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楚辭章句疏證 第 19 頁


《全唐詩》第六函第五冊是其例。役,勞也。言 玄禹並作勞役,而何 玄惡特長也。※白 嬰 ,胡為此堂? ,雲之有色似龍者也。 ,白雲逶移若蛇者也。言此有 氣逶移相嬰,何為此堂
作者:待考 / 頁數:(19 / 76)

《全唐詩》第六函第五冊是其例。役,勞也。言 玄禹並作勞役,而何 玄惡特長也。時尚書屋

※白 嬰 ,胡為此堂?時尚書屋
,雲之有色似龍者也。 ,白雲逶移若蛇者也。言此有 氣逶移相嬰,何為此堂乎。蓋屈原所見祠堂也。時尚書屋
郭沫若謂堂讀如當;徐仁甫謂堂「為『尚』字之形增」,「『胡為此尚』,謂何為崇尚此?因叶韻而倒為『此尚』耳」。時尚書屋
※安得夫良藥,不能固臧?時尚書屋
臧,善也。言崔文子學仙于王子僑,子孫僑化為白 ,而嬰 持藥與崔文子,崔文子驚怪,引戈擊 ,中之,因墮其藥,俯而視之,王子僑之屍也。故言得藥不善也。一本夫上有失字。時尚書屋
《聞校補》云:「本篇疑問副詞『安』皆訓『于何處』。『安得夫良藥』,謂于何處得彼良藥也。一本夫上有失字,解『安得失夫良藥』為何得失夫良藥,則與本篇詞例不合,復與下文『不能固臧』之意相復,殆不可從。」
※天式縱橫,陽離爰死;
式,法也。爰,于也。言天法有善,陰陽縱橫之道,人失陽氣則死也。時尚書屋
※ 號起雨,何以興之?時尚書屋
, 翳,雨師名也。號,呼也。興,起也。言雨師號呼則雲起而雨下,獨何以興之乎。時尚書屋
一作{艹並},一作萍。」
※撰體協肋,鹿何膺之?時尚書屋
膺,受也。言天撰十二神鹿,一身八足兩頭,獨何膺受此形體乎。一雲撰體脅鹿何以膺之。時尚書屋
※ 戴山 ,何以安之?時尚書屋
,大龜也。擊手曰 。《列仙傳》曰:「有巨靈之龜,背負蓬萊之山而 舞,戲滄海之中。」獨何以安之乎。時尚書屋
載一作戴, ,《釋文》作拚。時尚書屋
※釋舟陵行,何以遷之?時尚書屋
釋,置也。舟,船也。遷,徙也。舟釋水而陵行,則何能遷徙也。時尚書屋
言龜所以負山若舟船者,以其在山中也。使龜釋水而陵行,則何以能遷徙山乎。時尚書屋
※惟澆在戶,何求于嫂?時尚書屋
澆,古多力者也。《論語》曰:「澆盪舟。」言澆無義,淫佚其嫂,往至其戶,佯有所求,因與行淫亂也。時尚書屋
※何少康逐犬,而顛隕厥首?時尚書屋
言夏少康因田獵放犬逐獸,遂襲殺澆而斷其頭。時尚書屋
※女歧縫裳,而館同爰止;

女歧,澆嫂也。館,舍也。爰,于也。言女歧與澆淫佚,為之縫裳,於是共舍而宿之也。時尚書屋
※何顛易厥首,而親以逢殆?時尚書屋
逢,遇也。殆,危也。言少康夜襲得女歧頭,以為澆,因斷之,故言易首遇危殆也。時尚書屋
※湯謀易旅,何以厚之?時尚書屋
湯,殷王也。」
《聞校補》謂「上下皆言澆事,此不當及湯」,乃從牟廷相謂湯為澆之訛字。時尚書屋
※覆舟斟尋,何道取之?時尚書屋
覆,反也。舟,船也。斟尋,國名也。言少康滅斟尋氏,奄若覆舟,獨以何道取之乎。時尚書屋
※桀伐蒙山,何所得焉?時尚書屋
桀,夏亡王也。蒙山,國名也。言夏桀征伐蒙山之國而得妹嬉也。時尚書屋
※妹嬉何肆,湯何殛焉?時尚書屋
言桀得妹嬉,肆其情意,故湯放之南巢也。」
※舜閔在家,父何以 不?時尚書屋
舜,帝舜也。閔,憂也。無妻曰 不。言舜為布衣,憂閔其家,其父頑母へ,不為娶婦,乃至于 不也。時尚書屋
《洪補》雲, 不,經傳多作鰥。時尚書屋
※堯不姚告,二女何親?時尚書屋
姚,舜姓也。言堯不告舜父母而妻之,如令告之,則不聽,堯女當何所親附乎?一雲女何所親。時尚書屋
※厥萌在初,何所億焉?時尚書屋
言賢者預見旋行萌芽之端,而知其存亡善惡所終,非虛億也。億一作意。《聞校補》謂萌通作民,「何當作誰」。「猶言生民之初,其事渺茫,誰所億測而知之乎」?時尚書屋
※璜台十成,誰所極焉?時尚書屋
璜,石次玉者也。言紂作象箸而箕子嘆,預知象箸必有玉杯,玉杯必盛熊蹯豹胎,如此必崇廣宮室。紂果作玉台十重,糟丘酒池,以至于亡也。時尚書屋
※登立為帝,孰道尚之?時尚書屋
言伏羲始畫八卦, 行道德,萬民登以為帝,誰開導而尊尚之也。時尚書屋
※女媧有體,孰制匠之?時尚書屋
傳言女媧人頭蛇身,一日七十化,其體如此,誰所制匠而圖之乎。《楚辭今注》謂「女媧當作『女 果』,指堯之二女」。時尚書屋
※舜服厥弟,終然為害。時尚書屋
服,事也。言舜弟象旋行無道,舜猶服而事之,然象終欲害舜也。時尚書屋
※何肆犬體,而厥身不危敗?時尚書屋
言象無道,肆其犬豕之心,燒廩 井,欲以殺舜,然終不能危敗舜身也。一雲何得肆其犬豕,一雲何肆犬豕。時尚書屋
※吳獲迄古,南嶽是止。時尚書屋
獲,得也。迄,至也。古,謂古公 父也。言吳國得賢君,至古公 父之時而遇太伯,陰讓避王季,辭之南嶽之下採藥,於是遂止而不還也。時尚書屋
聞氏從王 運說,以「吳獲」二字為人名,謂獲為伯之聲誤。時尚書屋
※孰期去斯,得兩男子?時尚書屋
期,會也。昔古公有少子曰王季,而生聖子文王,古公欲立王季,令天命及文王。長子太伯及弟仲雍去而之吳,吳立以為君。誰與期會而得兩男子。時尚書屋
兩男子,謂太伯、仲雍也。去一作夫。《姜校》云:「按王注『誰與期會而得兩男子』。則作夫字是也。時尚書屋
夫在句中,作於字解。」,
※緣鵠飾玉,後帝是饗;
後帝,謂殷湯也。言伊尹始仕,因緣烹鵠鳥之羹, 玉鼎,以事于湯。湯賢之,遂以為相也。時尚書屋
※何承謀夏桀,終以滅喪?時尚書屋
言湯遂承用伊尹之謀,而伐夏桀,終以滅亡也。一無夏字,喪一作 。時尚書屋
※帝乃降觀,下逢伊摯。時尚書屋
帝,謂湯也。摯,伊尹名也。言湯出觀風俗,乃憂下民,博選于眾,而逢伊尹,舉以為相也。乃一作力。時尚書屋
※何條放致罰,而黎服大說?時尚書屋
條,鳴條也。黎,眾也。說,喜也。言湯行天之罰以誅于桀,放之鳴條之野,天下眾民大喜悅也。時尚書屋
服一作伏。《聞校補》引劉永濟云:「服當為民字之誤也。服古祗作 。篆書 、民形近。時尚書屋
民誤為 ,轉寫作服。王注曰『天下眾民大喜悅也』,是王本正作『黎民大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