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12 頁


長老引淨行者上,雲老去禪僧不下階,兩條眉似雪分開。有人問我年多少,澗下枯松是我栽。老僧汴梁白馬寺長老是也。自幼舍俗出家,在白馬寺中修行。但是四方客官,都來寺中遊玩。此處有個秀才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660)

長老引淨行者上,雲老去禪僧不下階,兩條眉似雪分開。有人問我年多少,澗下枯松是我栽。老僧汴梁白馬寺長老是也。自幼舍俗出家,在白馬寺中修行。時尚書屋

但是四方客官,都來寺中遊玩。此處有個秀才,姓裴,名度,字中立。此人文武全才,奈時運未至。此人每日來寺中,老僧三頓齋食管待。時尚書屋
今日無甚事,方丈中閒坐。行者,門首覷者,看有甚麼人來?淨行者云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南無爛蒜吃羊頭,娑婆娑姿,抹奶抹奶。理會的。王員外上,雲自家王彥實,來到這白馬寺中也。時尚書屋
行者,你師父在家麼?淨行者云撲之,師父不在家。員外雲那裡去了?淨行者云去姑子庵子裡做滿月去了。員外雲報復去,道我王員外在於門首。淨行者云哄你耍子哩!師父,王員外在門首。時尚書屋
長老雲道有請。淨行者云有請。做見科長老雲員外從何而來?請坐。員外雲小人無事可也不來。時尚書屋
敢問長者:裴中立這幾日來也不來?每日見不?長老雲終日在此寺中。員外雲長老,小人有一件事央及長老:我留下這兩個銀子,若裴度來時……打耳喑科長老雲員外放心,都在老僧身上!你吃茶去。淨行者云搗蒜泡茶來!員外雲不必吃茶了,長老勿罪!我出的這門來。我為何不留裴度在我家裡住?我則怕此人墮落了功名。時尚書屋
胸中志氣吐虹霓,爭奈文齊福不齊!一朝雲路飛騰遠,脫卻白襕換紫衣。長老雲員外去了也。老僧逐日常管齋食,今日這早晚裴中立敢待來也。正末上,雲小生裴度,前者被姨娘、姨夫一場羞辱,小生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小生多虧這白馬寺長老:一日三齋,未嘗有缺;每談清話,甚得其清致。時尚書屋
小生日日寺中三齋,到晚在這城南山神廟中安歇。時遇冬天,今日早間起來,出廟時尚且晴明,入的城來一天風雪,紛紛楊揚下着國家祥瑞。好大雪也呵!
南呂
一枝花
恰便似梅花遍地開,柳絮因風起。有山皆瘦嶺,無處不花飛。凜冽風吹,風纏雪銀鵝戲,雪纏風玉馬垂。採樵人荷擔空回,更和那釣魚叟披蓑倦起。時尚書屋
梁州
看路徑行人絶跡,我可便聽園林凍鳥時啼。這其間袁安高臥將門閉。這其間尋梅的意懶,訪戴的心灰,烹茶的得趣,映雪的傷悲。冰雪堂凍蘇秦懶謁張儀,藍關下孝韓湘喜遇昌黎。時尚書屋
我、我、我,飄的這眼炫耀,認不的個來往回歸;是、是、是,我可便心恍惚,辨不的個東西南北;呀、呀、呀,屯的這路瀰漫,分不的個遠近高低。瓊姬素衣,紛紛巧剪鵝毛細;戰八百萬玉龍退敗,鱗甲縱橫上下飛。可端的羡殺馮夷!
正末雲這雪越下的大了也。
隔尾
這其間正亂飄僧舍茶煙濕,密灑歌樓酒力微,青山也白頭老了塵世。都不到一時半刻,可又早周圍四壁,添我在冰壺畫圖裡。時尚書屋
正末雲可早來到也。我入的這方丈門來。無人報復,我自過去。見長老科淨行者云裴秀才來了也,我報復去。時尚書屋
有裴秀才在門首。長老雲恰才說罷,裴秀才來到,請坐!行者,看茶來;一壁看齋,裴秀才這早晚不曾吃飯哩!淨行者云看齋!小蔥兒鍋燒肝白腸。正末雲小生多蒙吾師厚德管待,此恩終生不忘,小生異日必當重報!長老雲中立不見外,但忘懷而已!無物為款,聊盡薄心也。正末唱

牧羊關
念小生居在白屋,處于布衣,多感謝長老慈悲!為小生緣薄,承吾師厚禮;見一日無空過,整三頓飽齋食。你今日患難哀憐我,久以後得崢嶸答報你。時尚書屋
長老雲先生,近者有一等閭閻市井之徒暴發,為人妄自尊大,追富傲貧;據先生滿腹才學,為人忠厚,處于布衣。其理善惡兩途,豈不嘆哉!正末雲吾師不知,如今有等輕薄之子,重色輕賢,真所謂井底之蛙耳,何足掛齒也!
罵玉郎
有那等嫌貧愛富的兒曹輩,將俺這貧傲慢,把他那富追陪,那個肯恤孤念寡存仁義?有那一等靠着富貴,有干萬喬所為,有那等誇強會。長老雲秀才真乃英才之輩,比他人不同也。正末唱
感皇恩
他顯耀些飽暖衣食,賣弄些精細伶俐。怎聽他假文談,胡答應,強支持!出身于市井,便顯耀雄威;則待要邀些名譽,施些小惠,要些便宜。長老雲真乃君子、小人不同也!正末唱
採茶歌
無才學有權勢,有文章受驅馳,長老,這的是鶴長鳧短不能齊!比小生剩趲浮財潤自己,比吾師身穿幾件虼蟲兩皮。時尚書屋
長老雲行者,看齋食裴秀才吃,共話一日,肚中饑了也。淨行者擺齋科正末雲小生逐日定害,何以克當!長老雲先生何故如此發言?你則是未遇間,久以後必當登雲路。行者,門首看者,看有甚麼人來,報復我知道。外扮趙野鶴上,雲睹物觀容知禍福,相形風鑒辨低高。時尚書屋
道號皆稱無虛子,肉眼通神趙野鶴。貧道姓趙,雙名野鶴,道號無虛道人。自幼習學風鑒,貧道我斷人生死無差,相人貴賤有準,是這汴梁人氏。此處白馬寺有一僧人,乃是惠明長老,是我同堂故友。時尚書屋
此人自幼舍俗出家;貧道在此貨卜為生,每日到于寺中閒坐。今日到于寺中,探望長老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行者,你師父在方丈中麼?淨行者云師父方丈中有!野鶴雲報復去。時尚書屋
淨行者云理會的。師父,有趙野鶴在於門首。長老雲有請!淨行者云先生,師父有請!見科長老雲先生,數日不見,請坐!野鶴雲長老請坐!長老雲裴中立,你與先生相見咱。此人乃趙野鶴,善能風鑒,斷人生死富貴如神。時尚書屋
正末雲小生雖未與足下識荊,所煩相小生禍福咱。野鶴做驚科,雲此位秀才何人?長老雲先生,此人姓裴,名度,字中立,學成滿腹文章,未曾進取功名,有煩先生相裴秀才幾時為官?野鶴雲秀才,你恕罪,我這陰陽有準,我斷人禍福無差。可惜也!你看你凍餓紋入口,橫死紋鬢角連眼。魚尾相牽入太陰。時尚書屋
遊魂無宅死將臨,下侵口角如煙霧,即目形軀入土深。可憐也!你明日不過午,你一命掩泉土。明日巳時前後,你在那亂磚之下板僵身死。可憐也!正末雲此人見小生身上藍縷,故雲如此,特地藐視于小生,好世情也呵!野鶴雲秀才,你休怪!我是肉眼通神相,看你面貌上無一部可觀處。時尚書屋
你看你五露、三尖、六極!五露者,是眼突、耳反、鼻仰、唇掀、喉結。經曰:一露二露,有衫無褲;露若至五,夭壽孤苦;五露俱無,福壽之模。六極者;頭小為一極,夫妻不得力;額小為二極,父母少溫習;目小為三極,平生少知識;鼻小為四極,農作無休息;口小為五極,身無剩衣食;耳小為六極,壽命暫朝夕。我與你細細的詳推。時尚書屋
正末唱
賀新郎
通神的許負細詳推,地閣天倉,蘭台廷尉測他那山根印堂人中貴,五露三停六極,龍角魚尾伏犀;肉眼藏天地理,風鑒隱鬼神機。斷禍福、觀氣色、占凶吉,這廝好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野鶴雲秀才,你休怪小子。我敢斷人生死無差,生則便生,死則便死,相法中無有不准.江湖上誰不知道肉眼通神相!人皆稱呼我做無虛道人。正末唱
哭皇天
噤聲!這廝得道誇經紀,學相呵說是非,無半星兒真所為,衡一剗說兵機。正末雲裴度怨他怎的!大剛來則是我時兮命矣!我雖在人閭閻之下、眉睫之間,又不比鬥筲之器、疥癬之疾。雖然是我身貧,我身貧志不移;我心經綸天地,志扶持社稷。時尚書屋
烏夜啼
穩情取禹門三級登鰲背,振天關平地一聲雷。看堂堂圖相麒麟內,有一日列鼎而食,衣錦而回。那其間青霄獨步上天梯,看姓名亞等呼先輩;攀龍鱗,附鳳翼,顯五陵豪氣,吐萬丈虹霓。野鶴雲相法所斷,何故大怒?長老雲裴中立,雖然相法中如此斷,也看人心上所積,可不道:人有可延之壽也。時尚書屋
野鶴雲小子無虛言也。正未唱

噤聲!我則理會的「先生之道斯為美」;正是「不患人之不己知」。則是你個巧言令色打家賊,不辨個貴賤高低!按不住浩然之氣,你看我登科甲便及第。若是我金榜無名誓不回,有一日我獨步丹墀。長老雲秀才,再答話一回去波。時尚書屋
正末不辭出門科,雲罷、罷、罷!
尾聲
雖是我十年窗下無人比,穩情取一舉成名天下知。野鶴雲可惜此人文齊福不齊也!正末唱我既文齊福不齊,脫白襕,換紫衣,列虞侯,擺公吏,那威嚴,那英氣,那精神,那雄勢,腆着胸脯,拈着髭鬁!寶雕鞍側坐,鑌鐵鐙斜挑,翠藤鞭款鳧,縷金轡輕搖,笑吟吟喜春風驟、馬嬌嘶。列紫衫銀帶,擺綉帽宮花,簇朱幢皂蓋,擁黃鉞白旄用,那其間酬心願,遂功名,還故里。
長老雲裴中立含怒而去。野鶴雲可惜裴秀才,明日不過午,必定掩泉土。此人死於亂磚瓦之下,板僵身死。長老,小子告回也。時尚書屋
長老雲先生,再坐一會兒去。野鶴雲小子不必坐,明日再來望。我出的寺門來,且回我家中去也。長老雲裴中立如此造物!淨行者云苦哉也!長老雲老僧且回方丈中。時尚書屋
待到明日,若日午之後裴中立來時。萬千歡喜;若午後真個不來,老僧領着行者,親身直到城外山神廟,看裴秀才走一遭去。淨行者云阿彌陀佛!這一會打在亂磚底下,苦也!苦也!韓夫人同韓瓊英上,雲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休道黃金貴,安樂最值錢。時尚書屋
老身姓李,夫主姓韓。夫主為洛陽太守,別無得力兒男,止有一女,小字瓊英,嫡親的三口兒家屬。為因上司差國舅傅彬計點河南府錢糧,至此洛陽,問我夫主要下馬錢一千貫;因我夫主在此洛陽秋毫無犯,家無囊畜之資,亦難去科斂民財,我夫主未曾應酬,以此傅彬懷恨。不期傅彬使過官錢一萬貫,後來事發到官,問傅彬追征前項臟物;不想傅彬指下夫主三千貫臟。時尚書屋
都省無好官長,奏聞行移至本府,提下夫主下于縲紲,賠臟三千貫。事以不明,難為伸訴,爭奈下情不能上達,何須分辯!休越朝廷法例,舒心賠納。家中收拾隻勾送飯日用而已,俺兩口兒面上,眾親戚賫助一千貫。老身只生的這個孩兒,因父祖名家,老身嚴加訓教,此女讀書吟詩寫字。時尚書屋
在城裡外多虧我這女孩兒懷羞搠筆題詩,救父之難,得市戶鄉民側隱,一則為他父清廉,二則因我這女孩兒孝道,半年中抄化到一千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