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居易詩全集 第 8 頁


禍患如棼絲,其來無端緒。馬遷下蠶室,嵇康就囹圄。抱冤志氣屈,忍恥形神沮。當彼戮辱時,奮飛無翅羽。商山有黃綺,潁川有巢許。何不從之遊,超然離網罟。山林少覊鞅,
作者:白居易 / 頁數:(8 / 38)

禍患如棼絲,其來無端緒。時尚書屋

馬遷下蠶室,嵇康就囹圄。時尚書屋
抱冤志氣屈,忍恥形神沮。時尚書屋
當彼戮辱時,奮飛無翅羽。時尚書屋
商山有黃綺,潁川有巢許。時尚書屋
何不從之遊,超然離網罟。時尚書屋
山林少覊鞅,世路多艱阻。時尚書屋
寄謝伐檀人,慎勿嗟窮處。時尚書屋
漢日大將軍,少為乞食子。時尚書屋
秦時故列侯,老作鋤瓜士。時尚書屋
春華何暐曄,園中發桃李。時尚書屋
秋風忽蕭條,堂上生荊枳。時尚書屋
深谷變為岸,桑田成海水。時尚書屋
勢去未須悲,時來何足喜。時尚書屋
寄言榮枯者,反覆殊未已。時尚書屋
含沙射人影,雖病人不知。時尚書屋
巧言構人罪,至死人不疑。時尚書屋
掇蜂殺愛子,掩鼻戮寵姬。時尚書屋
弘恭陷蕭望,趙高謀李斯。時尚書屋
陰德既必報,陰禍豈虛施。時尚書屋
人事雖可罔,天道終難欺。時尚書屋
明則有刑闢,幽則有神祇。時尚書屋
苟免勿私喜,鬼得而誅之。時尚書屋
季子憔悴時,婦見不下機。時尚書屋
買臣負薪日,妻亦棄如遺。時尚書屋
一朝黃金多,佩印衣錦歸。時尚書屋
去妻不敢視,婦嫂強依依。時尚書屋
富貴家人重,貧賤妻子欺。時尚書屋
奈何貧富間,可移親愛志?時尚書屋
遂使中人心,汲汲求富貴。時尚書屋
又令下人力,各競錐刀利。時尚書屋
隨分歸舍來,一取妻孥意。時尚書屋

和答詩十首 並序

五年春,微之從東台來,不數日,又左轉為江陵士曹掾。時尚書屋
詔下日,會予下內直歸,而微之已即路,邂逅相遇于街衢
中,自永壽寺南,抵新昌裡北,得馬上語別;語不過相勉
保方寸,外形骸而已,因不暇及他。是夕,足下次於山北
寺。仆職役不得去,命季弟送行,且奉新詩一軸,致于執
事,凡二十章,率有興比,淫文艷韻無一字焉。意者,欲
足下在途諷讀,且以遣日時,銷憂懣,又有以張直氣而扶
壯心也。及足下到江陵,寄在路所為詩十七章,凡五六千
言,言有為,章有旨,迨于宮律體裁,皆得作者風。發緘
開卷,且喜且怪。仆思牛僧孺戒,不能示他人,唯與杓
直、拒非及樊宗師輩三四人,時一吟讀,心甚貴重。然竊
思之,豈仆所奉者二十章,遽能開足下聰明,使之然耶?時尚書屋
抑又不知足下是行也,天將屈足下之道,激足下之心,使
感時發憤,而臻于此耶?若爾不然者,何立意、措辭,與

足下前時詩,如此之相遠也?仆既羡足下詩,又憐足下心,
盡欲引狂簡而和之;屬直宿拘牽,居無暇日,故不即時如
意。旬月來,多乞病假,假中稍閒,且摘卷中尤者,繼成
十章,亦不下三千言。其間所見,同者固不能自異,異者
亦不能強同。同者謂之和,異者謂之答,並別錄《和夢遊
春詩》一章,各附於本篇之末,余未和者,亦續致之。頃
者,在科試間,常與足下同筆硯;每下筆時,輒相,共患
其意太切而理太周。故理太周則辭繁,意太切則言激。然
與足下為文,所長在於此,所病亦在於此。足下來序,果
有詞犯文繁之說。今仆所和者,猶前病也。待與足下相見
日,各引所作,稍刪其煩而晦其義焉。余具書白。時尚書屋

和《思歸樂》

山中不棲鳥,夜半聲嚶嚶。時尚書屋
似道思歸樂,行人掩泣聽。時尚書屋
皆疑此山路,遷客多南征。時尚書屋
憂憤氣不散,結化為精靈。時尚書屋
我謂此山鳥,本不因人生。時尚書屋
人心自懷土,想作思歸鳴。時尚書屋
孟嘗平居時,娛耳琴泠泠。時尚書屋
雍門一言感,未奏淚沾纓。時尚書屋
魏武銅雀妓,日與歡樂並。時尚書屋
一旦西陵望,欲歌先涕零。時尚書屋
峽猿亦無意,隴水復何情。時尚書屋
為入愁人耳,皆為腸斷聲。時尚書屋
請看元侍禦,亦宿此郵亭。時尚書屋
因聽思歸鳥,神氣獨安寧。時尚書屋
問君何以然,道勝心自平。時尚書屋
雖為南遷客,如在長安城。時尚書屋
雲得此道來,何慮復何營。時尚書屋
窮達有前定,憂喜無交爭。時尚書屋
所以事君日,持憲立天庭。時尚書屋
雖有回天力,撓之終不傾。時尚書屋
況始三十餘,年少有直名。時尚書屋
心中志氣大,眼前爵祿輕。時尚書屋
君恩若雨露,君威若雷霆。時尚書屋
退不苟免難,進不曲求榮。時尚書屋
在火辨玉性,經霜識松貞。時尚書屋
展禽任三黜,靈均長獨醒。時尚書屋
獲戾自東洛,貶官向南荊。時尚書屋
再拜辭闕下,長揖別公卿。時尚書屋
荊州又非遠,驛路半月程。時尚書屋
漢水照天碧,楚山插雲青。時尚書屋
江陵橘似珠,宜城酒如餳。時尚書屋
誰謂遣謫去,未妨游賞行。時尚書屋
人生百歲內,天地暫寓形。時尚書屋
太倉一稊米,大海一浮萍。時尚書屋
身委逍遙篇,心付頭陀經。時尚書屋
尚達生死觀,寧為寵辱驚?時尚書屋
中懷苟有主,外物安能縈。時尚書屋
任意思歸樂,聲聲啼到明。時尚書屋

和《陽城驛》

商山陽城驛,中有嘆者誰?時尚書屋
雲是元監察,江陵謫去時。時尚書屋
忽見此驛名,良久涕欲垂。時尚書屋
何故陽道州,名姓同於斯?時尚書屋
憐君一寸心,寵辱誓不移。時尚書屋
疾惡若巷伯,好賢如緇衣。時尚書屋
沉吟不能去,意者欲改為。時尚書屋
改為避賢驛,大署于門楣。時尚書屋
荊人愛羊祜,戶曹改為辭。時尚書屋
一字不忍道,況兼姓呼之?時尚書屋
因題八百言,言直文甚奇。時尚書屋
詩成寄與我,鏘若金和絲。時尚書屋
上言陽公行,友悌無等夷。時尚書屋
骨肉同衾裯,至死不相離。時尚書屋
次言陽公跡,夏邑始棲遲。時尚書屋
鄉人化其風,少長皆孝慈。時尚書屋
次言楊公道,終日對酒卮。時尚書屋
兄弟笑相顧,醉貌紅怡怡。時尚書屋
次言陽公節,謇謇居諫司。時尚書屋
誓心除國蠹,決死犯天威。時尚書屋
終言陽公命,左遷天一涯。時尚書屋
道州炎瘴地,身不得生歸。時尚書屋
一一皆實錄,事事無孑遺。時尚書屋
凡是為善者,聞之惻然悲。時尚書屋
道州既已矣,往者不可追。時尚書屋
何世無其人,來者亦可思。時尚書屋
願以君子文,告彼大藥師。時尚書屋
附於雅歌末,奏之白玉墀。時尚書屋
天子聞此章,教化如法施。時尚書屋
直諫從如流,佞臣惡如疵。時尚書屋
宰相聞此章,政柄端正持。時尚書屋
進賢不知倦,去邪勿復疑。時尚書屋
憲臣聞此章,不敢懷依違。時尚書屋
諫官聞此章,不忍縱詭隨。時尚書屋
然後告史氏,舊史有前規。時尚書屋
若作陽公傳,欲令後世知。時尚書屋
不勞敘世家,不用費文辭。時尚書屋
但于國史上,全錄元稹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