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楚辭章句疏證 第 11 頁


爛,光貌也。昭昭,明也。央,已也。言巫執事肅敬,奉迎導引,顏貌矜莊,形體連蜷,神則喜歡必留而止,見其光容爛然昭明無極已也。※蹇將忄詹兮壽宮,蹇,詞也。忄詹,安也。壽宮,供神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76)

爛,光貌也。昭昭,明也。央,已也。言巫執事肅敬,奉迎導引,顏貌矜莊,形體連蜷,神則喜歡必留而止,見其光容爛然昭明無極已也。時尚書屋

※蹇將忄詹兮壽宮,
蹇,詞也。忄詹,安也。壽宮,供神之處也。祠祀皆欲得壽,故名為壽宮也。時尚書屋
言雲神既至于壽宮,歆饗酒食,忄詹然安樂,無有去意也。時尚書屋
※與日月兮齊光。時尚書屋
齊,同也。光,明也。言雲神豐隆重爵位尊高,乃與日月同光明也。夫雲興而日月ウ,雲藏而日月明,故言齊光也。時尚書屋
章一作爭。時尚書屋
※龍駕兮帝服,
龍駕,言雲神駕龍也。《易》曰:「雲從龍。」帝,謂五方之帝也。言天尊雲神,使之乘龍,兼衣青黃五采之色,與五帝同服也。時尚書屋
※聊翱遊兮周章。時尚書屋
聊,且也。周章,猶周流也。言雲神居無常處,動則翱翔,周流往來,且遊戲也。時尚書屋
※靈皇皇兮既降, 遠舉兮雲中。時尚書屋
,去疾貌也。雲中,雲神所居也。言雲神往來急疾,飲食既飽, 然遠舉,復還其處也。《洪補》曰:「《大人賦》曰『 風湧而云浮』。時尚書屋
李善引此作焱,其字從火。非也。」
※覽冀州兮有餘,
覽,望也。兩河之間曰冀州。余,猶他也。言雲神所在高邈,乃望于冀州,尚復見他方也。時尚書屋
※橫四海兮焉窮。時尚書屋
窮,極也。言雲神出入奄忽,須臾之間,橫行四海,安有窮也。時尚書屋
※思夫君兮太息,極勞心兮忄 々。時尚書屋
匯聚忄 ,憂心貌。屈原見雲一動千里,周彳扁四海,想得隨從,觀望四方,以忘己憂,思而念之,終不可得,故太息而嘆,心中煩勞而忄 也。或曰:君,謂懷王也。屈原陳序雲神,文義略訖,愁思復至,哀念懷王暗昧不明,則太息增嘆,心每忄 而不能已也。時尚書屋
忄 一作忡。時尚書屋

○湘君

※君不行兮夷猶,
君,謂湘君也。夷猶,猶豫也。言湘君所在,左沅湘,右大江,苞洞庭之波,言數百里,群鳥所集,魚鱉所聚,土地肥饒,又有險阻,故其神常安,不肯遊蕩,既設祭祀,使巫請呼之,尚復猶豫也。時尚書屋
※蹇誰留兮中洲?時尚書屋
蹇,詞也。留,待也。中洲,洲中也。水中可居者曰洲。時尚書屋
言湘君蹇然難行,留待于水中之洲乎?以為堯用二女妻舜,有苗不服,舜往征之,二女從而不反,道死於沅湘之中,因為湘夫人也。所留,蓋謂此堯之二女也。時尚書屋
※美要眇兮宜 ,
要眇,好貌。 ,飾也。言二女之貌要眇而好,又宜 飾也。眇一作妙,一本宜上有又字。時尚書屋

要眇,連語,字無定體,或作幼妙、幼眇,不必拘泥。《聞校補》謂當 作笑,聲誤字。其不審「宜?時尚書屋
,屈賦習語。作笑者非也。時尚書屋
※沛吾乘兮桂舟。時尚書屋
沛,行貌。舟, 公也。吾,屈原自謂也。言己雖在湖澤之中,猶乘桂木之 公,沛然而行,堂香淨也。時尚書屋
※令沅湘兮無波,
沅、湘,水名。時尚書屋
※使江水兮安流。時尚書屋
言己乘 公,常恐危殆,願湘君令沅、湘無波湧,使江水順徑徐流,則得安也。時尚書屋
※望夫君兮未來,
君,謂湘君。未一作歸。時尚書屋
※吹參差兮誰思?時尚書屋
參差,洞簫也。言己供 祭祀,瞻望于君,而未肯來,則吹簫作樂,誠欲樂君,當復誰思念也。時尚書屋
※駕飛龍兮北征,
征,行也。屈原思神略畢,意念楚國,願駕飛龍此行,亟還歸故居也。時尚書屋
※ 吾道兮洞庭。時尚書屋
,轉也。洞庭,太湖也。言己欲乘龍而歸,不敢隨從大道,願轉江湖之側委曲之徑,欲急至也。洪興祖曰:原欲歸而轉道洞庭者,以湘君在焉故也。時尚書屋
※薜荔柏兮蕙綢,
薜荔,香草。柏, 壁也。綢,縛束也。《詩》雲「綢繆束楚」是也。時尚書屋
一作搏。時尚書屋
※蓀橈兮蘭旌。時尚書屋
蓀,香草也。橈, 公小楫也。屈原言己居家,則以薜荔 飾四壁,蕙草縛屋,乘 公則以蓀為楫棹,蘭為旌旗,動以香潔自 飾也。時尚書屋
※望涔陽兮極浦,
涔陽,江 奇名,近附郢。極,遠也。浦,水涯也。時尚書屋
※橫大江兮揚靈。時尚書屋
靈,精誠也。屈原思念楚國,願乘輕舟,上望江之遠浦,下附郢之 奇,以渫憂思,橫度大江,揚己精誠,莫能感悟懷王,使還己也。時尚書屋
※揚靈兮未極,
極,已也。時尚書屋
※女 媛兮為余太息。時尚書屋
女,謂女Ч,屈原姊也。 媛,猶牽引也。言己遠揚精誠,雖欲自竭盡,終無從達,故女Ч牽引而責數之,為己太息悲毒,欲使屈原改性易行,隨風俗也。時尚書屋
※橫流涕兮潺 ,
潺 ,流貌。屈原感女Ч之言,外欲變節而意不能,故內自悲傷,涕泣橫流也。時尚書屋
※隱思君兮 非側。時尚書屋
君,謂懷王也。 非,側陋也。言己雖見放棄,隱伏山野,猶從側陋之中,思念君也。時尚書屋
※桂棹兮蘭 ,
棹,楫也。 , 公旁板也。一作 曳。時尚書屋
※斫冰兮積雪。時尚書屋
斫,斫也。言己乘 公,遭天盛寒。舉其棹楫,斫斫冰凍,紛然如積雪,言己勤若也。斫冰一作斫曾冰。時尚書屋
※采薜荔兮水中,
薜荔之草緣木而生。時尚書屋
※搴芙蓉兮木末。時尚書屋
搴,採取也。芙蓉,荷華也,生水中。屈原言己執忠信之行,以事于君,其志不合,猶入池涉水而求薜荔,登山緣木而采芙蓉,固不可得也。時尚書屋
※心不同兮媒勞,
言婚姻所好,心意不同,則媒人疲勞而無功已。屈原自喻行與君異,終不可合,亦疲勞而已也。時尚書屋
※恩不甚兮輕絶。時尚書屋
言人交接,初淺恩不甚篤,則輕相與離絶。言己與君同姓共祖,無離絶之義也。時尚書屋
※石瀨兮淺淺,
瀨,疾也。淺淺,流貌。時尚書屋
※飛龍兮翩翩。時尚書屋
屈原憂愁,┹視川水,見石瀨淺淺疾流而下,將有所至,仰見飛龍翩翩而上,將有所登,自傷棄在草野,終無所登至也。時尚書屋
※交不忠兮怨長,
交,友也。忠,厚也。言朋友相與不厚,則長相怨恨,言己執履忠信,雖獲罪過,不敢怨恨于眾人也。時尚書屋
※期不信兮告余以不 !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