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蒼之靈 第 1 頁


戰事突起,就在樗棉花開滿山岡的時候。世代交好的鄰族——龍之族竟在一夜之間將血雨腥風撒滿蒼之族的天空。龍之族是一個強大尚武的族類,在大王龍祗的統治下,龍之族征服了鄰近的好幾個弱小族類。如今,他們沾血的利刃指向了一向與世無爭
作者:六月梔子 / 頁數:(1 / 144)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刻骨銘心的中國式愛情: 長江文藝出版社 出版
第1章
前緣(1)
陽春三月,正是樗棉花開的時節。蒼靈之山如覆白雪,枝葉相連的樗棉樹上全是迎風怒放的潔白的樗棉花。微風拂過,花葉如雨,在翠鳥輕啼的林間悠揚婉轉地飄落。地上堆積着落花碎葉,淡淡的花香在山間氤氳瀰散着。時尚書屋
蒼靈之山是蒼之族的聖山。這裡就是傳說中,天帝之女月姬化瓴之地,除了王族,沒有王命,任何人不得上山。在幽深秀美的蒼靈之山下,匍匐着千萬月姬的信奉者和感激者,他們即是蒼之族的臣民。在女王蒼旻的統治下,蒼之族的臣民們過着簡樸安寧的生活。時尚書屋
戰事突起,就在樗棉花開滿山岡的時候。世代交好的鄰族——龍之族竟在一夜之間將血雨腥風撒滿蒼之族的天空。龍之族是一個強大尚武的族類,在大王龍祗的統治下,龍之族征服了鄰近的好幾個弱小族類。如今,他們沾血的利刃指向了一向與世無爭並且毫無防備的蒼之族。時尚書屋
「找到你的妹妹了嗎?」面臨滅族之禍,女王蒼旻仍是一臉的波瀾不驚。但惟有自己的心靈知曉,她是多麼的焦慮和憂傷。
「纖嬋三天前去了靈月壁許願,我已經派人去找了。」
大女兒素月秀美的臉上都是不安和慌亂,「母親,我們該怎麼辦?族民擋不了幾個時辰的。」

「換上侍女的衣服,去蒼靈山找到纖嬋,帶上她去巫之族向昊天求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母親,你呢?」
「我是女王,不可以離開自己的臣民和領地!」蒼旻望向自己的女兒,她那從未經歷過災禍與疾痛的心靈是否能夠承載這樣重大的使命?十八歲的她那樣年輕,年輕得讓人無法信任她的堅強和意志。「我的孩子,守住那個秘密。守住它就等於守住了蒼之族血脈存續的最後一綫希望!」
龍之族王子龍昳率領的大軍,几乎沒有遇到什麼抵抗,很輕易便攻陷了蒼之族脆弱的防線。這一切並未出人意料,蒼之族是一個內省而平和的族類,他們從不擴張,從不征討;他們只是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分隨時地生活着。多少年來,大王龍祗雖然將周邊弱小的族類征服殆盡,卻從未想過要將戰火燒到蒼之族也正是為了這個原因。直到那個預言的出現……
龍昳一邊思索着那個不祥的預言,一邊昂首闊步地走進宮人已四散逃盡的靈月宮。他是一個身材高大、異常美麗的男子:微長的黑髮攏在耳後,濃黑的眉、清俊的眼、挺直的鼻樑、線條分明的唇,長年的征戰使他的皮膚過于黝黑,卻更增添了渾身上下透出的強悍、迫人的氣勢。
龍昳的身後緊跟着王的貼身侍衛赤龍淵和白龍翼。赤龍淵滿臉虯髯、身材魁偉,是一員不可多得的猛將,也是龍祗身邊第1謀臣,在赤、黃、青、白四大龍族侍衛中位居首席。白龍翼像是個玉樹臨風的白麵書生,擅使長槍,是一員罕言訥語的勇將。
靈月宮是一派肅殺的寂靜,只有月琴的聲音錚棕劃撥。那是國破族亡的女王蒼旻在訴說心中再也無法趨散的哀痛。龍昳靜靜地站在她的身後,沒有打斷,只是耐心地等待着。
悠揚的月琴收住了最後一個音符,女王緩緩地站了起來,沉穩地走到王座前,像每一次接受朝覲那樣,莊嚴地盤膝而坐。
「龍之族強悍的鐵騎踏碎了蒼靈之山的寧謐和安詳,難道就是為了覆滅一個毫無抵禦之力的族類嗎?」女王的聲音那樣從容淡定,竟無一絲的憤怒和絶望,彷彿她只是這世事紛爭的一個局外人。
龍昳向眼前不可冒犯的王者深深地鞠了一躬:「尊敬的女王,你知道,龍之族無意用戰火替代和平,更無意用鮮血褻瀆聖山。這樣做也只是為了那個不祥的預言。交出那個不祥之人,龍之族的軍隊即刻便離開蒼靈之山,女王和你的臣民將永享世代的和平。」

「是嗎?僅僅是為了一個傳說中的預言,你們便揮舞起屠刀,讓血流成河、生靈塗炭!我是蒼之族的女王,我不相信那個莫須有傳說,更無法將只存在於傳說中的人交給你們!」
龍昳不禁皺了皺眉頭,嘆息道:「既然你執迷不悟,我只好將你請到龍之族宏偉的宮殿裡做客了。好在離獻祭之日還有足足兩年的時間,我們會將她找出來的!」
「你們可以殺死一個王者,卻不能傾覆其神器。我,女王蒼旻,絶對不會成為任何族類的臣奴!」
蒼旻的話讓龍昳心裡一驚,箭步上前,一把扶住已經緩緩倒下的女王,厲聲喝問:「你服了什麼?解藥在哪裡?」
女王的雙眼逼視着龍昳:「你們污穢的雙足踐踏了神靈潔淨的土地;你們凶殘的雙手玷污了神靈安詳的眼睛,你們必將遭到神靈的詛咒!」她說出了最後的詛咒,慢慢合上了眼睛。
第1章
前緣(2)
龍昳緊盯着眼前已經了無生意的軀體,不禁打了個冷戰。一陣若有若無的嘆息在耳邊響起,彷彿來自遠古的時代,穿越過千萬年的混沌。那聲音輕輕地,卻又那樣憂傷而哀怨地在空寂的宮殿裡,在花落滿天的蒼靈之山裡,在整個蒼之族流血的天空裡低徊輾轉着。那就是神祇憤怒的詛咒嗎?
良久,龍昳才回過神來,沉聲吩咐道:「將女王蒼旻以王之禮厚葬于蒼靈山下。」

士兵搜遍了整個靈月宮,除了幾個地位卑微的侍女,卻是一無所獲。龍昳不禁又皺起了眉頭,難道蒼旻的話不假,世上根本沒有他要找的那個人,這一切不過是個虛幻的傳說,而這些年的殺伐征討竟然都是為了一個傳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