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楚辭註釋版 第 7 頁


我清晨才打從那蒼梧之野動身, 我晚上便落到崑崙山上的懸圃。我想在這神靈的區域勾留片時, 無奈匆匆的日輪看看便要入暮。我叫羲和慢慢地行車,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2)

我清晨才打從那蒼梧之野動身,

我晚上便落到崑崙山上的懸圃。時尚書屋
我想在這神靈的區域勾留片時,

無奈匆匆的日輪看看便要入暮。時尚書屋
我叫羲和慢慢地行車,
就是看到崦嵫也不要急迫。時尚書屋
前面的路那麼長,那麼遠,

我還要上天入地去尋求探索。時尚書屋
讓我的龍馬在咸池飲水,
我把繮繩拴在扶桑樹上。時尚書屋
折下若木的枝條輕輕拂拭太陽,
且讓我無拘無束地在這裡遊逛。時尚書屋
我叫望舒在前面開道,

我叫飛廉跟在後更奔跑。時尚書屋
我叫鳳凰在前頭替我警戒,

雷神卻告訴我還沒有準備好。時尚書屋
我讓鳳鳥展翅飛騰,

不管是白天是黑夜繼續前行。時尚書屋
旋風把分散的雲朵聚集起來,

率領着雲霓列隊歡迎。時尚書屋
雲霞啊熙熙攘攘地忽離忽舍,

斑駁陸離上下參差錯落,
我讓帝閽人把天門打開,
他卻倚着天門冷冷地望着我。時尚書屋
日色昏暗,一天將要過去,

我編結着蘭花久久地佇立。時尚書屋
人世間是這樣混濁不分好壞,

總愛埋沒好人還心懷妒嫉。時尚書屋
明天早晨,我將渡過白水,
登上閬風山拴住我的龍駒。時尚書屋
猛然間回頭一望流起淚來,
可悲啊高山上沒有理想的美女。時尚書屋
我飄忽地遊逛到春神的宮殿,
折了根玉樹的枝條來點綴裝扮。時尚書屋
趁着這嬌妍的花朵還未凋落,
我要到下界去尋找理想的女伴。時尚書屋
我讓豐隆駕雲飛翔,
替我去尋找宓妃住的地方。時尚書屋
把佩帶解下來作為訂約的表記,
我讓蹇修去傾訴我求愛的希望。時尚書屋
忙忙亂亂地她總是若即若離,
忽然間閙起彆扭,真難遷就。時尚書屋
晚上,她在窮石住宿,
早晨,她卻在洧盤的岸邊洗頭。時尚書屋
她仰仗着美貌驕傲得不得了,
整日裡在外面荒唐地漫遊。時尚書屋
她縱然長得好,可是品行太差,
哼!我要丟棄她,再作別求。時尚書屋
我看盡了天空四方的邊緣,

在天上周游了一遍回到人間。時尚書屋
遠遠望去瑤台那麼巍峨壯麗,
有娀氏的美女終於被我發現。時尚書屋
我吩咐鴆鳥去替我作媒,
鴆烏卻告訴我那美女不好。時尚書屋
雄鳩倒是能說會道,
可我卻討厭它的巧詐與輕佻。時尚書屋
我心裡遲遲疑疑猶豫不決,
想親自去求愛又覺得不妥。時尚書屋
鳳凰受別人委託送去了禮物,
恐怕高辛早巳和美人訂了誓約。時尚書屋
我要到遠處去又沒有地方落腳,
暫且四處漫遊倒也自在逍遙。時尚書屋
趁着少康還沒有結婚,
有虞的二姚就是我追求的目標。時尚書屋
提親的既無能媒人又笨拙,
恐怕這次傳話又沒有把握。時尚書屋
世上這樣混濁而又嫉賢妒能,
惡人得勢,好人卻被埋沒。時尚書屋
美人啊,住在幽遠的深處,
聰明的君王啊你又不覺悟。時尚書屋
我滿懷衷情可無處傾吐,
我怎能忍受這長久的痛苦!
取來了靈草和竹片,
請靈氛替我算了算卦。時尚書屋
她說:“雙方是美的一定能結合,
可是誰真正美好值得去愛慕她?時尚書屋
想想吧,天下那麼廣大,
難道只是這裡有美女嗎?”
她說:“遠走高飛吧不要遲疑,
哪能有追求美好的會把你丟下?時尚書屋
哪裡沒有芳草,在這天地間,
你何必對故土這樣懷戀?”
世上既黑暗又讓人眼花繚亂,
誰能夠詳察我的長短?時尚書屋
人們的好惡本來就有不同,
只是那些小人更加不同與眾。時尚書屋
他們腰間掛滿了艾草,
卻說芬芳的幽蘭不能佩用。時尚書屋
連草木都不能分辨啊,
對美玉又怎能品評得恰當?時尚書屋
取些糞土塞滿了香囊,
偏要說香木一點也不香。時尚書屋
我想著聽從靈氛的吉利話,
心裡卻又猶猶豫豫決斷不下。時尚書屋
巫咸將在晚上求神降臨,
我就懷揣着香椒和精米去迎接。時尚書屋
天神們遮天蔽日一齊降臨,
都紛紛去迎接連同九疑的眾神。時尚書屋
光燦燦閃射着一片靈光,
巫咸又告訴我一些吉利的傳聞。時尚書屋
他說:“努力上天下地去求索吧!
去尋求道義相同的知心人。時尚書屋
商湯夏禹誠心地尋求賢臣,
伊尹皋陶才和他們協同一心。時尚書屋
只要衷心愛好美好的品質,
又何必到處去托媒介紹?時尚書屋
傅說在傅岩築過土牆,
武丁重用他毫不動搖。時尚書屋
姜太公在朝歌操過屠刀,
碰上周文王就不再潦倒。時尚書屋
寧戚喂牛時引吭高歌,
齊桓公聽出了他的懷抱。時尚書屋
趁你的年華還沒有表老,
時勢的極限還沒有來到;
當心那伯勞烏叫得太早,
使百草從此芳盡香消。時尚書屋
為什麼玉珮出眾地美麗,
人們就把它的光采遮蔽?時尚書屋
這些小人真難以信賴,
怕他們因妒忌把玉珮毀棄!
嘆時勢翻覆,世態易變,
我怎能在這裡久久流連?時尚書屋
蘭與芷默默地消了幽馨,
荃與蕙化茅草失去鮮艷。時尚書屋
為什麼往日的香花芳草,
今日裡直成了野艾臭蒿?時尚書屋
難道說還會有別的緣故?
都只怪他們不潔身自好!
本以為幽蘭總是可靠,
誰知道它也虛有其表,
拋棄了美質隨從時俗,
名列眾芳應感到害臊。時尚書屋
花椒諂上傲下有一套,
茱萸還想鑽進香荷包。時尚書屋
既然只貪圖攀援鑽營,
又怎能敬重芳潔之道?時尚書屋
時俗本來就趨炎附勢,
又有誰能夠不生變異?時尚書屋
看椒蘭竟也如此,
更何況揭車江離?時尚書屋
只有這玉珮可珍可貴,
守美質永葆花紅葉翠!
一陣陣清香毫不損減,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