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蒼之靈 第 3 頁


臉上,清幽的風拂起他微長的黑髮,陽光為他黝黑的皮膚鍍上了一層薄薄的金色。他竟然像是降臨人間的天神,卻並非不食人間煙火。他的美是塵世裡的絶美,足以震懾任何一個少女溫軟的心靈。纖嬋有些茫然無措地低下了頭,在她十六年的青春
作者:六月梔子 / 頁數:(3 / 144)

「可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纖嬋話未出口,四周突然又是一片漆黑。她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什麼輕輕托起,像是一雙手,一雙那樣熟悉的溫熱的手。在經過了千萬年的混沌之後,那似曾相識的感覺仍能讓柔軟的心房疼痛不已。逐漸,她的思緒變成了一片空白……
再醒來的時候,纖嬋發現自己躺在一片柔軟清芬的樗棉樹零落的花葉上。她站起身,竭力想記起發生了什麼,卻只記得自己從山崖上跌下的情景。有什麼已經被自己遺忘了嗎?她茫然若失地望向深不見底的崖谷。
一陣清越的馬蹄聲將她驚醒,回頭望去,卻見一個騎着黑色神駒的男子彷彿從天而降,穿過樗棉花樹,迎着春天明媚的落陽,款款而至。他在不遠處立馬站定,深邃的黑眸直落在她的臉上,清幽的風拂起他微長的黑髮,陽光為他黝黑的皮膚鍍上了一層薄薄的金色。他竟然像是降臨人間的天神,卻並非不食人間煙火。他的美是塵世裡的絶美,足以震懾任何一個少女溫軟的心靈。時尚書屋
纖嬋有些茫然無措地低下了頭,在她十六年的青春華容裡還從未出現過這樣的男子。他生意盎然的眼神點燃了她心中矇昧的慾念。
「你是誰?怎麼會在山上?」
馬蹄輕響,他已然馭馬行至身前。他的問話卻是出乎她的意料,原本這應該是她對他的問話。於是,她大膽抬頭,迎向他灼人的目光:「沒有王命,你怎敢擅自上山?」她原本想讓自己的話聽起來更嚴厲些,一出口,卻變成了滿腹的擔憂。他竟從未聽過如此嬌柔、悅耳的聲音,不覺微微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大膽!見了王子殿下還不下跪!」
有人厲聲喝道。纖嬋循聲望去,竟是一個滿臉虯髯、凶神惡煞之人也騎馬而至。他的身後還有一群人,個個身批鎧甲,戰袍上似乎還有點點血漬。纖嬋心中有些驚駭,逃是不可能的,身後就是萬丈懸崖。時尚書屋
只是,眼前這個所謂的王子又是哪裡的王子?莫非自己跌入懸崖竟是到了另外一個國度?可這明明是蒼靈之山,山上還有開得那樣熱閙的樗棉花。
正當她疑慮間,那個被稱作王子的人又開口說話了:「告訴我你的名字。」
他的聲音清越溫軟,並不像其他人那般凶惡。
「大膽惡徒!擅闖聖山,找死嗎?」一聲嬌喝,兩個白衣女子已經提劍飛身而至,擋在了纖嬋的身前。其中一人低聲說道:「公主受驚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虯髯之人也催馬上前,護住年輕男子,驚問道:「公主?你是女王蒼旻的女兒?是素月公主,還是纖嬋公主?」
「這當然是我們的纖嬋公主!你們擅闖禁地已是死罪,又對公主無理,是想株連九族嗎?」眉伊厲聲道,但見眼前眾人都非善類,語鋒一轉又說道,「你們要識趣就趕快讓開。我們公主最是心善,待她安全返回靈月宮,或許可以在女王面前替你們講講情,饒你們不死!」
第1章
前緣(4)
「你就是纖嬋公主?」年輕男子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纖嬋的臉龐,他向護在自己身前虯髯男子吩咐道:「赤龍將軍,把這些下人都帶開,不過別傷了她們,我要和公主單獨談談。」

此時站在纖嬋面前的正是龍之族的王子龍昳。赤龍淵領了命,向白龍翼使了個眼色,讓他護住王子,自己催馬上前。赤龍淵很快便將只是通曉一點劍術皮毛的眉伊和眉雅制服了。一行人退到了樗棉樹林中,只留下龍昳和纖嬋。時尚書屋
在龍昳喊出赤龍將軍之時,纖嬋便知道眼前之人是誰了,心反到平復了下來。她是個知天順命的人,知道從此以後,自己的命運已經不再為自己掌握了。
「預言傳出以後,母親便知道你們遲早會來,只是沒想到那麼快。」
她的聲音透着憂傷,「那麼,我的母親和姐姐呢?」
「我們也在找你的姐姐。」
他的聲音依舊是溫和的,像是相識多年的老友。他眼見她仰着頭,清澈純淨的眼睛那樣冷冷地逼視着自己。他的心告訴他,他不希望這雙眼睛的主人怨恨自己,只是……他在心底輕輕地嘆了口氣,淡淡地說道:「你的母親,尊敬的蒼之族女王蒼旻已經魂歸天界了。」

他看見她原本平靜如水的眼睛裡閃現出一片驚濤駭浪。「你殺了她!你殺死了我的母親!」她几乎是在尖叫,渾身都在顫抖,雙手提起衣裙便要向山下奔去。
龍昳突然催馬上前,彎下腰,一手執轡,另一手攬起她的腰,很輕易就把她扶到了自己的馬上。纖嬋沒想到他竟會對自己如此無禮。她忙亂地掙扎着,竟然觸到了他腰間的佩刀。沒有任何思量,她抽刀出鞘,舉刀便向他的胸口刺去。時尚書屋
龍昳雖然身經百戰,但此時,他一手緊緊抱住不斷掙扎的女子的腰,以免她跌落馬下;一手又要控制住負重且受驚的馬。所以,在毫無防備之下,也只好眼睜睜地看著纖嬋將利刃送進自己的胸膛。
她顯然是被自己的所作所為嚇壞了,獃獃地看著插在他胸口上的匕首和開始湧出的鮮血,竟是一動也不能動了。
龍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傷口,鬆開抱住她的手,拔出了刀子,鮮血頓時噴湧而出。他看著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的她,問道:「你真的想殺死我?從今以後,你再不是什麼公主了,你是我的貼身女侍,你會有很多機會可以殺我!」纖嬋只是獃獃地看著那流血的傷口,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他在說什麼,竟然暈了過去。
龍昳不覺失笑,急忙扶住失去知覺的姑娘,還刀入鞘,催馬返回林中。所幸的是,他的傷口並不深,倒是要感謝自己堅硬厚實的鎧甲,以及出手之人在慌亂之中根本沒有用上的氣力。
第2章
相尋(1)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