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11 頁


衙內雲張二嫂!張二嫂那裡去了?做失驚科,雲李稍,張二嫂怎麼去了?看我的勢劍金牌可在那裡?張千雲就不見了金牌,還有勢劍共文書哩!李稍雲連勢劍文書都被他拿去了!衙內雲似此怎了也?李稍唱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660)

衙內雲張二嫂!張二嫂那裡去了?做失驚科,雲李稍,張二嫂怎麼去了?看我的勢劍金牌可在那裡?張千雲就不見了金牌,還有勢劍共文書哩!李稍雲連勢劍文書都被他拿去了!衙內雲似此怎了也?李稍唱

馬鞍兒
想著、想著跌腳兒叫,張千唱想著、想著我難熬,衙內唱酩子裡愁腸酩子裡焦。眾合唱又不敢着旁人知道,則把他這好香燒、好香燒,咒的他熱肉兒跳!
衙內雲這廝每扮南戲那!眾同下

第四折

白士中領祗候上,雲小官白士中。因為楊衙內那廝妄奏聖人,要標取小官首級;且喜我夫人施一巧計,將他勢劍金牌智賺了來。今日端坐衙門,看那廝將着甚的好來奈何的我!左右,門首覷者,倘有人來,報復我知道。衙內同張千、李稍上衙內雲小官楊衙內是也。時尚書屋
如今取白士中的首級去。可早來到門首,我自過去。做見白士中科,雲令人,與我拿下白士中者!張千做拿科白士中雲你憑着甚麼符驗來拿我?衙內雲我奉聖人的命;有勢劍金牌,被盜失了,我有文書!白士中雲有文書,也請來念與我聽。衙內做讀文書科,雲詞寄西江月時尚書屋
白末做槍科,雲這個是淫詞!衙內雲這個不是,還別有哩!衙內又做讀文書科,雲詞寄夜行船白未做搶科,雲這個也是淫詞!衙內雲這廝倒挾制我!不妨事,又無有原告,怕他做甚麼?正旦上,雲妾身白士中的夫人譚記兒。頗奈楊衙內這廝,好無理也呵!
雙調
新水令
有這等倚權豪貪酒色濫官員,將俺個有兒夫的媳婦來欺騙。他只待強拆開我長攙攙的連理枝,生擺斷我顫巍巍的並頭蓮;其實負屈銜冤。好將俺窮百姓可憐見!
正旦做見跪科,雲大人可憐見!有楊衙內在半江心裡欺騙我來!告大人,與我作主。白士中雲司房裡責口詞去。正旦雲理會的。白士中雲楊衙內,你可見來,有人告你哩!你如今怎麼說?衙內雲可怎麼了?我則索央及他。時尚書屋
相公,我自有說的話。白士中雲你有甚麼話說?衙內雲相公,如今你的罪過,我也饒了你,你也饒過我罷。則一件,說你有個好夫人,請出來我見一面。白士中雲也罷,也罷!左右,擊雲板,後堂請夫人出來。時尚書屋
左右雲夫人,相公有請。正旦改妝上,雲妾身白士中的夫人。如今過去,看那廝可認的我來?
沉醉東風
楊衙內官高勢顯,昨夜個說地談天;只道他仗金牌將夫婿誅,恰元來擊雲板請夫人見。只聽的叫吖吖嚷成一片,抵多少笙歌引至畫堂前。看他可認的我有些面善?時尚書屋
與衙內見科衙內,恕生面,少拜識。
雁兒落
只他那身常在柳陌眠,腳不離花街串。幾年聞姓名,今日逢顏面。時尚書屋
得勝令
呀,請你個楊衙內少埋冤。(衙內雲)這一位夫人,好面熟也。李稍雲兀的不是張二嫂?衙內雲嗨!夫人,你使的好見識,直被你瞞過小官也!正旦唱唬的他半晌只茫然;又無那八棒十枷罪,止不過三交兩句言。這一隻魚船,只費得半夜工夫纏;俺兩口兒今年,做一個中秋人月圓!外扮李秉忠衝上,雲緊驟青驄馬,星人赴潭州。時尚書屋
小官乃巡撫湖南都御史李秉忠是也。因為楊衙內妄奏不實,奉聖人的命,着小官暗行體訪,但得真惰,先自勘問,然後具表申奏。來到此間,正是潭州衙舍。白士中,楊衙內,您這樁事小官盡知了也。時尚書屋
正旦唱
錦上花

不甫能擇的英賢,配成姻眷;沒來由遇著無徒,使盡威權。我只得親上漁船,把機關暗展;若不沙那勢劍金牌,如何得免?時尚書屋
么篇
呀,只除非天見憐;奈天、天又遠。今日個幸對清官。明鏡高懸。似他這強奪人妻,公違律典,既然是體察端的,怎生發遣?時尚書屋
李秉忠雲一行人俱望闕跪者,聽我下斷。(詞雲楊衙內倚勢挾權,害良民罪已多年。又興心奪人妻妾,敢妄奏聖主之前。譚記兒天生智慧,賺金牌親上漁船。時尚書屋
奉敕書差咱體訪,為人間理枉伸冤。將衙內問成雜犯,杖八十削職歸田。白士中照舊供職,賜夫妻偕老團圓。白士中夫妻謝恩科正旦唱
清江引
雖然道今世裡的夫妻夙世的緣,畢竟是誰方便?從此無別離,百事長如願。這多謝你個賽龍圖恩不淺!

題目清安觀邂逅說親

正名望江亭中秋切鱠

山神廟裴度還帶

第一折

沖末王員外同旦兒、淨家童上王員外雲耕牛無宿料,倉鼠有餘糧。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自家汴梁人氏,姓王,名榮,字彥實。嫡親的兩口兒,渾家劉氏。時尚書屋
我在這汴梁城中開着個解典庫,家中頗有資財,人口順呼喚作王員外。此處有一人姓裴,名度,字中立。他母親是我這渾家的親姐姐,不想他兩口兒都亡化過了。誰想此人不肯做那經商客旅買賣,每日則是讀書;房舍也無的住,說道則在那城外山神廟裡宿歇。時尚書屋
大嫂!旦兒雲員外,你有甚麼說?員外雲我幾番着人尋那裴度來,與他些錢鈔,教他尋些買賣做,此人堅意的不肯來。旦兒雲說他傲慢,你管他做甚麼?員外雲看著他那父母的面上,他若來時,你多共少與他些錢鈔。我着人尋他去,人說道今日來;若來時,我自有個主意。正末上,雲小生姓裴,名度,字中立,祖居是這河東聞喜縣人氏。時尚書屋
小生幼習儒業,頗看詩書,爭奈小生一貧如洗。這洛陽有一人乃王員外,他渾家是小生母親的親妹子。俺姨夫數次教人來喚,小生不曾得去。小生離了家鄉,來到這洛陽尋了數日,今日須索走一遭去。時尚書屋
想咱人不得志呵,當以待時守分。何日是我那發跡的時節也呵!
仙呂
點絳唇
我如今匣劍塵埋,壁琴土蓋,三十載。憂愁的髭鬢斑白,尚兀自還不徹他這窮途債。時尚書屋
混江龍
幾時得否極生泰?看別人青雲獨步立瑤階,擺三千珠履,列十二金釵。我不能勾丹鳳樓前春中選,伴着這蒺藜沙上野花開。則我這運不至,我也則索寧心兒耐。久淹在桑樞瓮牖,幾時能勾畫閣樓台?時尚書屋
正末雲有那等人道:「裴中立,你學成滿腹文章,比及你受窘時,你投托幾個相知,題上幾句詩,也得些滋潤也。」您那裡知道也!
油葫蘆
我則待安樂窩中且避乖,爭奈我便時未來!想著這紅塵萬丈困賢才,那個似那魯大夫親贈他這千斛麥?那個似那龐居士可便肯放做來生債?自無了田孟嘗,有誰人養劍客?待着我折腰屈脊的將詩賣,怕不待要尋故友、訪吾儕。時尚書屋
天下樂
好教我「十謁朱門九不開」,我可便難也波禁,難禁那等朽木材:一個個鋪眉苫眼妝些像態,他肚腸細,胸次狹,眼皮薄,局量窄。此等人本性難移,可不道他山河容易改?正末雲可早來到也。報復去,道有裴中立在門首。家童雲你則在這裡,我報復去。時尚書屋
員外,有裴中立在門首。員外雲着他過來。家童雲理會的。員外着你過去。時尚書屋
正末見科,雲姨夫、姨娘請坐,受您侄兒幾拜。旦兒雲裴度,想你父母身亡之後,你不成半器,不肯尋些買賣營生做,你每日則是讀書。我想來:你那讀書的窮酸餓醋有甚麼好處,幾時能勾發跡也!正末雲姨娘不知,聖人云:「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鐘粟。」小生我雖居貧賤,我身貧志不貧。時尚書屋
員外雲大嫂,人說他胸次高傲,果然如此!我雖不通古今,你是讀書人,你說那為人的道理,我試聽咱。旦兒雲誰聽你那「之乎者也」的!正末唱
那吒令
正人倫,傳道統,有堯之君大哉;理綱常,訓典謨,是孔之賢聖哉;邦反坫,樹塞門,敢管之器小哉。整風俗遺後人,立洪範承先代,養情性抱德懷才。時尚書屋
旦兒雲懷才,懷才,你且得頓飽飯吃者!正末唱
鵲踏枝
則我這虀鹽運怎生捱!時難度與興衰。配四聖十哲,定七政三才。君聖明威伏了四海,敢則他這廟堂臣八輔三台。時尚書屋
旦兒雲你空有滿腹文章。你則不如俺做經商的受用。你這等氣高樣大,不肯來俺家裡來;你便勤勤的來呵,我也不趕你去也。正末唱
寄生草
則我這窮命薄如紙,您侯門深似海,空着我十年守定青燈捱!我若是半生還不徹黃虀債,我穩情取一身跳出紅塵外。員外雲看你這般窮嘴臉,知他是幾時能勾發跡!正末唱你休笑這孤寒裴度困閭檐,帶雲則不但小生受窘,尚兀自絶糧孔聖居陳、蔡。時尚書屋
員外雲大嫂,你聽他,但開口則是攀今攬古。旦兒雲裴度,你學你姨夫做些買賣。你無本錢,我與你些本錢,尋些利錢使,可不氣概?不強似你讀書,有甚麼好處!正末唱
後庭花
你教我休讀書,做買賣;你着我去酸寒,可便有些氣概。你正是那得道誇經紀,我正是成人不自在。旦兒雲你窮則窮,則是胸次高傲。(正末唱我胸次卷江淮,志已在青霄雲外。時尚書屋
嘆窮途年少客,一時間命運乖!有一日顯威風出淺埃,起雲雷變氣色。時尚書屋
青哥兒
我穩情取登壇、登壇為帥,我掃妖氛息平蠻貊,你看我立國安邦為相宰。那其間日轉千階,喜笑盈腮,掛印懸牌,坐金鼎蓮花碧油幢,骨刺刺的綉旗開。恁時節您看我敢青史內標名載!旦兒雲我本待與你頓飯吃;你這等說大言,我也無那飯也無那錢鈔與你,你出去!正末雲小生但得片雲遮頂,不在他人之下。旦兒雲看了你這般嘴臉,一世不能勾發跡,出去!正末雲好無禮也!你數番教人來請我,來到這裡,將這等言語輕慢小生!罷、罷、罷!我凍死餓死,再也不上你家門來!
尾聲
他則是寄着我這紫羅襕,放著我那黃金帶,想「吾豈匏瓜也哉」!更怕我辱沒了您門前下馬台。有一日列簪纓畫戟門排,瓊林宴花壓帽檐歪,天香惹宮錦襟懷,你看我半醉春風笑滿腮。我將那紫絲繮慢擺,更和那三檐傘雲蓋。放心也,我不道的滿頭風雪卻回來!
員外雲大嫂,裴度去了也。旦兒雲去了也。員外雲他敢有些怪我?旦兒雲可知哩!員外雲大嫂,你不知道,恰才我見裴度此人非同小可。此人將來必然崢嶸有日;我自有個主意了也。時尚書屋
他如今怪我,久以後致謝我也遲哩!今日無甚事,我去白馬寺中走一遭去。旦雲安排茶飯,等員外來家食用。我且回後堂中去。

第二折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