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楚辭章句疏證 第 9 頁


,轉也。楚人名轉曰 。《河圖》、《括地象》言:崑崙在西北,其高一萬一千里,上有瓊玉之樹也。※路 遠以周流。言己設去楚國遠行,乃轉至崑崙神明山,其路長遠,周流天下,以求其同
作者:待考 / 頁數:(9 / 76)

,轉也。楚人名轉曰 。《河圖》、《括地象》言:崑崙在西北,其高一萬一千里,上有瓊玉之樹也。時尚書屋

※路 遠以周流。時尚書屋
言己設去楚國遠行,乃轉至崑崙神明山,其路長遠,周流天下,以求其同志也。時尚書屋
※揚雲霓之ㄙ藹兮,
揚,披也。ㄙ靄,猶蓊鬱,蔭貌也夫容館本無也字。一本揚下有志字。時尚書屋
※鳴玉鸞之啾啾。時尚書屋
鸞,鸞鳥,以玉為之,着于衡和着于軾,啾啾,鳴聲也。言己從崑崙將遂升天,披雲霓之蓊靄,排讒佞之黨群,鳴玉鸞之啾啾而有節度也。時尚書屋
※朝發軔于天津兮,
天津,東極箕斗之間,漢津也。時尚書屋
※夕余至乎西極。時尚書屋
言己朝發天之東津,萬物所生。夕至地之西極,萬物所成。動順陰陽之道,且亟疾也。時尚書屋
※鳳凰翼其承 兮,
翼,敬也。 ,旗也。畫龍虎為 也。《文選》翼作紛。時尚書屋
※高翱翔之翼翼。時尚書屋
翼翼,和貌。言己動順天道,則鳳凰來隨我車。敬承 旗,高飛翱翔,翼翼而和嘉忠正懷有德也。之一作而。時尚書屋
※忽吾行此流沙兮,
流沙,沙流如水也。《尚書》曰:「餘波入于流沙」。時尚書屋
※遵赤水而容與。時尚書屋
遵,循也。赤水出崑崙山。容與,遊戲貌也,言我忽然過此流沙,遂循赤水而遊戲,雖行遠方,動以潔清自灑四部叢刊本灑作酒,夫容館本灑作ε飾也。時尚書屋
※麾蛟龍使梁津兮,
舉手曰麾。小曰蛟,大曰龍。或言以手教曰麾。津,西海也。時尚書屋
蛟龍,水蟲。以蛟龍為橋,承以渡水,似穆王之越海,比黿鼉以為梁也。使一作 。時尚書屋
※詔西皇使涉予。時尚書屋
詔,告也。西皇,帝少 也。涉,渡也。言我乃麾蛟龍,以橋西海,使少 來渡我。時尚書屋

動與神獸聖帝相接,言能渡萬民之厄也。予一作余。時尚書屋
※路 遠以多艱兮,
艱,難。時尚書屋
※騰眾車使徑待。時尚書屋
騰,過也。言崑崙之路,險阻艱難非人所能由。故令眾車先過,使從邪徑以相待也。以言己所行高遠,莫能及也。時尚書屋
待一作侍。時尚書屋
※路不周以左轉兮,
不周,山名,在崑崙山西北。轉,行也。時尚書屋
※指西海以為期。時尚書屋
指,語也。期,會也。言己使語眾車,我所行之道當過不周山而左行,俱會西海之上也。過不周者,言道不合于世也左轉者,言君行左乖,不與己同志也。時尚書屋
※屯余車其千乘兮,
屯,陳也。時尚書屋
※齊玉 大而並馳。時尚書屋
大,錮也,一雲車轄也。乃屯陳我車,前後千乘,齊以玉為車轄。並馳左右,言從己者眾,皆游玉德,宜輔千乘之君也。 大,洪興祖引或作 。時尚書屋
※駕八龍之婉婉兮,
婉婉,龍飛貌。《釋文》婉作蜿。時尚書屋
※載雲旗之委蛇。時尚書屋
言己乘八龍神智之獸,其狀婉婉委委,又載雲旗委蛇而長也。駕八龍者,言己德如龍,可制禦八方也。載雲旗者,言己德如 雨,能潤施于萬物也。蛇一作移,一作逶迤。時尚書屋
※抑志而弭節兮,神高馳之邈邈。時尚書屋
邈邈,遠貌,言己雖乘雲龍,猶自抑案,彌節徐行,高抗志行,邈邈而遠,莫能逮及。一雲邁高馳。時尚書屋
※奏《九歌》而舞《韶》兮,
九歌,九德之歌,禹樂也。韶,九韶,舜樂也。《尚書》「簫韶九成」是也。時尚書屋
※聊假日以 俞樂。時尚書屋
言己德高智明宜輔舜禹,以致太平。奏九德之歌,九韶之舞,而不遇其時,故暇日遊戲 俞樂而已。假一作暇。時尚書屋
※陟升皇之赫戲兮,
皇,皇天也。赫戲,光明貌。一無陟字,升一作升。時尚書屋
※忽臨睨音倪夫舊鄉。時尚書屋
睨,視也。舊鄉,楚國也。言己雖升崑崙,過不周山,渡西海,舞九韶,升天庭,據光曜,不足以解憂,猶復顧視楚國,愁且思也。時尚書屋
※仆夫悲余馬懷兮,
仆,禦也。懷,思也。時尚書屋
※蜷局顧而不行胡郎反時尚書屋
蜷局,結屈,不行貌。屈原設去世離俗,周天幣地,意不忘舊鄉,忽望見楚國,仆禦悲感,我馬思歸,蜷局結屈而不肯行,此終志不去,以詞自見,以義自明也。時尚書屋
※亂曰:“已矣哉!
亂,理也。所以發理詞指,總撮其要也。屈原舒肆憤懣,極意陳詞,或去或留,問彩紛華,然後結括一言,以明所趣之意也。時尚書屋
※國無人莫我知兮,
已矣夫容館本矣下有哉者二字,絶望之詞也。無人,謂無賢人也。《易》曰:「 其戶,<門貝>其無人。」屈原言己已矣哉,我獨懷德不見用者,以楚國無有賢人知我忠信之故,自傷之詞。時尚書屋
一無哉字。時尚書屋
※又何懷乎故都?時尚書屋
言眾人無有知己,己復何為思故鄉,念楚國也。時尚書屋
※既莫足與為美政兮,吾將從彭咸之所居!
言時世人君無道,不足與共行美德施善政者,故我將自沈汨淵,從彭咸而居處也。時尚書屋
敘曰:昔者孔子 聖明 ,天生不群一作王,夫容館本作王,定經術,刪詩書一雲俾定經術,乃刪詩書,夫容館本作俾定經術,乃刪詩書,正禮樂,製作《春秋》,以為後王之法,門人三千,罔不昭達,臨終之日,則大義乖而微言絶。其後周室衰微,戰國<立立>爭,道德陵遲,讒詐萌生,於是楊墨鄒孟孫韓之徒各以所知,朱造傳記,或以述古;或以明世八字一作咸以明世。而屈原履忠被贊,憂悲愁思一雲憂愁思憤,獨依詩人之義而作《離騷》。上以諷諫,下以自慰。時尚書屋
遭時ウ亂,不見省納不勝憤懣,遂復作《九歌》以下,凡二十五篇。楚人高其行義,瑋其文采,以相教傳或作傳教,至于孝武帝,恢廓道訓。使淮南王安作《離騷經章句》,則大義粲然,後世雄俊,莫不贍慕一作仰,夫容館本作仰,舒肆妙慮一雲攄舒妙思,夫容館本作攄舒妙思,纘述其詞。逮至劉向,典校經書,分以為十六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