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7 頁


告辭了鳴珂巷,待嫁那韓輔臣。這紙湯瓶再不向紅爐頓,鐵煎盤再不使清油混,銅磨笴再不把頑石運。卜兒雲你要嫁韓輔臣這窮秀才,我偏不許你!正旦唱怎將咱好姻緣,生折做斷頭香;休想道潑煙花,再
作者:待考 / 頁數:(7 / 660)

告辭了鳴珂巷,待嫁那韓輔臣。這紙湯瓶再不向紅爐頓,鐵煎盤再不使清油混,銅磨笴再不把頑石運。卜兒雲你要嫁韓輔臣這窮秀才,我偏不許你!正旦唱怎將咱好姻緣,生折做斷頭香;休想道潑煙花,再打入迷魂陣。時尚書屋

卜兒雲那韓輔臣有甚麼好處,你要嫁他?正旦唱
賺煞
十度願從良,長則九度不依允。也是我八個字無人主婚,空盼上他七步才華遠近聞,六親中無不歡欣。改家門,做的個五花誥夫人,駟馬高車錦繡裀。道俺有三生福分,正行着雙雙好運。時尚書屋
卜兒雲好運,好運,卑田院裡趕趁!你要嫁韓輔臣,這一千年不長進的,看你打蓮花落也!正旦唱他怎肯教「一年春盡又是一年春」。
卜兒雲俺女兒心心唸唸,只要嫁韓秀才,我好歹偏不嫁他。俺想那韓秀才是個氣高的人,他見俺有些閒言閒語,必然使性出門去;俺再在女孩兒根前調撥他,等他兩個不和,訕起臉來,那時另接一個富家郎,才中俺之願也。正是:小娘愛的俏,老鴇愛的鈔。則除非弄冷他心上人,方纔是我家裡錢龍到。時尚書屋

第二折

韓輔臣上,詩云一生花柳幸多緣,自有嫦娥愛少年。留得黃金等身在,終須買斷麗春園。我韓輔臣,本為進取功名,打從濟南府經過。適值哥哥石好問在此為理,送我到杜蕊娘家安歇。時尚書屋
一住半年以上,兩意相投,不但我要娶他,喜得他也有心嫁我,爭奈這虔婆百般板障。俺想來,他只為我囊中錢鈔已盡;況見石府尹滿考朝京,料必不來複任,越越的欺負我,發言發語,只要攆我出門去。我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怎生受得一口氣?出了他門,不覺又是二十多日。你道我為何不去,還在濟南府淹閣?倒也不是盼俺哥哥復任,思量告他;只為杜蕊娘他把俺赤心相待,時常與這虔婆合氣,尋死覓活,無非是為俺家的緣故。時尚書屋
莫說我的氣高,那蕊娘的氣比我還高的多哩!他見我這日出門時節,竟自悻悻然去了,說也不和他說一聲兒,必然有些怪我。這個怪也只得由他怪,本等是我的不是。以此沉吟展轉,不好便離此處。還須親見蕊娘,討個明白。時尚書屋
若他也是虔婆的見識,沒有嫁我之心,卻不我在此亦無指望了,不如及早上朝取應,幹我自家功名去。他若是好好的依舊要嫁我,一些兒不怪我,便受盡這虔婆的氣,何忍負之。今日打聽得虔婆和他一班兒老姊妹在茶房中吃茶,只得將我羞臉兒揣在懷裡,再到蕊娘家去走一遭。詞雲我須是讀書人凌雲豪氣,偏遇這潑虔婆全無顧忌。時尚書屋
天若使石好問復任濟南,少不的告他娘着他流遞。正旦引梅香上,雲我杜蕊娘一心看上韓輔臣,思量嫁他;爭奈我母親不肯,倒發出許多說話,將他趕逐出門去了。我又不曾有半句兒惱着他,為何一去二十多日,再也不來看我?教我怎生放心得下?聞得母親說,他是爛黃齏,如今又纏上一個粉頭,道強似我的多哩!這話我也不信。我想,這濟南府教坊中人,那一個不是我手下教道過的小妮子?料必沒有強似我的。時尚書屋
若是他果然離了我家,又去踹別家的門,久以後我在這街上行走,教我怎生見人那!
南呂
一枝花
東洋海洗不盡臉上羞,西華山遮不了身邊醜,大力鬼頓不開眉上鎖,巨靈神劈不斷腹中愁。閃的我有國難投,抵多少南浦傷離後。愛你個殺才沒去就,明知道雨歇雲收,還指望待天長地久。時尚書屋
梁州第七
這廝懶散了雖離我眼底,忔憎着又在心頭。出門來信步閒行走,遙瞻遠岫,近俯清流;行行廝趁,步步相逐,知他在那搭兒裡續上綢繆?知他是怎生來結做冤仇?俏哥哥不爭你先和他暮雨朝雲,劣奶奶則有分吃他那閒茶浪酒,好姐姐幾時得脫離了舞榭歌樓?不是我出乖弄醜,從良棄賤,我命裡有終須有,命裡無枉生受。只管撲地掀天無了休,着甚麼來由!
梅香雲姐姐,你休煩惱,姐夫好歹來家也!正旦雲梅香,將過琵琶來,待我散心適悶咱!梅香取砌末科,雲姐姐,琵琶在此。正旦彈科韓輔臣上,雲這是杜大姐家門首。我去的半月期程,怎麼門前的地也沒人掃,一剗的長起青苔來,這般樣冷落了也?正旦做聽科,雲那斯來了也!我則推不看見。韓輔臣做入見科,雲大姐,祗揖!正旦做彈科,唱
牧羊關

不見他思量舊,倒有些兩意兒投。-我見了他撲鄧鄧火上澆油,恰便似鈎搭住魚腮,箭穿了雁口。韓輔臣雲元來你那舊性兒不改,還彈唱哩!正旦做起拜科你怪我依舊拈音樂,則許你交錯勸觥籌?你不肯冷落了杯中物,我怎肯生疏了弦上手?時尚書屋
韓輔臣雲那一日吃你家媽媽趕逼我不過,只得忍了一口氣,走出你家門,不曾辭別的大姐,這是小生得罪了!正旦唱
罵玉郎
這的是母親故折鴛鴦偶,須不是咱設下惡機謀,怎將咱平空拋落他人後?今日個何勞你貴腳兒又到咱家走?時尚書屋
韓輔臣雲大姐何出此言?你元許嫁我哩!(正旦唱
感皇恩
咱本是潑賤娼優,怎嫁得你俊俏儒流?韓輔臣雲這是有盟約在前的。正旦唱把枕畔盟、花下約、成虛謬。韓輔臣雲我出你家門也只得半個多月,怎便見得虛謬了那?正旦唱你道是別匆匆無多半月,我覺的冷清清勝似三秋。韓輔臣跪科,雲大姐,我韓輔臣不是了,我跪着你請罪罷!正旦不睬科,雲那個要你跪!越顯的你嘴兒甜、膝兒軟、情兒厚。時尚書屋
韓輔臣雲我和你生則同衾,死則同穴哩。正旦唱
採花歌
往常個侍衾裯,都做了付東流,這的是娼門水局下場頭!韓輔臣雲大姐,只要你有心嫁我,便是卓文君也情願當壚沽酒來。正旦唱再休提卓氏女、親當沽酒肆,只被你雙通叔、早掘倒了玩江樓。時尚書屋
韓輔臣跪科,雲大姐,你休這般惱我,你打我幾下罷。正旦唱
三煞
既你無情呵,休想我指甲兒蕩着你皮肉;似往常有氣性,打的你見骨頭。我只怕年深了也難收救,倒不如早早丟開,也免的自僝自僽。韓輔臣雲你不發放我起來,便跪到明日,我也只是跪着。正旦唱頑涎兒卻依舊,我沒福和你那「鶯燕蜂蝶」為四友,甘分做跌了彈的斑鳩。時尚書屋
二煞
有耨處散誕鬆寬着耨,有偷處寬行大步偷,何須把一家苦苦死淹留?也不管設誓拈香,到處裡停眠整宿,說著他瞞心的謊、昧心的咒。你那手怎掩旁人是非口?說的困須休。時尚書屋
尾煞
高如我三板兒的人物也出不得手,強如我十倍兒的聲名道着處有。尋些虛脾,使些機彀,用些工夫,再去趁逐。你與我高揎起春衫酒淹袖,舒你那攀蟾折桂的指頭,請先生別輓一枝章台路旁柳。
韓輔臣做嘆科,雲嗨,杜蕊娘真個不認我了!我只道是虔婆要錢趕我出去,誰知杜蕊娘的心兒也變了。他一家門這等欺負我,如何受的過?只得再消停幾日,等我哥哥一個消耗。來也不來,又作處置。詩云怪他紅粉變初心,不獨虔婆太逼臨。時尚書屋
今日床頭看壯士,始知顏色在黃金。

第三折

石府尹上,雲老夫石好問是也。三年任滿朝京,聖人道俺賢能清正,着復任濟南。不知俺那兄弟韓輔臣進取功名去了,還是淹留在杜蕊娘家?使老夫時常懸念。已曾着人探聽他蹤跡,未見回報。時尚書屋
張千,門首覷者,待探聽韓秀才的人來,報復我知道。韓輔臣上,雲聞得哥哥復任濟南,被我等着了也。來到此間,正是濟南府門首。張千,報復去,道韓輔臣特來拜訪。時尚書屋
張千報科石府尹雲道有請。見科韓輔臣雲恭喜哥哥復任名邦!做兄弟的久容空囊,不曾具得一杯與哥哥拂塵,好生慚愧。石府尹做笑科,雲我以為賢弟扶搖萬里,進取功名去了,卻還淹留妓館,志向可知矣!韓輔臣雲這幾時你兄弟被人欺侮,險些兒一口氣死了,還說那功名怎的!石府尹雲賢弟,你在此盤纏缺少,不能快意是有的,那一個就敢欺負着你?韓輔臣雲哥哥不知,那杜家老鴇兒欺負兄弟也罷了,連蕊娘也欺負我。哥哥,你與我做主咱!石府尹雲這是你被窩兒裡的事,教我怎麼整理?韓輔臣雲您兄弟唱喏。時尚書屋
石府尹不禮科,雲我也會唱喏。韓輔臣雲我下跪。石府尹又不禮科,雲我也會下跪。韓輔臣雲哥哥,你真不肯整理,教我那裡告去?您兄弟在這濟南府裡倚仗哥哥勢力,那個不知?今日白白的吃他娘兒兩個一場欺負,怎麼還在人頭上做人?不如就着府堂觸階而死罷了!做跳科。時尚書屋
石府尹忙扯住,雲你怎麼使這般短見?你要我如何整理?韓輔臣雲只要哥哥差人拿他娘兒兩個來,扣廳責他四十,才與您兄弟出的這一口臭氣。石府尹雲這個不難;但那杜蕊娘肯嫁你時,你還要他麼?韓輔臣雲怎麼不要?石府尹雲賢弟不知,樂戶們一經責罰過了,便是受罪之人,做不得士人妻妾。我想,此處有個所在,叫做金綫池,是個勝景去處;我與你兩錠銀子,將的去臥番羊,窨下酒,做個筵席,請他一班兒姊妹來到池上賞宴,央他們替你賠禮,那其間必然收留你在家,可不好那?韓輔臣做揖科,雲多謝哥哥厚意!則今日便往金綫池上安排酒果走一遭去也。石府尹雲兄弟去了也。時尚書屋
這一遭好共歹成就了他兩口兒,可來回老夫的話。詩云錢為心所愛,酒是色之媒。會看鴛鴦羽,雙雙池上歸。外旦三人上,雲妾身張嬤嬤,這是李妗妗,這是閔大嫂,俺們都是杜蕊娘姨姨的親眷。時尚書屋
今日在金綫池上,專為要勸韓輔臣、杜蕊娘兩口兒圓和。這席面不是俺們設的,恐怕蕊娘姨姨知道是韓姨夫出錢安排酒果,必然不肯來赴,因此只說是俺們請他。酒席中間,慢慢的勸他回心,成其美事
。道猶未了,蕊娘姨姨早來也。正旦上,相見科,雲妾身有何德能,着列位奶奶們置酒張筵,何以克當?
中呂
粉蝶兒
明知道書生教門兒負心短命,儘教他海角飄零。沒來由強風情,剛可喜男婚女聘。往常我千戰千贏,透風處使心作倖。時尚書屋
醉春風
能照顧眼前坑,不提防腦後井。人跟前不恁的吃場撲騰,獃賤人幾時能夠醒、醒?雖是今番,系干宿世,事關前定。時尚書屋
眾旦雲這是首席,姨姨請坐。(正旦雲)看了這金綫池,好傷感人也!
石榴花
-恰便似藕絲兒分破鏡花明,我則見一派碧澄澄,東關裡猶自不曾經,到如今整整半載其程。眼前面兜率神仙境,有他呵怎肯道驀出門庭?那時節眼札毛和他廝拴定,矮房裡相撲着悶懷縈。時尚書屋
鬥鵪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