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4 頁


見科,錢大尹雲老夫在此為理,多有見不到處。我料賢弟必有嘉言善行教訓老夫咱!柳雲您兄弟別無他事,則是好覷謝氏。錢雲耆卿,敬重看待。恕不遠送!柳雲多謝了哥哥、柳見旦,雲大姐,我說了也。
作者:待考 / 頁數:(4 / 660)

見科,錢大尹雲老夫在此為理,多有見不到處。我料賢弟必有嘉言善行教訓老夫咱!柳雲您兄弟別無他事,則是好覷謝氏。錢雲耆卿,敬重看待。恕不遠送!柳雲多謝了哥哥、柳見旦,雲大姐,我說了也。時尚書屋

他說「敬重看待。」正旦雲耆卿,你知道相公的意思麼?柳雲我不知道。正旦唱
醉中天
初相見呼你為學士,謹厚不因而;今遍回身囑付爾,相公也冷眼兒頻偷視。你覷他交椅上抬頦樣兒,待的你不同前次,他則是微分間將表字呼之。時尚書屋
柳雲怕你不放心,我再過去。正旦雲耆卿,你休過去。柳雲不防事,哥哥待我較別哩。錢大尹雲張千,你近前來。時尚書屋
恰才耆卿說道:「好覷謝氏」,必定是峨冠博帶一個名士大夫,你與老夫說咱。張千雲稟的老爺知道,就是早晨參官的謝天香。錢大尹雲哦,是早間那個謝氏!耆卿,你錯用了心也!柳做見張千科,雲張大哥,你再報一聲:「杭州柳永再有說話。」張千雲你怎麼又來?我不敢過去。時尚書屋
柳雲不妨事,再說一聲。」
恕不遠送!柳見旦,雲相公說「敬重看待」,可是如何?正旦唱
金盞兒
你拿起筆作文詞,衜才調無瑕疵,這一場無分曉、不裁思。他道「敬重看待」,自有幾樁兒:看則看你那釣鰲八韻賦,待則待你那折桂五言詩,敬則敬你那十年辛苦志,重則重你那一舉狀元時。柳雲大姐,你也忒心多。怕你放不下,我再過法。時尚書屋
正旦雲耆卿,休去!柳雲不妨事,哥哥看待較別哩。見張千科,雲張大哥,你再過去,說杭州柳永又來,有說的話。張千雲你還不曾去哩!這遭敢不中麼?柳雲不妨事。張千報科,雲杭州柳永又來,有話說。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着他過來。」
正旦唱
醉扶歸
你陡恁的無才思,有甚省不的兩樁兒?我道這相公不是漫詞,你怎麼不解其中意?他道是種桃花砍折竹枝,則說你重色輕君子!
柳雲怕你不放心,待我再去與他說過。正旦雲耆卿,你休去!柳雲不妨事,哥哥待我較別哩。見張千雲張大哥,你再說一聲,杭州柳永又來有話說。張千雲那裡有個見不了的?我不敢報。時尚書屋
柳雲我自過去。張千報科錢大尹雲敢是杭州柳永?張千雲便是。錢大尹雲潑禽獸!你則管着這一樁兒!且過一壁。柳雲張千進去,可怎生不見出來?莫非他不肯通報?我自過去。時尚書屋
進見科,雲哥哥……錢大尹怒雲敢是「好覷謝氏」?張千,抬過書案者!耆卿,是何相待?「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
今觀足下所為,可正是才有餘而德不足。《禮記》雲:君子「好聲亂色,不留聰明」。《老子》日:「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大丈夫當「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時尚書屋
便好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也!今子告別,我則道有甚麼嘉言善行,略無一語;止為一匪妓,往複數次,雖鄙夫有所恥,況衣冠之士,豈不愧顏?耆卿,比及你在花街裡留意,且去你那功名上用心,可不道「三十而立」!當今王元之七歲能文,今官居三品,見為翰林學士之職;汝輩不自恥乎,耆卿!詩云則你那渾身多錦繡,滿腹富文章。不學王內翰,只說謝天香。張千,你近前來。做耳喑科,雲只恁的便了。時尚書屋

張千雲理會的。(錢大尹雲左右的,擊鼓退堂,我回私宅去也。柳見旦科(正旦雲)我說甚麼來,直逗的相公惱了!柳雲大姐放心。我到帝都闕下,若得一官半職,錢可道,你長保着做大尹,休和咱軸頭兒廝抹着!大姐,我今便索長行也。時尚書屋
正旦雲妾送你到城外那小酒務兒裡,權與你餞行咱!張千上,雲等我一等,我張千也來送柳先生。柳雲多有起動了!大姐,我臨行做了一首詞,詞寄定風波,是商角調,留與大姐表意咱。詞雲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事事可可。日上花梢,鶯喧柳帶,猶壓香衾臥。時尚書屋
暖酥消,膩雲髻,終日懨懨倦梳裹。無奈,想薄情一去,音書無個!早知恁麼,悔當初不把雕鞍鎖。向鷄窗收拾蠻箋象管,拘束教吟和。鎮日相隨莫拋躲,針線拈來共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陰虛過。時尚書屋
張抄科,雲我先回去也。正旦雲耆卿,你去也,教妾身如何是好?柳雲大姐放心,小生不久便回。

正旦唱

賺煞
我這府裡祗候幾曾閒,差撥無銓次,從今後無倒斷嗟呀怨咨。我去這觸熱也似官人行將禮數使,若是輕咳嗽便有官司。我直到揭席時、來到家時,我又索趲下些工夫憶念爾。是我那清歌皓齒,是我那言談情思,是我那濕浸浸舞困袖梢兒。時尚書屋

第二折

錢大尹上,雲事不關心,關心者亂。
老夫錢大尹。昨曰使張千幹事,這早晚不見來回話。左右,門首覷着,來時報復我知道。時尚書屋
張千上,雲自家張千是也。奉俺老爺命,着幹事回來,如今見老爺去咱。見科,錢大尹雲張千,我分付你的事如何?張千雲奉老爺的命,使我跟他兩個到一個小酒務兒裡餞別。柳耆卿臨行做了一首詞,詞寄定風波,小人就記將來了。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你記的了?張千雲小人記的顛倒爛熟、錢大尹雲你念。張千念雲「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事事……」做不語科錢大尹雲怎的?張千雲老爺,孩兒忘了也。錢大尹雲卻不道記的顛倒爛熟那?張千雲孩兒見了老爺懼怕,忘了也。錢大尹雲有抄本麼?張千雲有抄本。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將來我看。張千雲早是我抄得來了。做遞科錢接念科,雲「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事事可可。日上花梢,鶯喧柳帶,猶壓香衾臥。時尚書屋
暖酥消,膩雲髻,終日懨懨倦梳裹。」
嗨!耆卿,你好高才也。似你這等才學,在那五言詩、八韻賦、萬言策上留心,有甚麼都堂不做那!我試再看:「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事事可可。」耆卿怪了老夫去了也!老夫姓錢名可,字可道。這詞上說「可可」二字、明明是譏諷老夫。時尚書屋
恰才張千說記的顛倒爛熟,他唸到「事事」,將「可可」二字則推忘了;他若念出「可可」二字來,便是誤犯俺大官諱字,我扣廳責他四十。這廝倒聰明着哩!張千雲也頗頗的!錢大尹雲我如今喚將謝天香來,着他唱這定風波詞,「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事事可可。」若唱出「可可」二字來呵,便是誤犯俺這大官諱字,我扣廳責他四十;我若打了謝氏呵,便是典刑過罪人也,使耆卿再不好柱他家去。耆卿也,俺為朋友,直如此用心!我今升罷早衙,在這後堂閒坐。時尚書屋
張千,與我題名喚姓將謝天香來者!張千雲理會的。做喚科,雲謝天香在家麼?正旦上,雲是誰喚門哩?做見張科,雲原來是張千哥哥,叫我做甚麼?張千雲謝大姐,老爺題名兒叫你官身哩!正旦唱
南呂
一枝花
往常時喚官身可早眉黛舒,今日個叫祗候喉嚨響。原來是你這狠首領,我則道是那個面前桑?恰才陪着笑臉兒應昂,怎覷我這查梨相,只因他忒過當。據妾身貌陋殘妝,誰教他大尹行將咱過獎?時尚書屋
梁州第七
又不是謝天香其中關節,這的是柳耆卿酒後疏狂。這爺爺記恨無輕放,怎當那橫枝羅惹、不許提防!想著俺用時不當,不作周方,兀的喚是麼牽腸?想俺那去了的才郎,休、休、休,執迷心不許商量;他、他、他,本意待做些主張,嗨、嗨、嗨,誰承望惹下風霜?這爺爺行思坐想,則待一步兒直到頭廳相;背地裡鎖着眉罵張敞,豈知他殢雨歹尤雲俏智量,剛理會得燮理陰陽。時尚書屋
張千雲大姐,你且休過去。等我遮着,你試看咱。正旦看科,雲這爺爺好冷臉子也!
隔尾
我見他嚴容端坐挨着羅幌,可甚麼和氣春風滿畫堂!我最愁是劈先裡遞一聲唱,這裡但有個女娘、坐場,可敢烘散我傢俬做的賞。時尚書屋
張千雲大姐,你過去把體面者。正旦見科,雲上廳行首謝天香謹參。錢大尹雲則你是柳耆卿心上的謝天香麼?正旦唱
賀新郎
呀,想東坡一曲滿庭芳則道一個「香靄雕盤」,可又早禍從天降!當時嘲撥無攔當,乞相公寬洪海量,怎不的仔細參詳?錢大尹雲怎麼在我行打關節那?正旦唱小人便關節煞,怎生勾除籍不做娼,棄賤得為良。他則是一時間帶酒閒支謊,量妾身本開封府階下承應輩,怎做的柳耆卿心上謝天香?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張千,將酒來我吃一杯,教謝天香唱一曲調咱。正旦雲告宮調。錢大尹雲商角調。正旦雲告曲子名。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定風波正旦唱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事事……張咳嗽科正旦改雲已已。錢大尹雲聰明強毅謂之才,正直中和謂之性。老夫着他唱「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事事可可」。時尚書屋
他若唱出「可可」二字來,便是誤犯俺大官諱字,我扣廳責他四十;聽的張千咳嗽了一聲,他把「可可」二字改為「已已」。哦,這「可」字是歌戈韻,「已」字是齊微韻。兀那謝天香,我跟前有古本,你若是失了韻腳,差了平仄,亂了宮商,扣廳責你四十。則依着齊微韻唱!唱的差了呵,張千,準備下大棒子者!正旦唱雲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事事已已。時尚書屋
日上花梢,鶯喧柳帶,猶壓綉衾睡。暖酥消,膩雲髻,終日厭厭倦梳洗。無奈,想薄情一去,音書無寄!早知恁的,悔當初不把雕鞍系。向鷄窗收拾蠻箋象管,拘束教吟味。時尚書屋
鎮日相隨莫拋棄,針線拈來共伊對,和你,免使少年光陰虛費。」
則今日樂籍裡除了名字,與他包髻、團衫、綉手巾。張千,你與他說!張千見正旦雲大姐,老爺說:「大夫人不許你,着你做個小夫人,樂案裡除了名字,與你包髻、團衫、綉手巾。」你意下如何?正旦唱
牧羊關
相公名譽傳天下,妾身樂籍在教坊;量妾身則是個妓女排場,相公是當代名儒。妾身則好去待賓客,供些優唱。妾身是臨路金絲柳,相公是架海紫金梁;想你便意錯見、心錯愛,怎做的門廝敵、戶廝當?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張千,着天香到我宅中去。正旦雲杭州柳耆卿,早則絶念也!
二煞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