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蒼之靈 第 9 頁


的劍客能為我做什麼。」 「那要看你有多少金子。」 「我要買下你最好的劍客,無論多少金子!」素月堅決地說道,目光冷冷地盯在祈陽老人的臉上。 老人似乎只是略略揚了揚眉,依然淡淡地說道:「名劍樓從來沒有出售過自
作者:六月梔子 / 頁數:(9 / 144)

「聽母親說,這幅畫叫《火祭》,畫的是神靈大巫為情所困,背逆天命,遭到永恆詛咒的故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莫非這個祈陽老人竟也是個通神之人?或者,他竟然就是那個散播預言的罪魁?
「想不到姑娘小小年紀竟然知曉的不少。天界不可以有煙火人間的男女歡愛。人們啦,明明知道會萬劫不復,卻還是會在情濤愛浪中泥足深陷,甚至逆天而行,連塵緣決絶的神靈都無法逃脫詛咒呢。愛恨情仇尚且如此,名韁利鎖更是概莫能外吧!」祈陽老人的眼睛陰鷙地盯着素月,見她一臉錯愕,隨即岔開了話題,「我不喜歡拐彎抹角,姑娘直說,你需要怎樣的劍客。」

「我要先知道你的劍客能為我做什麼。」

「那要看你有多少金子。」

「我要買下你最好的劍客,無論多少金子!」素月堅決地說道,目光冷冷地盯在祈陽老人的臉上。
老人似乎只是略略揚了揚眉,依然淡淡地說道:「名劍樓從來沒有出售過自己的劍客。姑娘,你可以……」

不等老人說完,素月揚了揚手,紅萼將一個沉甸甸的包袱放到了老人面前,解開包袱,一堆打磨細緻、大小一致的金珠滾落到了几案的每個角落。金珠在昏黃的燭火下閃爍着詭異的光芒。老人眯着眼,瘦骨嶙峋的手抓起一把金珠,用手指細細地摩挲着。「姑娘,有財不可外露啊!」老人說著,抬起湮沒在皺紋裡的眼睛定定地打量着素月,手卻一刻都不曾停歇,利索地撿起几案上的每一顆金珠放回包袱中,再仔細地打上結。時尚書屋
「我想知道姑娘帶上劍客是往西行還是向北走。」

「我們西行還是北走,你管得着嗎?」紅萼沒好氣地說道,對眼前這個琢磨不透的老人早就不耐煩了。
素月揮手示意她退下,道:「這與我們的買賣有干係嗎?」素月畢竟是在深宮中長大,不假思索便將心中所想脫口而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大有干係!向北走是去龍祗的領地,向西走則是昊天的勢力範圍。直說吧,姑娘要去西邊,我祈陽老人就為你破一回例——金子我收下,名劍樓最好的劍客沈肖就是你的了。」

憑着直覺,素月知道這樣的買賣有問題。沉吟了半晌,她才緩緩問道:「你和西邊的什麼人有過節嗎?」
風燭殘年的老人突然縱聲大笑起來,乾啞的笑聲在夜風中透着那樣詭譎的氣息:「沈肖到了西邊,的確會為我做一件事,就一件!而且我保證這件事與姑娘要做的事絶對沒有干係。當然,買賣做不做全在姑娘。」

第3章
名劍樓(4)
「成交!」素月咬牙說道。
老人望着素月,似笑非笑的神情讓人有些毛骨悚然。他拍了拍手,門悄無聲息地開了,一個身形高大挺拔的黑衣男子走了進來,他的臉上是一張毫無表情的人皮面具。
見素月滿臉的狐疑,老人說道:「我以名劍樓一百多年的聲望和我這把老骨頭這麼些年的信譽向姑娘保證,沈肖從此以後便是你的人了,即使姑娘要他死,他也會在所不辭。我相信他會護送你們安全到達巫之族的。」
說罷老人又縱聲大笑起來,笑聲如泣,竟似鬼魅一般。
駿馬疾馳,在素月和紅萼、綠衣的身後是那個不知面目的劍客沈肖。有了天下第1劍客的護衛,素月並未感覺到安全,反而更重了一層疑慮。儘管名劍樓的信譽可以讓人放一百個心,但祈陽鬼魅般的笑聲卻是她心中揮不去的陰影。她知道他一定是在利用她,但她別無選擇。時尚書屋
此去西方,山重水遠,不說沿途的野獸妖魅,就是打家劫舍的悍匪,就憑她們三個纖纖女子,絶對是過不去的。所以,不管沈肖是妖也好,是獸也罷;不管祈陽有着怎樣的居心,至少他們的目的地是相同的。只要見到昊天,她就會讓沈肖在世上消失無蹤。
「把你臉上的面具摘下來!」素月突然收繮立馬,冰泉般冷凝的眼神落在沈肖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厲聲吩咐道。
面具後的眼睛平靜地迎向她劍拔弩張的雙眼,他只是淡淡地說道:「恕屬下不能遵從。」

紅萼在一旁介面道:「戴着這樣的面具在大街上招搖,你別忘了,我們可是在逃命!」
「屬下自會盡心竭力,安全將主人送到巫之族。一到巫族地界,屬下自然會摘下面具。屬下不能破了名劍樓多年的規矩。」

素月冷蔑地說道:「你有什麼資格和本姑娘討價還價?別忘了,你現在的主人是我!」
「屬下記得很清楚。但沈肖只是你的劍客,而不是仆從或奴隷。主人可以輕易要了劍客的性命,卻不可以剝奪劍客的尊嚴。」
他依舊是從容淡定的,卻又不可違逆。時尚書屋
「你……」
素月怒火中燒,卻不知如何再說。她突然明白,就算自己此刻便要了他的性命,他也不會向自己低頭。這樣的念頭不禁讓她怒不可遏。十八年來,從未有人膽敢違背自己的意志。時尚書屋
她是靈月宮的主人,是整個蒼之族的主人!她揚起手,馬鞭不由分說,便向眼前人狠狠劈頭抽了下去。
沈肖沒有躲避,肩脖間一陣灼痛,裸露在外的肌膚頓時爬上了一道鮮紅的血痕。他淡然的眼睛甚至沒有眨上一下,依舊鎮定地落在素月燃燒着怒火的臉上。只見她咬了咬牙,強收情緒,揚鞭縱馬向前奔去。
已經翻過了多少個山頭,素月沒有去計算過,她只是在某一個山頭停住了匆匆的步伐,立馬風中,披一肩春日的初陽。素月知道,翻過這座山就再也不是故土了;翻過這座山就再也不被聖山護佑了。蒼靈之山在那樣遙遠的地方氤氳着薄薄的晨霧,那是曾經的家園、曾經的樂土。那裡有她青春歡暢的笑容,有她純淨清透的心思。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