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3 頁


他把世間毒害收拾徹,我將天下憂愁結纜絶。小旦雲了沒盤纏,在店舍,有誰人,廝抬貼?那消疏,那淒切,生分離,廝拋撇。從相別,恁時節,音書無,信息絶。我這些時眼跳腮紅耳輪熱,眠夢交雜不寧
作者:待考 / 頁數:(3 / 660)

他把世間毒害收拾徹,我將天下憂愁結纜絶。小旦雲了沒盤纏,在店舍,有誰人,廝抬貼?那消疏,那淒切,生分離,廝拋撇。從相別,恁時節,音書無,信息絶。我這些時眼跳腮紅耳輪熱,眠夢交雜不寧貼。時尚書屋

您哥哥暑濕風寒縱較些,多被那煩惱憂愁上送了也!

第四折

老孤、夫人、正末、外末上了媒人云了正旦扮上了小旦雲了可是由我那,不那?
雙調
新水令
我眼懸懸整盼了一周年,你也枉把您這不自由的姐姐來埋怨。恰才投至我貼上這縷金鈿,一霎兒向鏡檯旁邊,媒人每催逼了我兩三遍。時尚書屋
小旦雲了妹子呵,你好不知福,猶古自不滿意沙;我可怎生過呵是也?小旦雲了那的是你有福如我處那?我說與你波。
駐馬聽
你貪着個斷簡殘編,恭儉溫良好繾綣;我貪着個輕弓短箭。粗豪勇猛惡因緣。小旦雲了可知煞是也。您的管夢迴酒醒誦詩篇,俺的敢燈昏人靜誇征戰;少不的向我綉幃邊,說的些磣可可落得的冤魂現。時尚書屋
小旦雲了這意有甚難見處那?
慶東原
他則圖今生貴,豈問咱夙世緣?違着孩兒心,只要遂他家願。則怕他夫妻百年,招了這文武兩員,他家裡要將相雙權。不顧自家嫌,則要旁人羡。時尚書屋
外雲了做住了正、外二末做住了正旦唱
鎮江回
俺兀那姊妹兒的新郎又忒靦腆;俺這新女婿那嘲掀,瞅的我兩三番斜避了新妝面,查查胡胡的向玳筵前,知他俺那主婚人是見也那不見?孤雲了外末把盞科正旦唱
步步嬌
見他那鴨子綠衣服上圈金綫,這打扮早難坐瓊林宴。俺這新狀元,早難道花壓得烏紗帽檐偏。把這盞許親酒又不敢慢俄延,則索扭回頭半口兒家剛剛的咽。時尚書屋
孤雲了正末把盞科打認末科正旦唱
雁兒落
你而今病疾兒都較痊?你而今身體兒全康健?當初咱那堝兒各間別,怎承望這搭兒裡重相見!
水仙子
今日這半邊鸞鏡得團圓,早則那一紙魚封不更傳。末雲了你說這話!做意了須是俺狠毒爺強匹配我成婚眷。不刺,可是誰央及你個蔣狀元,一投得官也接了絲鞭!我常把伊思念,你不將人掛戀,虧心的上有青天!
末雲了做分辨科,唱
胡十八
我便渾身上都是口,待教我怎分辨?枉了我情脈脈、恨綿綿!我晝忘飲饌夜無眠,則兀那瑞蓮便是證見;怕你不信後,沒人處問一遍。末雲了兀的不是您妹子瑞蓮那!末共小旦打認了告孤科末雲了老夫人云了老孤雲了你試問您那兄弟去;我勸和您姊妹去。正末雲了小旦雲了妹子,我和您哥哥廝認得了也!你卻招取兀那武舉狀元呵,如何?小旦雲了你便信我則麼那!小旦雲了正旦唱
掛玉鈎

二百口家屬語笑喧,如此般深宅院;休信我一時間狂口言,便那裡有冤魂現!小旦雲了我特故里說的別,包彈遍;不嫌些蹬彎開弓,怎說他袒臂揮拳。時尚書屋
喬牌兒
兀的須顯出我那不樂願,量這的有甚難見?每日我綠窗前不整閒針線,不曾將眉黛展。時尚書屋
夜行船
須是我心上斜橫着這美少年,你可別無甚悶縷愁牽。便坐駟馬高車,管着滿門良賤,但出入唾盂掌扇。時尚書屋
么篇
但行處兩行朱衣列馬前,等個文章士發祿是何年?你想那陋巷顏淵,簞瓢原憲,你又不是不曾受秀才的貧賤!
外雲了休、休!教他不要則休,咱沒事則管央及他則末?時尚書屋
殿前軟
忒心偏,覷重裀列鼎不值錢,把黃齏淡飯相留戀;要徹老終年,招新郎更揀選。忒姻眷,不得可將人怨;可須因緣數定,則這人命關天。小旦雲了使命上,封外末了正旦唱
沽美酒
驟將他職位遷,中京內作行院,把虎頭金牌腰內懸;見那金花誥帝宣,沒因由得要團圓。時尚書屋
太平令
咱卻且儘教佯獃着休勸,請夫人更等三年。你既愛青燈黃卷,卻不要隨機而變,把你這眼前、厭倦、物件,分付與他別人請佃。時尚書屋
孤雲了散場

錢大尹智寵謝天香

楔子

沖末扮柳耆卿,引正旦謝天香上柳詩云本圖平步上青雲,直為紅顏滯此身。老天生我多才思,風月場中肯讓人?小生姓柳名永,字耆卿,乃錢塘郡人也。平生以花酒為念,好上花台做子弟。不想遊學到此處,與上廳行首謝天香作伴、小生想來,今年春榜動選場開,誤了一日,又等三年。時尚書屋
則今日辭了大姐,便索上京應舉去。大姐,小生在此,多蒙管待。小生若到京師闕下得了官呵,那五花官誥、駟馬香車,你便是夫人縣君也。正旦雲耆卿,衣服盤纏我都準備停當,你休為我誤了功名者。時尚書屋
淨扮張千上,雲小人張千,在這開封府做着個樂探執事。我管的是那僧尼道俗樂人,迎新送舊,都是小人該管,如今新除來的大尹姓錢,一應接官的都去了,止有妓女每不曾去。此處有個行首是謝天香。他便管着這散班女人,須索和他說一聲去。時尚書屋
來到門首也。謝大姐在家麼?旦見科,雲哥哥,叫我做甚麼?張千雲大姐,來日新官到任,準備參官去。旦雲哥哥,這上任的是甚麼新官?張千雲是錢大尹。旦雲莫不是波廝錢大尹麼?張千雲你休胡說,喚大人的名諱!我去也。時尚書屋
謝大姐,明日早來參官。柳雲大姐,你喜歡咱!錢大尹是我同堂故友,明日我同大姐到相公行分付着看覷你,我也去的放心。正旦唱
仙呂
賞花時
則這一曲翻成和淚篇,最苦偏高離恨天,雙淚落尊前。山長水遠,愁見理行軒。時尚書屋
玄篇
待得鸞膠續斷弦,欲盼雕鞍難顧戀。謝他新理任這官員,常好是與民方便,咱又得個一夜並頭蓮。同下

第一折

外扮錢大尹,引張千上,詩云寒蛩秋夜忙催織,戴勝春朝苦勸耕。若道民情官不理,須知蟲鳥為何鳴?老夫姓錢名可,字可道,錢塘人也。自中甲第以來,累蒙擢用,頗有政聲。今謝聖恩,加老夫開封府尹之職。時尚書屋
老夫自幼修髯滿部,軍民識與不識,皆呼為波廝錢大尹。暗想老夫當時有一同堂故友,姓柳名永,字耆卿。論此人學問,不在老夫之下。相離數載,不知他得志也不曾?使老夫懸懸在念。時尚書屋
今日昇堂,坐起早衙。張千,有該籤押的文書,將來我發落。張千雲稟的老爺知道,還有樂人每未參見哩。錢大尹雲前官手裡曾有這例麼?張千雲舊有此例。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既是如此,着他參見。張千雲參官樂人走動!正旦同眾旦上,雲今日新官上任,咱參見去來。你每小心在意者!眾旦雲理會的。正旦唱
仙呂
點絳唇
講論詩詞,笑談街市,學難似風裡揚絲,一世常如此。時尚書屋
混江龍
我逐日家把您相試,乞求的教您做人時,但能勾終朝為父,也想著一日為師。但有個敢接我這上廳行首案,情願分會與你這搬演戲台兒。則為四般兒誤了前程事,都只為聰明智慧,因此上辛苦無辭。時尚書屋
眾旦雲姐姐,你看籠兒中鸚哥念詩哩。旦雲這便是你我的比喻。
油葫蘆
你道是金籠內鸚哥能念詩,這便是咱家的好比似。原來越聰明越得不出籠時!能吹彈好比人每日常看伺,慣歌謳好比人每日常差使。我不怨別人。眾旦雲姐姐,你怨誰?旦雲咱會彈唱的,日日官身;不會彈唱的,倒得些自在!我怨那禮案裡幾個令史,他每都是我掌命司,先將那等不會彈不會唱的除了名字,早知道則做個啞猱兒。時尚書屋
天下樂
俺可也圖甚麼香名貫人耳!想當也波時,不三思:越聰明,不能勾無外事。賣弄的有伎倆,賣弄的有艷姿,則落的臨老來呼「弟子」!張千雲謝大姐,你怎生這早晚才來?你只在這裡,我報復去。做報科,雲報的老爺得知:有樂人每來參見。錢大尹雲別的休進來,則着那為頭的一人來見。時尚書屋
張千雲別的都回去,則着謝大姐過去哩!眾旦下正旦見、拜科,雲上廳行首謝天香謹參。錢大尹雲休要誤了官身。旦雲理會的。做出門科,雲爺爺,那官人好個冷臉子也!
金盞兒
猛覷了那容姿,不覺的下階址,下場頭少不的跟官長廳前死;往常覷品官宣使似小孩兒。他則道官身休失誤,啟口更無詞。立地剛一飯間,心戰勾兩炊時。時尚書屋
柳上,雲大姐參官去了,我看大姐去來。做見旦科,雲大姐,你參了官也?我過去見他。正旦雲你休見罷,這相公不比其他的!柳雲不妨事,哥哥看待我比別人不同。做見張千科,雲大哥,報復一聲:杭州柳永特來參謁。時尚書屋
張千雲這個便是早晨間在謝大姐家的那先生。你在這裡,我報復去。做報科,雲衙門外有杭州柳永特來拜見。錢大尹雲他說是杭州柳永?張千雲是。時尚書屋
錢大尹笑雲老夫語未絶口,不想賢弟果然至此,使老夫不勝之喜。道有請!張千雲請進。柳見錢科,雲小弟遊學到此,不意正值高遷!一來拜賀兄長,二來進取功名去也。錢大尹雲自別賢弟許久,想慕顏范,使老夫懸懸在念。時尚書屋
今日一會,實老夫之幸也。左右,看酒來!柳雲兄弟去的急,不必安排茶飯。錢大尹雲雖然如此,許久不會,何妨片時?張千,就訟廳上看酒來,管待學士!柳雲哥哥,這是國家公堂,不是您兄弟坐的去處。錢大尹雲賢弟差矣!一來是老夫同堂故友,二來賢弟是一代文章,正可管待!老夫欲待留賢弟在此盤桓數日,便好道大丈夫當以功名為念,因此不好留得。時尚書屋
賢弟,請滿飲一杯!把酒科柳雲兄弟酒勾了也!辭了哥哥,便索長行。錢大尹雲賢弟,不成管待。只聽你他日得意,另當稱賀。賢弟,恕不遠送了。時尚書屋
柳雲哥哥不必送。出見旦科,雲柳永,你為甚麼來?則為大姐,怎就忘了?我再過去!正旦雲耆卿,你休去!這相公不比其他的。柳雲不妨事,哥哥待我較別哩。做見張千科,雲張千,再報一聲。時尚書屋
張千雲你怎麼又來?柳雲你道杭州柳永再來拜見,有說的話。張千報科,雲杭州柳永又要見相公,有說的話。錢大尹雲是、是,想必老夫在此為理,有見不到處。道有請!張千雲有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