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詩經註譯》 第 9 頁


【註釋】①茁 Zhu O:草木初生出來壯盛的樣子。葭jia):初生的蘆葦。 ②發:射箭出去。耙ba:雄野豬。③于嗟:感嘆詞。騶 Z O U虞:指 獵人。④蓬:蒿草。⑤鬃zo
作者:待考 / 頁數:(9 / 58)

註釋

①茁 Zhu O:草木初生出來壯盛的樣子。葭jia):初生的蘆葦。 ②發:射箭出去。耙ba:雄野豬。時尚書屋
③于嗟:感嘆詞。騶 Z O U虞:指 獵人。④蓬:蒿草。⑤鬃zong:一歲的小野豬。時尚書屋
譯文
蘆葦茁壯又茂盛,
射中五隻公野豬。時尚書屋
獵手箭法真神奇!
蓬蒿茁壯又茂盛,
射中五隻小野豬。
獵手本領真高強!
讀解
獵手是男子漢。男子漢應當騎馬射箭,當兵打仗,勇猛頑強。 一傢伙射中五隻野豬,自然體現了男子漢氣概如虹、不可戰勝的 精神。
這裡沒有性別歧視。性別差異是天然的,有所分工、各司其 職也是順理成章的。否定差別,就否定了特點,就否定了事物的 多樣性,否定了事物相互對立、相互補充的關係。時尚書屋
男子漢也有戰敗的時候。但是,勝敗乃兵家常事。戰敗並不 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認輸,是自己在精神上被打敗。美國作家海 明威的小說《老人與海》所表現的,正是這樣的一種精神。時尚書屋
老人 隻身與巨鯊搏鬥,最後,老人的收穫全被巨鯊掠去,老人在搏鬥 中精疲力竭。但是,他始終堅信自己是不可能被打敗的,因而也 是高傲的。時尚書屋
男子漢值得讚美的,是他的勇猛剛強、無所畏懼;女人值得 讚美的,是她的溫柔體貼、細緻周到。倘若不是這樣,這世界就 太糟了。

柏舟

——內心怨恨的獨白

原文

汎彼柏舟(1), 

亦汎其流(2)。時尚書屋
耿耿不寐(3),
如有隱憂(4)。時尚書屋
微我無酒(5),
以敖以游(6)。時尚書屋
我心匪鑒(7),
不可以茹(8)。時尚書屋
亦有兄弟, 
不可以據(9)。時尚書屋
薄言往愬(10),
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 
不可轉也。 
我心匪席, 
不可卷也。 
威儀棣棣(11),
不可選也(12)。時尚書屋

憂心悄悄(13),
慍于群小(14)。時尚書屋
覯閔閩既多,
受侮不少。 
靜言思之, 
寐闢有摽(16)。時尚書屋
日居月諸(17),
胡迭而微(18)。時尚書屋
心之憂矣, 
肸如匪肸衣。時尚書屋
靜言思之, 
不能奮飛。 
註釋
(1)汎fan:同「泛」,意思是在水面上漂浮。柏舟:柏木製成的小船。 (2)流:水
流的中間。(3)耿耿:心中憂愁不安的樣子。時尚書屋
寐:睡着。 (4)隱憂:內心深處的痛苦。時尚書屋
(5)微:非,無。(6)敖:同「遨 」,出 游.(7)匪:非。時尚書屋
鑒:鏡子。(8)茹:容納,
包容。(9)據:依靠。  (10)愬su:同「訴」,告訴,傾訴。時尚書屋
(11)威儀:莊嚴的容
貌舉止。棣棣: 雍容嫻雅的樣子。(12)選xun:屈撓退讓。(13)悄悄;心裡憂愁
的樣 子. (14)慍:心裡動怒。時尚書屋
群小:眾多奸邪的小人。15gou:遭受。
閔:痛苦憂傷。(16)寐:醒來,闢;同「僻」,意思是捶胸。時尚書屋
摽;捶胸的樣 子。(17)居、 諸
語氣助詞,沒有實義。(18)胡;為什麼。迭:更換,更 動。時尚書屋
微:昏暗無光。時尚書屋
譯文
蕩起小小枯木舟,
隨波漂浮在中流。 
心煩意亂難人睡,
內心深處多憂愁。時尚書屋
不是想喝無美酒,
也非沒處去遨遊。時尚書屋
我心不是那明鏡,
不能一切盡照出。
雖有骨肉親兄弟,
要想依靠也不行。
也曾對他訴苦衷,
惹他發火怒沖沖。
我心不是一塊石,
不能隨意翻過來。
我心不是一張席,
不能隨意捲起來。時尚書屋
舉手投足要莊重,
不能退讓又屈從。
心中憂愁加痛苦,
得罪小人氣難消。
遭受痛苦深又多,
受的侮辱也不少。
靜心細細前後想,
捶胸頓足心裡焦。
太陽月亮在哪裡,
為何有時暗無光。
心中憂愁抹不去, 
就像一件臟衣裳。
靜心細細前後想,
恨不能奮飛高翔。 
讀解
無論說這首詩是寫君子懷才不遇、受小人欺侮的內心痛苦,還 是說寫的是妻子被丈夫遺棄而不甘屈服的憂憤,卻有一點是無可 置疑的:個體的句我價值在現實中慘遭否定,鬱鬱不得志,痛苦 憂憤成疾,以詩言志,表明自己志向高潔,矢志不渝,堅貞不屈。時尚書屋
因此,這是一篇內心情懷的自白書。
物不平則鳴,這大概是千古不易的真理。人在世上度過,不 可能一帆風順,不可能時時處處事事順心如意,總會有坎坷、困 難、挫折、不幸。如果有了這樣的遭遇,連表達的衝動都沒有,就 麻木得太可以了。表達的方式可以有多種,詩包括其它文學形 式僅僅是方式之一,所以古人說詩「可以怨」,也就是表達內心 的幽怨憤恨之情。時尚書屋
也許,這是一種比造反或暴力行為更合統治者 胃口的方式,因而受到包括聖人孔子在內的顯赫人士的推崇。在 他們看來,「許可以怨」的最佳標準是「怨而不怒」,也就是說,表 達怨恨是允許的,合情合理的,但要把握好「度」,不能大火爆, 太憤激,太直露,太赤裸裸,而要含蓄委婉,溫文爾雅。
用現在的話來說,表達內心的不滿、憂愁、怨恨,是一種 「發泄」。發泄出來了,心裡就好受了,就容易平衡了。這種效果, 很像古希臘哲學家亞理斯多德所說的「淨化」,通過淨化,保持心 理的衛生和健康。
不過,我們從《柏舟》中讀到的不平之情,似乎不那麼「怨 而不怒」,不那麼溫文爾雅。反覆地申說,反覆地強調,反覆地傾 吐,足以一遍又一遍地震撼人心。可以設想。主人公遭受挫折的 打擊之大,已到了不得不說、非說不可的地步。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