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10 頁


我着那廝磕着頭見一番,恰便似神羊兒忙跪膝;直着他船橫纜斷在江心裡,我可便智賺了金牌,着他去不得!下白士中雲夫人去了也。據着夫人機謀見識,休說一個楊衙內,便是十個楊衙內,也出不得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660)

我着那廝磕着頭見一番,恰便似神羊兒忙跪膝;直着他船橫纜斷在江心裡,我可便智賺了金牌,着他去不得!

白士中雲夫人去了也。據着夫人機謀見識,休說一個楊衙內,便是十個楊衙內,也出不得我夫人之手。正是:眼觀旌節旗,耳聽好消息。

第三折

衙內領張千、李稍上衙內雲小官楊衙內是也。頗奈白士中無理,量你到的那裡!豈不知我要取譚記兒為妾?他就公然背了我,娶了譚記兒為妻,同臨任所,此恨非淺!如今我親身到潭州,標取白士中首級。你道別的人為甚麼我不帶他來?這一個是張千,這一個是李稍。這兩個小的,聰明乖覺,都是我心腹之人,因此上則帶的這兩個人來。時尚書屋
張千去衙內鬢邊做拿科衙內雲口退!你做甚麼?張千雲相公鬢邊一個虱子。衙內雲這廝倒也說的是。我在這船隻上個月期程,也不曾梳篦的頭。我的"兒,好乖!李稍去衙內鬢上做拿科衙內雲李稍,你也怎的?李稍雲相公鬢上一個狗鱉。時尚書屋
衙內雲你看這廝!親隨、李稍同去衙內鬢上做拿料衙內雲弟子孩兒,直恁的般多!李稍雲親隨,今日是八月十五日中秋節令,我每安排些酒果,與大人玩月,可不好?張千雲你說的是。張千同李稍做見科,雲大人,今日是八月十五日中秋節令,對著如此月色,孩兒每與大人把一杯酒賞月,何如?衙內做怒科,雲。口退!這個弟子孩兒!說甚麼話!我要來干公事,怎麼教我吃酒?張千雲大人。您孩兒每並無歹意,是孝順的心腸。時尚書屋
大人不用,孩兒每一點不敢吃。衙內雲親隨,你若吃酒呢?張千雲我若吃一點酒呵,吃血!衙內雲正是,休要吃酒!李稍,你若吃酒呢?李稍雲我若吃酒,害疔瘡!衙內雲既是您兩個不吃酒,也罷,也罷,我則飲三杯,安排酒果過來。張千雲李稍,抬果桌過來。李稍做抬果桌科,雲果桌在此。時尚書屋
我執壺,你遞酒。張千雲我兒,釃滿着互做遞酒科,雲大人,滿飲一杯。衙內做接酒科張千倒退自飲科衙內雲親隨,你怎麼自吃了?張千雲大人,這個是攝毒的盞兒。這酒不是家裡帶來的酒,是買的酒;大人吃下去,若有好歹,藥殺了大人,我可怎麼了!衙內雲說的是,你是我心腹人。時尚書屋
李稍做遞酒科,雲你要吃酒,弄這等嘴兒;待我送酒,大人滿飲一杯。衙內接科李稍自飲科衙內雲你也怎的?李稍雲大人,他吃的,我也吃的。衙內雲你看這廝!我且慢慢的吃幾杯。親隨,與我把別的民船都趕開者!正旦拿魚上,雲這裡也無人。時尚書屋
妾身白士中的夫人譚記兒是也。妝扮做個賣魚的,見楊衙內去。好魚也!這魚在那江邊遊戲,趁浪尋食,卻被我駕一孤舟,撒開網去,打出三尺錦鱗,還活活潑潑的亂跳。好鮮魚也!
越調
鬥鵪鶉
則這今晚開筵,正是中秋令節;只合低唱淺斟,莫待他花殘月缺。見了的珍奇,不治的咱說,則這魚鱗甲鮮滋味別。這魚不宜那水煮油煎,則是那薄批細切。時尚書屋
我這一來,非容易也呵!
紫花兒序
俺則待稍關打節,怕有那慣施捨的經商不請言賒。則俺這籃中魚尾,又不比案上羅列活計全別。俺則是一撒網、一蓑衣、一箬笠,先圖些打捏;只問那肯買的哥哥,照顧俺也些些。我纜住這船,上的岸來。時尚書屋
做見李稍,雲哥哥,萬福!李稍雲這個姐姐,我有些面善。正旦雲你道我是誰?李稍雲姐姐,你敢是張二嫂麼?正旦雲我便是張二嫂,你怎麼不認的我了?你是誰?李稍雲則我便是李阿鱉。正旦雲你是李阿鱉?正旦做打科,雲兒子,這些時吃得好了,我想你來!李稍雲二嫂,你見我親麼?正旦雲兒子,我見你,可不知親哩!你如今過去和相公說一聲,着我過去切鱠,得些錢鈔,養活娘也。李稍雲我知道了。時尚書屋
親隨,你來!張千雲弟子孩兒,喚我做甚麼?李稍安有我個張二嫂,要與大人切鱠。張千雲甚麼張二嫂?正旦見張千科,雲媳婦孝順的心腸,將着一尾金色鯉魚特來獻新,望與相公說一聲咱。張千雲也得,也得!我與你說去。得的錢鈔,與我些買酒吃。時尚書屋

你隨着我來。做見衙內科,雲大人,有個張二嫂,要與大人切鱠衙內雲甚麼張二嫂?正旦見科,雲相公,萬福!衙內做意科,雲一個好婦人也!小娘子,你來做甚麼?正旦雲媳婦孝順的心腸,將着這尾金色鯉魚,一徑的來獻新。可將砧板、刀子來,我切鱠哩!衙內雲難得小娘子如此般用意!怎敢着小娘子切鱠,俗了手!李稍,拿了去,與我姜辣煎火讚了來。李稍雲大人,不要他切就村了。時尚書屋
衙內雲多謝小娘子來意!抬過果桌來,我和小娘子飲三杯。將酒來,小娘子,滿飲一杯!張千做吃酒科衙內雲你怎的?張千雲你請他,他又請你;你又不吃,他又不吃,可不這杯酒冷了?不如等親隨乘熱吃了,倒也乾淨。衙內雲口走!靠後!將酒來,小娘子滿飲此杯。正旦雲相公請!張千雲你吃便吃,不吃我又來也。時尚書屋
正旦做跪衙內科衙內扯正旦科,雲小娘子請起!我受了你的禮,就做不得夫妻了。正旦雲媳婦來到這裡,便受了禮,也做得夫妻。張千同李稍拍桌科,雲妙、妙、妙!衙內雲小娘子請坐。正旦雲相公,你此一來何往衙內雲小官有公差事。時尚書屋
李稍雲二嫂,專為要殺白士中來。衙內雲口走!你說甚麼!正旦雲相公,若拿了白士中呵,也除了潭州一害。只是這州裡怎麼不見差人來迎接相公?衙內雲小娘子,你卻不知,我恐怕人知道,走了消息,故此不要他們迎接。正旦唱
金蕉葉
相公,你若是報一聲着人遠接,怕不的船兒上有五十座笙歌擺設。你為公事來到這些,不知你怎生做兀的關節?時尚書屋
衙內雲小娘子,早是你來的早;若來的遲呵,小官歇息了也。正旦唱
調笑令
若是賤妾晚來些,相公船兒上黑齁齁的熟睡歇,則你那金牌勢劍身旁列。見官人遠離一射,索用甚從人攔當者?俺只待拖狗皮的、拷斷他腰截。時尚書屋
衙內雲李稍,我央及你,你替我做個落花媒人。你和張二嫂說;大夫人不許他,許他做第二個夫人;包髻、團衫、綉手巾,都是他受用的。李稍雲相公放心,都在我身上。做見正旦科,雲二嫂,你有福也!相公說來:大夫人不許你,許你做第二個夫人;包髻、團衫、袖腿綳……正旦雲敢是綉手巾?李稍雲正是綉手巾。時尚書屋
正旦雲我不信,等我自問相公去。正旦見衙內科,雲相公,恰才李稍說的那話,可真個是相公說來?衙內雲是小官說來。正旦雲量媳婦有何才能,着相公如此般錯愛也!衙內雲多謝,多謝!小娘子,就靠着小官坐一坐,可也無傷!正旦雲妾身不敢。
鬼三台
不是我誇貞烈,世不曾和個人兒熱。我醜則醜,刁決古忄敞;不由我見官人便心邪,我也立不的志節。官人,你救黎民,為人須為徹;拿濫官,殺人須見血。我呵,只為你這眼去眉來,正旦與衙內做意兒科,唱使不着我那冰清玉潔。時尚書屋
衙內做喜料,雲勿、勿、勿!張千與李稍做喜科,雲勿、勿、勿!衙內雲你兩個怎的?李稍雲大家耍一耍。正旦唱
聖藥王
珠冠兒怎戴者?霞帔兒怎掛者?這三檐傘怎向頂門遮?喚侍妾簇捧者。我從來打魚船上扭的那身子兒別,替你穩坐七香車。時尚書屋
衙內雲小娘子,我出一對與你對:羅袖半翻鸚鵡盞。正旦雲妾對;玉纖重整鳳凰衾。衙內拍桌科,雲妙、妙、妙!小娘子,你莫非識字麼?正旦雲妾身略識些撇豎點劃。衙內雲小娘子既然識字,小官再出一對:鷄頭個個難舒頸。時尚書屋
正旦雲妾對:龍眼團團不轉睛。張千同李稍拍桌科,雲妙、妙、妙!正旦雲妾身難的遇著相公,乞賜珠玉。衙內雲哦,你要我贈你甚麼詞賦?有、有、有。李稍,將紙筆硯墨來!李稍做拿砌末科,雲相公,紙墨筆硯在此。時尚書屋
衙內雲我寫就了也!詞寄[西江月]。正旦雲相公,表白一遍咱。衙內做念科,雲夜月一天秋露,冷風萬里江湖。好花須有美人扶,情意不堪會處。時尚書屋
仙子初離月浦,嫦娥忽下雲衢。小詞倉卒對君書,付與你個知心人物。正旦雲高才,高才!我也回翠相公一首,詞寄夜行船衙內雲小娘子,你表白一遍咱。時尚書屋
正旦做念科,雲花底雙雙鶯燕語,也勝他鳳只鸞孤。一霎恩情,片時雲雨,關連着宿緣前注。天保今生為眷屬,但則願似水如魚。冷落江湖,團圝人月,相連着夜行船去。時尚書屋
衙內雲妙、妙、妙!你的更勝似我的!小娘子,俺和你慢慢的再飲幾杯。正旦雲敢問相公。因甚麼要殺白士中?衙內雲小娘子,你休問他。李稍雲張二嫂,俺相公有勢劍在這裡!衙內雲休與他看。時尚書屋
正旦雲這個是勢劍?衙內見愛媳婦,借與我拿去治三日魚好那!衙內雲便借與他。張千雲還有金牌哩!正旦雲這個是金牌?衙內見愛我,與我打戒指兒罷。再有甚麼?李稍雲這個是文書。正旦雲這個便是買賣的合同?正旦做袖文書科,雲相公再飲一杯。時尚書屋
衙內雲酒勾了也!小娘子,休唱前篇,則唱么篇。做醉科正旦雲冷落江湖,團圝人月,相隨着夜行船去。親隨同李稍做睡科正旦雲這廝都睡着了也!
禿廝兒
那廝也忒懵懂,玉山低趄,着鬼祟醉眼乜斜。我將這金牌虎符都袖褪者;喚相公,早醒些,快迭!
絡絲娘
我且回身將楊衙內深深的拜謝,您娘向急颭颭船兒上去也。到家對兒夫盡分說那一番周折。時尚書屋
帶雲慚愧,慚愧!
收尾
從今不受人磨滅,穩情取好夫妻百年喜悅。俺這裡,美孜孜在芙蓉帳笑春風;只他那,冷清清楊柳岸伴殘月。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