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楚辭章句疏證 第 20 頁


※簡狄在台嚳何宜?玄鳥致貽女何喜?簡狄,帝嚳之妃也。玄鳥,燕也。貽,遺也。言簡狄侍帝嚳于台上,有飛燕墮遺其卵,喜而吞之,因生契也。一雲帝嚳何宜,貽一作詒,喜一作嘉。※該
作者:待考 / 頁數:(20 / 76)

※簡狄在台嚳何宜?玄鳥致貽女何喜?時尚書屋

簡狄,帝嚳之妃也。玄鳥,燕也。貽,遺也。言簡狄侍帝嚳于台上,有飛燕墮遺其卵,喜而吞之,因生契也。時尚書屋
一雲帝嚳何宜,貽一作詒,喜一作嘉。時尚書屋
※該秉季德,厥父是臧。時尚書屋
該,苞也。秉,持也。父,謂契也。季,末也。時尚書屋
臧,善也。言湯能苞持先人之末德, 其祖父之善業,故天 之,以為民主也。《朱注》謂「該字乃啟字之訛」。時尚書屋
※胡終弊于有扈,牧夫牛羊?時尚書屋
有扈,澆國名也。澆滅夏後相,相之遺腹子曰少康,後為有仍正,典主牛羊,遂攻殺澆,滅有扈,復禹舊跡,祀夏配天也。時尚書屋
※干協時舞,何以懷之?時尚書屋
干,求也。舞,務也。協,和也。懷,來也。時尚書屋
言夏後相既失天下,少康幼小,復能求得時務,調和百姓,使之歸己,何以懷來之也。徐英謂協即戚之訛。時尚書屋
※平脅曼膚,何以肥之?時尚書屋
言紂為無道,諸侯背畔,天下乘離,當懷憂癯瘦,而反形體曼澤,獨何以能平脅肥盛平。一本平上有受字。時尚書屋
※有扈牧豎,雲何而逢?時尚書屋
言有扈氏本牧豎之人耳,因何逢遇而得為諸侯乎?時尚書屋
※擊床先出,其命何從?時尚書屋
言啟攻有扈之時,親于其床上,擊而殺之。其先人失國之原,何所從出乎。一雲其何所從。時尚書屋
※恆秉季德,焉得夫樸牛?時尚書屋
恆,常也。季,末也。樸,大也。言湯常能秉持契之末德, 而弘之,天嘉其志,出田獵得大牛之端也。時尚書屋
※何往營班祿,不但還來?時尚書屋
營,得也。班,彳扁也。言湯往田獵,不但驅馳往來也。還,輒以所獲得禽獸,彳扁施祿惠于百姓也。時尚書屋
劉永濟校但為得,言不得還來也。時尚書屋
※昏微遵跡,有狄不寧;

昏,ウ也。遵,循也。跡,道也。言人有循ウ微之道,為淫 失夷狄之行者,不可以安其身也。時尚書屋
謂晉大夫解居父也。遵一作循。時尚書屋
※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時尚書屋
言解居父聘吳過陳之墓門,見婦人負其,欲與淫 ,肆其情慾,婦人則引詩刺之曰:「墓門有棘,有 萃之。」故曰繁鳥萃棘也。言墓門有棘,雖無人,棘上猶有 ,汝鉻不愧也。時尚書屋
※眩弟並淫,危害厥兄;
眩,惑也。厥,其也。言名象為舜弟,眩惑其父母,併為淫佚之惡,欲共危害舜也。害一作虞。時尚書屋
湯炳正《楚辭今注》謂「眩疑為『亥』之誤字,『亥』又寫作『胲』,與眩形近」。時尚書屋
※何變化以作詐,後嗣而逢長?時尚書屋
言象欲殺舜,變化其態,內作奸詐,使舜治廩,從下焚之,又命穿井,從上 之,終不能害舜。舜為天子,封象于有鼻,而後嗣子孫長為諸侯也。一雲而後嗣逢長。時尚書屋
※成湯東巡,有莘爰極;
有莘,國名。爰,于也。極,至也。言湯東巡狩至有莘國,以為婚姻也。時尚書屋
※何乞彼小臣,而吉妃是得?時尚書屋
小臣,謂伊尹也。言湯東巡狩,從有莘氏乞丐伊尹,因得吉善之妃以為內輔也。時尚書屋
※水濱之木,得彼小子;夫何惡之,媵有莘之婦?時尚書屋
小子,謂伊尹。媵,送也。言伊尹母 任身,夢神女告之曰:「臼灶生黽,亟去,無顧。」居無幾何,臼灶中生黽,母去,東走。時尚書屋
顧視其邑,盡為大水,母因溺死,化為空桑之木。水乾之後,有小兒啼水涯,人取養之。既長大,有殊才。有莘惡伊尹從木中出,因以送女也。時尚書屋
一無彼字。時尚書屋
※湯出重泉,夫何{自辛}尤?時尚書屋
重泉,地名也。言桀拘湯于重泉而復出之,夫何用罪法之不審也。時尚書屋
※不勝心伐帝,夫誰使挑之?時尚書屋
帝,謂桀也。言湯不勝眾人之心,而以伐桀,誰使桀先挑之也。挑一作祧。時尚書屋
※會黽爭盟,何踐吾期?時尚書屋
言武王將伐紂,紂使膠鬲視武王師,膠鬲問曰:「欲以何日至殷?」武王曰:「以甲子日。」
武王曰:「吾許膠鬲以甲子日至殷,今報紂矣,吾甲子日不到,紂必殺之,吾故不敢休息,欲救賢者之死也。」遂以甲子日之朝誅紂,不失期也。一作會晁請盟。徐英謂會朝即甲朝,會,甲字之訛。時尚書屋
※蒼鳥群飛,孰使萃之?時尚書屋
蒼鳥,鷹也。萃,集也。言武王伐紂,將帥勇猛,如鷹鳥群飛,誰使武王集聚之者乎?沈祖綿曰:「孫詒讓以為《齊世家》之蒼兕,《索隱》本或作蒼雉為證。疑蒼鳥原文系蒼雉。時尚書屋
蒼雉,漢因呂后名雉,改雉為鳥耳。」
※到擊紂躬,叔旦不嘉。時尚書屋
旦,周公名也。」
周公曰:「雖休勿休。」故曰叔旦不嘉也。到一作列。到讀作倒,倒擊雲者,言殷之諸侯背紂而倒戈擊商也。時尚書屋
到,蓋倒字之脫。《聞校補》謂到為勁之誤訓力。朱季海謂「紂已先焚死,蓋倒挈其屍而擊之」。孫作雲謂到作倒,言周人倒擊紂身。時尚書屋
皆非。時尚書屋
※何親揆發足,周之命以咨嗟?時尚書屋
揆,度也。」
※授殷天下,其位安施?時尚書屋
言天始授殷家以天下,其王位安所施用乎。善施者若湯也。位一作德。劉永濟《楚辭音注詳解》謂「位當,從一本作德,下文曰『其罪,伊何』,『其德』與『其罪』對文以見意」。時尚書屋
聞氏云:「王注曰『其王位安所施用乎』,王位亦當作王德。吉藩府翻宋本、朱燮元本、黃省曾本、大小雅堂本並作『其王德位』,則合德與位二本而並存之。」,
※反成乃亡,其罪伊何?時尚書屋
言殷王位已憂,反覆亡之,其罪惟何乎。」
《聞校補》云:「劉說是也。王注曰『言殷王位已成,反覆亡之』,是王本作『及成乃亡』。今本作反,因及反形近,又蒙注中『反覆亡之』之文誤。」
※爭遣伐器,何以行之?時尚書屋
伐器,攻伐之器也。言武王伐紂,發遣干戈攻伐之器,爭先在前,獨何以行之乎。孫作雲讀遣為遷,訓分遷;伐為罰,罰器即罰殷之器,亦即戰利品;此謂勝殷之國分戰利品。時尚書屋
※並驅擊翼,何以將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