,有諸?孟子問王有是語不。王變乎色,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直好世俗之樂耳。」變乎色,慍恚莊子道其好樂也。時尚書屋

王言我不能好先聖王之樂,直好世俗之樂,謂鄭聲也。曰:「王之好樂甚,則齊其庶几乎!今之樂,猶古之樂也。甚,大也。謂大要與民同樂,古今何異也。時尚書屋
曰:“可得聞與?」王問古今同樂之意,寧可得聞邪?曰:「獨樂樂,與人樂樂,孰樂?」孟子復問王獨自作樂樂邪?與人共聽其樂為樂邪?曰:「不若與人。」王曰:「獨聽樂不如與眾共聽之為樂也。曰:“與少樂樂,與眾樂樂,孰樂?」孟子復問王與少之人共聽樂樂邪?眾人共聽樂樂也?曰:「不若與眾。」王言不若與眾人共聽樂為樂。時尚書屋
「臣請為王言樂。孟子欲為王陳獨樂與眾人樂樂狀。今王鼓樂於此,百姓聞王鍾鼓之聲、管 之音,舉疾首蹙 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樂,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鼓樂者,樂以鼓為節也。時尚書屋
管,笙。 ,簫。或曰 若笛短而有三孔。《詩》雲“左手執?時尚書屋
,以節眾也。時尚書屋
疾首,頭痛也。蹙 ,愁貌。言王擊鼓作樂,發賦徭役皆出於民,而德不加之,故使民愁也。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疾首蹙 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獵,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時尚書屋
』此無他,不與民同樂也。田獵無節,以非時取牲也。羽旄之美,但飾羽旄,使之美好也。發民驅獸,供給役使,不得休息,故民窮極而離散奔走也。時尚書屋
今王鼓樂於此,百姓聞王鍾鼓之聲、管 之音,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鼓樂也!』百姓欲令王康強而鼓樂也。今無賦斂於民,而有惠益,故欣欣然而喜也。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田獵也!』此無他,與民同樂也。王以農隙而田,不妨民時,有憫民之心。時尚書屋
因田獵而加撫卹之,是以民悅之也。今王與百姓同樂,則王矣。”孟子言王何故不大好樂,效古賢君與民同樂,則可以王天下也。何惡莊子之言王之好樂也。時尚書屋

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直好世俗之樂耳。」變乎色,慍恚莊子道其好樂也。王言我不能好先聖王之樂,直好世俗之樂,謂鄭聲也。曰:「王之好樂甚,則齊其庶几乎!今之樂,猶古之樂也。時尚書屋
甚,大也。謂大要與民同樂,古今何異也。曰:“可得聞與?」王問古今同樂之意,寧可得聞邪?曰:「獨樂樂,與人樂樂,孰樂?」孟子復問王獨自作樂樂邪?與人共聽其樂為樂邪?曰:「不若與人。」王曰:「獨聽樂不如與眾共聽之為樂也。時尚書屋
曰:“與少樂樂,與眾樂樂,孰樂?」孟子復問王與少之人共聽樂樂邪?眾人共聽樂樂也?曰:「不若與眾。」王言不若與眾人共聽樂為樂。「臣請為王言樂。孟子欲為王陳獨樂與眾人樂樂狀。時尚書屋
今王鼓樂於此,百姓聞王鍾鼓之聲、管 之音,舉疾首蹙 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樂,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鼓樂者,樂以鼓為節也。管,笙。 ,簫。時尚書屋
或曰 若笛短而有三孔。《詩》雲“左手執?時尚書屋
,以節眾也。疾首,頭痛也。蹙 ,愁貌。時尚書屋
言王擊鼓作樂,發賦徭役皆出於民,而德不加之,故使民愁也。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疾首蹙 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獵,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此無他,不與民同樂也。田獵無節,以非時取牲也。時尚書屋
羽旄之美,但飾羽旄,使之美好也。發民驅獸,供給役使,不得休息,故民窮極而離散奔走也。今王鼓樂於此,百姓聞王鍾鼓之聲、管 之音,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鼓樂也!』百姓欲令王康強而鼓樂也。今無賦斂於民,而有惠益,故欣欣然而喜也。時尚書屋
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田獵也!』此無他,與民同樂也。王以農隙而田,不妨民時,有憫民之心。因田獵而加撫卹之,是以民悅之也。今王與百姓同樂,則王矣。”
孟子言王何故不大好樂,效古賢君與民同樂,則可以王天下也。何惡莊子之言王之好樂也。」言齊王擊鼓作樂,其使民徭役苦楚,皆蹙其鼻頸而愁悶也。○注「田獵」至「奔走也」。時尚書屋

○正義曰:釋云:獵,田也, 狩苗 是也。案魯隱公五年《左傳》云:「春 、夏苗、秋 、冬狩,皆於農隙講武事也。」杜預曰:「 ,索擇取不孕者。苗,為苗除害也。

,殺也,以殺為名,順秋氣也。狩,圍守也,冬物畢成,獲則取之,無所擇也。」羽旄者,案《左傳》魯襄公十四年,范宣子假羽旄於齊。定公四年,晉人假羽旄於鄭。時尚書屋
杜預曰:「以析羽為旌,為王者ヵ車之所建也。」又案《司常》九旗之數,又有全羽、析羽。釋云:全羽,析羽,直有羽而無帛也。雲「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蓋《公孫丑》篇文也。時尚書屋
齊宣王問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諸?」王言聞文王苑囿方七十里,寧有之?孟子對曰:「於傳有之。」
言文王之民尚以為小也。曰:「寡人之囿方四十里,民猶以為大,何也?」王以為文王在岐山之時,雖為西伯,土地尚狹,而囿已大矣。今我地方千里而囿小之,民以為寡人之囿為大,何故也。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芻蕘者往焉,雉免者往焉。時尚書屋
與民同之,民以為小,不亦宜乎!芻蕘者,取芻薪之賤人也。雉免,獵人,取雉兔者。言文王聽民往取禽獸,刈其芻薪,民苦其小,是其宜也。臣始至於境,問國之大禁,然後敢入。時尚書屋
言王之政嚴、刑重也。臣聞郊關之內,有囿方四十里,殺其麋鹿者如殺人之罪。郊關,齊四境之郊皆有關。則是方四十里為阱於國中,民以為大,不亦宜乎?」設陷阱者不過丈尺之間耳,今王陷阱乃方四十里,民言其大,不亦宜乎。時尚書屋

「齊宣王」至「不亦宜乎」。○正義曰:此章譏王廣囿專利嚴,刑陷民也。「齊宣王問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諸」者,是宣王嘗聞文王有囿方闊七十里,故見孟子,問之還是有之否?「孟子對曰:於傳有之」者,孟子答之,以為書傳之文有言也。「曰:若是其大乎」者,宣王怪之,以為文王囿如此之闊大,民猶尚以為之小也。時尚書屋
「曰:寡人之囿方四十里,民猶以為大,何也」者,宣王又問孟子,言寡人之囿但方闊四十里,而民猶尚以為之大,是如之何其差也。「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芻蕘者往焉,雉免者往焉。與民同之,民以為小,不亦宜乎」者,孟子言文王之囿方闊七十里,而采芻草薪木之賤人,與獵雉鳥兔獸者皆得往其中而有所取之,是其與民同共之,故民以為小,不亦宜乎也。「臣始至於境,問國之大禁,然後敢入」者,孟子對王稱臣,言自臣始初至於王之齊境,問其王國禁令,然後乃敢入其國中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