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楚辭章句疏證 第 6 頁


※吾令鳳鳥飛騰兮,繼之以日夜。言我使鳳鳥明智之士飛行天下,以求同志,續以日夜冀相逢遇也。※飄風屯其相離兮,迴風為飄,飄風無常之風,以興邪惡之眾也。屯其相離,言不與己和合
作者:待考 / 頁數:(6 / 76)

※吾令鳳鳥飛騰兮,繼之以日夜。時尚書屋

言我使鳳鳥明智之士飛行天下,以求同志,續以日夜冀相逢遇也。時尚書屋
※飄風屯其相離兮,
迴風為飄,飄風無常之風,以興邪惡之眾也。屯其相離,言不與己和合也。時尚書屋
※帥雲霓而來禦。時尚書屋
雲霓,惡氣也。以喻佞人。禦,迎也。言己使鳳鳥往求同志之士,欲與俱共事君,反見邪惡之人相與屯聚,謀欲離己。時尚書屋
又遇佞人相帥來迎,欲使我變節以隨之也。時尚書屋
※紛糹 々其離合兮,
紛,盛多貌。糹 糹 ,猶亻尊亻尊,聚貌也。時尚書屋
※斑陸離其上下。時尚書屋
斑,亂貌。陸離,紛散也。言己遊觀天下,但見俗人競為讒佞亻尊亻尊沓沓相聚。乍離乍合,上下之義,斑然散亂,而不可知也。時尚書屋
※吾令帝閽開關兮,
帝謂天帝也。閽,主門者也。時尚書屋
※倚閶闔而望予音輿時尚書屋
閶闔,天門也。言己求賢不得,疾讒惡佞,將上訴天帝,使閽人開關,又倚天門,望而距我,使我不得入也。時尚書屋
※時曖曖其將罷兮,
曖曖,ウ昧貌,罷,極也。時尚書屋
※結幽蘭而延佇。時尚書屋
言世時世ウ昧,無有明君。周行罷極,不遇賢士,故結芳草,長立有還意。時尚書屋
※世溷濁而不分兮,
溷,亂也。濁,貪也。時尚書屋
※好蔽美而嫉妒。時尚書屋
言時世君亂臣貪,不別善惡,好蔽美德,而嫉妒忠信也。時尚書屋
※朝吾將濟于白水兮,
濟,渡也。《淮南子》言,白水出於崑崙之山,飲之則不死也。時尚書屋
※登閬風而糹 馬。時尚書屋
閬風,山名也。在崑崙之上。糹 馬,繫馬也。言己見中國溷濁,則欲渡白水,登神山,屯車繫馬而留止也。時尚書屋
白水潔淨,閬風清明,言己修清白之行不懈也。時尚書屋

※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時尚書屋
楚有高丘之山,女以喻臣,言己雖去,意不能已,猶復顧念楚國無有賢臣,心為之悲而流涕也。或雲,高丘,閬風山上也。無女,喻無與己同心。舊說:高丘,楚地名也。時尚書屋
※溘吾游此春宮兮,
溘,奄也。春宮,東方青帝舍也夫容館本無也字。溘一作 蓋。時尚書屋
※折瓊枝以繼佩。時尚書屋
繼,續也。言己行遊,奄然在於青帝之舍,觀萬物始生,皆出於仁義,復折瓊枝以繼佩,守仁行義,志彌固也。時尚書屋
※及榮華之未落兮,
榮華,喻顏色也。落,墮也。時尚書屋
※相下女之可詒。時尚書屋
相,視也。詒,遺也。言己既修行仁義,冀得同志,願及年德盛時,顏貌未老,視天下賢人,將持玉帛而聘遺之,與俱事君也。詒一作貽。時尚書屋
※吾令豐隆 雲兮,
豐隆, 師。一曰雷師夫容館作豐隆,雷師時尚書屋
※求宓妃之所在。時尚書屋
宓妃,神女也。以喻隱士。言我令雷師豐隆乘雲周行,求隱士清潔若宓妃者,欲與並心力也。宓一作ж。時尚書屋
※解佩糹襄以結言兮,
糹襄,佩帶也。時尚書屋
※吾令謇 以為理。時尚書屋
蹇 ,伏羲氏之臣也。理,分理,述禮意也。言己既見宓妃,則解我佩帶之玉結言語,使古賢蹇 而為媒理也。伏羲時惇樸,故使其臣也。時尚書屋
紛糹 糹 其離合兮忽緯糹畫其難遷緯糹畫,乖戾也。遷,徒也。言蹇修既持其佩帶通言,而讒人復相聚毀敗,令其意一合一離,遂以乖戾而見距絶,言所居深僻難遷徙也。時尚書屋
※夕歸次於窮石兮,
次,舍也。再宿為信。過信為次。《淮南子》言弱水出於窮石,入于流沙也。時尚書屋
※朝濯發乎洧盤。時尚書屋
洧盤,水名也。禹大傳曰,洧盤綴水出崦嵫山,言宓妃體好清潔,暮即歸舍窮石之室,朝沐洧盤之水,遁世隱居不肯仕也。盤一作 。時尚書屋
※保厥美以驕傲兮,
居簡曰驕,侮慢曰傲。傲一作敖。夫容館本作敖。時尚書屋
※日康娛以淫游。時尚書屋
康,安也,言宓妃用志高遠保守美德,驕敖侮慢,日自娛樂以遊戲,無有事君之意也。時尚書屋
※雖信美而無禮兮,來違棄而改求。時尚書屋
違,去也。改,更也。言宓妃雖信有美德,傲驕無禮,不可與共事君。雖來複棄去,而更求賢良也。時尚書屋
棄一作棄。時尚書屋
※覽相觀于四極兮,周流乎天余乃下。時尚書屋
言我乃復往觀四極,周流求賢,然後乃來下也。覽相一作求覽,一無乎字...
※望瑤台之偃蹇兮,
石次玉名曰瑤。《詩》曰:「報之以瓊瑤」。偃蹇,高貌也。時尚書屋
※見有 之佚女。時尚書屋
有 ,國名。佚,美也。謂帝嚳之妃,契母簡狄也。配聖帝,生賢子,以諭貞賢也。時尚書屋
《詩》曰:「有 方將,帝立子生商。」《呂氏春秋》曰:「有 氏有美女,為建高台而飲食之。」言己望見瑤台高峻,睹有 氏美女,思得與共事君也。佚一作 失。時尚書屋
※吾令鴆為媒兮,
鴆,運日也,毒可殺人,以喻讒賊也。時尚書屋
※鴆告余以不好。時尚書屋
言我使鴆鳥為媒。以求簡狄,其信讒賊,不可信用,還詐告我言不好也。時尚書屋
※雄鳩之鳴逝兮,
逝,往也。時尚書屋
※余猶惡其佻巧。時尚書屋
佻,輕也。巧,利也。言又使雄鳩銜命而往,其性輕佻巧利,多語言而無要實,復不可信用也。時尚書屋
※心猶豫而狐疑兮,欲自適而不可。時尚書屋
適,往也。言己令鴆為媒,其心讒賊,以善為惡,又使雄鳩銜命而往,多言無實,故中心狐疑猶豫,意欲自往,禮又不可,女當須媒,士必待介也。張衡《思玄賦》襲用此句,然猶豫作猶與。時尚書屋
※鳳凰既受詒兮,恐高辛之先我。時尚書屋
高辛,帝嚳有天下號也。《帝系》曰:「高辛氏為帝嚳,帝嚳次妃有 氏之女生契。」言己既得賢德之士若鳳凰,受禮遺將行,恐帝嚳先我得 簡狄也。詒一作詔,遺一作遣。時尚書屋
※欲遠集而無所止兮,聊浮游以逍遙。時尚書屋
言己既求簡狄復後高辛,欲遠集他方,又無所之。故且遊戲觀望,以忘其憂,用以自適也。集一作進。時尚書屋
※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二姚。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