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楚辭章句疏證 第 8 頁


』《史記》云:『說為胥靡,築于傅險,見于武丁。武丁曰,是也。遂以傅險姓之,號曰傅說。』險與岩同。徐廣曰:‘《屍子》雲,傅岩在北海之洲。孔安國曰,傅氏之岩,在虞虢之界,通道所經,
作者:待考 / 頁數:(8 / 76)

』《史記》云:『說為胥靡,築于傅險,見于武丁。武丁曰,是也。遂以傅險姓之,號曰傅說。』險與岩同。時尚書屋

徐廣曰:‘《屍子》雲,傅岩在北海之洲。孔安國曰,傅氏之岩,在虞虢之界,通道所經,有澗水壞道,常使胥靡刑人築護此道。說賢而隱,代胥靡築之,以供食也。」
※呂望之鼓刀兮,
呂,太公之氏姓也。鼓,鳴也。或言呂望太公,姜姓也。未遇之時鼓刀屠于朝歌也。時尚書屋
夫容館本無「或言」以下數字。時尚書屋
※遭周文而得舉。時尚書屋
言太公避紂居東海之濱,聞文王作興,盍往歸之,至朝歌,道窮困,自鼓刀而屠,遂西釣于渭濱,文王夢得聖人,於是出獵而見之遂載以歸,用以為師,言吾先公望子久矣。因號為太公望。或言周文王夢立令狐之津,太公在後,帝曰:「昌,賜汝名師。」文王再拜,太公夢亦如此。時尚書屋
文王出田,見識所夢載與俱歸,以為太師也。時尚書屋
※甯戚之謳歌兮,
寧戚,衛人。時尚書屋
※齊桓聞以該輔。時尚書屋
該,備也。寧戚修德不用退而商賈,宿齊東門外,桓公夜出,寧戚方飯牛,叩角而商歌,桓公聞之知其賢,舉用為客卿,備輔佐也。時尚書屋
※及年歲之未晏兮,
晏,晚。時尚書屋
※時亦猶其未央。時尚書屋
央,盡也。言己所以汲汲欲輔佐君者,冀及年未晏晚,以成德化也。然年時亦尚未盡,冀若三賢之遭遇也。其一作而。時尚書屋
※恐鵜 之先鳴兮,
鵜夫 ,一名買 ,常以春分日鳴也。鵜一作單 。洪興祖引顏師古《漢書》註: 單 一名買 ,一名子規,一名杜鵑。時尚書屋
※使夫百草為之不芳。時尚書屋
言我恐鵜夫 以先春分鳴使百草華英摧落,芬芳不得成也,以喻讒言先至,使忠直之士蒙罪過也。時尚書屋
※何瓊佩之偃蹇兮,
偃蹇,眾盛貌。佩一作 。時尚書屋
※眾 然而蔽之,
言我佩瓊玉,懷美德,偃蹇而盛。眾人 然而蔽之,物不得施用也
※惟此黨人之不諒兮,
諒,信。諒一作亮。時尚書屋
※恐嫉妒而折之。時尚書屋
言楚國之人不尚忠信之行,共嫉妒我正直,必欲折挫而敗毀之也。湯炳正據王逸注文「共嫉妒我正直」云云,謂王氏本恐作共。時尚書屋

※時繽紛其變易兮,又何可以淹留。時尚書屋
言時世溷濁,善惡變易,不可以久留,宜速去也。其一作以。時尚書屋
※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時尚書屋
荃蕙,皆美香草也。言蘭芷之草變易其體而不復香,荃蕙化而為菅茅,失其本性也,以言君子更為小人,忠信更為佞偽也。時尚書屋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時尚書屋
言往昔芬芳之草今皆直為蕭艾而已,以言往日明智之士,今皆佯愚狂惑不顧也。時尚書屋
※豈其有他故兮,莫好 之害也。時尚書屋
言士民所以變直為曲者,以上不好用忠信之人,害其善志之故也。一無也字。王氏注未釋莫字之義。時尚書屋
※余以蘭為可恃兮,
蘭,懷王少弟司馬子蘭也。恃,怙也。時尚書屋
※羌無實而容長。時尚書屋
實,誠也。言我以司馬子蘭懷王之弟,應薦賢達,能可怙而進,不意內無誠信之實,但有長大之貌,浮華而已。時尚書屋
※委厥美以從欲兮,
委,棄。時尚書屋
※苟得列乎眾芳。時尚書屋
言子蘭棄其美質正直之性,隨俗諂佞,苟欲列于眾賢之位,無進賢之心也。時尚書屋
※椒專佞以慢忄舀兮,
椒,楚大夫子椒也。忄舀,淫也。慢一作謾,《釋文》又作 ;忄舀一作 舀。時尚書屋
※ 殺又欲充夫佩幃。時尚書屋
殺,茱萸也。似椒而非。以喻子椒似賢而非賢也。幃,盛香之囊,以喻親近,言子椒為楚大夫,處蘭芷之位,而行淫慢佞諛之志又欲援引面從不賢之類,使居親近,無有憂國之心,責之也。時尚書屋
夫一作其。時尚書屋
※既干進而務入兮,
干,求也。而一作以。時尚書屋
※又何芳之能祗。時尚書屋
祗,敬也。言子蘭、子椒苟欲自進求入于君,身得爵祿而已,復何能敬愛賢人,而舉用之也。王氏「祗」訓敬。清王引之謂祗即振字之假借。時尚書屋
※固時俗之流從兮,又孰能無變化?時尚書屋
言時世俗人隨從上化,若水之流,二子復以諂諛之行,眾人誰有不變節而從之者乎?疾之甚也。一作從流,一本從誤作徙。時尚書屋
※覽椒蘭其若茲兮,又況揭車與江離。時尚書屋
言觀子椒子蘭變志若此,況朝廷眾臣,而不為佞媚以容其身耶!
※惟茲佩之可貴兮,委厥美而歷茲。時尚書屋
歷,逢也。茲,此也。言己內行忠正,外佩眾香,此誠可貴重,不意明君棄其至美,而逢此咎也。之一作其,夫容館本作其,引一作之。時尚書屋
※芳菲菲而難虧兮,
虧,歇也。而一作其,虧一作 。時尚書屋
※芬至今猶未沫。時尚書屋
沫,已也。言己所行純美,芬芳勃勃,誠難虧歇,久而彌盛,至今尚未已也。芬一作芬芬;勃一作氵孛。時尚書屋
※和調度以自娛兮,聊浮游而求女。時尚書屋
言我雖不見用,猶和調己之行度,執守忠貞,以自娛樂,且徐徐浮游,以求同志也。王氏以「和調度」解「和調己之行度」之意,必增字方得足其義。時尚書屋
※及余飾之方壯兮,周流觀乎上下。時尚書屋
上謂君也。下謂臣也。言我願及年德方壯之時,周流四方,觀君臣之賢,欲往就之也。時尚書屋
※靈氛既告余以吉占兮,歷吉日乎吾將行。時尚書屋
言靈氛既告我以吉占,歷善日吾將去君而遠行也。時尚書屋
※折瓊枝以為羞兮,
羞,脯。時尚書屋
※精瓊{靡灬}以為 長。時尚書屋
精,鑿也。」
言我將行,乃折取瓊枝,以為脯臘,精鑿玉屑,持以為糧食,飯飲香潔,冀以延年益壽也。時尚書屋
※為余駕飛龍兮,雜瑤象以為車。時尚書屋
象,象牙也。言我駕飛龍,乘明智之獸,象玉之車,文章雜錯,以言己德似龍玉,而世莫之識也。時尚書屋
※何離心之可同兮,吾將遠逝以自疏。時尚書屋
言賢愚異心,何可合同!知君與己殊志,故將遠去自疏而流遁也。疏,王注作疏遠義。時尚書屋
※ 吾道夫崑崙兮,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