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蒼之靈 第 4 頁


着,尚未被控制的右手「啪」地落在了他的臉上,指甲頓時在面頰上留下了幾道血痕。他將她雙手制服,凶狠地喝道:「你可是瘋了麼!」 「你這個暴君!魔鬼!殺人兇手!」她奮力掙扎着、叫喊着,一張俏臉漲得通紅,眼睛裡都是淚水和仇恨
作者:六月梔子 / 頁數:(4 / 144)

她悠悠醒轉過來,竟是在靈月宮自己的房間裡。究竟發生了何事,為何外屋一片喧囂,還有人在大聲呵斥着什麼。她站起身慢慢走了出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一個赤裸着上身的男子正坐在她心愛的月琴邊,一邊極不耐煩地讓侍女為他包紮傷口,一邊則對一個跪倒在地渾身顫抖的人大發雷霆,威脅要將他拖出去砍了。旁邊還站着一個滿臉虯髯的壯漢和一個書生模樣的男子。纖嬋記起來了,那正在發怒的男子正是龍昳,那個殺了她的母親,逼走她姐姐的殘暴的兇手。她跌跌撞撞地衝了過去,嘴裡悲憤地叫道:「還我母親命來!」
龍昳大吃一驚,轉過身卻見一女子披頭散髮揮舞着雙手,拚命般地直奔過來。他不假思索地抓住她的左手,順勢將她拉倒在自己的懷中。她掙扎着,尚未被控制的右手「啪」地落在了他的臉上,指甲頓時在面頰上留下了幾道血痕。他將她雙手制服,凶狠地喝道:「你可是瘋了麼!」
「你這個暴君!魔鬼!殺人兇手!」她奮力掙扎着、叫喊着,一張俏臉漲得通紅,眼睛裡都是淚水和仇恨的火花。
他皺着眉頭看著她,突然大笑起來:「還有呢?你只會罵這些嗎?」
這一笑倒把她給笑懵了,她怔了怔,像是耗盡了所有的氣力,不再掙扎,只別過臉去傷心地哭了起來,哭得那樣肝腸寸斷。
龍昳怔怔地望着她,真的無所適從了。他揮揮手示意赤龍淵等人退下,然後用自己最大的耐心等這個傷痛欲絶的女子終於哭完。可女人的眼淚就像是纏綿的雨季,纖嬋竟是不管不顧直哭了下去。龍昳終於忍耐不住了,向正在啼哭的女子威脅道:「你要再哭下去,我就賜那兩個侍女三尺白綾。」

這一招果然管用,纖嬋立即收住了眼淚,恨恨地看著他,突然抓起几案上刺傷他的匕首向自己的胸膛刺去。龍昳大驚,急忙抓住她的手,道:「你要死了,這靈月宮裡所有的人都別想活!」
「你究竟想要怎樣!」纖嬋悲切絶望地問道。
看著她這副模樣,他的心突然有一種陌生的感覺升騰起來。是心疼嗎?不會的。他是個冷酷的男子,自母親死後,他便沒再掉過一滴眼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從十五歲起,龍昳便跟着父親征戰沙場,十年的血雨腥風鑄就了他鐵一般剛毅的性格。父親是他的英雄,是他時時刻刻都在效仿和膜拜的偶像。父親娶了母親,千般恩愛,卻不顧母親苦苦的哀求,無情地殺滅了母親全部的族人。龍昳至今還記得母親將匕首刺進胸膛,鮮血把山岡上淡藍的蘇蘭花染成一片艷紅。時尚書屋
那一年,他八歲。
「昳兒,你想成為曠世英主嗎?你想一統八荒四野嗎?那就看好自己的心,別把他給了任何人。你要做一個無情之人,方能成就萬世不墮的功業。」
這是父親時時對他說起的話。他要自己像父親那樣,做一個無情的人,一個暴戾、嗜血的君主。時尚書屋
可是今日,在落陽繽紛的蒼靈山上,在花香襲人的樗棉樹下,那個插着淡藍色蘇蘭花的少女那樣憂傷地凝視着萬丈懸崖,如漆的黑髮安嫻地垂泄着,只用銀白的絲帶束起一綹。她看起來那樣不食人間煙火,那樣溫軟柔美,竟似可以化去人世一切的戾氣和慾望。然後,她望向他,如水的眼眸從容淡定,不落一粒世俗的塵埃。他的心在那一刻被什麼狠狠地擊中了。時尚書屋
他知道,這便是自己今生想要的女人。塵世裡有了她,妄談無情便顯得可笑了。只是,他竟是她宿命的仇敵。家仇族恨,如今這個女子的眼中寫滿了對他的仇恨。時尚書屋
他不禁嘆了口氣。可是,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他想要又無法得到的。他要把她留在自己身邊,他要看她眼中的仇恨逐漸變成愛恨交織,最終化為一腔綿綿的愛意。
終於,他心軟地說道:「我沒有想過要傷害你的母親,是蒼旻女王自己選擇了以身殉國。當然,對於你母親的死,我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你須得明白,這是戰爭,在戰爭中,人情總是大不過無情的生存法則的。」

「這麼說來,殺戮和流血倒成了理所當然了!」她是那樣悲憤。
他若有所思地注視着她,握起她拿着匕首的手,讓鋒利的刃尖對準了自己的胸膛,坦然地說道:「果真恨我到置之死地而後快了麼?那就再給我一刀,用我的鮮血祭你母親的亡靈!」
她被嚇住了,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卻被他有力地握在手心。從小到大,她甚至沒有捏死過一隻螞蟻。刺傷龍昳也是在急火上湧、心智迷亂的情況之下的做下的。如今,你要她再舉刀傷人,縱是有海樣深的仇恨,她那顆柔軟、純善的心腸卻是萬萬辦不到了。時尚書屋
第2章
相尋(2)
她茫然地望着他,訥訥地說道:「我,我不是已經殺過你了麼?你還要我怎樣?」
龍昳一怔,繼而那樣好看地笑起來,霸道地說道:「我不允許你恨我!」
她秀眉微蹙,神情變得恍惚起來。照龍昳的說法,母親是自戕,並非死於他的利刃之下。可無論如何,母親的死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你要她如何不恨他?
見她一臉的迷惘與憂傷,他不禁心念一動,湊上前去,便要吻她嬌軟的面頰。她回過神來,急忙躲過,左手無意識地一揚,便又是一巴掌又要落在他的臉上。龍昳這下眼明手快,緊緊捉住她的手腕,生氣地說道:「我還以為你是個溫柔似水的女子,想不到如此潑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