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5 頁


則恁這秀才每活計似魚翻浪,大人家前程似狗探湯。則俺這侍妾每近幃房,止不過供手巾到他行,能勾見些模樣?着護衣須是相親傍,止不過梳頭處俺胸前靠着脊樑,幾時得兒女成雙?雲指望嫁杭州柳耆卿
作者:待考 / 頁數:(5 / 660)

則恁這秀才每活計似魚翻浪,大人家前程似狗探湯。則俺這侍妾每近幃房,止不過供手巾到他行,能勾見些模樣?着護衣須是相親傍,止不過梳頭處俺胸前靠着脊樑,幾時得兒女成雙?指望嫁杭州柳耆卿,做個自在人,如今怎了也?

煞尾
罷、罷、罷,我正是閃了他悶棍着他棒,我正是出了箄籃入了筐。直着咱在羅網,休摘離,休指望,便似一百尺的石門教我怎生撞?便使盡些伎倆,干愁斷我肚腸,覓不的個脫殼金蟬這一個謊。錢大尹雲張千送謝天香到私宅中去了也。詩云我有心中事,未敢分明說。時尚書屋
留待柳耆卿,他自解關節。

第三折

正旦上,雲妾身謝天香。自從進到錢大尹相公宅內,又早三年光景,將我那歌妓之心消磨盡了也。
正宮
端正好
往常我在風塵為歌妓,止不過見了那幾個筵席,到家來須做個自由鬼;今日個打我在無底磨牢籠內!
滾繡球
到早起過洗面水,到晚來又索鋪床疊被,我服侍的都入羅幃,我恰才舒鋪蓋似孤鬼,少不的足戀蜷寢睡,整三年有名無實。本是個見交風月耆卿伴,教我做遙受恩情大尹妻,端的誰知?二旦扮姬妾上,雲俺二人是錢大尹家侍妾。今日無甚事,去望姓謝的姐姐走一遭去。見旦科,雲姐姐,俺二人竟來望姐姐。時尚書屋
正旦雲二位姐姐請坐。二旦雲姐姐,你在宅中三年,相公曾親近你麼?正旦唱
倘秀才
俺若是曾宿睡呵,則除是天知地知;相公那鋪蓋兒,知他是橫的豎的!比我那初使喚,如今越更稀。想是我出身處本低微,則怕展污了相公貴體。時尚書屋
二旦雲姐姐,雖然如此,你也自當親近些。正旦唱
滾繡球
姐姐每肯教誨,怕不是好意?爭奈我官人行,怎敢便話不投機?二旦雲姐姐,你又無甚麼過失。正旦唱你道是無過失,學恁的,姐姐每會也那不會?我則是斟量着緊慢遲疾,強何郎旖旎煞難搽粉,狠張敞央及煞怎畫眉?要識個高低。二旦雲敢問姐姐,當日柳七官人《樂章集》,姐姐收的好麼?正旦唱
倘秀才
便休題花七、柳七,若聽得這裡是那裡,相公的耳朵裡風聞那舊是非。休只管這幾句,濫黃齏,我也記得。時尚書屋
二旦雲姐姐,可是那幾句兒?說一遍兒我聽咱。正旦唱
窮河西
姐姐每誰敢道袖褪《樂章集》,都則是斷送的我一身虧。怕待學大麯子我從頭兒唱與你,本記的人前會,掛口兒從今後再休提。二旦雲咱和你同去竹雲亭上賭戲咱。正旦雲姐姐每,咱去波。時尚書屋

滾繡球
想前日使象棋,說下的則是個手帕兒賭戲,你將我那玉束納藤箱子,便不放空回。近新來,下雨的那一日,你輸與我綉鞋兒一對,掛口兒再不曾提。那裡為些些賭賽絶了交契,小小輸贏醜了麵皮,道我不精細。時尚書屋
二旦雲姐姐,咱擲這色數兒,俺輸了也。姐姐,可該你擲。正旦拿色子科時尚書屋
倘秀才

么四五骰着個撮十,二三二趁着個夾七;一面打個色兒,也當得么二三是鼠尾。賭錢的、不伶俐,姐姐你可便再擲。時尚書屋
二旦雲等我再擲,俺又輸了也。可該你擲。正旦唱
獃骨朵
我將這色數兒輕放在骰盆內,二三五又擲個烏十;不下錢打賽,我可便贏了你兩回。這上面分明見,色數兒且休提。姐姐,我可便做樁兒三個五,你今日這般輸說甚的?時尚書屋
錢大尹把拄仗暗上二旦驚下正旦唱
倘秀才
你休要不君子便將閙起,我永世兒不和你廝極,塌着那臭屍骸一壁穩坐的。錢將拄仗放在旦右肩上正旦撥科,唱兀的不閒着您!錢將拄杖放在旦左肩上正旦拔科,唱臭驢蹄!錢又將拄杖放在旦右肩上正旦拿住回頭科,唱兀的是誰?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天香,你罵誰哩?正旦慌跪科
醉太平
唬的我連忙的跪膝,不由我淚雨似扒推;可又早七留七力來到我跟底,不言語立地;我見他出留出律兩個都迴避。相公將必留不剌拄杖相調戲,我不該必丟不搭口內失尊卑,這的是天香犯罪。錢大尹雲天香,你怕麼?正旦雲可知怕哩。錢大尹雲你要饒麼?正旦雲可知要饒哩。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既然要饒,或詩或詞,作一首來我看,我便饒了你。正旦雲
題目。錢大尹雲就把這骰盆中色子為題。正旦雲詩有了。詩云一把低微骨,置君堂握中。時尚書屋
料應嫌點涴,拋擲任東風!錢大尹笑科,雲聖人道:「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于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歌詠之。」這四句詩中大意,道我娶他做小夫人,到我家中三年,也不瞅不問。豈知我的意思?天香,我也和了四句詩,我念你聽。時尚書屋
詩云為伊通四六,聊擎在手中。色緣有深意,誰謂馬牛風?天香,你在我家三年也,你心中休煩惱,我揀個吉日良辰,則在這兩日內立你做個小夫人,你心下如何?正旦唱
二煞
往常時不曾掛眼都無意,今日回心有甚遲?相公的言語更怕不中,委付妾身教我轉轉猜疑。相公又不是戲笑,又不是沉醉,又不是昏迷;待道是顛狂睡囈,兀的不青天這白日?時尚書屋
相公,莫不是謬語?錢大尹雲我又不曾吃酒,豈有謬語?我只愛惜你那聰明才學,可憐你那煩惱悲啼。正旦唱
一煞
相公,你一言既出如何悔,駟馬奔馳不可追。妾身出入蘭堂,身居畫閣,行有香車,宿有羅幃。相公,整過了三年,可便調理,無個消息;不想道今朝錯愛我這匪妓,也則是可憐見哭啼啼。錢大尹雲天香,後堂中換衣服去。時尚書屋
正旦唱
煞尾
則今番文謅謅的施才藝,從來個撲籟籟沒氣力。相公這一句言語可立碑,我也不敢十分相信的。許來大官員,恁來大職位,發出言詞忒口疾。你不委心為自家沒見識,又不是花街中、柳陌裡,那一個徹梢虛、霧塌橋,渾身我可也認的你!

第四折

錢大尹引張千上,雲老夫錢大尹是也。誰想柳耆卿一舉狀元及第,誇官三日。張千,安排下筵席。你去當街裡,攔住新狀元柳耆卿,道錢府尹請狀元;他若不肯來時,你只把馬帶著,休放了過去,好歹請他來。時尚書屋
若來時,報的老夫知道。柳騎馬引祗候上,詩云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小官柳永。時尚書屋
自與謝天香分別之後,到于帝都闕下,一舉狀元及第。今借宰相頭踏,誇官三日。我聞知錢大尹娶了謝天香為妻。錢可道也,你情知謝氏是我的心上人,我看你怎麼相見?左右的,擺開頭踏,憐慢的行將去。時尚書屋
張千上,雲狀元,錢大尹相公有請!柳雲我不去。張千扯馬,雲我好歹請狀元見俺相公去來!同下錢大尹上,雲早間着張千請柳耆卿去了,怎生不見來?張千同柳上,雲狀元少待,我報復去。報科,雲請的狀元到了也。錢大尹雲道有請。時尚書屋
柳做見科錢大尹雲賢弟,崢嶸有日,奮發有時,兀的不壯哉!將酒來,今日與賢弟作賀。把酒科,雲賢弟滿飲一杯。柳雲小官量窄,吃不的!錢大尹雲賢弟平昔以花酒為念,今日如何不飲?柳雲小官今非昔比,官守所拘,功名在念,豈敢飲酒?錢大尹雲若是這般呵,功名成就多時了。你端的不飲酒,敢有些怪我麼?張千,近前來。時尚書屋
做耳語科,雲只除恁的……。張千雲理會的。做叫科,雲謝夫人,相公前廳待客,請夫人哩!正旦雲天香,誰想有今日也呵!
中呂
粉蝶兒
送的那水護衣為頭,先使了熬麩漿細香澡豆,暖的那溫泔清手面輕揉;打底干南定粉,把薔擻露和就;破開那蘇合香油,我嫌棘針梢燎的來油臭。時尚書屋
醉春風
那裡敢深蘸着指頭搽,我則索輕將綿絮紐。比俺那門前樂探等着官身,我今日個不醜、醜。雖不是宅院里夫人,也是那大人家姬妾,強似那上廳的祗候。時尚書屋
相公前廳待客,我且不過去,我試望咱。
石榴花
我則道坐著的是那個俊儒流,我這裡猛窺視細凝眸,原來是三年不肯往杭州,閃的我落後,有國難投!莫不是將咱故意相迤逗,特教的露醜呈羞?你覷那衣服每各自施忠厚,百般兒省不的甚緣由。時尚書屋
鬥鵪鶉
並無那私事公仇,倒與俺張筵置酒。帶雲我這一過去,說些甚麼的是?我則是佯不相瞅,怎敢道特來問候。見科錢大尹雲天香,與耆卿施禮咱。正旦唱我這裡施罷禮,官人行緊低首。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天香、近前來些。正旦唱誰敢道是離了左右,我則索侍立旁邊,我則索趨前褪後。時尚書屋
錢大尹雲天香,與耆卿把一杯酒者!正旦雲理會的。
上小樓
我待要提個話頭,又不知他可也甚些機彀,倒不如只做朦朧,為著東君,奉勸金甌;他若帶酒,是必休將咱僝僽。柳雲天香,近前來些。正旦唱這裡可便不比我做上廳行首。錢大尹雲天香把盞,教狀元滿飲此杯。時尚書屋
遞酒科柳雲我吃不的了也。正旦唱
么篇
他那裡則是舉手,我這裡忍着淚眸;不敢道是廝問廝當、廝來廝去、廝摑廝揪,我如今在這裡不自由。柳雲大姐,你怎生清減了正旦唱你覷我皮裡抽肉,你休問我可怎生骨岩岩臉兒黃瘦!錢大尹雲耆卿,你怎生不吃酒?柳雲我吃不的了也!錢大尹雲罷、罷、罷,話不說不知,木不鑽不透。冰不搘不寒,膽不試不苦。「君于見機而作,不俟終日」。時尚書屋
耆卿何故見之晚矣!當日見足下留心于謝氏,恣意于鳴珂,耽耳目之玩,惰功名之志,是以老夫侃侃而言,使足下怏怏而別。一從賢弟去了,老夫差人打聽,道賢弟臨行,留下一首[定風波]詞。老夫着張千喚此謝氏,張千把盞,謝氏歌唱,我着他唱那[定風波]詞。我則道犯着老夫諱字,不想他將韻腳改過。時尚書屋
老夫甚愛其才,隨即樂案裡除了名字,娶在我宅中為姬妾。老夫不避他人之是非,蓋為賢弟之交契。若使他仍前迎新送舊,賢弟,可不辱抹了高才大名!老夫在此為理三年,治百姓水米無交,于天香秋毫不染。我則待剪了你那臨路柳,削斷他那出牆花,合是該二人成配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