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6 頁


都因他一曲[定風波],則為他和曲填詞,移宮換羽,使老夫見賢思齊;回嗔作喜,教他冠金搖鳳效宮妝,佩玉鳴鸞罷歌舞;老夫受無妄之愆,與足下了平生之願。你不肯煙月久離金殿閣,我則怕好花輸與
作者:待考 / 頁數:(6 / 660)

都因他一曲[定風波],則為他和曲填詞,移宮換羽,使老夫見賢思齊;回嗔作喜,教他冠金搖鳳效宮妝,佩玉鳴鸞罷歌舞;老夫受無妄之愆,與足下了平生之願。你不肯煙月久離金殿閣,我則怕好花輸與富家郎。因此上三年培養牡丹花,專待你一舉首登龍虎榜。賢弟,你試尋思波,歌妓女怎做的大臣姬妾?我想你得志呵,則怕品官不得娶娼女為妻。時尚書屋

以此上鎖鴛鴦、巢翡翠、結合歡、諧琴瑟。你則道鳳台空鎖鏡,我將那鸞膠續斷弦。我怎肯分開比翼鳥,着您再結並頭蓮?老夫佯推做小夫人,專待你個有志氣的知心友。老夫不必多言,天香,你面陳肝膽,說兀的做甚!詩云揀選下錦繡紅妝女,付與你銀鞍白麵郎。時尚書屋
柳耆卿休錯怨開封主,這的是錢大尹智寵謝天香。柳雲嗨!多謝老兄,肯為小弟這等留心!大姐,我去之後,你怎生到得相公府中?試說一遍與我聽者!正旦唱
哨遍
一自才郎別後,相公那簾幕裡香風透。又無個交錯觥籌,又無個賓客閒游飲杯酒,坐衙緊喚,樂探忙勾,唬的我難收救,只得向公廳祗候。不問我舞旋,只着我歌謳。將鳳凰杯注酒尊前遞,把商角調填詞韻腳搜,唱到「慘綠愁紅」。時尚書屋
「事事可可」,一時禁口。時尚書屋
耍孩兒
相公諱字都全有,我將別韻兒輕輕換偷;即時間樂案裡便除名,揚言說要結綢繆。三年甚事曾占着鋪蓋,千日何曾靠着枕頭?相公意,難參透。我本是沾泥飛絮,倒做了不纜孤舟!
二煞
見妾身精神比杏桃,相公如何共卯酉?見天香顏色當春晝。觀花不比觀嬌態,飲酒合當飲巨甌。誰把清香嗅?則是深圍在闌底,又何曾插個花頭!錢大尹雲張千,快收拾車馬,送謝夫人到狀元宅上去!柳同旦拜謝科,雲深感相公大恩!正旦唱
煞尾
這天香不想艷陽天氣開,我則道無情干罷休!誰想這牡丹花折入東君手,今日個分與章台路傍柳。時尚書屋
題目柳耆卿錯怨開封主
正名錢大尹智寵謝天香

杜蕊娘智賞金綫池

楔子

外扮石府尹引張千上,詩云,少小知名達禮闈,白頭猶未解朝衣。年來屢上陳情疏,怎奈君恩不放歸。老夫姓石名敏,字好問。幼年進士及第,隨朝數載,累蒙擢用。時尚書屋
謝聖恩可憐,除授濟南府尹之職。我有個同窗故友,姓韓名輔臣。這幾時不知兄弟進取功名去了,還只是遊學四方?一向音信杳無,使老夫不勝懸念。今日無甚事,在私宅閒坐。時尚書屋
張千,門首覷者,若有客來時,報復我知道。張千雲理會的。末扮韓輔臣上,詩云流落天涯又幾春,可憐辛苦客中身。怪來喜鵲迎頭噪,濟上如今有故人。時尚書屋
小生姓韓名輔臣,洛陽人氏。幼習經史,頗看詩書,學成滿腹文章,爭奈功名未遂。今欲上朝取應,路經濟南府過,我有個八拜交的哥哥是石好問,在此為理,且去與哥哥相見一面,然後長行。說話中間,早來到府門了也。時尚書屋
左右,報復去。道有故人韓輔臣特來相訪。張千報雲稟老爺得知,有韓輔臣在於門首。府尹雲老夫語未懸口,兄弟早到。時尚書屋
快有請!張千雲請進。做見科韓輔臣雲哥哥,數載不見,有失問候。請上,受你兄弟兩拜。做拜科府尹雲京師一別,幾經寒暑,不意今日惠顧,殊慰鄙懷。時尚書屋
賢弟請坐。張千,看酒來!張千雲酒在此。做把盞科府尹雲兄弟滿飲一杯。做回酒科韓輔臣雲哥哥也請一杯!府尹雲筵前無樂,不成歡樂。時尚書屋

張千,與我喚的那上廳行首杜蕊娘來,服侍兄弟飲幾杯酒。張千雲理會的。出的這門來,這是杜蕊娘門首。杜大姐在家麼?正旦扮杜蕊娘上,雲誰喚門哩?我開了這門看,(做見科)張千雲府堂上喚官身哩。時尚書屋
正旦雲要官衫麼?張千雲是小酒,免了官衫。做行科張千雲大姐,你立在這裡,待我報復去。做報科府尹雲着他進來。正旦做見科,雲相公,喚妾身有何分付?府尹雲喚你來別無他事,這一位白衣卿相,是我的同窗故交,你把體面相見咱。時尚書屋
正旦做拜科韓輔臣慌回禮雲嫂嫂請起!府尹雲兄弟也,這是上廳行首杜蕊娘。韓輔臣雲哥哥,我則道是嫂嫂。背雲一個好婦人也!正旦雲一個好秀才也!府尹雲將酒來!蕊娘,行酒。正旦與韓連遞三杯科府尹雲住,住!兄弟,我也吃一鐘兒。時尚書屋
韓輔臣雲呀!卻忘了送哥哥。正旦遞府尹酒,飲科正旦雲秀才高姓大名韓輔臣雲小生洛陽人氏,姓韓名輔臣。小娘子誰氏之家,姓甚名誰?正旦雲妾身姓杜,小字蕊娘。韓輔臣雲元來見面勝似聞名!正旦雲果然才子,豈能無貌!府尹雲蕊娘,你問秀才告珠
玉。韓輔臣雲兄弟對著哥哥跟前,怎敢提筆?正是弄斧班門,徒遺笑耳。府尹雲兄弟休謙!韓輔臣雲這等,兄弟呈丑也。做寫科,雲寫就了。時尚書屋
蕊娘,你試看咱。正旦念雲詞寄南鄉子詞雲「裊娜復輕盈,都是宜描上翠屏。語若流鶯聲似燕,丹青,燕語鶯聲怎畫成?難道不關情,欲語還羞便似曾。時尚書屋
占斷楚城歌舞地,娉婷,天上人間第一名。」好高才也!韓輔臣雲兄弟此行,本為上朝取應,只因與哥哥久闊,迂道拜訪。幸睹尊顏,復蒙嘉宴。爭奈試期將近,不能久留。時尚書屋
酒散之後,便當奉別。府尹雲賢弟且休去,略住三朝五日,待老夫賫發你一路鞍馬之費,未為遲也。張千,打掃後花園,請秀才在書房中安下者!韓輔臣雲花園冷靜,怕不中麼?府尹雲既如此,就在蕊娘家安歇如何?韓輔臣雲願隨鞭鐙!府尹雲你看他,一讓一個肯。蕊娘,這是我至交的朋友,與你兩錠銀子,拿去你那母親做茶錢,休得怠慢了秀才者!正旦雲多謝相公。時尚書屋
韓輔臣雲兄弟謝了哥哥。大姐,到你家中,拜你那媽媽去來。正旦雲秀才,俺娘忒愛錢哩!韓輔臣雲大姐,不妨事,我多與他些錢鈔便了也。正旦唱
仙呂
端正好
鄭六遇妖狐,崔韜逢雌虎,那大麯內儘是寒儒。想知今曉古人家女,都待與秀才每為夫婦。時尚書屋
么篇
既不呵,那一片俏心腸,那裡每堪分付?那蘇小卿不辨賢愚,比如我五十年不見雙通叔;休道是蘇媽媽,也不是醉驢驢。我是他親生的女,又不是買來的奴,遮莫拷的我皮肉爛,煉的我骨髓枯,我怎肯跟將那販茶的馮魁去!同韓下
府尹雲你看我那兄弟,秀才心性,又是那吃酒的意兒,別也不別,逕自領着杜蕊娘去了也。且待三朝五日,差人探望兄弟去。古語有云:「樂莫樂兮新相知。」豈不信然!詩云華省芳筵不待終,忙攜紅袖去匆匆。時尚書屋
雖然故友情能密,爭似新歡興更濃!

第一折

搽旦扮卜兒上,詩云不紡絲麻不種田,一生衣飯靠皇天。盡道吾家皮解庫,也自人間賺得錢。老身濟南府人氏。自家姓李,夫主姓杜。時尚書屋
所生一個女兒,是上廳行首杜蕊娘。近日有個秀才,叫做韓輔臣,卻是石府尹老爺送來的,與俺女兒作伴。俺這妮子,一心待嫁他,那廝也要娶我女兒;中間被我不肯,把他攆出去了。怎麼這一會兒不見俺那妮子,莫非又趕那廝去?待我喚他:蕊娘,賤人那裡?正旦領梅香上,向古門道雲韓秀才,你則躲在房裡坐,不要出來,待我和那虔婆頽閙一場去!韓輔臣做應雲我知道。時尚書屋
正旦雲自從和韓輔臣作伴,又早半年光景。我一心要嫁他,他一心要娶我,則被俺娘板障,不肯許這門親事。我想一百二十行,門門都好着衣吃飯;偏俺這一門,卻是誰人制下的?忒低微也呵!
仙呂
點絳唇
則俺這不義之門,那裡有買賣營運?無資本,全憑着五個字迭辦金銀。帶雲可是那五個字?(唱)無過是「惡、劣、乖、毒、狠」!
混江龍
無錢的可要親近,則除是驢生戟瓮生根。佛留下四百八門衣飯,俺占着七十二位凶神。才定腳謝館接迎新子弟,轉回頭霸陵誰識舊將軍?投奔我的都是那矜爺害娘、凍妻餓子、折屋賣田、提瓦罐爻槌運;那些個慈悲為本,多則是板障為門。梅香,你看奶奶做甚麼哩?梅香雲奶奶看經哩!正旦雲俺娘口業作罪,你這般心腸,多少經文懺的過來?枉作的業深了也!
油葫蘆
炕頭上主燒埋的顯道神,沒事哏,苘麻頭斜皮臉老魔君。拿着一串數珠,是嚇子弟降魔印;輪着一條柱杖,是打鸂鶒無情棍。閒茶房裡那一夥老業人,酒杯間有多少閒議論;頻頻的間阻休熟分,三夜早趕離門。時尚書屋
梅香雲姐姐,這話說差了!我這門戶人家,巴不得接着子弟,就是錢龍入門,百般奉承他,常怕一個留他不住;怎麼剛剛三日,便要趕他出門?決無此理。正旦雲梅香,你那裡知道!
天下樂
他只待夜夜留人夜夜新,慇勤,顧甚的恩!不依隨又道是我女孩兒不孝順。今日個漾人頭廝摔,含熱血廝噴,定奪俺心上人。時尚書屋
做見科,正旦雲母親,吃甚麼茶飯那?卜兒雲灶窩裡燒了幾個燈盞,吃甚麼飯來!正旦唱
醉扶歸
有句話多多的苦告你老年尊,纍纍的囑託近比鄰,「一片花飛減卻春」,我如今不老也非為嫩,年紀小呵須是有氣分,年紀老無人問。母親,嫁了您孩兒罷,孩兒年紀大了也!卜兒雲丫頭,拿鑷子來,鑷了鬢邊的白髮,還着你覓錢哩!正旦雲母親,你只管與孩兒撇性怎的?卜兒雲我老人家如今性子淳善了,若發起村來,怕不筋都敲斷你的!正旦唱
金盞兒
你道是性兒淳,我道你意兒村,提起那人情來往佯裝鈍。帶雲有幾個打踅客旅輩,丟下些刷牙掠頭,問奶奶要盤纏家去。你可早耳朵閉、眼睛昏;前門裡統鏝客,後門裡一個使錢勤;揉開汪淚眼,打拍老精神。時尚書屋
母親。嫁了你孩兒者!卜兒雲我不許嫁,誰敢嫁?有你這樣生忿忤逆的!正旦唱
醉中天
非是我偏生忿,還是你不關親,只着俺淡抹濃妝倚市門,積趲下金銀囤。卜兒做怒科,雲你這小賤人,你今年才過二十歲,不與我覓錢,教那個覓錢?正旦唱你道俺才過二旬,有一日粉消香褪,可不道老死在風塵?時尚書屋
母親,你嫁了孩兒罷!卜兒雲小賤人,你要嫁那個來?正旦唱
寄生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