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居易詩全集 第 11 頁


城門自焚爇,池魚罹其殃。陽貨肆凶暴,仲尼畏于匡。魯酒薄如水,邯鄲開戰場。伯禽鞭見血,過失由成王。都尉身降虜,宮刑加子長。呂安兄不道,都市殺嵇康。斯人死已久,
作者:白居易 / 頁數:(11 / 38)

城門自焚爇,池魚罹其殃。時尚書屋

陽貨肆凶暴,仲尼畏于匡。時尚書屋
魯酒薄如水,邯鄲開戰場。時尚書屋
伯禽鞭見血,過失由成王。時尚書屋
都尉身降虜,宮刑加子長。時尚書屋
呂安兄不道,都市殺嵇康。時尚書屋
斯人死已久,其事甚昭彰。時尚書屋
是非不由己,禍患安可防。時尚書屋
使我千載後,涕泗滿衣裳。

上一首目 錄下一首

□ 華社郯城愛店 桑門書生祝您快樂!
諷諭三新樂府凡二十首

新樂府並序

序曰:凡九千二百五十二言,斷為五十篇。篇無定
句,句無定字,系于意,不繫于文。首句標其目,
卒章顯其志,《詩》三百之義也。其辭質而徑,欲
見之者易諭也。其言直而切,欲聞之者深誡也。其
事核而實,使采之者傳信也。其體順而肆,可以播
于樂章歌曲也。總而言之,為君、為臣、為民、為
物、為事而作,不為文而作也。元和四年,為左拾
遺時作。時尚書屋
《七德舞》,美拔亂,陳王業也。時尚書屋
《法曲》,美列聖,正華聲也。時尚書屋
《二王後》,明祖宗之意也。時尚書屋
《海漫漫》,戒求仙也。時尚書屋
《立部伎》,刺雅樂之替也。時尚書屋
《華原磬》,刺樂工非其人也。時尚書屋
《上陽白髮人》,愍怨曠也。時尚書屋
《胡旋女》,戒近習也。時尚書屋
《新豐折臂翁》,戒邊功也。時尚書屋
《太行路》,借夫婦以諷君臣之不終也。時尚書屋
《司天台》,引古以儆今也。時尚書屋
《捕蝗》,刺長吏也。時尚書屋
《昆明春水滿》,思王澤之廣被也。時尚書屋
《城鹽州》,美聖謨而誚邊將也。時尚書屋
《道州民》,美臣遇明主也。時尚書屋
《馴犀》,感為政之難終也。時尚書屋
《五弦彈》,惡鄭之奪雅也。時尚書屋
《蠻子朝》,刺將驕而相備位也。時尚書屋
《驃國樂》,欲王化之先邇後遠也。時尚書屋
《縛戎人》,達窮民之情也。時尚書屋
《驪宮高》,美天子重惜人之財力也。時尚書屋
《百鏈鏡》,辨皇王鑒也。時尚書屋
《青石》,激忠烈也。時尚書屋
《兩朱閣》,刺佛寺浸多也。時尚書屋
《西涼伎》,刺封疆之臣也。時尚書屋
《八駿圖》,戒奇物,懲佚游也。時尚書屋
《澗底松》,念寒俊也。時尚書屋
《牡丹芳》,美天子憂農也。時尚書屋
《紅線毯》,憂蠶桑之費也。時尚書屋
《杜陵叟》,傷農夫之困也。時尚書屋
《繚綾》,念女工之勞也。時尚書屋
《賣炭翁》,苦官市也。時尚書屋
《母別子》,刺新間舊也。時尚書屋

《陰山道》,疾貪虜也。時尚書屋
《時世妝》,警戒也。時尚書屋
《李夫人》,鑒嬖惑也。時尚書屋
《陵園妾》,憐幽閉也。時尚書屋
《鹽商婦》,惡幸人也。時尚書屋
《杏為梁》,刺居處奢也。時尚書屋
《井底引銀瓶》,止淫奔也。時尚書屋
《官牛》,諷執政也。時尚書屋
《紫毫筆》,譏失職也。時尚書屋
《隋堤柳》,憫亡國也。時尚書屋
《草茫茫》,懲厚葬也。時尚書屋
《古塚狐》,戒艷色也。時尚書屋
《黑潭龍》,疾貪吏也。時尚書屋
《天可度》,惡詐人也。時尚書屋
《秦吉了》,哀冤民也。時尚書屋
《鴉九劍》,思決壅也。時尚書屋
《采詩官》,鑒前王亂亡之由也。時尚書屋

七德舞

武德中,天子始作《秦王破陣樂》以歌太宗之功業。時尚書屋
貞觀初,太宗重制《破陣樂舞圖》,詔魏徵、虞世
南等為之歌詞,因名《七德舞》。自龍朔已後,詔
郊廟享宴,皆先奏之。時尚書屋
七德舞,
七德歌,
傳自武德至元和。時尚書屋
元和小臣白居易,
觀舞聽歌知樂意,
樂終稽首陳其事。時尚書屋
太宗十八舉義兵,
白旄黃鉞定兩京。時尚書屋
擒充戮竇四海清,
二十有四功業成。時尚書屋
二十有九即帝位,
三十有五致太平。時尚書屋
功成理定何神速?時尚書屋
速在推心置人腹。時尚書屋
亡卒遺骸散帛收,
[貞觀初,詔收天下陣死骸骨,致祭而瘞埋之,尋
又散帛以求之也。]
饑人賣子分金贖。時尚書屋
[貞觀二年大饑,人有鬻男女者。詔出禦府金帛盡
贖之,還其父母。]
魏徵夢見子夜泣,
[魏徵疾亟,太宗夢與征別,既寤,流涕。是夕征
卒。故禦親制碑云:昔殷宗得良弼于夢中,今朕
失賢臣于覺後。]
張謹哀聞辰日哭。時尚書屋
[張公謹卒,太宗為之舉哀。有司奏曰:在辰,陰
陽所忌,不可哭。上曰:君臣義重,父子之情也。時尚書屋
情發於中,安知辰日?遂哭之慟。]
怨女三千放出宮,
[太宗嘗謂侍臣曰:婦人幽閉深宮,情實可愍,今
將出之,任求伉儷。於是令左丞戴冑、給事中杜
正倫于掖庭宮西門,揀出數千人,盡放歸。]
死囚四百來歸獄。時尚書屋
[貞觀六年,親錄囚徒死罪者三百九十,放歸家,
令明年秋來就刑。應期畢至,詔悉原之。]
剪須燒藥賜功臣,
李績嗚咽思殺身。時尚書屋
[李績嘗疾,醫云:得龍鬚灰,方可療之。太宗自
剪須燒灰賜之,服訖而愈。績叩頭泣涕而謝。]
含血吮瘡撫戰士,
思摩奮呼乞效死。時尚書屋
李思摩嘗中矢,太宗親為吮血。
則知不獨善戰善乘時,
以心感人人心歸。時尚書屋
爾來一百九十載,
天下至今歌舞之。時尚書屋
歌七德,
舞七德,
聖人有作垂無極。時尚書屋
豈徒耀神武,
豈徒誇聖文。時尚書屋
太宗意在陳王業。時尚書屋
王業艱難示子孫。時尚書屋
聖人有作:一作聖人有祚。時尚書屋

法曲

法曲法曲歌大定,
積德重熙有餘慶,
永徽之人舞而詠。時尚書屋
[永徽之時,有貞觀之遺風,故高宗制《一戎大定》
樂曲也。]
法曲法曲舞霓裳,
政和世理音洋洋,
開元之人樂且康。時尚書屋
《霓裳羽衣曲》起於開元,盛于天寶也。
法曲法曲歌堂堂,
堂堂之慶垂無疆。時尚書屋
中宗肅宗復鴻業,
唐祚中興萬萬葉。時尚書屋
[永隆元年,太常丞李嗣貞善審音律,能知興衰,
云:近者樂府有《堂堂》之曲,再言之者,唐祚
再興之兆。]
法曲法曲合夷歌,
夷聲邪亂華聲和。時尚書屋
以亂乾和天寶末,
明年胡塵犯宮闕。時尚書屋
[法曲雖似失雅音,蓋諸夏之聲也,故歷朝行焉。時尚書屋
玄宗雖雅好度曲,然未嘗使蕃漢雜奏。天寶十三
載,始詔道調法曲與胡部新聲合作,識者深異之。時尚書屋
明年冬,而安祿山反也。]
乃知法曲本華風,
苟能審音與政通。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