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8 頁


虛度了麗日和風,枉誤了良辰美景。往常俺動腳是熬煎,回頭是撞挺。拘束的剛剛轉過雙眼睛,到如今各自托生:我依舊安業着家,他依舊離鄉背井。眾旦雲俺們都與姨姨奉一杯酒!正旦唱普天樂
作者:待考 / 頁數:(8 / 660)

虛度了麗日和風,枉誤了良辰美景。往常俺動腳是熬煎,回頭是撞挺。拘束的剛剛轉過雙眼睛,到如今各自托生:我依舊安業着家,他依舊離鄉背井。時尚書屋

眾旦雲俺們都與姨姨奉一杯酒!正旦唱
普天樂
小妹子是愛蓮兒,你都將我相欽敬;茶兒是妹子,你與我好好的看承;小妹子是玉伴哥,從來有些獨強性。眾旦雲姨姨,你為何嗟聲嘆氣的?今日這樣好天氣,又對著這樣好景緻,務要開懷暢飲,做一個歡慶會才是。正旦唱說甚麼人歡慶,引得些鴛鴦兒交頸和鳴,忽的見了,慍的面赤,兜的心疼。時尚書屋
眾旦雲姨姨,俺則這等吃酒可不冷靜?正旦雲待我行個酒令,行的便吃酒,行不的罰金綫池裡涼水。眾旦雲俺們都依着姨姨的令行。(正旦雲)酒中不許提着「韓輔臣」三字,但道着的,將大觥來罰飲一大觥。眾旦雲知道。時尚書屋
正旦唱
醉高歌
或是曲兒中唱幾個花名。(眾旦雲)我不省得。正旦唱詩句裡包籠着尾聲,眾旦雲我不省得。正旦唱續麻道字針針頂,眾旦雲我不省的。時尚書屋
正旦唱
題目當筵合笙。時尚書屋
眾旦雲我不省的,則罰酒罷!正旦雲拆白道字、頂針續麻、搊箏撥阮,你們都不省得,是不如韓輔臣。眾旦雲呀!姨姨,你可犯了令也!將酒來,罰一大觥。正旦飲科,唱
十二月
想那廝着人讚稱,天生的濟楚才能;只除了心不志誠,諸餘的所事兒聰明。本分的從來老成,聰俊的到底雜情。時尚書屋
堯民歌
麗春園則說一個俏蘇卿,明知道不能勾嫁雙生,向金山壁上去留名,畫船兒趕到豫章城。撇甚麼清!投至得你秀才每忒寡情,先接了馮魁定。正旦做嘆氣科,雲我不合道着「韓輔臣」,被罰酒也。眾旦雲姨姨,又犯令了!再罰一大觥。時尚書屋
正旦做飲科,唱
上小樓
閃的我孤孤另另,說的話涎涎鄧鄧;俺也曾輕輕喚着,躬躬前來,喏喏連聲。但酒醒硬打掙,強詞奪正,則除是醉時節酒淘真性。時尚書屋
正旦做醉跌科,眾旦扶科韓輔臣上.換科眾旦下正旦唱
么篇
不死心想著舊情,他將我廝看廝待,廝知廝重,廝欽廝敬。不是我把定、無記性,言多傷行。扶咱的小哥每是何名姓?時尚書屋
韓輔臣雲是小生韓輔臣。正旦雲你是韓輔臣?靠後!
耍孩兒
我為你逼綽了當官令,帶雲謝你那大尹相公呵!煙花簿上除抹了姓名,交絶了怪友和狂朋,打並的戶淨門清。試金石上把你這子弟每從頭兒畫,分兩等上把郎君子細秤。我立的其身正,倚仗着我花枝般模樣,愁甚麼錦片也似前程!
二煞

我比那□牆賊蝎螫索自忍,我比那俏郎君掏摸須噤聲,那裡也惡茶白賴尋爭競?最不愛打揉人七八道貓煞爪,掐扭的三十馱鬼捏青。看破你傳槽病,摑着手分開雲雨,騰的似綫斷風箏。時尚書屋
尾煞
我和你半年多衾枕恩,一片家繾綣情,交明春歲數三十整帶雲我老了也,你要我怎的?你且把這不志誠的心腸與我慢慢等!做摔開科,下
韓輔臣雲嗨,他真個不喜歡我了,更待干罷!只得到俺哥哥那裡告他去。

第四折

石府尹引張千上,詩云三載為官臥治過,別無一事繫心窩。唯余故友鴛鴦會,金綫池頭竟若何?老夫石好問,為兄弟韓輔臣、杜蕊娘,在金綫池上着他兩口兒成合。這早晚不見來回話,多咱是圓和了也。張千,抬放告牌出去。時尚書屋
韓輔臣上,雲門上的,與俺通報去,說韓輔臣是告狀的,要見!張千報科,韓輔臣做入見科,雲哥哥,拜揖。石府尹雲兄弟,您兩口兒完成了麼?韓輔臣雲若完成了時,這早晚正好睡哩,也不到你衙門裡來了!那杜蕊娘只是不肯收留我,今日特來告他。石府尹雲他委實不肯便罷了,教我怎生斷理?韓輔臣雲哥哥,你不肯斷理,您兄弟唱喏。做揖,石府尹不禮科,雲我不會唱喏那!韓輔臣雲您兄弟下跪。時尚書屋
做跪,石府尹不禮科,雲我不會下跪那!韓輔臣雲你再四的不肯斷理,我只是死在你府堂上,教你做官不成。做觸階,石府尹忙扯科,雲那個愛女娘的,似你這般放刁來!罷、罷、罷!我完成了你兩口兒。張千,與我拿將杜蕊娘來者!張千雲理會的。喚科,雲杜蕊娘,衙門裡有勾!正旦上,雲哥哥,喚我做甚麼?張千雲你失誤了官身,老爺在堂上好生着惱哩!正旦雲可怎了也!
雙調
新水令
忽傳台旨到咱麗春園測道是除抹了舞裙歌扇。逢個節朔,遇個冬年,拿着這一盞兒茶錢,告哥哥可憐見。時尚書屋
可早來到府門首也。哥哥,你與我做個肉屏風兒,等我偷覷咱。張千雲這使的。正旦做偷覷,內吆喝科,旦唱
沉醉東風
則道是喜孜孜設席肆筵,為甚的怒哄哄列杖擎鞭?好教我足未移心先戰,一步步似毛裡拖氈。本待要大着膽、挺着身、行靠前,百忙裡倉惶倒偃。時尚書屋
張千報科,雲稟爺,喚將杜蕊娘來了也!石府尹雲拿將過來!韓輔臣雲哥哥,你則狠着些!石府尹雲我知道。張千雲當面!正旦雲妾身杜蕊娘來了也。石府尹雲張千,準備下大棍子者!將枷來發到司房裡責詞去。正旦雲可着誰人來救我那?做回顧見科,雲兀的不是韓輔臣?俺不免揣着羞臉兒,哀告他去。時尚書屋

沽美酒
使不着撒靦腆,仗那個替方便,俺只得忍恥耽羞求放免。韓輔臣,你與我告一告兒!(韓輔臣雲)誰着你失誤官身,相公惱的很哩!正旦唱你與我搜尋出些巧言,去那官人行勸一勸。韓輔臣雲你今日也有用着我時節?只要你肯嫁我,方纔與你告去。正旦雲我嫁你便了!
太平令
從今後我情願實為姻眷,你只要早些兒替我周全。韓輔臣雲我替你告便告去,倘相公不肯饒你,如何?正旦唱想當初羅帳裡般般逞遍,今日個紙褙子又將咱欺騙,受了你萬千作賤,那些兒體面?呀,誰似您浪短命隨機應變。時尚書屋
石府尹雲張千,將大棒子來者!韓輔臣雲哥哥,看您兄弟薄面,饒恕杜蕊娘初犯罷!石府尹雲張千,帶過杜蕊娘來!正旦跪科石府尹雲你在我衙門裡供應多年,也算的個積年了,豈不知衙門法度?失誤了官身,本該扣廳責打四十,問你一個不應罪名。既然韓解元在此替你哀告,這四十板便饒了,那不應的罪名卻饒不的!韓輔臣雲那杜蕊娘許嫁您兄弟了,只望哥哥一發連這公罪也饒了罷!做跪科八石府尹忙扯起科,雲杜蕊娘,你肯嫁韓解元麼?正旦雲妾委實願嫁韓輔臣。石府尹雲既如此,老夫出花銀百兩,與你母親做財禮,則今日準備花燭酒筵,嫁了韓解元者。時尚書屋
韓輔臣雲多謝哥哥完成我這樁美事!正旦雲多謝相公抬舉!
川撥棹
似這等好姻緣,人都道全在天。若是俺福過災纏,空意惹情牽;間阻的山長水遠,幾時得人月圓?時尚書屋
七兄弟
早則是對面、並肩、綠窗前,從今後稱了平生願。一個向青燈黃卷賦詩篇,一個剪紅絹翠錦學針線。時尚書屋
梅花酒
憶分離自去年,爭些兒打散文鴛,折破芳蓮,咽斷頑涎。為老母相間阻,使夫妻死纏綿,兩下里正熬煎,謝公相肯矜憐。時尚書屋
收江南
呀,不枉了「一春常費買花錢」,也免得佳人才子只孤眠。得官呵,相守赴臨川,隨着俺解元,再不索哭啼啼扶上販茶船!
韓輔臣同正旦拜謝科,雲哥哥請上,您兄弟拜謝。石府尹答拜科,雲賢弟,恭喜你兩口兒圓和了也!但這法堂上是斷合的去處,不是你配合的去處。張千,近前來,聽俺分付:你取我俸銀二十兩,付與教坊司色長,着他整備鼓樂,從衙門首迎送韓解元到杜蕊娘家去,擺設個大大筵席。但是他家親眷,前日在金綫池上勸成好事的,都請將來飲宴,與韓解元、杜蕊娘慶喜。時尚書屋
宴畢之後,着來回話者。詞雲韓解元雲霄貴客,杜蕊娘花月妖姬。本一對天生連理,被虔婆故意凌欺。擔閣的男游別郡,拋閃的女怨深閨。時尚書屋
若不是黃堂上聊施巧計,怎能勾青樓裡早遂佳期!
題目韓解元輕負花月約

老虔婆故阻燕鶯期

正名石好問復任濟南府

杜蕊娘智賞金綫池

望江亭中秋切鱠

第一折

旦兒扮白姑姑上,雲貧道乃白姑姑是也。從幼年間便舍俗出家,在這清安觀裡做着個住持。此處有一女人,乃是譚記兒,生的模樣過人。不幸夫主亡逝已過,他在家中守寡,無男無女,逐朝每日到俺這觀裡來,與貧姑攀話。時尚書屋
貧姑有一個侄兒,是白士中。數年不見,音信皆無,也不知他得官也未?使我心中好生記念。今日無事,且閉上這門者。正末扮白士中上,詩云昨日金門去上書,今朝墨綬已懸魚。時尚書屋
誰家美女顏如玉,綵球偏愛擲貧儒。小官白士中,前往潭州為理,路打清安觀經過。觀中有我的姑娘,是白姑姑,在此做住持。小官今日與白姑姑相見一面,便索赴任。時尚書屋
來到門首,無人報復,我自過去。做見科,雲姑姑,您侄兒除授潭州為理,一徑的來望姑姑。姑姑雲白士中孩兒也,喜得美除!我恰才道罷,孩兒果然來了也。孩兒,你媳婦兒好麼?白士中雲不瞞姑姑說,您媳婦兒亡逝已過了也!姑姑雲侄兒,這裡有個女人,乃是譚記兒;大有顏色,逐朝每日在我這觀裡,與我攀話。時尚書屋
等他來時,我圓成與你做個夫人,意下如何?白士中雲姑姑,莫非不中麼?姑姑雲不妨事,都在我身上。你壁衣後頭躲者,我咳嗽為號,你便出來。白士中雲謹依來命。姑姑雲這早晚譚夫人敢待來也?正旦扮譚記兒上,雲妾身乃學士李希顏的夫人,姓譚,小字記兒。時尚書屋
不幸夫主亡化過了三年光景。我寡居無事,每日只在清安觀和白姑姑攀些閒話。我想,做婦人的沒了丈夫,身無所主,好苦人也呵!
仙呂
點絳唇
我則為錦帳春闌,綉衾香散,深閨晚,粉謝脂殘,到的這日暮愁無限!
混江龍
我為甚一聲長嘆,玉容寂寞淚闌干?則這花枝裡外,竹影中間,氣籲的片片飛花紛似雨,淚灑的珊珊翠竹染成斑。我想著香閨少女,但生的嫩色嬌顏,都只愛朝雲暮雨,那個肯鳳只鸞單?這愁煩恰便似海來深,可兀的無邊岸!怎守得三貞九烈,敢早着了鑽懶幫閒。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