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元曲》 第 9 頁


雲可早來到也。這觀門首無人報復,我自過去。做見姑姑科,雲姑姑,萬福!姑姑雲夫人,請坐。正旦雲我每日定害姑姑,多承雅意。妾身有心跟的姑姑出家,不知姑姑意下何如?姑姑雲夫人,你那裡
作者:待考 / 頁數:(9 / 660)

可早來到也。這觀門首無人報復,我自過去。做見姑姑科,雲姑姑,萬福!姑姑雲夫人,請坐。正旦雲我每日定害姑姑,多承雅意。時尚書屋

妾身有心跟的姑姑出家,不知姑姑意下何如?姑姑雲夫人,你那裡出得家?這出家無過草衣木食,熬枯受淡,那白日也還閒可,到晚來獨自一個,好生孤忄西!夫人,只不如早早嫁一個丈夫去好。正旦唱
村裡迓鼓
怎如得您這出家兒清靜,到大來一身散誕。自從俺兒夫亡後,再沒個相隨相伴。俺也曾把世味親嘗,人情識破,怕甚麼塵緣覊絆?俺如今罷掃了蛾眉,淨洗了粉臉,卸下了雲鬟;姑姑也,待甘心捱您這粗茶淡飯。時尚書屋
姑姑雲夫人,你平日是享用慣的,且莫說別來,只那一頓素齋,怕你也熬不過哩。正旦唱
元和令
則您那素齋食剛一餐,怎知我粗米飯也曾慣。」
夫人你怎生出的家來!正旦唱您道是「看時容易畫時難」,俺怎生就住不的山,坐不的關,燒不的藥,煉不的丹?時尚書屋
姑姑雲夫人,放著你這一表人物,怕沒有中意的丈夫嫁一個去,只管說那出家做甚麼!這須了不的你終身之事,正旦雲嗨!姑姑這終身之事,我也曾想來:若有似俺男兒知重我的,便嫁他去也罷。姑姑做咳嗽科,白士中見旦科,雲祗揖。正旦回禮科,雲姑姑,兀的不有人來,我索回去也。姑姑雲夫人,你那裡去?我正待與你做個媒人。時尚書屋
只他便是你夫主,可不好那!正旦雲姑姑,這是甚麼說話!
上馬嬌
咱則是語話間,有甚干;姑姑也,您便待做了筵席上撮合山。姑姑雲便與您做個撮合山,也不誤了你。正旦唱怎把那隔牆花強攀做連枝看?做走科姑姑雲關了門者,我不放你出去。正旦唱把門關,將人來緊遮攔。時尚書屋
勝葫蘆
你卻便引的人來心惡煩,可甚的「撒手不為奸」!你暗埋伏,隱藏着誰家漢?俺和你幾年價來往,傾心兒契合,則今日索分顏!
姑姑雲你兩個成就了一對夫妻,把我這座清安觀權做高唐,有何不可?正旦唱
么篇
姑姑,你只待送下我高唐十二山,枉展污了你這七星壇。姑姑雲我成就了你錦片也似前程,美滿恩情,有甚麼不好處?正旦唱說甚麼錦片前程真個罕!姑姑雲夫人,你不要這等妝么做勢,那個着你到我這觀裡來?正旦唱一會兒甜言熱趲,一會兒惡叉白賴,姑姑也,只被你直着俺兩下做人難!
姑姑雲兀那君子,誰着你這裡來?白士中雲就是小娘子着我來。正旦雲你倒將這言語臓誣我來,我至死也不順隨你!姑姑雲你要官休也私休?正旦雲怎生是官休?怎生是私休?姑姑雲你要官休呵,我這裡是個祝壽道院,你不守志,領着人來打攪我,告到官中,三推六問,枉打壞了你;若是私休,你又青春,他又年少,我與你做個撮合山媒人,成就了您兩口兒,可不省事?正旦雲姑姑,等我自尋思咱。(姑姑雲)可知道來:「千求不如一嚇!」正旦雲好個出家的人,偏會放刁!姑姑,他依的我一句話兒,我便隨他去罷;若不依着我呵,我斷然不肯隨他。白士中雲休道一句話兒,便一百句,我也依的。時尚書屋
正旦唱
後庭花
你着他休忘了容易間,則這十個字莫放閒。豈不聞:「芳槿無終日,貞松耐歲寒。」姑姑也,非是我要拿班,只怕他將咱輕慢。我、我、我,攛斷的上了竿;你、你、你,掇梯兒着眼看;他、他、他,把《鳳求凰》暗裡彈;我、我、我,背王孫去不還。時尚書屋

只願他肯、肯、肯做一心人,不轉關;我和他守、守、守《白頭吟》,非浪侃。時尚書屋
姑姑雲你兩個久後,休忘我做媒的一片好心兒!正旦唱
柳葉兒
姑姑也,你若提着這樁兒公案,則你那觀名兒喚做清安!你道是蜂媒蝶使從來慣,怕有人擔疾患,到你行求丸散,你則與他這一服靈丹。姑姑也,你專醫那枕冷衾寒!
罷、罷、罷!我依着姑姑,成就了這門親事罷。姑姑雲白士中,這樁事虧了我麼?白士中雲你專醫人那枕冷衾寒,虧了姑姑!您孩兒只今日,就攜着夫人同赴任所,另差人來相謝也。正旦雲既然相公要上任去,我和你拜辭了姑姑,便索長行也。姑姑雲白士中,你一路上小心在意者!您兩口兒正是郎才女貌,天然配合,端不枉了也!正旦唱
賺煞尾
這行程則宜疾,不宜晚。休想我着那別人絆翻,不用追求相趁趕,則他這等閒人,怎得見我容顏?姑姑也,你放心安,不索恁語話相關。收了纜,撅了樁,踹跳板,掛起這秋風布帆,試看那碧雲兩岸,落可便輕舟已過萬重山。同白士中下姑姑雲誰想今日成合了我侄兒白士中這門親事,我心中可煞喜也!詩云非是貧姑硬主張,為他年少守空房。時尚書屋
觀中怕惹風情事,故使機關配俊郎。

第二折

淨扮楊衙內引張千上,詩云花花太歲為第一,浪子喪門世無對。普天無處不聞名,則我是權豪勢宦楊衙內。某乃楊衙內是也。聞知有亡故了的李希顏夫人譚記兒,大有顏色,我一心要他做個小夫人。時尚書屋
頗奈白士中無理,他在潭州為官,未經赴任,便去清安觀中央道姑為媒,倒娶了譚記兒做夫人。」
奉聖人的命,差人去標了白士中首級。小官就順着道:「此事別人去不中,只除非小官親自到潭州,取白士中首級覆命,方纔萬無一誤。」聖人準奏,賜小官勢劍金牌。張千,你分付李稍駕起小舟,直到潭州,取白士中首級走一遭去來。時尚書屋
詩云一心要娶譚記兒,教人日夜費尋思。若還奪得成夫婦,這回方是運通時。白士中上,雲小官白士中。自到任以來,只用清靜無事為理,一郡黎民,各安其業,頗得眾心。時尚書屋
單只一件,我這新娶譚夫人,當日有楊衙內要圖他為妾,不期被我娶做夫人,同往任所。我這夫人,十分美貌不消說了;更兼聰明智慧,事事精通,端的是佳人領袖,美女班頭,世上無雙,人間罕比。聞知楊衙內至今懷恨我,我也恐怕他要來害我,每日懸懸在心。今早坐過衙門,別無勾當,且在這前廳上閒坐片時,休將那段愁懷使我夫人知道。時尚書屋
院公上,詩云心忙來路遠,事急出家門。夜眠侵早起,又有不眠人、老漢是白士中家的一個老院公。我家主人今在潭州為理,被楊衙內暗奏聖人,賜他勢劍金牌,標取我家主人首級。俺老夫人得知,差我將着一封家書,先至潭州,報知這個消息,好預做準備。時尚書屋
說話之伺,可早來到潭州也。不必報復,我自過去。見科相公,將息的好也!白士中雲院公,你來做甚麼?院公雲奉老夫人的分付,着我將着這書來,送相公親拆。白士中雲有母親的書呵,將來我看。時尚書屋
院公做遞書科,雲書在此。白士中看書科,雲書中之意,我知道了。嗨!果中此賊之計。院公,你吃飯去。時尚書屋
院公雲理會的。白士中雲誰想楊衙內為我娶了譚記兒,挾着仇恨,朦朧奏過聖人,要標取我的首級。似此,如之奈何?兀的不悶殺我也!正旦上,雲妾身譚記兒。自從相公理任以來,俺在這衙門後堂居住,相公每日坐罷早衙,便與妾身攀話;今日這早晚不見回來,我親自望相公走一遭去波。時尚書屋

中呂
粉蝶兒
不聽的報喏聲齊,大古裡坐衙來恁時節不退;你便要接新官,也合通報咱知。又無甚緊文書、忙公事,可着我心兒裡不會。轉過這影壁偷窺,可怎生獨自個死臨侵地?時尚書屋
我且不要過去,且再看咱。呀!相公手裡拿着一張紙,低着頭左看右看,我猜着了也!
醉春風
常言道「人死不知心」,則他這海深也須見底。多管是前妻將書至,知他娶了新妻,他心兒裡悔、悔。你做的個棄舊憐新;他則是見咱有意,使這般巧謀奸計。時尚書屋
做見科,雲相公!白士中雲夫人,有甚麼勾當,自到前廳上來?正旦雲敢問相公:為甚麼不回後堂中去?敢是你前夫人寄書來麼?白士中雲夫人,並無甚麼前夫人寄書來,我自有一樁兒擺不下的公事,以此納悶。正旦雲相公,不可瞞着妾身,你定有夫人在家,今日捎書來也。白士中雲夫人不要多心,小官並不敢欺心也。正旦唱
紅綉鞋
把似你則守着一家一計,誰着你收拾下兩婦三妻?你常好是七八下里不伶俐。堪相守留着相守,可別離與個別離,這公事合行的不在你!白士中雲我若無這些公事呵,與夫人白頭相守。小官之心,惟天可表!正旦雲我見相公手中將着一張紙,必然是家中寄來的書。相公休瞞妾身,我試猜這書中的意咱!白士中雲夫人,你試猜波!正旦唱
普天樂
棄舊的委實難,迎新的終容易。新的是半路里姻眷,舊的是綰角兒夫妻。我雖是個婦女身,我雖是個裙釵輩,見別人眨眼抬頭,我早先知來意。不是我賣弄所事精細,帶雲相公,你瞞妾身怎的?直等的恩斷意絶,眉南面北,恁時節水盡鵝飛。時尚書屋
白士中雲夫人,小官不是負心的人,那得還有前夫人來!正旦雲相公,你說也不說?白士中雲夫人,我無前夫人,你着我說甚麼!正旦雲既然你不肯說,我只覓一個死處便了!白士中雲住、住、住!夫人,你死了,那裡發付我那?我說則說,夫人休要煩惱。正旦雲相公,你說,我不煩惱。白士中雲夫人不知,當日楊衙內曾要圖謀你為妾,不期我娶了你做夫人。他懷恨小官,在聖人前妄奏,說我貪花戀酒,不理公事。時尚書屋
現今賜他勢劍金牌,親到潭州,要標取我的首級。這個是家中老院公,奉我老母之命,捎此書來,着我知會;我因此煩惱。正旦雲原來為這般.相公,你怕他做甚麼?白士中雲夫人,休惹他,則他是花花太歲。正旦唱
十二月
你道他是花花太歲,要強逼的我步步相隨。我呵,怕甚麼天翻地覆,就順着他雨約雲期。這樁事,你只睜眼兒覷者,看怎生的發付他賴骨頑皮!
堯民歌
呀,着那廝得便宜翻做了落便宜,着那廝滿船空載月明歸。你休得便乞留乞良捶跌自傷悲,你看我淡妝不用畫蛾眉。今也波日,我親身到那裡,看那廝有備應無備!
白士中雲他那裡必然做下準備,夫人,你斷然去不得。正旦雲相公,不妨事。做耳暗科則除是恁的!白士中雲則怕反落他彀中。夫人,還是不去的是。時尚書屋
正旦雲相公,不妨事。
煞尾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