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楚辭章句疏證 第 4 頁


芙蓉,蓮華也。上曰衣,下曰裳。言己進不見納,猶複製裁芰荷,集合芙蓉,以為衣裳,被服愈潔, 善愈明夫容館本有也字。※不吾知其亦已兮,苟餘情其信芳。高余冠之岌岌兮,岌岌,高貌。
作者:待考 / 頁數:(4 / 76)

芙蓉,蓮華也。上曰衣,下曰裳。言己進不見納,猶複製裁芰荷,集合芙蓉,以為衣裳,被服愈潔, 善愈明夫容館本有也字時尚書屋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餘情其信芳。高余冠之岌岌兮,
岌岌,高貌。時尚書屋
※長余佩之陸離。時尚書屋
陸離,猶參差,眾貌也。言己懷德不用,復高我之冠,長我之佩,尊其威儀,整其服飾,以異於眾人之服。時尚書屋
※芳與澤其雜糅兮,
芳,德之貌也。澤,質之潤也。玉堅而有潤澤。糅,雜也。時尚書屋
※唯昭質其猶未虧。時尚書屋
唯,獨也。昭,明也。虧,歇也。言我外有芬芳之德。時尚書屋
內有玉澤之質,二美雜會,兼在於己,而不得施用,故獨保明其身,無有虧歇而已,所謂道行則兼善天下,不用則獨善其身也。時尚書屋
※忽反顧以遊目兮,
忽,疾貌。時尚書屋
※將往觀乎四荒。時尚書屋
荒,遠也,言己欲進忠信,以輔事君,而不見省,故忽然反顧而去,將遂遊目,往觀四遠之外,以求賢君也。時尚書屋
※佩繽紛其繁飾兮,
繽紛,盛貌。繁,眾也。時尚書屋
※芳菲菲其彌章。時尚書屋
菲菲猶勃勃。芳,香貌也。章,明也,言己雖欲之四方荒遠,猶整飾儀容,佩玉繽紛而眾盛,忠信勃勃而愈明,終不以遠故改其行。時尚書屋
※民生各有所樂兮,余獨好 以為常。時尚書屋
言萬民稟天命而生,各有所樂。或樂諂佞,或樂貪淫,我獨好修正直,以為常行也。時尚書屋
※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余心之可懲!
懲,艾也,言己好循忠信,以為常行,雖獲{自辛}支解志猶不艾也。時尚書屋
※女Ч之嬋媛兮,
女Ч,屈原姊也。嬋媛,猶牽引也。時尚書屋
※申申其詈予。時尚書屋
申申,重也。余,我也。言女Ч施行不與眾合,以見流放,故來牽引,數怒重罵我也。時尚書屋
※曰 玄 幸直以忘身兮,
曰,女Ч詞也。 玄,堯臣也。《帝系》曰:「顓頊後五世而生 玄」 幸,狠也。時尚書屋

※終然 夭乎羽之野。時尚書屋
蚤死曰 夭。言堯使 玄治洪水, 幸狠自用,不順堯命,乃殛之羽山,死於中野。女Ч比屈原于 玄,不承君意,亦將遇害也。時尚書屋
※汝何博謇而好 兮,紛獨有此 誇節。時尚書屋
女Ч數諫屈原,言汝何為獨博採往古,好 謇謇,有此 誇異之節。不與眾同,而見憎惡於世也。時尚書屋
※ペべご以盈室兮,
ペ,蒺藜也。べ,王芻也。ご, 耳也。詩曰楚楚者ペ。時尚書屋
又曰終朝采べ。三者皆惡草,以喻讒佞盈滿于側者也。時尚書屋
※判獨離而不服。時尚書屋
判,別也。女Ч言眾人皆佩ペべ 耳,為讒佞之行,滿于朝廷而獲富貴,汝獨服蘭蕙,守忠直,判然離別,不與眾同,故斥棄也。時尚書屋
※眾不可戶說兮,孰雲察余之中情?時尚書屋
屈原外困群佞,內被姊詈。知世莫識,言己之心志所執,不可戶人告,誰當識我之中情之善否也。時尚書屋
※世並舉而好朋兮,
朋,黨也。時尚書屋
※夫何煢獨而不予聽?時尚書屋
煢,孤也。詩曰哀此煢獨。余,我也,言此俗之人,皆行佞偽,相與朋黨,並相薦舉忠直之士,孤煢特獨,何肯聽用我言而納受之也?時尚書屋
※依前聖以節中兮,
節,度也。《文選》以作之。時尚書屋
※喟憑心而歷茲。時尚書屋
喟,嘆貌也。歷,數也。茲,此也。言己所言皆依前代聖王之法,節氣中和,喟然舒憤懣之心,曆數前世成敗之道而為作此詞也。時尚書屋
※濟沅湘以南征兮,
濟,度也。沅湘,水名也。征,行也。時尚書屋
※就重華而陳詞
重華,舜名也。帝系曰瞽叟生重華,是為帝舜。葬于九嶷山在於沅湘之南。言己依聖王法而行,不容于世,故欲渡沅湘之水,南行就舜,陳詞自說。時尚書屋
稽疑聖帝,冀聞要說以自開悟也。時尚書屋
※啟九辯與九歌兮,
啟,禹子也。九辯、九歌,禹樂也。言禹平治水土伊有天下,啟能承先志,績敘其業,育養品類,故九州之物,皆可辯數,九功之德,皆有次序而可歌也。左氏傳曰:六府三事,謂之九功,九功之德皆可歌也左。時尚書屋
水火金木土 ,謂之六府,正德、利用、厚生,謂之三事。時尚書屋
※夏康娛以自縱。時尚書屋
夏康,啟子太康也。娛,樂也。縱,放也。時尚書屋
※不顧難以圖後兮,五子用失乎家巷。時尚書屋
圖,謀也。言夏王太康不遵禹啟之樂而更作淫聲,放縱情慾以自娛樂,不顧患難,不謀後世,卒以失國。兄弟五人,皆居于閭巷,失尊位也。尚書序曰,太康失國,昆弟五人,須于洛 ,作五子之歌,此逸篇也。時尚書屋
※羿淫游以佚田兮,
羿,諸侯也。田,獵也。時尚書屋
※又好射夫封狐。時尚書屋
封狐,大狐也。言羿為諸侯,荒淫遊戲,以佚田獵,又射殺大狐,犯天之孽,以亡其國也。時尚書屋
※固亂流其鮮終兮,
鮮,少。固一作國,鮮一作 。時尚書屋
※浞又貪夫厥家。時尚書屋
浞,寒浞,羿相也。厥,其也。婦謂之家,言羿因夏衰亂,代之為政,娛樂田獵,不恤民事,信任寒浞,使為國相,浞行媚于內,施賂于外,樹之詐匿,而專其權勢,羿田將歸,使家臣逢蒙射而殺之,貪其家以為妻也。羿以亂得政,身即滅亡,故言鮮終。時尚書屋
※澆身被服強圉兮,
澆,寒浞子也。強圉,多力也。時尚書屋
※縱慾而不忍。時尚書屋
縱,放也。言浞娶羿妻而生澆,強梁多力,縱放其情,不忍其欲,以殺夏後相也。時尚書屋
※日康娛而自忘兮,
康,安也。時尚書屋
※厥首用夫顛隕。時尚書屋
首,頭也。自上下曰顛。隕,墜也。言澆既滅殺弒夏後相,而安居無憂,日作淫樂,忘其過惡,卒為相子少康所誅。時尚書屋
其頭顛隕而墮地。論語曰:「羿善射, 湯舟,俱不得其死然。」洪補本無論語曰句自此以上,羿、澆、寒浞之事,皆見《左氏傳》。時尚書屋
※夏桀之常違兮,乃遂焉而逢殃。時尚書屋
殃,咎也。言夏桀上背天道,下逆於人理,乃遂以逢殃咎,終為殷湯所誅滅。時尚書屋
※後辛之菹醢兮,
後,君也。辛,殷之亡王紂名也,為武王所誅滅。藏菜曰菹,肉醬曰醢。時尚書屋
※殷宗用而不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